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乡村大国手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一章 刀锋偏冷

    更新时间:2013-12-28

    陆鼎天加入巨鸿地产后,马上对百川地产在吉林以及辽宁的房产投资作出了挤压,面对陆鼎天采取的分截手段,百川地产一时半会做不出回击,百川地产这座高楼大厦分崩将倾后,几家权威评估机构马上很合时宜的作出了对百川的评估,几篇评估给百川带来的是融资困难以及股东会的骚动,各大银行更是因陆鼎天的离去,迟迟不肯对百川地产松口动容。

    人之所以是人,是因为人比动物有人性,而这人性则是人比动物坏。李青山羡慕《射雕英雄传》中黄老邪那份超越世俗的洒脱性格,抱着对自己女人的爱游离世间,也许黄老邪这种行为太装逼得瑟,但绝对的够浪漫。李青山欠蔡青衣一份浪漫,更欠蔡青衣一份天大的人情,从候世夏的谈话中,李青山了解他不仅要面对一直藏在幕后的陈正我,将来更可能要面对蔡家的宿敌上海江家,如果陈正我是一艘航空母舰,那上海江家就是潜水艇群,隐藏实力不但大更比前者可怕。

    百川地产进入冰封时期后,进入董事会的李青山来不及庆祝便转战百川融资问题,更是把一直藏在李青山身后的军师李军拉入阵营,江山林怀卫东这些高知识分子都被李青山吸附到百川,更是高价从周川哪里拉了两票人马管理手下的酒吧。在老金与二傻子的全力护卫下候世夏安全到达侯马市,超乎意外的是候世夏把在霍林郭勒的两处无照小矿井变卖,把资金全部融入百川地产,候世夏投机倒把也好,握手言和也罢,这笔资金的投入无疑缓和了即将冰冻三尺的百川地产。

    老金和二傻子从山西归来让李青山轻松不少,起码绷紧的神经有所放松,虽然陈玉玲和吴克华在北京天津圈子吃了不少闭门羹,但好待有王胖子扯着京城王爷燕乌鸦的大旗为虎作伥,王胖子解决不了的问题,吴克华就单独下暗手来做,接债主孩子下学,天天敲债主家门,和债主父母聊天,恶人吴克华面目虽不可憎,但其眼神与身上的阴气足以让心中无底靠山不牢的债主胆战心惊。

    北京通州河北燕郊几处三角债可谓让吴克华与陈玉玲跑断了腿,北京通州张老歪河北燕郊郑克心,前者与后者都是占据一方的霸主,并且来往密切,通州张老歪修自行车出身,年轻的时候经常大半夜在主干大路上撒图钉,后以截断交通运输为生,手下小弟多是劳改犯。在陈玉玲三番五次的追债下,张老歪终于下了狠话,想要钱容易,先把从我身上踩过去,我哥是公安厅厅长。

    当天晚上吴克华便暗中盯上了张老歪,地点是通州琼玉楼卫生间,在张老歪和两个保镖进入卫生间的那一刻,赫然看到一个驼着背惺忪着眼的男人蹲在厕所一侧,男人身前十几个烟头,显然男人等候多时。

    “我叫吴克华,我来讨债的!”男人点燃一根烟,惺忪着要睡着似的。

    “操!”张老歪手一扬一声令下,两个保镖抬手便向吴克华杀去。

    “呵呵!”吴克华嘴角一扯,连笑都懒得用力。吴克华一脚尖踢中保镖的下体,接着左手抓住另一个保镖的拳头,右手狠狠砸中保镖的肘关节,“嘎巴”一声,那保镖的手臂直接打了个对折。

    “嗷!嗷!”两声惨后,两个保镖都瘫软在地上,打手和杀手的差别。

    “嘭”吴克华一拳打在了张老歪的鼻骨上,接着拿起嘴中的烟屁股狠狠戳在张老歪的人中。

    “嗷!姓吴的你丫挺的不得好死!”张老歪手脚被吴克华狠狠压住。

    “嗯。我就没有想过善终。”

    吴克华拎起张老歪的头,对着便池就碰,两分钟后张老歪面目全非,嘴被撕裂至耳根鼻骨粉碎,接着吴克华带着张老歪直接杀向河北燕郊,当天晚上吴克华抱着郑克心的小儿子拎着死狗般的张老歪见了郑克心,第二天纠缠纷扰的三角债全数归还陈玉玲,接下来陈玉玲对吴克华整个人的态度毕恭毕敬。

    陈玉玲向来不是差事的人,在吴克华收拾了几个地头蛇后,准备抽身离开京津圈子前,陈玉玲与吴克华由王胖子的引荐下和太岁燕乌鸦喝了几杯茶,王胖子平时作风虽然差把火,但正事上丝毫不含糊,见缝插针的好言推荐与恰到好处的表明立场,都给足了陈玉玲面子,燕乌鸦对陈玉玲跨界做事本就恼火,但架不住接班人王胖子的卖力调解,几杯茶不温不火但也足够让陈玉玲感觉胆战心惊,燕乌鸦是谁?燕乌鸦可是97年开车撞307军区大门的主。

    在陈玉玲回云冈市当天夜里,魏依然终于被马千里盯上,自从魏延与温良倒戈陆鼎天后,魏依然夜夜买醉,暗中风老头虽然寸步不离但百密一疏。在魏依然独自回单身公寓时,风老头遭遇了左手刀老不死,而郭青牛圈养的两个跋奴遭遇了伤好的楚人熊。

    老不死的名号风老头早有耳闻,杀手江湖更是传言老不死是蒙古刀王孙济仁的小师弟,按辈分来讲老不死还是郭青牛的师叔,用各为其主鞠躬尽瘁来形容老不死与风老头虽然有过,但混江湖多少是为恩情而混,马三疏通关系把老不死从监狱保出,魏老三早年更是如风老头半个儿子,所以今天风老头就算死也得给魏家一个交代,而老不死就算死也得报答马家。

    魏依然穿着高跟鞋歪歪扭扭的走向电梯,而电梯口一个眼眸狭长笑容玩味的青年早已等候多时,魏依然黛眉轻蹙,悄悄的给“狗东西”李青山发了个短信,这些日子来魏依然对魏延的倒戈伤心欲绝,每每在懊恼之际李青山总会出现,然后魏依然就是一通冷嘲热讽,魏依然骂归骂恼归恼,但心中却已慢慢认同李青山,几次来李青山为她在酒吧斗狠,虽然魏依然没有大感动但心中多少有点小认同,起码“狗东西”没有吃里扒外落井下石于魏家。

    马千里站在电梯门口,看着待宰羔羊魏依然,心中思绪万千,眼前这个烟熏妆齐臀裙的小娇娘就是魏老三的女儿,一张精致的脸蛋加上发育完好的胸部,两条晃荡笔直的长腿怎么都让马千里有种在电梯中行事的冲动,马千里突然放弃了双飞燕母女花的冲动,择日不如撞日今天他就要将魏老三的女人正法。

    风老头从腰间拿出一截铁链,铁链头有一枚指刃,月光下指刃寒光闪闪,老不死站在风老头十步以外,羊皮马甲下的短刀早已抽出。

    “咻”风老头手中的铁链抡圆抛出,指刃带着铁链绞杀向一动不动的老不死。

    月光下老不死如死寂一般,待指刃距离他眉心半米不到时,老不死手中的蒙古刀悠然抡圆格挡,接着右手抓住风老头的铁链,左手悍然砍向铁链。

    火花四溅,“呯”的一声撞击,铁链未断。

    风老头左手紧拽手中铁链,右手拳运劲跨步向老不死迈去。

    老不死岂能怕近身战斗,见风老头杀来,一手抓住铁链一手稳握杀刀迎面向风老头跑去。

    两人五步之遥,风老头突然停步不前,左手拦腰抓紧铁链,接着一个侧身右手抓紧铁链狠狠甩向老不死。

    “咻”铁链甩向老不死的脖颈,老不死眼睛一眨,放了右手中铁链,左手刀接着急急抛出,月光下蒙古刀划过一道光华。

    “呲”风老头的肩膀中刀。

    “哈啦”一声,老不死的左手被铁链缠绕,风老头不顾肩头中刀,手中的铁链急缠绕右臂,同时右手握拳杀向老不死。

    “哼!”老不死一声冷哼,迎面向风老头杀去。

    “嘭”老不死右肩头被风老头缠绕铁链的右臂狠狠一击。

    “呲”老不死以左肩受伤的代价拔刀,接着手中短刀悠然反转,横向抹向风老头的脖颈。

    “喝”,风老头一声低吼避过刀锋,下腰摆拳砸向老不死的腹部,老不死急避雷霆一击,手中的短刀狠狠刺向风老头后心。

    风老头身体一侧,老不死一刀划破风老头的侧肋,同时风老头的的指刃刺破老不死的大腿。

    “嘭”风老头一拳砸在老不死的大腿上,同时风老头被老不死一刀把砸中太阳穴。

    “江湖路,江湖术,再见!”老不死手中短刀对准风老头的心口便刺。老不死知道今天他侥幸得胜全在刀上抹了氰化钾毒。

    “咻”一把唐刀飞来,老不死侧身一躲,接着另一把短刀飞来,老不死手中短刀急急格挡。夜幕中三个人出现在老不死眼前,一个是郭青牛的徒弟二傻子,一个是操刀鬼老金,另一个却是手持飞镖的李青山。

    “咻咻”李青山连连发出几发阻拦老不死的飞镖,接着二傻子与老金就近身老不死。

    “救小依然!”风老头在昏迷之际大声道。

    李青山迅速向魏依然的单身公寓跑去,同时给赵四打了个救急电话。

    老金与二傻子两人两刀一遭遇老不死,马上卯足了劲横劈竖砍,两人虽然都是用刀,但毫无章法可言,无招胜有招,老不死能把风老头摆平足以说明其刀法超然。

    二傻子人高马大,手中的长刀专攻老不死上三路,老金身材矮小,挨着身子专攻老不死下三路,加上老不死先前受了风老头一拳一指刃,两人逼得老不死步步后退。

    “呯”二傻子一个起跳,手中的长刀狠狠劈向老不死的头顶,老不死一刀格挡,右脚浑然避开老金的一刀攻击。

    “呲”老不死右腿被老金一刀划破,接着老金一凤眼拳砸出,老不死双拳难敌四手,在中拳后马上退离战场,无心的劈出几刀后,作势要逃。

    “穷寇莫追,小心!”老金刚喊出,老不死回身一刀便砍向紧追其身后的二傻子。老不死佯装要退,就怕没人来追,他短刀涂有氧化钾这就是他的优势。

    “操!”二傻子一个措手不及的躲防,接着长刀“唰唰唰”递出,老不死连连格挡,一拳砸中二傻子的胸口,接着一刀便刺向二傻子的腹部。

    “呲”老金右手狠狠握住老不死的短刀,接着左手刀狠狠捅向老不死的腹部。

    “呲”老不死腹部一刀被老金短刀洞穿。

    “呲”老金右手指齐刷刷的被老不死短刀截断。

    老金右手臂勾住老不死的脖子,手中的短刀刺入老不死的腹部后,一剜一喇老不死的肠子顺着血口子流出,血流一地,同时老不死的短刀对准老金的后心一刀而下,刀凉心更凉。

    老不死和老金双双倒地。

    而当李青山赶向单身公寓时,魏依然被马千里强行抱向四楼,楼梯口站着手臂沾满鲜血的楚人熊。

    “咻”李青山五步距离手中的飞镖连连射向楚人熊。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