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艳香迷醉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章 找工作

    刚下火车没多久的郭毅强,望着到处的高楼大厦,纵横交错,车水马龙,行人匆匆的街道,感叹,跟M市真的不是同一个等级。城中尽显繁华,建筑风格更是叹为观止,形色各异。国际级知名品牌,霓裳潮流、特色美食、城中时尚动态尽悉眼中。

    目不暇接的背着一件简单的行旅,像二愣子进城般,四处张望,感叹H市的美好,掺杂着新奇、惊羡、震颤的赞叹声。对什么都充满的好奇,时不时顿足细看研究。是什么构造成的呢?用的是什么材料呢?为什么不会倒,受力面在那呢?支撑点又在那样断呢?

    把最主要的事的都忘记了,等他反应过来已经是华灯初上,不过这下他可没那个心思来观看那灯火辉煌的城市夜景,七彩霓红灯,还有高如云层的楼房,加了这七彩霓红灯的映照下的美景了。现在是找住的地方才是首要目标,不然就要流落街头了,走边了一家又一家的旅店,住宿场所,无一例外对郭毅强来说都太贵了,就连最低的都要五十块,身上只拽着离行前院长给的三百元,除去坐车的五十四,现在只剩下二百四十七了。

    他又那舍得花那么大笔的钱去住旅店呢?无可奈何之下,郭毅强只好选择了露宿街头,还好现在是六月天,只要不下雨,随便往公园的长凳上一躺,休息一晚都不是问题。饥渴难惹的他,才发现除了上车之前吃的早饭之外,到现在好像是滴水未进,人是铁,饭是刚,这钱是不能省的,也是省不了的,可这社会是吃饭都会吃穷人,一个最简单的盒饭都要十块钱,这可好比他家乡一天半的伙食会啊!

    没办法只好退而求次的选择啃面包了,花了三块钱买了最便宜的一袋面包,连水都省下了,因为他在公园内看到水阀了。狼吞虎咽的吃下了六块面包,在痛快的喝下了十几大口的水。摸了摸半饱不饥的肚子,看了一下公园钟楼上的时间,已经是九点半了,没想到这么一耗就花费了那么多的时间。

    没办法找工作的事只能明天在进行了,现在还是找一处安静的地方了解决睡眠问题。连续找了几出长凳,不是有情侣,就是有大人带着小孩在休息。好不容易看到一个空位却被志同道合之士给捷足先登了。劳累疲惫的他最后只好选择大树下的草皮上,把背包一扔,当枕头往上面一躺,望着皎洁的月色,徐徐的晚风,不知不觉间睡了过去。

    醒过来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刺眼的阳光,虫鸣鸟叫,广场上晨练的老人,街道上的环卫工人,来来往往的公车,无不显示了城市的生机勃勃。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虫儿被鸟吃,关键在于做鸟还是做虫!

    新的一天有新的收获,来到水阀前,拧开阀门,用清凉的自来水漱了漱口,再洗把脸,往身上闻了闻,没发现有什么异味,反而似有一股清香,具体是什么香味,郭毅强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从小身上好像就带有的。

    在街上的小贩出买了两个包子一杯豆浆,三下五除二的解决掉了,然后就开始了找工作的历程。像他这种要学历没学历,要经验没经验的应届高中毕业生,可能是不可能找到一份什么好工作了。所以郭毅强选择是地下层的工作,比如不用什么学历的侍应、服务生、酒楼的后台之类的工作。

    可惜的是他不知道他运气不好,还是太倒霉了,不是不需要,就是招满了,要不就是不要新手,还有就说年级太小了。总之乱七八糟的理由都有,结果就是不需要他这样人的。结果一上午的时间就过去了,什么事都没做成。

    中午随便吃了婉面条,就打起精神开始了找工作的历程,不过这次他是见有招工的地方要求又不高的就上,连建筑工地也不放过。可头来所有的努力都是白费的,除了闲他小,就是没学历。可接近一米八零的他怎么看也不小了,除了脸上还没摆脱那雅气,郭毅强是怎么看都不会觉得自己小啊!

    失落、无奈,一天又要过去了,没办法了只好回老地方过夜去,明天在发奋图强。还好走了一天,把四周都逛的比较熟了,要不然早就迷路了。拖着劳累的身体,一步一个脚印往公园走去。

    刚到公园门口,就听到一女声在喊‘抢劫啊,抢劫啊,……’转眼间就见一名头发染的五颜六色的青年手里抓着一个女士的挎包,迎面向郭毅强冲来,拿着把小刀,嘴里不断的喊‘不想死的给我闪开,快……’

    郭毅强当然不想死咯,可也不想就这么放过劫匪,躲开的同时,把右脚伸了出,结果可想而知,那位仁兄是摔的狗吃屎,人仰马翻的爬在地上呻吟着,郭毅强那会放过这么好机会,立马上前把被抢的包给抢了过来,并把他手中的刀给踢开。

    倒霉的是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人从后面给放倒了,时间很短,动作很迅速,根本就没有让郭毅强有反应的时间,脸朝地背朝上,双手背反扣在后面,后背还背压制着。

    郭毅强不仅被摔的周身疼痛,还被摔的莫名其妙。难道大城市见义勇为就是这种后果嘛。记得以前电视上报道过,那些抢劫的家伙都是三三两两的,难道自己就这么好彩装上了。

    可在听到背后人说话声才知道自己是有冤,“小子,年纪小小什么不学,学起抢劫来了,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想顿监狱了。”说话人是一名女子,从她身上传出的香味还能判断出是一名年轻女子。可惜郭毅强此时看不到她的相貌,不知道她长的怎么样。

    见对方不是自己想象种那些人,立刻就有气了,大声叫道:“小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怎么不分青红皂白的乱大人啊!”

    结果换来的却是一个暴栗,加怒骂,“小子,你给我看清楚,我不是什么小姐,是人民警察。还说不是你,你手里那着的是什么。不见棺材不掉泪家伙,看回警局我怎么教训你。”说着就把郭毅强给拉扯起来。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