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山村小农民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两个女人的死(大结局)

    刘墉回火速地回到家,一身汗淋淋的,跑到村子发现一些人在村子里乱窜乱叫,他一时拿不出什么主意。

    刘墉一口气跑到家,一声一声地唤老妈郑花妹,半天未见回答,正当他六神无主,想往外跑时,刘娟和王秀珍从厨房里钻了出來。

    “刘墉,你回來了,你妈去村子里找你了,你不晓得了,李桂花不见了!”刘娟像个怨妇对刘墉说。

    刘墉瞪了她一眼,便转身向村子里跑去,刚跑到村子的一条巷道,金钗哭天抹泪地冲他跑來,说:“刘墉,李桂花不晓得跑了那儿去了,若是她死了,刘邦说要告你!”

    “放他妈的屁,她死了管我什么事,老子沒杀她,沒打她凭什么告我!”

    巷子里突然冒出了刘三贵,他见着刘墉,便兴冲冲地说:“刘墉,你回來了,你可能晓得李桂花的事,,,她不见了!”

    “你们去找了吗?”

    “找什么?这明摆着是在玩迷藏了,她晓得你刘墉当了镇上,也想给你出一次洋相,好让你下不了台,你若是依她,那可不得了,一次次耍小孩子脾气,你那來时间与她玩!”

    “你说什么话,她是一个大人呢?若是三岁小孩子,我想她会躲一躲來玩弄一下一村人的感情,她是一个几十岁的老妇女了,玩什么迷藏!”

    刘墉叫了一伙年轻人也就往山坡上跑,他们转了几个山头,每块地,每个草垛,每个土坑,挨着找了,就是沒见李桂花的影子,刘墉急了,他也不晓李桂花在搞什么名堂。

    刘充这时跑到他跟前说:“刘墉,我们找不着回家吧!也许她在家里呢?”

    刘墉看着他一脑子的汉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如果再找不着,我们还是报警吧!”

    刘邦此时气冲冲地跑到刘墉面前,大吼:“刘墉,你若不把我妈找着,我要去公安局告你!”

    “告我,,,告我什么?难道说我杀你娘,卖你娘吗?”

    “如果不是你骂她,我娘也不会跑!”

    “你今天说话还像一个人呢?要是金钗和你在一起说上这样的人话,也不会让你妈发疯!”刘墉瞪着他说:“别在老子面前瞎扯了,你老妈跑了,你人责任,你是她儿,你沒责任,我们秋庄一村人也沒有责任!”

    刘邦沒说话了,他呆呆地站着。

    刘充冲着也沒好声音地说:“你妈的,她是你妈了,她跑去那儿了,你难道一点预兆沒有啊!你也是二十多岁的人了呢?”

    “我……我……”

    刘充见他说话吞吞吐吐的,大声地吼:“你说话,要是她真死了,老子才去公安局告你一家人呢?说你一爱人不关心她,她才去死了呢?”

    刘邦看了一眼刘墉,说:“我也不晓得她去了哪儿,她走时哭哭啼啼的,自言自语的往外跑!”

    “你沒拉她,沒找她啊!”

    “我后來吃饭时发现她沒回來才去找她,发现找不着了!”

    刘墉大声地吼了一声说:“你妈的真是一家人,,,回村子!”

    刘墉一伙人回到村子,张青青突然啊了几个孩子跑來,对着刘墉说:“刘墉,李桂花跳井了!”

    “什么时候,,,谁亲眼见着!”

    “几个娃娃见着了,他们吓破胆了,不敢说,后來听到一村人说她不见了,出大事了,才悄悄地说了!”

    刘墉一伙人跟着跑到村口的古井,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兆,以前周红妹就是跳这口井死的。

    大家也就七手八脚地用了一架长木梯下去,果然发现李桂花在下面,身体也就僵硬了。

    李桂花拉了上來,一村男女老少就吓呆了,鸦雀无声,默默地看着李桂花的尸体。

    金钗看着李桂花死了,相信自己也逃不了,她想,是自己惹出來和祸,要是公安局來人查,肯定自己也逃不了干系,更何况现在刘墉当了镇长。虽然说他与李桂花死沒有直接关系,可是是他骂了李桂花,刘三贵为了帮他,才站出來骂李桂花,打李桂花,李桂花才一时受了气,受了欺负,她想不通,跳了井。

    金钗想,刘墉当了镇长,自己也配不上他,现在天天守着也不是件好事,一村人会骂自己不要脸,人啊!她明白了,自己得不到的也不要去强求了,即使刘墉真心喜欢自己,自己也不过不去,和他走出去,别人一看,自己不是和他不像一家人,自己沒能力,人也长得不像个样儿,别人笑话自己,何必自己去受罪呢?现在刘娟和王秀珍眼睛发绿呢?巴不得做刘墉的婆娘。

    金钗想着,泪如雨下,为什么女人的命就如此之苦,自己现在不知如何是好,刘墉当了镇长,他和自己结婚也可能是嘴巴上说的,一天有许多美女围着,那有不心动的,而且他又不是那种不动感情,不沾花惹草的人,他嘴巴里说喜欢自己,可是暗里却偷偷去喜欢刘娟和她背着自己做见不得人的事,后來他又喜欢上了王秀珍,两人也缠在一起,眉來眼去的,她想着,觉得自己很可怜,巴不得去死。

    大家把李桂花拉回家,男男女女也就帮着准备后事,刘墉在刘邦家安慰了一家人,便回家。

    刘墉回到家,进了厨房,发现刘娟和王秀珍还坐着,她们笑嘻嘻的,异口同声地说:“回來了!”

    “老妈和老爹不在家!”

    “不是一块出去了吗?”刘娟诧异地问。

    “金钗呢?”

    “也去了!”

    “沒回來啊!”

    “沒有!”

    刘墉看了她们一眼,也就坐着发呆。

    两个小时过去,沒见着金钗回來,可是郑花妹和刘科成回家了,他沒见到金钗,便问刘墉:“金钗呢?”

    “不是和你们一块在刘邦家吗?”

    “沒见着她呢?”

    “刘墉,,,刘墉!”刘三贵在院子里叫。

    刘墉跑出來笑了笑说:“进來坐一坐吧!”

    刘墉一进屋见着刘娟和王秀珍在,便缩了出去,拉着刘墉的手说:“刘墉,不知怎么办,李桂花现在死了,刘邦说去公安局告我们,说是我们害死了李桂花!”

    “什么话,她是人呢?沒脑子啊!”

    “这话也沒理啊!”

    “这事你放心,我來解决!”

    “可是?刘邦在闹了!”

    “别理他!”

    刘三贵也就闷闷不乐地走了。

    刘墉刚要进屋,张青青來了,她冲着刘墉大声说:“刘墉,金钗回來沒有!”

    “沒有!”刘墉想了解她去哪儿了。

    “天啊!肯定出事了,,,我开始还见着她一个人坐在村口的槐树下哭泣,我问她哭什么?她说李桂花死了公安局肯定要逮她去枪毙,我劝了一会,她沒哭了,说一个人坐一坐,后來我去哪儿沒见着她的影子!”

    刘墉忙叫老爹刘科成去哪儿看一看,他们跑到村口的槐树下,发现有一只金钗的布鞋,刘墉想,肯定出事了。

    突然张青青在古井边看到了另一只鞋子,大喊刘墉,刘墉跑了过去,脸色吓白了,他大声地叫刘科成,去叫几个人來,顺便拿一架长木梯。

    一村人听说金钗跳井了,全都來了。

    几个人下了井,果然发现金钗在井里,可是沒气了。

    刘墉叫人把金钗抬进屋,命令刘充和刘辉把那井马上用石坂封了。

    郑花妹看着刘墉一脸的悲哀,安慰说:“娃娃,人死不能复生,你也对得起她了!”

    刘娟和王秀珍也來安慰他。

    刘娟亲切地说:“她死了,你就别伤心了,不是还有我吗?”

    刘墉沒说话,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