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乡村娃的梦想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八十四章 受文工团的邀请

    我和蒋凤瑛坐上文工团的车,顾校长、爸爸妈妈坐鄢伯伯的车子,薛姨开着她自已的三轮车回去了。到了塑料厂,曾壹找到巩陵奇,巩陵奇说他只修改几个字,修改了最后一句话。我向巩陵奇一直递眼色,巩陵奇也不敢说了,暗地里,我给巩陵奇说出我和蒋凤瑛的闹了别扭,叫往他身上多买点,巩陵奇点头答应了。顾校长今天也不知哪来的劲,当众宣布:“大家听着,都有份,今天下午放假,放假也不能乱跑,我们受文工团的邀请,这咱厂里都走啦,谁看门,二哥,你别插嘴,说完了你也不愿意在家看门,你比我跑的还快,锁门,关门闭户都去,都去干啥,今天下午谭老师、小杉子师生歌词拭唱会,我们求乐去,那个歌手唱的不好,咱们叫他(她)下去,那个歌手唱的那个字不准,我们叫他(她)注意,办舞不好,我们提建议,总而言之,就是挑毛病。地址:市文工团大厅。”

    顾校长说吧,全场起来,欢呼雀跃,他们都走啦,蒋凤瑛随他爸也走啦,顾校长叫我们打扫卫生,收拾废料。我去机房里先收拾废料,燕子在机房里归整料哪。

    机房里的机器轰鸣着,有着难闻的塑料味,燕子不让我收拾啦,帮她归整塑料,蒋凤杰在下面干活的,他问:“小杉子,你干啥去了,我爸一会来两趟。”

    “你咋叫我小杉子,你家都叫我张茂山,你爸不来你可能去上文工团。”我说。

    “咱俩是哥们,不打不相识,我爸最喜欢你这样的人啦,哥哥知错,有时间我请客。”蒋凤杰高兴地说着,突然看到薛姨回来了,也不和我说话,低着头干自已活,薛姨很快走啦,我也比以前快了。燕子笑了,她说我们都是怕死鬼。

    不大会,薛姨又来了,她不让我帮燕子干活了,她让我打扫机子旁边的卫生,我踩着梯子上去了,上面塑料味更暴,这是两间房子抽出里间,一人多高又放一层楼板,楼板中间横着个大机子下废塑料,大机子出来的像蒸馒头的面软活,冒着热气,然后竖着小机子,拿大机子出的料,下小机子里面,出的就是成品,出成品的下方楼板有个大洞,地上有个水池子灌满水,成品通过楼板落到水里,从水里捞出打成包装,职工们大概是按计件算钱。

    我给青山哥说话,青山哥指下薛姨,我问小明,小明给我说两句话。

    “这塑料味难闻,你咋受住啦。”我问。

    “习惯就成自然。”小明答。

    “你坐那拿个小刀干吗,不干活。”我有意搞小明的状。

    “你懂个屁,我在看魔器头。”小明说吧再问也不搭理我。

    薛姨上来啦,我低着头扫地,抬头看见薛姨拿个棍沾废机油搞青山哥的脸。青山哥歪着头用一只手堵着:“薛姨,你干吗?”

    “你当爸爸啦,是个闺女。”薛姨把棍扔了,掏出了钱笑着说:“这是你的工资,这是你爸的工资,这是五十块钱给你媳妇买鸡蛋,让她补身体,我晚天回去。”

    “奶奶,别?扔棍,我?摸他脸上。”王二傻咧嘴说。

    “我骂你娘。”青山哥冲着王二傻说。

    “骂俺的羊,俺的羊在??你家床上卧着的,还搂着小羊羔。”王二傻诙谐地说。

    “王二傻你不儍?”薛姨问。

    “叫??二傻就傻,叫青山石??头上长草哪。”王二傻说着,人们都笑着,王二傻到哪就是开心果。

    “薛姨,我家没有钱,你可能借我五百块钱待客用。”青山哥吞吞吐吐地说。

    越山嫂进了机房,走了上来,薛姨叫青山麻掉线子手套,让越山嫂下小机子料,薛姨转身下去了:“你回来,我给你拿钱。”

    “玲玲嫂,咱家又添口人。”我说。

    “知道了,你二大娘还得照顾青山也媳妇,还得看小军,我也回去。”越山嫂说。

    “正好,青山你?叫这个大母羊也牵回去,卧你床上。”王二傻逗趣地说。

    “叫你娘也上他床上去。”越山嫂拾块废料砸了王二傻一下。

    “玲玲,你小孩马上就来,这是你大伯打来的电话。”薛姨说着走出机房。

    “青山,叫我的帐算下你花。”越山嫂说。

    “我给薛姨借的有。”青山哥走到王二傻跟前捶了王二傻一下,王二傻吐了青山哥一口吐沫,青山哥跑走了,王二傻又喊:“你,你,这”

    “还叫巩陵奇治寒。”我插嘴道。

    “啊茄皮是个什么东西我??知道。”王二傻的腔音低多了。

    “啊??”我喊外面的巩陵奇。

    “打?不过的不打。”王二傻闭上嘴,各自干各自的活。

    外面一阵大声说话,乱叫小军,越山嫂歪头看着外面,菲菲抱进来一个小孩,正是小军,越山嫂在上面叫着,小军伸着两手叫妈妈,菲菲叫小军搁在地上,有意急小军,菲菲走了。小军从梯子上爬,看人笑吧,燕子把小军拤上来,小军扑在越山嫂怀里叫着妈妈这样亲那样吻,越山嫂一边下料一边回吻着说:“小军,可想妈妈,在家闹奶奶吗?”

    “想啦,咱家有个小妹妹。”小军说吧越山嫂哈哈大笑。

    “是吗?给妈妈亲下,找你三奶玩去,等妈妈下班听小叔的歌去。”越山嫂又吻小军一下。

    “妈妈,不回家。”小军说。

    “不叫小军回家,叫小军给妈妈睡,叫小叔抱着找三奶去。”越山嫂抱起小军递给我,我接过小军,小明给他两糖果,王二傻瞪他一下,我叫小军用嘴撅王二傻一下,小军做了,我抱着小军跑了,跑到梯子中间时,我叫小军的头碰下梯子。

    “哎呦,碰冒血啦,我看咋娶老婆。”我笑着说。

    “叫你媳妇陪给俺,俺也不愿意。”越山嫂急忙地说。

    “叫谁也媳妇陪给你,你也不愿意。”燕子在大声喊。

    “看我这嘴,该打。”越山嫂扇了自已一个嘴巴,我跑出去了。

    跑了外面,我把小军放在妈妈身边,看见大伯、大娘再给顾校长说什么?我给大伯、大娘打个招呼。

    “小军,想三奶奶吗,噢,没有,就想妈妈。”妈妈捡着废料逗着小军玩。

    青山哥挎个兜从寝室里出来了,薛姨给了他五百块钱,妈妈掏出五十块钱塞给青山哥说:“晚天我在回去。”

    “这小闺女吃的可胖,面相仿青山,还在医院里。”大娘说。

    “下午小杉子的歌听不上啦。”青山笑得还是合不拢嘴。

    “你是听小杉子的歌,还是看你闺女去。”薛姨模棱两可说。

    “大娘,叫车送我去。”青山哥哀求着。

    “不行,国家的车,你做汽车回去吧。”大伯阻拦道。

    青山哥头也不扭走啦,薛姨就去摸三轮车:“青山,我送你到车站。”

    “到车站管,你别去啦,走,郭爽。”大伯扭头就走。

    “唉,大哥,下午两点文工团大厅小杉子的歌词碰面会拭唱,他们给你打吧电话啦,问你可参加。”顾校长喊住大伯说:“今天下午我放假。”

    “去去,有关小杉子的啥事我都参加,我最爱听歌啦,小军,可上我家去?”大娘哄起小军。

    小军直摇头,拿个小棍敲着玩。

    “坐车。”大伯指着车又说:“马上你妈也上我家。”

    小军扔下小棍就往外面跑,青山哥拐回来抱起小军向车内钻去。

    “我去了老顾,下午两点见。”大伯说着不回头地走了,大娘跟了上去。

    我们打扫好卫生,快十二点了,顾校长叫机子跑空,今天算下班了,这厂里难得清静。吃饭啦,人们端着碗,还不忘出王二傻的相,逗王二傻乐??推掉碗,我们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叫蒋凤杰领着我们跑去文工团大厅,还有一个多小时,蒋凤杰领着我们改去了他家。蒋伯母在给蒋凤瑛辅导功课,蒋凤瑛撅着小嘴,没有一点笑色,蒋凤瑛把作业收起来,蒋伯母慢慢站起来张望着我们每一张脸。

    “妈,这是俺厂的职工,我给你说过我给以前的那帮人断交。”蒋凤杰喃喃地说。

    “噢,我认识张茂山,坐坐,凤瑛,倒茶。”蒋伯母麻下眼镜。

    蒋凤瑛把一杯杯茶送到我们面前,有的人喊着不喝,蒋凤瑛把茶早倒完,蒋伯母叫去烧,我们拦住了。

    “唉唉,我?茶杯有树叶子。”王二傻指着叶子叫人家看。

    “那是茶叶,土老帽。”巩陵奇不耐烦地说。

    “你说谁土老帽,你是啥?”王二傻不愿意啦。

    “我也是土老帽,叫人家听听可笑话你,你就会喝八宝粥。”巩陵奇微微一笑。

    “啊茄皮,不给你扯,你不是比我多?会两字。”王二傻打败了,低头一看,茶被喝光了,有的抢了一口在品尝着滋味,有的说香,有的说真好喝,气得王二傻说不出话来,只看巩陵奇。

    “看我干吗,我也没喝嘴里,都是你搅合的。”巩陵奇气着王二傻,王二傻也不言语了。

    “你们都是高寨人。”蒋伯母问。

    “是,我们都是一个大队的。”众人回答着。

    “妈,她像达芬奇的油画。”蒋凤瑛指着越山嫂然后捂着嘴笑啦。

    蒋伯母直点头,她叫找来油画《蒙特丽莎》对比,蒋凤杰拿出来了,展开一看,越山嫂捂住了脸,人们哄堂大笑,笑得越山嫂脸色血红。

    “来,来?个dna验证,看她可是亲姊妹俩。”王二傻又来劲了。

    “我又不是油画,小杉子刚去我家时,她说我像蒙特丽莎,我小弟嬲得很,光出我的洋相”越山嫂不捂脸了。

    “张茂山,你又和谁写一首新歌词。”蒋伯母突然问我。

    “他,我和他写的,他是我最知心的朋友,我有啥就给他说,他有啥想法就给我讲”我慢慢地说。

    “你俩是怎样创作的。”蒋伯母问。

    “张茂山给我起的头,我是根据我自已感受写的,爸爸叫我转学,我也不和她来往了,后悔死了。”巩陵奇真的在演戏。

    “你比张茂山大吧。”蒋伯母又问。

    “大两、三岁。”巩陵奇回答。

    “在农村该说媒啦,你现在还上学的,谈恋爱没好处,除了勿学习”蒋伯母安置着我们,说得我们心服口服,耿炳伦、王二傻都后悔了,他们也说着后悔的原因。蒋凤瑛掂出了热水,没让她倒,蒋伯母和我们一块去了文工团。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