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的诱惑美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幸福(大结局)

    我的诱惑美妇-幸福(大结局)

    “你……你先别吐,你等等啊,我给你拿垃圾桶去。”左秀芝赶紧拿来垃圾桶,清扫楚天吐出来的污秽物,,真是恶心死她了。

    “水,水。”扶着楚天躺在床上,却听见他迷迷糊糊地说着要喝水。

    左秀芝又赶紧忙不迭地到厨房给他倒了杯水,看见床上的他痛苦地捂着胃,她知道,他肯定是喝高了,胃病又犯了,她轻轻叹了口气,赶紧找出胃药,把水和药一起递了过去。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楚天这般模样,她竟隐隐有些心疼。

    左秀芝刚把水和药递到楚天面前,楚天却挣扎着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进了卫生间,听到里边传来的呕吐声,左秀芝只觉得心头一紧。她说不清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她只知道这种异样的情愫此刻只想让她逃离。可楚天怎么办?现在就丢下他不管了然后一走了之?左秀芝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拿着的药和端着的水,又看了看放在门口的行李箱,一时犹豫不决。

    听到身后传来声响,左秀芝回头,发现楚天已经走出了卫生间,虽然身体还有点站不稳,但似乎精神恢复了许多,用冷水洗过的脸庞在明亮的灯光下越发显得刚毅俊美。左秀芝不禁看得有些失神。

    “该死!怎么今天快要走了却莫名地感到这么多的离愁别绪!”左秀芝在心里啐了自己一口,然后缓缓走上前,重新把开水和药瓶递了上去,“吃点儿药吧,你的胃……”

    “咣啷”一声,还未等左秀芝说完,她手里装着开水的玻璃杯就被楚天一把打翻,她正感到莫名其妙准备发飙,却听到楚天用带着怒气的声音说道:“你想走?”

    左秀芝一愣:他是怎么知道的。

    “别忘了你还欠我的钱。”楚天用带着挑衅的口吻提醒着她。

    听到楚天这般的语气,看到他这样的态度,左秀芝瞬间就被惹火了:这个人怎么喝醉酒了嘴巴还这么损人!她也顶了上去:“没错,我就是要走!我现在已经不欠你一分钱了!”

    “不要脸的女人,你竟敢毁约!”楚天从床上站了起来,脸上的怒气越发的浓烈。

    “我毁约?”左秀芝无语地冷笑了一声,她已经懒得再做任何苍白无力的解释了,反正不管怎么样,他都会偏袒明媚,就算知道是明媚把自己赶走,他也不会对她有任何责骂,反倒是自己总是自讨没趣。

    左秀芝叹了一口气,拉起放在门边的行李箱就要往外走。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任何值得她留恋的东西了,原本自己还有点舍不得楚天的,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的蛮不讲理。

    看到左秀芝拖着行李箱径自下楼,完全不理自己的质问,楚天怒上加怒,抓狂地一把扯过左秀芝,对着她大吼:“我说了不许走!你是我的女人,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里也不许去!”

    “你放开我!”手上突如其来的力道弄疼了左秀芝,她挣扎着想要摆脱楚天的手,这楚怪物今晚是怎么了,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吃火药了似的,而且竟然还说自己是他的女人!

    “笑死人了,我是你的女人?我不过是你花钱雇来的女佣而已,我跟你只有金钱关系,只有交易关系,只有利益关系!!!”左秀芝也对着楚天怒吼。

    “好,你要钱是么,你想交易是吗?说,一晚上,你打算多少钱?说啊!”

    “你混蛋!你把我当成什么了?你快放手!”楚天在左秀芝的腕上加重了力道,疼得她龇牙咧嘴,“啪!”她不自觉甩手就给了楚天一个耳光。

    打完之后,倒是左秀芝最先愣在原地,她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楚天,发现他也有些恍神,脸上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趁着这个空隙,左秀芝趁机挣脱了楚天的手,再次拿起行李箱往楼梯口走去,突然感觉自己被人从腰上扛起,手上的行李箱也滑下了楼梯。

    “死怪物,你干嘛,放我下来啊!”左秀芝慌乱地手脚并用,拍打着扛她的人。

    “你竟敢打我?你以为你是谁,要不是我的钱,你现在能衣食无忧,能让你的父母都用最好的药材?你给我听清楚,这些都是我施舍给你的!”楚天已是怒不可遏,扛着左秀芝顺势就把她扔倒在床上。

    “是,没错,如果没有你的钱,我的物质生活不会这么丰厚,可是我的心理压力也很大啊,要承受你的冷嘲热讽,还要忍受你未婚妻明媚的落井下石,我很累,我真的很累!”左秀芝一把从床上蹦起,“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跟你交易,接受了你所谓的施舍!”

    “是吗?那我还可以让你更加后悔!”左秀芝成功地把楚天激怒到了顶峰,他重重地把房门关上,一脸嘲讽地看着她,然后径自解开自己西装外套的扣子,一步一步地向她逼近。

    左秀芝再笨,也在此时嗅到了危险的气息,“你想干什么?”站在床上的她不自觉地往后退了退,跌坐着转身准备赶紧下床。

    此时已经完全解开上衣的楚天,借着酒精的浓度,一把扯过左秀芝的右腿,将她摁倒在床,然后顺势压了下来,开始发狂地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

    “走开,你个混蛋!”左秀芝又踢又踹,可楚天手上的动作却依旧没有丝毫的松懈。狂野的吻如同雨滴般细密地落了下来,从耳垂到脸颊,由下巴至脖颈,左秀芝扭着头左躲右闪,同时使劲地支起双手负隅顽抗,“色狼!楚天,你个臭流……”

    不理会她的挣扎,楚天的嘴唇不容分说就覆了上来,“氓”字也被直挺挺地哽咽在了喉咙,游蛇般的舌头肆无忌惮地长驱直入,轻易地撬开牙关,把她无力的喊叫硬生生给堵了回去。

    第二天一大早,天蒙蒙亮的时候左秀芝就醒了过来,由于昨晚房间里的窗帘没有拉上,从小就不习惯在刺眼亮光下入眠的她才因此醒得那么快。她翻了个身,准备起床,却突然看到躺在身边的楚天,她心下一惊,浑然忘记昨晚发生了什么。

    “我怎么会在这里?”她自言自语般喃喃呓语着,脑子如同短路一般。她坐起身,只觉得身上的骨头仿佛散架似的,浑身酸痛,呆愣了三秒,她终于反应过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被弓虽女干了!

    其实要说是弓虽女干,也不完全正确,因为她不否认,昨天的那一场嘿咻,多多少少她是有些半推半就的,“唉我怎么一时就给昏了头呢!”左秀芝不禁有些自责。

    她轻手轻脚地起床,知道这个地方自己是待不下去的了。以前好歹可以挺直腰板说自己不过只是女佣的身份,可现在呢,她跟楚天已经……

    左秀芝还想逃离,但是楚天却不允许这个女人离开自己了,不管她走到那里,因为这一夜过后,楚天喜欢上了左秀芝。

    也让左秀芝想不到的是这一晚过后,她怀孕了,在楚天不断的主动之下,她最后接受了楚天,并在一年后,两个人成了婚,这对左秀芝来说,也算是一个很好的结局了。

    全本完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