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一章 间隙偷欢】

    “这几天学开车学得怎么样了啊?”我光着上身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用一条大白毛巾擦着头发。

    “还行吧,只是不敢上路。”席雅趴在大床上翻阅着一本时装杂志,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吊带小可爱背心,下面是配套的半兜臀小内裤,两条小腿弯起来,套着纯白色薄棉袜的小脚丫交叉着在空中微微晃动。

    安琪的公寓现在我是堂而皇之地有着钥匙,今天实在是想她们了,就偷偷给席雅打了个电话,叫她在公寓等我,席雅就找了个理由不练车了,早早在公寓里一个人等着我。我进来抱着她就想亲热,她却逼我一定要先洗澡。

    “三辆车你们怎么分的啊?”

    “轮着开呗。”席雅看了一眼高大的我,“计筱竹喜欢法拉利,我喜欢奔驰。”

    “兰博基尼没人开啊?”我把毛巾扔到了一边,坐到床上,在女孩圆嘟嘟的屁股蛋上“啪”的轻拍了一巴掌,雪白的肌肤立刻泛起一片娇艳的微红。

    “哎呦!”席雅夸张的叫了一声,扭头委屈的望着我,大眼睛里噙着两泓泪水,“又打我,再……再也不理你了……”她说着就转回头,继续看她的杂志。

    我差点没昏过去,这种挑逗也就只有这个小妖精才做得到,“阿雅。”

    “……”

    “阿雅。”

    “……”

    “真的不理我了?”

    “真的。”

    “你这不是理我啊?”

    “……”

    “宝贝儿。”

    “……”

    我伸出双手,按住美女圆滚的臀丘,连同布料一起揉抚,从五指和掌心上传来美肉极富弹性的柔滑触感,使我的呼吸立刻变得粗重起来。

    “……”席雅用门牙咬住右下唇,忍着没出声,我火热的大手让她浑身微不可见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我把两根大拇指从臀峰顶端的位置插入女孩的小内裤里,慢慢向中间滑动,直到指尖触到了两片热烘烘的肉唇。

    “流氓……强奸犯……嗯……”席雅把杂志推开了,螓首枕在双臂上。

    我的双指将学姐的**向两侧拉开,俯身把脸埋入她芳香四溢的双腿见,舌头顶住小内裤,向如同绽放的花朵般张开的女阴里挤压。

    “啊……大色狼……淫棍……流氓……啊……放……放开我……”席雅含含糊糊的嘟囔着,柔软的娇躯不停的扭动,貌似企图摆脱我的猥亵,实为难奈爱人的挑逗。

    我往前一趴,压在了女孩的背上,她的身体都陷入了柔软的床垫里。

    “嗯……飘飘……”席雅向右边微微的扭着头,把我的舌头迎入自己的檀口中,粉红色的香舌缠绕着它,使两人的津液在自己的小嘴里混合。

    我把美人的小背心一直往上推到她的腋窝下。

    席雅能感到我的胸膛在自己完全裸露的光滑如白玉般的背脊上磨擦,那么的沉重,那么的坚实,那么的有力,一种安全感油然而生,心里一热,吐出我的舌头,开始在我的脸上不停的亲吻,“飘飘……我……我爱你……我好爱你……”

    “我……”我一时竟找不到合适的话来回答,因为“我爱你”三个字根本无法表达我对身下美人的深情。

    “飘……飘飘……我知道……我知道……”席雅就像是读懂了我现在的心境一样,在我耳边发出如泣如诉的娇声。

    我舔着女孩美艳不可方物的脸蛋,同时脱掉了自己的短裤,又把她的内裤褪到了她的屁股下面,两膝控制她的双腿向里并拢,双手把她的臀瓣掰开,**的**在她的Bī缝上蹭着,“阿雅,帮帮我……”

    “嗯嗯……”席雅扭了扭圆翘的美臀,“大流氓……混蛋……色狼……”她嘴里骂着,左手却伸到了屁股后上方,在那根坚硬的大**上轻轻一压,帮它闯进了自己娇嫩的体腔。

    我双手撑住床面,开始一下一下的向下挤压女孩柔软白晰的屁股蛋,**和她的**内壁做着亲密无间的接触。

    “流氓……飘飘……流氓……啊……啊……压……压住我……”

    我听话的俯下上身,左手握住女孩的一只玉手,右手插入她的身下,攥住一颗饱满的**揉搓。

    席雅把爱人的手拉到自己面前,不断的吻着,吸吮我的手指。

    我也爱怜的亲吻着美丽姑娘的绣发、耳朵、脸颊、嘴唇、脖子和肩头。

    虽然两人现在的体位让我们结合的无比的紧密,但却使我没有借力的地方,无法对席雅的**进行正常的**。

    我只能是“因地制宜”,借着大床的弹力和自身的重量,不断加大床体颠簸的幅度,使**对美女的子宫产生一定程度的撞击。

    刚才在没有什么活动的时候,席雅并非得不到**上的快感,那根杵在自己**深处的**会因为自己**的紧箍而自然跳动,研磨得子宫酥酥麻麻的,也是受用得很;现在有了剧烈的碰撞,快感很快就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我有多爽,那就不用细说了,反正是每次包皮被女孩紧凑的穴道翻动,都让我有shè精的冲动。

    席雅“嗯嗯”的喘息声突然变得急促起来,她勉强的扭过头,望着我,就在她的呼吸速度达到顶点的一刹那,她的身体变得僵硬,两行清泪顺着她红扑扑的脸蛋缓缓的滑落,“飘飘……我爱你……”

    看着女孩在达到**时深情款款的表情,我立刻就是浑身一冷,背上一麻。

    席雅只觉巨大的男根开始在自己体内膨胀,进而变为剧烈的脉动,一股股火炎间歇性的冲击着**尽头的**,使她就如同泡在热水里一样,泡得她浑身暖暖的,懒洋洋的,肌肉不由得就完全放松了,别提有多舒服了……

    “说真的,你们这几天都玩什么了?”

    “玩车啊,还能玩什么?”席雅躲在我的怀里,轻轻的舔着我的胸口。

    “你们就真的都没有想过我?”我实在有点不服气。

    “你有什么好想的啊,一只大色狼而已!”席雅白了我一眼。

    “真的没想我啊?”我挑起一绺女孩的香发,放在鼻子下面闻着。

    “人家就算想了也不会告诉我啊?你一个一个的去审查啊?”

    “只是觉得你们真对汽车那么大的兴趣啊?”我抱怨道。

    “能上路就没兴趣了。”席雅倒是很理解女生们的心情:“真要能上路了,你叫她们天天开车,她们还不乐意呢。”

    “你们不是有什么事儿合伙瞒着我吧?”我能隐约的觉出女孩的话有点不尽不祥。

    “当然没有了。”席雅用柔软的手掌箍住了我的**,温柔的上下套动着,湿滑的舌头开始围着我的**打转,“飘飘……老公……”

    “嘶嘶……小妖精又思春了?”我闭上了眼睛,没再继续追问……

    计筱竹打开公寓门走了进来,自从在自己的公寓出糗了之后,她基本上不回电梯公寓时,都将安琪这里当成了第二个家,反正这间公寓里所有的住户都是自己老公的女人,她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

    美女给自己倒了一小杯洋酒,径直走上了阳台,由美女楼她可以俯视城市连绵壮观的万家灯火。

    计筱竹穿着一件长袖露肩无吊带的底胸黑色睡裙,除了绣着绽放的黑牡丹的地方,都是细小的镂空,好似能看到肌肤,却又好似什么都看不到,有着说不出的高贵、性感和诱惑。

    一条黑色蕾丝批肩遮盖着学姐晶莹嫩白的肩膀,但却遮盖不住她胸前那对饱胀得如同就要炸裂开来的球乳,完美的形状加上深不见底的乳沟,能使任何的我迷失。

    计筱竹抿了口酒,轻轻叹了口气,最近带着一帮小姐妹名为练车,实际上却是在为自己的学生会所运作造势,真的很累人的,不过还好,已经有相当一部分学生表露了对学生会所的兴趣,特别是生日会和小型沙龙,预订的简直就已经排到了明年——要知他们只是看了两张路静做出来的电脑效果图而已。

    套房的大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一个高大的黑影一闪而入,蹑手蹑脚的向阳台上毫不察觉的美女逼近……

    我慢慢的来到了计筱竹的背后,看她好像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双手突然掐住她的细腰,用撑起帐篷的下体在她被睡裙紧裹的丰满臀丘上猛撞起来。

    “啊!”计筱竹一惊,酒杯掉在了地上,不过背后那熟悉的喘息声立刻就使她恢复了平静,她脸上刚才还略显忧郁的神情在一瞬间就不见了,换上了一幅妩媚的笑容。

    学姐扭回头来,一双勾魂的眸子放射着秋波,“坏小子,你干什么鬼鬼祟祟的?”

    “Fuckyou!Fuckyou!**你这个大屁股美人儿!”我“咬牙切齿”的在学姐的肥大浑圆的丰臀上顶着,好像真要把那完美的浑圆凸起戳爆一样。

    “啊……啊……”计筱竹扶着阳台的围栏,就像已经被大**插入了一般的轿哼着,“轻……轻点儿……会坏的……”

    我一把揽住美女学姐的腰肢,耻骨紧紧地顶在她的大屁股上,拼命的磨蹭,右手扳过她的螓首,舌头插进她的檀口中用力的搅动。

    计筱竹特意向后拱着美臀,用嫩肉挤压我裤裆中坚硬的性器,这么被我略微粗暴的猥亵很能刺激她。

    我的右手抓住学姐乳沟处的睡裙,一下把前襟拉到了她的**下面,两颗球形的大**完全的暴露了出来,还由于睡裙的剐带而微微的颤动。

    “老公……”计筱竹已经是欲火中烧了,最近旷了好几天,正是饥渴之时,她左手把我的一只手拉上了自己的酥胸,右手摽着我的脖子,伸出香舌舔着我的脸面,用背脊在我身上猛蹭。

    我用四根手指一口气的撕下了美女的乳贴,两颗奶头就像有伸缩性一样的挺了起来,当我的双手握住那一对**,十指向内缩紧,陷入嫩肉的一瞬间,两道乳白色的液体从奶头处激射而出,飘散在夜空之中。

    “嗯……嗯……”计筱竹把胸脯挺得更高了,左手伸到后面,拉开我裤子的拉链,掏出烫手的大**努力的套弄,“老公……**我……”

    我没理会美女的哀求,继续把玩那对美妙的肉球,注视着被自己一次又一次挤出的乳浪,又美丽又淫糜。

    “**我……老公……求求你……”计筱竹迫不及待的把睡裙长长的下摆向上拉了起来,露出带踝扣的黑色Pump高跟鞋,黑色的吊带丝袜,娇嫩的大腿,黑色的丁字裤,雪白圆滚的大屁股,一直提到腰上,然后又去牵引着我的大**往自己的臀缝里塞。

    “别这么急,我要慢慢儿的享用你。”我把学姐转了个身,抱着她狂吻了起来,但也不能真的就一点都不满足她,右手拨开她的小内裤,无名指和食指一起插进了火热的**里,“咕叽咕叽”的抠得**飞溅。

    计筱竹紧抱着我的身体,拚命的吮着我的舌头,一身的美肉都在随着我的抠挖而颤抖,下体几乎被指奸得麻木了。

    我艰难的摆脱开美人唇舌的纠缠,左臂揽住她的细腰,右手抓住她的左乳,低头含住左**,边捏边嘬了起来。

    “啊……”计筱竹抱着我的头,自己向后仰着螓首,她能感到自己的**正在被爱人从膨胀的**里吸食而出,强烈的快感泊泊的涌出。

    我**着美熟女的**,右手托住她的左腿弯,把她的左腿抬了起来,屁股稍稍向下一沉,然后猛地向上一拱,“扑哧”一声,连根捅入了她的**里。

    “啊……老公……”计筱竹被顶得向后一仰,双手撑住了围栏,右脚脚尖着地,每被拱一下都有被顶起来的感觉。

    “哈……哈……”我不急不徐的**着,顶着学姐的腔壁滑动,每次都插到尽头,顶在子宫上研磨,学姐的**弹性十足,没有丝毫的松垮。

    计筱竹的美目翻白,身体轻微的颤抖着,巨大**完全堵塞体腔的感觉让她充分体会到了我的强大。

    我逐渐加快了**干的速度,对于熟透的学姐,除了温柔的关爱之外,一定还要满足她被暴力征服的**。

    “老公……来吧……来吧……啊……再快……快……啊……”计筱竹已经和我做过无数次爱了,自然知道将要到来的是多么强烈的快感,“**……**我……狠狠的**我……”

    由于计筱竹平时实在是太端庄太高贵了,她的**也就是最有诱惑力、最让我有征服感的。

    我听得背上的汗毛都立起来了,屁股飞快的向斜上方耸动着。

    “啊!老公!”计筱竹突然搂住了我的脖子,把我的上身拉得前倾,吻住我的嘴唇,紧闭着眼睛,“唔唔”的哼着。

    我放开了美女学姐的左腿,用尽全力将插入她的缝,但却没再向外抽出,双手拼命攥住那一对**,“筱竹姐姐……”美女的两颗大**有力的击打在我的胸口上……

    “学姐,想我吗?”我紧紧抱住计筱竹丰满的身体,吻着她的红唇,“最近你都不理我了。”

    因为刚才的**,计筱竹的脸颊已经微微的泛红了,在灯光的映照下,更是美艳得不可方物,她伸臂摽住我的脖子,妩媚的一笑,“我的牙都要倒了。”

    “不管,我要你说,”我把脸埋在学姐的颈项间,用嘴唇儿磨擦着她敏感的脖子,“告诉我吧,告诉我吧,求求你了。”

    “哈哈哈哈,”计筱竹放浪的笑了起来,“痒痒死了,好了好了,想你了想死你了……”

    “呼…”我快要感动死了,我死死的抱着学姐,闻着她身上花朵般的体香,好像要把她挤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

    “啊…”计筱竹被勒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她一把揪掉自己的发簪,甩开一头乌黑的卷曲长发,然后抱住我的脑袋,拼命把舌头往我的耳孔里插着,“老公,我…我好累,想去洗个澡。”

    我双手把学姐的睡裙揪到了腰上,捏住被黑色裤袜包裹着的圆大臀丘,双臂一用力,把她的双脚提离了地面。

    计筱竹一挺上身,抬起双腿,盘住我的腰,把我的头按在自己高耸的胸前,让我抱着自己来到了安琪的卧室。

    四脚一站定,两个人就开始气喘吁吁的脱对方的衣服,同时也在彼此身上的敏感部位碰触。

    上身**的计筱竹“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握住充血的大**,用力的吸吮了两下儿。

    “嗯…”我按住学姐的头,准备好好的享受一下儿。

    计筱竹突然又站了起来,“你去里面等我。”

    “不。”

    “去嘛,我马上就来。”

    “好吧,好吧,你快点。”我在学姐的屁股上又揉了揉,不情愿的走进了浴室。

    我把按摩浴池放好水,脱光了衣服,爬进池子里,让泛着泡沫的滚动水流冲刷自己的身体,我生活中的一切都是那么美满,除了新蕊,那个初恋弃我而去的女孩,其他的所有都让我很满意。

    我琢磨着自己的心事儿,完全没注意到计筱竹已经来到了浴室。

    计筱竹站在池子外,从后面蒙住了我的眼睛,在我的后脖梗上亲了一下儿,“想什么呢?”

    我拉住学姐的一只手,扭回头,只见她穿了一件纯白色的连体泳衣,这件泳衣大概是安琪的,穿在她身上明显是小一号儿,但也正因为如此,显得无比的性感。

    泳衣根本罩不住计筱竹的大**,美丽的嫩肉挤在外面,乳沟深不见底,奶头儿在布料上顶出两粒凸起,裆部紧绷着她的**,印出了肥美**的轮廓,两条诱人的大腿沟都露在外面。

    “快进来。”我把学姐的右手在脑后从右手交到左手,目送她走上池子,泳衣勒在她的臀缝中,两瓣雪白的大屁股完全裸露着。

    计筱竹故意走着猫步,让肥美的丰臀左右的腰摆,分外妖艳。

    我用力的咽着口水,我现在就下决心一会儿一定要把大**塞进学姐的菊花门里爽爽。

    计筱竹进入浴池后并没有直接就靠到我的身边,她面对着我站好,蹲进水里,让水没过自己的肩头,然后又慢慢的站了起来。

    我的老二都快炸开了,学姐身上的纯白泳衣变成了透明的,红艳艳的**儿和乳晕清晰可见,股间是一片黑乎乎的阴影,原来她早已把三点的护垫拆下来了。

    计筱竹抬起双手,插进自己的秀发里,向后推到脑后,十指交叉在一起,手心托住后脑,螓首后仰,双眼闭起,檀口微张,简直是千般妩媚、万种风情。

    “你给我过来吧。”我探身掐住了学姐的细腰,将她拉到身前,两手捏着她的屁股,埋首于她的**间,拼命用脸颊隔着泳衣挤蹭她的大**,“你也太会勾引我了。”

    “哈哈哈,”计筱竹一扭腰,坐到了我的左侧,右手搂住我的脖子,左手伸进水里,握住我巨大的**,上下套动,又探过头去舔我的脖子,“不是勾引你,是勾引它,是不是已经勾得你热血沸腾了?”

    我被逗得欲火中烧,一把揽住学姐的腰身,张嘴叼住了她的**,连同光滑的泳衣一起吸吮,右手在她的屁股和大腿上揉捏了几下儿,然后就伸进了她的双腿间,上下搓弄着她的**。

    计筱竹的身体放松了,为了让我更方便的玩弄自己的下体,她将右腿搭上爱人的双腿,把头枕在我的肩膀上,冲我的脖子吹着气,把我的**从左手交到右手,继续为我**,“老公…我身上好热…”

    “老婆…”我闻见了从学姐檀口中喷出的阵阵香风,一扭头就吻住了那对儿柔唇,两人的舌头热烈的交缠着,我将泳衣的裆部别进学姐的大腿沟里,但我并没有着急把手指插进**里,而是用食指和无名指一起把美人肥嫩的大**尽力向两边分开,中指小心翼翼的往她的**深处挺进,这么做完全是因为怕由于嫩肉在水中产生的摩擦力会把娇妻弄疼。

    “嚯…嚯…”计筱竹闭上勾魂的双眼,缓缓的扭动着曼妙的身躯,仰起头颅,脸上充满淫荡的笑容,“老公…老公…再加一…一根儿…”

    我边舔着学姐的乳沟,边晃了晃中指,然后才把食指轻轻的挤进了紧凑的Bī缝儿里,用两根手指的指尖在她尽头的子宫上抠揉。

    计筱竹浑身的美肉都被我逗得一颤一颤的,屁股蛋儿一下儿一下儿的缩紧,身体在慢慢的往下出遛儿,水面几乎都要没到脖子了,“啊…啊…老公……救命啊…救命啊…我要淹…淹死了…啊…”

    “学姐,让我搞你的屁股吧,我要把你的屁股玩儿爆。”

    计筱竹背对着我站好,左手捏在自己的右乳上,右手捻着自己的阴核,慢慢的把腰弯了下去。

    学姐肥大的臀部就在眼前,我仿佛都能感觉到巨大屁股的压迫感,我的呼吸随着自己的手指陷入柔软的臀肉中而不断加快,猛的把脸贴在雪白的臀丘上磨蹭、舔舐,细滑的肌肤香甜无比。

    “嗯…嗯…”计筱竹左右的扭着胯,双手伸到后面扶住自己的臀峰,向两边分开,把中间的裂缝儿暴露给爱人,“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我的左手在水中抚摸着学姐圆润的小腿肚儿,右手的手指插进她的**里扣挖,舌头顶在她的屁眼儿上,用唾液涂在周围的肉褶儿上,然后抽出**中的手指,捅入紧闭的菊花门里,嘴巴则移到蜜壶般的女阴上吸吮,“学姐,用什么?润滑液还是浴液?”

    “你要……你…啊…你要弄那里吗?”计筱竹现在才意识到我是要跟她肛交,刚才还以为我只是要从她的后面插入呢。

    “我要用大**把你的大屁股填满。”我已经憋得不行了,都有点儿喘不过气了,我站起身,手握**,用**儿在学姐的臀沟里上下滑动,我也不再给学姐选择的权利,伸手从浴池外缘上的储物盒里掏出一瓶儿浴液。

    “老公,温柔一点儿。”计筱竹当然不希望有强烈的痛感。

    我把浴液在双手上摩擦到产生泡沫,然后涂抹在学姐的屁股缝儿里和自己的**上,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将粗长的**一点儿一点儿的推挤进了学姐的屁股洞里,“啊…”我用力的闭上眼睛,紧箍的括约肌和炙热的肠壁几乎让我发狂。

    “嗯…”计筱竹能感到自己的肛门被柱状的东西撑开,然后火把就开始磨擦自己嫩嫩的肠道,自己的屁股被充满了,在向外膨胀,就像要把皮肤撑破一样。

    我按着学姐丰满的臀丘,使劲儿向中间挤压,雪白的臀肉从指缝儿中挤了出来,青筋暴凸的大**把菊花蕾四周的嫩肉带得一次一次的翻出,又一次一次陷入。

    计筱竹的身体产生了轻微的颤抖,双腿在慢慢的弯曲,屁眼儿被**是很消耗体力的,很快就头晕目眩了,但那种虚脱是伴随着快感而来的,“老…老公…啊…啊…屁股要被…被你插坏了…啊…坐…坐下…”

    我弯下腰,双手捏住美女的**,往后一坐,把她整个儿挑了起来,然后抓住学姐的两手,双臂像椅子的扶手那样抬着。

    计筱竹撑住我有力的双手,抬起两脚,踩在我的大腿上,开始上下的抬坐屁股,用肛门套动直立的**,一对儿**自由的振荡。

    “啊…啊…啊…”我可是爽坏了,“快…学姐…好老婆…再快点…”

    “啊…啊…啊…”计筱竹跟着我一起叫了起来,好像在跟我比赛似的,她的屁股每向下砸一下儿,就把浴池中的水溅起老高,像下雨一样的浇在两人身上,我们的头发已经全湿了。

    “来了!”我突然撤开双手,抓住学姐的细腰,猛的向下一按,不再让她移动,整根**都捅进了她的屁眼儿里,大量的火热jīng液狂猛的喷涌进她的直肠深处。

    “啊!”计筱竹发疯似的大叫一声儿,只觉浑身的骨头都被阳精烧化了,她的双腿从我的腿两侧无力的耷拉了下来,上身向后一躺,瘫软在我的胸前,“老公,你把我填满了…”

    我从后面捏住学姐的下颌,转过她的螓首,把舌头插进了她的嘴里,另外一只手把泳衣的肩带从她的胳膊上拉了下来,着肉的揉捏她的**。

    计筱竹用左手压住**上的那只大手,跟它一起把玩儿自己的**,右手在下面抠着自己的**,她已经觉出自己后洞里那根刚刚变软的棍子又胀大了,她开始用自己的屁股在爱人的胯间划圆,“老公,咱们去床上好吗?”

    我把学姐抱了起来,从后庭里抽出大**,稍稍的向前一挺,就又塞进了她的Bī缝儿中,大量的浓精从她的肛门中流了出来,滴落在水面上…

    淋浴室里,计筱竹的前胸和转向一侧的脸颊紧贴在瓷砖墙上,双臂张开。

    我压在学姐的背上,整根大**都插在她的屁股里,但没有抽动,只是享受她狭窄肛肠对自己的紧箍,“刚才干什么自己偷偷跑回来?”

    “我没想到你在这儿,我还以为你不会注意到我在不在呢。”计筱竹装出一幅逆来顺受的凄苦表情。

    “哈哈哈,开玩笑,你永远是我的第一选择,你没看见那些平常道貌岸然的家伙,看着你口水都快流干了。放着你不**去**别人?我还没糊涂呢。”

    “这就算你的甜言蜜语了?”笑着计筱竹但听着还是很受用……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