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总裁大叔婚了没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389活明白了

    389、

    等到刘经理看起来已经出完气,陈若风这才心平气和地跟他聊天:“行了,吵也吵了,闹也闹了,现在也累了,休息一下吧”陈若风给他倒了杯水。

    刘经理看陈若风不急不躁地看着他,他忽然泄气了,闹这半天,感*家没有急眼,就他自己在这里了一通火。

    刘经理是润城大酒店的老员工了,以前和陈若风是同事,关系还算好,不过,他跟付文山关系更近一些,毕竟都是男人,可能更容易交流和接近。

    陈若风和付文山当初的婚礼,也是由刘经理和另一个同事操办的,眼看就要结婚了,第二天就举行婚礼了,陈若风直接闪了人,这让付家难以接受,让刘经理对陈若风的印象也是一落千丈!他觉得这个女人纯粹是恃*而骄,没事找事。后来,刘经理慢慢知道了些陈若风离开的真相,但是他觉得男人,别说是男人,就是女人也有犯错的时候,总不能揪着辫子不放吧?所以他对陈若风逃婚并躲藏两年的做法很不以为然。

    现在看陈若风在危难之时赶回来,心里有一点意外,更多的是不爽,要不是这个女人当初一走了之,这家酒店至于这么糟糕吗?刘经理一直觉得陈若风非常任性,印象一直打着折扣呢。

    刘经理坐下来,一边喝水,让自己的心跳平复一下,一边仔细打量着陈若风,这个女人,真的是成熟很多了,要在从前,早跟他跳高了。

    “刘经理刚才的教训我都收下了,现在可以听我再说几句吗?”陈若风不急不火地看着他。

    刘经理伸了一下手,示意她说话。

    “刘经理,其实我很理解你的心情,有一个你不喜欢的人来做你的上司,你当然是心里不服,不甘心,而且,当年咱们共事的时候,我还是个小助理,这些过往,我还都记得清楚。不过,当时刘经理还很照顾我”

    刘经理真累了,他斜了陈若风一眼,又喝了口水。

    “旧话旧情,咱们都叙过了,现在咱们就开始进入正题。你问你那个方案,咱们就来说说你那个方案……”

    ―――――――――――――――――――――――

    郑元哲一周时间按兵未动,朱瑞喜上眉梢,看来,这陈若风的突然离开,郑元哲十分恼怒,这样的效果正是她要想看到的。朱瑞心情好,约上阿敏出去喝茶。

    “阿敏,我就不找你算账了,上次的事!”

    “哪次啊?”阿敏故作不懂。

    “你出卖我啊,不是你跟张望说我在哪里的吗?呸,别以为我不知道!哼!”朱瑞嗔怪地白了阿敏一眼。

    阿敏又气又笑:“你这人,得了便宜卖乖,要不是我,你和张望现在能有转机吗?让你卖给他一个面子,瞧他多知足?呵,你这人真不知好歹,还怨上我了?”

    朱瑞得意地笑了:“谁让你不看清人?张望到底是我的前夫”

    “呸!还前夫,你们离婚了吗?我看你这样子,得瑟的样子,估计也没离成吧?这是不是表功来了?”

    朱瑞笑得眯起眼睛,又用手捂了捂嘴,还是忍不住,她实在是太开心了,情敌完全不是敌手,直接就歇菜了,郑元哲也拿朱瑞没办法。最最关键的是张望,因为在这件事中态度保持地较好,又化解了矛盾,又替朱瑞着想,还十分“理解”她的苦衷,她简直就是得意非常了。

    “啊呀,笑成这样啊?得是多幸福?喂,你跟张望的事怎样了?他可说了,不是他要离婚的,是你!是你坚持要离!”

    “那还不是他先做错了?”

    阿敏嗔怪着:“行了,你可真够娇情了,别的不说,人家张望对你多包容啊?你对郑元哲这事,说大了是要挟,说小了是小气,是吃醋,陈年老醋,人家张望居然还表示‘理解’,理解你个头啊!”

    朱瑞被阿敏说得有点不好意思。

    “如果是我们家那位,什么陈年老醋坛子全都打翻了,还会跟你好言好语地来调解啊?不火上浇油就不错了。你可真得知足了。”

    “这人还行啊?”朱瑞问。

    “太行了!有钱有权有才有貌的,咱们都知道好,但是对咱们好的男人,才是咱们的好男人,世界上比张望好的男人也有几千几万,可是他不是你的,对你来说就没有任何意义。”阿敏苦口婆心地劝说着。

    “你的意思是”朱瑞想了想:“张望比郑元哲还要好吗?”

    “那得看站在什么位置,如果是站在你的位置,站在你朋友我的位置,张望就比郑元哲好几倍,如果是陈若风呢,她来看的话,肯定是郑元哲更好些”

    “啊?这么复杂啊?不过,你说得还挺有道理,那你以前怎么不早说?”

    阿敏差点被气结:“我早说了?我说过多少次了?你听进去了吗?还不是你今天心情好,这才能听进去一句半句。”

    朱瑞嘿嘿地笑了,是啊,她今天心情不错,听什么都用心,都觉得新鲜,觉得可以接受,平常心情不好,听什么什么烦,看什么什么烦,做什么什么烦,心情决定一切,至少她就是这样的人。

    “怎么样?被我说对了吧?你这人的脾气也得改一改,天下不是你一个人的,张望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他还是人家的父亲,是人家的儿子,是兄长是人家的老板,是前妻的前夫,反正各种各种关系,你别太自私了!”

    “啊哟,我知道了,瞧你,说得我一无是处似的!”朱瑞跟阿敏撒起娇来。

    “哈,也就是我说你,连张望也不敢这么说你吧?”

    朱瑞笑了,端起杯子跟阿敏碰了一下:“感谢有你这个闺密,不然我可能要继续糊涂下去了!”

    阿敏也碰了下对方的杯子,然后浅啜了一口茶:“对了,你那个,就是那个陈若风,你真打算一棍子把她打死啊?”

    朱瑞只笑不语。

    “你看你,还跟我保密啊?”

    “我啊,只是拿棍子搅一下混水,至于最后他们怎么样,这是他们自己的事,关我什么事啊?”

    “好吧,他们这事我不管了,那你和张望呢?他是怎么被你收服的?”

    朱瑞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哪有那么简单?这个说来话长啊”

    这个还真是说来话长……

    张望对郑元哲的事还真是上心,那天郑元哲和陈铮离开之后,张望在客厅徘徊了半天,他觉得阿敏说的话不太可信,他亲自找上门去,说了好一番好话,阿敏探听了一下张望的态度,看他对朱瑞不全是指责,听出他想帮朱瑞解决这个麻烦,自然就心软了,再说张望对阿敏一向尊重有加,她对他的印象很好,也就顺水推舟,做了个人情,告诉朱瑞藏在什么地方。

    朱瑞其实并没走远,她住阿敏的另一套房子里。

    早上,朱瑞打算带女儿去儿童乐园玩,不巧,刚一出门,就看到张望站在那里,微笑着看着她们,当时朱瑞愣了一下,不知道张望他是哪一边的。

    还好,张望直接走过来,弯腰问郑晓宁:“晓宁,是不是出去玩啊?打扮得这么漂亮?”

    “张叔叔好,我们去游乐园。”郑晓宁倚在朱瑞身边,眨着漂亮的大眼睛看着张望。

    “这么早啊?还有点冷吧?等一会儿,太阳出来了,咱们再去好吗?今天很冷呢。”

    “哦!”郑晓宁乖巧地应着,又抬着看着朱瑞。

    朱瑞想了想:“晓宁,咱们先回家呆一会儿,我也感觉很冷呢,咱们再加点衣服,中午时候再出来,应该能暖和了,你同意吗?”

    “好的!”郑晓宁痛快地答应。

    朱瑞拉着郑晓宁转身回去,她也不邀请张望,自己只顾拿着钥匙开门,然后和女儿进了门,张望紧接着走了进去。

    朱瑞先给郑晓宁脱下羽绒服,放到衣架上,才开始脱自己的,张望赶紧上前帮忙,帮她挂起羽绒服,自己也脱下外套,都挂到衣架上。

    “晓宁,你可以去二楼玩一会儿吗?我和妈妈说几句话。”

    “可以!”郑晓宁说着,就直接往二楼走。

    “晓宁,电脑可以玩一会儿,但是不能时间太长啊。”朱瑞叮嘱着。

    张望喜欢孩子,所以对喜欢孩子、关心孩子的人都有好感,他一直觉得朱瑞对自己的孩子都不怎么关心和上心,但现在看来,这娘俩相处得还不错,看来她也渐渐在适应和孩子相处的时光,对女儿的感情也在日渐加深。这一点变化,张望看到了,也很欣赏。

    看张望赞赏的目光,朱瑞有点不解,她不知道心里想什么,但知道他是为什么来的。

    “坐啊,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朱瑞虽然这样问,但已经猜到是阿敏泄露秘密了,因为只有她和老公知道朱瑞娘俩住在这里。

    “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找了很多人,问了很多人,好不容易才找到这里。”张望微笑着。

    两人都坐在沙上。朱瑞又站起来,给张望倒了一杯水,也不说什么,只是放在他面前。

    “这么客气啊?”

    “当然,你是稀客嘛!”

    张望坐在朱瑞身边:“我哪里是稀客了?咱们俩谁跟谁啊?”

    朱瑞往一边坐了一下:“别,这马上就变为前夫前妻的人,还是保持一点距离比较好!”

    张望笑了:“好吧,咱们的事以后再说。你和晓宁在一起,我看着非常温馨呢。”

    “什么意思?”朱瑞警惕地看着张望,仿佛他是帮郑元哲来抢孩子一样。

    “我也有女儿嘛,其实我非常理解你,作为孩子的父母,肯定希望她生活得好,希望她能跟自己的时间能长久些,这些感情和想法都是无可厚非的。换我也一样”

    听张望不是批评她,朱瑞的神经这才放松了下来。

    “你希望晓宁找一个可心的后妈,对她的成长有帮助,对你们以后的交往有益处,这很好;你希望女儿多呆在你身边,你自己照顾她多一些,尽一些母亲的责任,这就更没错了。”

    听到这里,朱瑞笑了,这还不错,张望还挺理解人呢,好像以前没怎么现。

    看到朱瑞的表情,张望知道这次是说到她心里去了,他自己也放下心来,以前他觉得很难跟朱瑞沟通关于孩子这个话题。

    “你来就是为了表扬我吗?”朱瑞侧着脸看着张望。

    张望坦然地笑了笑:“这只是其中之一”

    “之二呢?”朱瑞绷起脸,她猜着张望肯定是被郑元哲买通了,是郑元哲的说客。

    “之二也是为了你。”

    “我才不信呢,你肯定是为了把我女儿夺走,交给那个不仁不义、冷酷无情的郑元哲。”

    张望微笑地看着朱瑞:“怎么可能呢?咱们俩才是一家人啊?”

    朱瑞不反驳他了,听他说下去。

    “朱瑞,我知道,当初你放弃女儿的抚养权,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但凡有办法,你肯定会自己带着女儿。”

    朱瑞低下了头,虽然张望这样说,她有面子,其实她还真不想带着孩子离婚的,所以就低了下头。

    “所以我也很理解,一旦有了机会,你自然是不愿意放弃重新得到孩子抚养权的机会。如果是我,我想我也会这样做的。只是巧合了些,只是你提的条件多了些。不过,这些我都可以理解的。”

    朱瑞不太相信地问:“你真的能理解吗?”

    “当然。有些话,我要不说,就感觉如鲠在喉,即使将来咱们真走不到一起,真的离婚了,这些话我也得说出来,夫妻一场,怎么也有情分在,就看在这夫妻情分上,你就听我说完好吗?”

    朱瑞抿了下嘴唇,什么也没说。

    “朱瑞,咱们俩,我还是比较了解你的,其实你针对的人只是陈若风吧?你不喜欢她,很难接受她成为你宝贝女儿的后妈。要是让我说实话,单从条件来说,她是很欠缺的,但是爱情这事,不仅仅是条件,郑元哲这样选择,有冲动的地方,也有可以理解的地方。这个我就不多评论了。”

    “你喝口水!”朱瑞提醒着。

    “好!”张望喝了一口水,放下杯子,继续表言论:“你看,如果现在,你真的就把女儿要回来了,你也知道晓宁跟他爸爸几年了,感情很深,晓宁有点胆小,她是不敢多说什么,你硬不是不让她见爸爸的话,将来,她一天比一天大,你说,她不会恨你吗?孩子的理解能力有限,她不可能像我一样理解你,你说对吧?你可能付出了很多,反而不能讨好呢。”

    朱瑞觉得张望说得有点道理,不由得皱起眉头,其实她自己知道,短时间和女儿相处,这没问题,时间一长,她自己就常常失去了耐性,当然,这个缺点她是不肯承认,不愿意说出来的。在对待孩子上,她还不如张望有耐心呢。

    “出力不讨好,这事真是做得不值。我觉得,你那个合约既然签订了,具体怎么执行,都是你自己的权利,我不能多说什么,只是分析一下各种选择的结果。也许你生气了,但没办法,如果我不说,别人再没有谁能跟你说这话了,对吧?”

    凭心而论,张望说得都是肺腑之言,朱瑞不是听不出好赖话,她心里暗暗感激着,真没有谁这样为她着想过。她听得出,张望尽量避免了刺激她的话语,也尽量照顾了她的面子,这让她心里不免有些惭愧,同时又有些感动,这个男人是真正为她着想的一个。

    “朱瑞,你把孩子带出来,不跟郑元哲联系,不让他接触女儿,这性质就变了,直接就成为要挟了,你看,本来处处都是你的理,你一过激的行为,立刻就变味了,这损失太大了,我觉得不值。”

    朱瑞低头玩着手指,脑子里在飞地衡量着张望的话。

    “你把晓宁先送回去,反正郑元哲也不能限制你何时见孩子,而且你还有合约在手,主动权全在你手里,你可以不用这么一锤定音,直接拖下去,怕是他们俩人也有可能拖不起呢,你看,我这是不是又帮你出了馊主意了?”

    朱瑞莞尔一笑:“哈哈,你这人,居然这么有心计啊,既不作坏人,又做了坏事!”

    “有吗?”张望趁机靠近朱瑞,揽着她的肩膀:“我原来这么坏啊?”

    朱瑞也没拒绝张望:“我还是不解气啊?”她撒着娇。

    这时郑晓宁在楼梯口喊着:“妈妈,咱们可以走了吗?”

    朱瑞和张望赶紧分开,两人相视一笑。

    “郑晓宁同学,再稍等一会儿。”朱瑞劝着女儿。

    张望一下拉起朱瑞:“走!咱们去我老家玩吧,那里的游乐园比这里强多了!”

    “那得两天呢”

    “放心,明天下午,最多晚上就回来了,误不了晓宁上学。”

    朱瑞有点犹豫:“那”

    “我说是说,晓宁的事,你还是自己处理。我都尊重你的意见。”

    郑晓宁还站在楼梯等着:“妈妈,商量好没有?”

    “好了好了,你慢慢下楼,我们去张叔叔的老家,那里的游乐园,比这里大多了,很好玩的!还有大的动物园呢!”

    “动物园也有啊?太好了!”郑晓宁乐得拍起手来。

    “慢慢下楼啊!不急”张望向郑晓宁走去,朱瑞也跟着去迎接女儿下楼。看着萌萌的郑晓宁慢慢地下楼,张望在朱瑞耳边小声说:“我也想让你帮我生一个这样可爱的小女神!”

    “我是女神机器吗?”朱瑞说完,自己笑得直不起腰。

    张望*爱地看着朱瑞,她是有她的不好,但是她也有她的可爱,这跟前妻的中规中矩是没法相提并论的。和前妻比较起来,朱瑞是缺少点心眼,不过张望不喜欢诡计多端的女人,他觉得女人就是要让男人来保护的。

    看到朱瑞现在把自己逼到尴尬境地,到了前夫决一死战的窘境,张望就坐不住了。一时的得失,朱瑞这女人还是见识短浅,有一时的得失,这对她有什么好处?她面对的人是郑元哲,真耍心眼的话,十个朱瑞也不是他的对手。张望就怕朱瑞真到了那一天,她跟郑元哲正式决裂,她只顾着出出眼前这口气,就想不到将来怎么办?将来会生什么后果。

    就这样,张望带着朱瑞和郑晓宁回了老家,去玩了两天,有张望和朱瑞陪着,他们又是决心让这孩子开心的,所以真是玩得最放松最开心的一次。

    朱瑞心情大好,对郑晓宁也不挑三拣四,尽量让她玩得尽兴,郑晓宁虽然没说出来,但也第一次感受到了真正的母爱。朱瑞平常带郑晓宁出来玩,或是吃饭,多数是出于不得已,她怎么也得尽一下母亲的责任,不然外面不好看不好说。

    张望在一边看得出来,虽然郑晓宁这次玩得不错,但是还没有在陈若风和郑元哲面前那么放松和自在,她跟他们俩之间还是有些距离,有些生分,这个,他是深有体会的,因为他女儿在父母面前,一点忌讳也没有,要这个要那个,要求多得不得了。但郑晓宁就是乖乖的……

    -----------------------------------

    到了海洋市,他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