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铸天台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百三十四章 神子级战力

    这个老者一头银发,目光浑浊,苍老的面容,布满时光的刻痕。

    他的道行六百多丈,一生再无精进的可能,寿元走到六百年的尽头,故此来落日城的上古遗迹一搏,撞仙缘。

    可没想到,血肉圣洁,至刚至阳的金乌,竟然魔化,而且肉躯在漫长的岁月中,诞生了尸虫。

    这些尸虫,以金乌的魔化血肉为食,又有魔化的金乌神火锻体,变得至阴至秽,至邪至恶,至刚至强!

    一旦魔化的金乌神火熄灭后,可怕的尸虫一冲而出,开始危害人间。

    十几息的工夫,多少人陨落,道行百丈之下绝无生机可言,老者也是凭借一块中品法宝盾牌,抵挡下来。

    这时,在黑色的尸虫之中,竟然冲出了一头淡银色,好似钢水浇铸的怪虫,足有西瓜大,撞破了法盾。

    “啊”的一声惨叫,老者的头颅被银色尸虫咬得残破,黄白之物四溅。

    一声尖厉叫声,银色尸虫发出刺耳的尖锐叫声,背壳张开,翅膀一振,立即化作一道银光冲了出去,势如破竹,道行百丈以上的修士也有惨遭毒手,不断陨落。

    银色尸虫的出现,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

    黑色尸虫来自魔化金乌的翎羽之下,而银色尸虫赫然钻破了金乌的表皮,自金乌的血肉中钻出来。

    “嗡!”

    一片银光灿烂,尸虫的甲壳在太阳下反光,熠熠生辉。美丽而让人绝望。

    “哧”

    又一声惨叫,一个四百丈道行的修士。头颅直接被咬掉,一个银色尸虫的狰狞口器开阖咀嚼。黄白色的汁水流出来。

    “砰”

    一个道行五百丈的炼体士重拳出击,和一头冲过来的银色尸虫碰撞,结果血花四溅,他发出凄厉的惨叫,拳头直接变形,旋即整条手臂断裂而报废。

    “噗嗤”

    银色尸虫横冲直撞,一具又一具残破的躯体坠落,像下饺子一样“噗通”掉下,砸在大地。一片血红。

    这是一处修罗场,杂草丛生,茎叶、瓦砾、碎片,沾染了鲜血和肉糜。

    所有人脸色大变,心头惧惊!

    “尸虫?”

    宁悠目光闪动,伸手虚空探出,五指一抓,一头黑色的尸虫摄在手中,拘了回来。

    这只尸虫浑身乌亮。甲壳坚硬无比,寻常下品法器也难以劈开。

    而且尸虫凶戾无比,口气狰狞,只有凶性。在宁悠手中不断挣扎,发出刺耳声音,疑似在威胁宁悠。

    “应该并非无惧金乌神火。只是躲在魔化金乌的翎羽下,这才存活下来。不然。若非金乌神火的桎梏,早已经冲了出来。为祸人间。”宁悠低语,手掌握拳,随后“哧”一声腾起烈火,把黑色尸虫烧成灰烬。

    “当”

    宁悠神色一动,立即发现一头银色尸虫冲了过来,化作一道银虹。

    它被旋转的金灵虚剑拦截下来,弹飞出去。

    “这么坚硬?”

    金灵虚剑多么锋利他知道,特别是在数百口金灵虚剑决极速旋转的情况下,好比切割机,什么误闯进来,都会被搅成粉末。

    但是这头银色尸虫没有!

    “当”、“当”、“当”

    银色尸虫比黑色尸虫更为残暴,吞噬过魔化金乌的血肉,其强度极为明显。

    血染长空,无数人惨叫和哀嚎,十分惨烈,死了太多人。

    直到银色尸虫和神子级强者碰撞,亦或是道行千丈的真人相遇。

    “无量天尊!”

    天空中,浩荡而清丽的道号响彻,纯净的神光洒落,一个朴素道袍,木簪挽道髻的素颜女子,立在云端。

    一头银色尸虫杀过去,口器狰狞,突然一座朴实无华、全是由青石堆起的道观显现,无比真实,收了尸虫。

    “砰”、“当”、“咚”

    青石道观发出金石交响声,银色尸虫左撞右顶,凶戾无比,不甘被道观困住,拼命突围。

    “无量天尊......”

    素朴女子又一声道号,不带一丝烟火,手中三千青丝拂尘一甩,青石道观立即颤动,白光盛烈,银色尸虫在其中泯灭成灰烬。

    这一手,让残存之人惊叹又羡慕。

    “道一观的道姑来了!”

    “没想到,她施展出道观镇妖魔的玄法如此娴熟,可以假乱真,和法宝无二了。”

    “清尘脱俗,不染红尘气息,在道一观的地位绝对不一般。”活下来的人惊呼,她的身份在明显不过。

    一座道一观就伴在她身旁,不管是黑色尸虫,还是银色尸虫,来多少死多少。

    “锵!”

    汉天河大杀四方,他被三头银色尸虫围杀,若是他人,哪怕人中龙凤,也要陨落,但他越战越勇,一口青霜神剑出窍,极寒的冷气散开。

    三头银色尸虫冻结起来,变成了一大坨冰块。

    汉天河剑眉倒竖,杀气腾腾,浑厚的法力涌动,神剑一绞,银色尸虫立即随冰块一起,碎成齑粉。

    慕倾邪更为可怕,神通诡异,二头银色尸虫冲过来,他张开血盆大口,往下一吞,囫囵吞枣般地咽了下来。

    银色尸虫不弑他,他反而吞噬了银色尸虫,这让多数人背后冒寒气,暗中计量绝对不能惹慕倾邪,真是邪意又可怕。

    “我心无敌,无所畏惧!”

    一个大汉龙行虎步,披戴黄金战甲,熠熠生辉,连每一根发丝都在流转光华。

    他双拳一开,像一轮迷你的太阳在推进,阳光灿烂,数百只黑色尸虫灰飞烟灭,一头银色尸虫烧得焦黑,倒飞出去。

    “喝!”

    这大汉再一张口,吐出一道淡金色瀑布般的光华,焦黑的尸虫直接被斩灭,远处一座小山连带着被削平。

    “他是登千钧!”

    “开封宗的核心弟子,隐约有戌域年轻一代第一人的风头,没想到他也来了。”

    “是了,开封宗是戌域和碧落仙境同等的超级大势力,开封州又是开封宗的地盘,他会来理所当然!”

    登千钧的到来,无疑是一个希望,他是为数不多,出手救危难者的人,一口淡金色的匹练光华吐出,神挡杀神,魔挡杀魔,什么都泯灭。

    “他竟然来了?”

    “是这个肌肉男,比宁悠还笨的!”

    见到登千钧,黄玲和陈悦月都不悦了。

    开封宗虽然也是仙道,但其传承,正好和碧落仙境的封绝天相对,互相克制,故此开封宗和碧落天并不和睦。

    “桀桀桀,等下都杀掉好了!”

    一道刺耳响起,来自一个驼子,其背后的肉驼比头颅还高,整个人阴测测的,一身毒功了得。

    “毒头驼,魔道中人,一身道行千丈以上!”

    黑色尸虫可怕,但毒头驼比尸虫更为可怕,施展剧毒,无所顾忌,杀死人比杀死尸虫还多。

    “桀桀桀,好多虫子,不过姐姐喜欢!”

    “呵呵呵,一些虫豸而已,轻易碾压!”

    一男一女,截然不同的声音,却在一个人身上传出。

    他浑身笼罩在宽大的黑袍之下,看不清样貌和体型,但诡异的是,这个人有三个影子,其中左右两个分别是一男一女。

    “巫祝,他也来了!”

    不少人忌惮他更胜过银色尸虫,三头银色尸虫飞过去,还没有近巫祝的身,就莫名暴体而亡。

    还有魁梧的壮汉,环带骷髅项链,一抛而出,串连在上面的骷髅立即像是活了过来,“哇咔咔”发出诡异的声音,吐出幽绿色的鬼火,和一头银色尸虫对峙。

    “嗡”

    一辆乌铜打造的马车最为诡异,车中人一直没有现身,但仅凭三匹神骏的梦魇马,足以对抗银色尸虫。

    银色尸虫冲过来,结果碗口大的马蹄踏落,坚硬的甲壳也被梦魇马踩得稀巴烂,银色尸虫死的不能再死!

    由于一场黑色尸虫和银色尸虫的清洗下来,多数人都死了,天地间残留了血腥气,只有强者留下来,而且多数是魔道中人。(未完待续。。)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