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锦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211:隔阂

    此时的晏三爷和平日里他,判若两人。

    平日里的晏三爷,无论遇见什么事情,总是会露出一副善解人意的笑容,似乎什么样的事情,都不会让他动怒。

    那样的晏三爷平易近人,总会让人想起谦谦君子几个字。

    可现在,晏三爷的神色,却让蓝妈妈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她咬了咬下唇,不敢将话说出来。

    她捉摸不透,晏三爷到底是将舒氏摆放在什么样的位子上。

    若晏三爷当真心疼舒氏,又怎么会和季姨娘有来往,而且还做出了那样的事情……

    若晏三爷不心疼舒氏,可这几年来,晏三爷对舒氏的确很好,也并未太薄情寡义。

    在这后宅之中,舒氏虽算不得最幸福的,但是比起其他的女子,舒氏却算是过的不错的。

    除了……晏老太太总是针对舒氏外!

    舒氏这段日子久病不愈,便多少和晏老太太的折磨有关。

    “四小姐并未告诉老奴这件事情!”蓝妈妈想了一会,才慢慢地说,“老奴猜,她应该没有告诉三太太。”

    晏三爷眉目里带了一分担忧,他抬起头看了一眼蓝妈妈,“你猜?你猜的便会是正确的吗?这件事情,你最好亲自去查清楚,四小姐是否将此事告诉了太太,还有……不能让四小姐怀疑什么,明白吗?”

    蓝妈点了点头,“老奴知道了!”

    晏三爷看着蓝妈妈,身子往后靠了一些,“说吧,这些日子。四小姐是怎么在罗先生的药里下东西的?”

    蓝妈妈知道,这下是瞒不住了,于是只好一一坦白。

    等她说完之后,晏三爷半响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晏三爷才终于开了口……

    “嗯!去小厨房将养神汤给四小姐送去吧!”晏三爷说完之后,便从石凳上站了起来,离开了亭子。

    青山跟在晏三爷的身后。两个人慢慢地消失在蓝妈妈的眼前。

    蓝妈妈等两个人都走了之后。才拿着放在一边沾了血的手帕大哭了起来。

    她此时才敢将内心的恐惧和委屈发泄出来,她压抑了太久……也太害怕了!

    若是从前知道,她现在会过的是与虎谋皮的事情。她宁可倒贴一百两银子,也绝对不会碰这件事情。

    可一切,终究是晚了。

    晏三爷和青山刚拐了一个弯,便听见了蓝妈妈的哭声。青山不禁皱了皱眉头,“主子。要属下去处理一下吗?”

    “不必!”晏三爷抬起手来,淡淡地说,“她不敢不从!”

    青山听了,便垂下头。不再说话。

    晏三爷抬起头看了一眼月色,紧紧地抿着唇。

    此时,早已入秋。

    园子里的几株杏树早已结了果子。一阵秋风吹来,风里携了一丝柔软的果香味。这种味道。极好闻,也很熟悉……

    晏三爷顿下脚步,看着杏树微微发怔。

    这是,妻子院外的几颗果树。

    天色已晚,他方才会去晏惠卿的院子,无非是想找蓝妈妈问一些事情。他将蓝妈妈的事情处理好后,便想回书房歇息,可不知为何,他却慢慢地走到了舒氏的院子外。

    此时,屋里依旧亮着淡淡地灯光,廊下的防火灯也未曾熄灭。

    晏三爷记得,舒氏睡觉的时候,不喜欢光线太强烈,她这个人很浅眠,哪怕一点点光线,也会影响她的睡眠。所以当年,在她出嫁的时候,舒家曾花了不少银子,给她买下一帐鲛纱帐……这鲛纱帐能让炙热的日光在透过帐子后,变成好似温柔的月光般的光线,睡在帐子里的人,会觉得十分的舒服。

    舒氏刚进门的时候,总是会对这鲛纱帐**不释手。

    可现在……

    自从舒氏替他诞下晏惠卿后,便再也没有用过鲛纱帐了。

    因为他的公务一日比一日繁忙,而舒氏每一日都会将屋子里的灯点燃,然后又吩咐小厨房准备好可口的膳食和点心,方便他在午夜的时候食用。而且,舒氏还怕自己睡的太沉,所以干脆在内室里,也点了一盏八角宫灯……

    每一次,无论他多忙多晚回来,推开门的时候,舒氏总会从床上起身,看着他笑,唤他:“景濂”。

    晏三爷想着,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他对身边的青山说,“你去将我书房里的公文都收拾好,切勿让外人瞧见,尤其是今儿宫里送来的书信,都要藏好!知道了吗?”

    “属下知道了!”青山俯低身子,轻声的回答。

    晏三爷摆了摆手,示意青山退下,而他自己却慢慢地朝着院子里走去。

    站在屋外快要打盹的小丫鬟,在看见晏三爷后,吓的瞪圆了双眼,立即屈膝福身,正要说话时,晏三爷几不可闻地说,“不用通传了,太太可歇下了?”

    “回三爷的话,太太方才用了药,已经歇下了!”小丫鬟有些不解的看了一眼晏三爷的衣摆,却终究不敢抬起头来。

    这几日说来也是奇怪……

    平日里总是会来三太太院子里的晏三爷,却在这段日子里显得有些奇怪。尤其是三太太病了之后,更是极少踏入太太的院子!两个人仿若是有了隔阂一般……

    小丫鬟不敢去想猜想这些,她只是觉得三太太有些可怜。

    三太太这几日病的不重,可是夜里却总是咳嗽!她守在屋外的几日里,每一夜都会听见三太太急促的咳嗽声……她进屋瞧三太太的时候,三太太都会是脸色惨白,整个人憔悴的模样。

    可就算是这样,三太太依旧点着灯在屋内,每一日是如此……

    小丫鬟不懂三太太在想什么,她更不懂为何怕光并且浅眠的三太太,会如此的固执!

    晏三爷看了一眼屋内,便又道,“不要告诉太太我来过了!”

    小丫鬟有些惊讶,半响后点了点头。

    晏三爷站在屋外看了一会屋内的灯光,才转身慢慢地离去。

    他刚走几步,便听见屋内传来一阵急促的咳嗽声。

    舒氏咳的很厉害,似乎她所有的力气,都用来咳嗽了一般。而且,这咳嗽声,越来越重,也越来越让人觉得可怕。

    小丫鬟进屋和不进屋都不是,她只盼晏三爷能赶紧走,这样她便好进屋了。

    可此时,晏三爷的脚步却突然停了下来,他转身看了一眼屋内,然后皱着眉头,身子也没有动弹。

    此时,他和自己的妻子,就隔着一扇门,他只要推开门,妻子便会在屋内对他笑。

    晏三爷的手紧紧地握成了一团,在舒氏再一次咳嗽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走上前,将门推开。

    屋内,舒氏正用锦帕紧紧地捂住嘴,似乎咳嗽的太用力了,眼泪都掉了下来。

    在听见门被大开口,舒氏抬起头来,露出一个惊讶的神色,然后有些难以置信看着眼前的人,用试探的语气问,“景濂?”(未完待续)

    r640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