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章 大事件】

    大事件,我家老头子来了。

    我家老头子是来追车的,不知道我把他的劳斯莱斯开车后,这段时间他是不是真的开老妈的宾利在混,但是他之所以过来,主要还是来找金叔的,金叔来了台湾,居然窝在我这边鬼混,在老头子看来,这简直就是不可饶恕的罪恶,所以他得到消息后,就马不停蹄地杀了过来。

    当我赶到立慈饭店时,迎头盖脸便遭到了老头子的一阵痛斥,说金叔来这么多天,我居然隐瞒不报,简直就是大逆不道,胆大包大,态度非常恶劣。一阵狂轰乱炸让我晕头转向,半天都不敢说一句话。

    还是金叔看不下去了,在一边说:“老李,你就别折腾儿子了,我让他不说的,他敢说吗?”

    老头子这才气咻咻的说:“关键是这小子,还把我的车开走了!老金你都不知道,这段时间我都不好意思出门了!”

    “切,一辆破车,还得瑟上了!”金叔不屑地看了老头子一眼:“你不会说,你跑过来,还要把那车要回去吧?”

    “怎么不要啊?我那可是劳斯莱斯耶!”老头子肯定不会在意金叔的眼光,理直气壮地说道。

    “你就丢人吧!”金叔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斜着眼睛看我家老头子:“我那有辆百年幻影,也是劳斯莱斯的,要不你拿去凑合?”

    我一听就跳了起来:“金叔,拿给我凑合吧!”百年幻影耶!我拷!

    金叔瞪了我一眼:“拿给你泡妹妹?这车全球才三十五辆,你坐上去简直就是浪费了,还是拿你老头子坐吧……反正他那么爱劳斯莱斯,老李先说好啊,两千五百万,少来跟我叽叽歪歪的,不要就拉倒!”

    “要要!”老头子乐得眉飞色舞的,“听说这车在大陆都被炒到四千万了耶,唉……老金你不会后悔吧?”

    “一辆车而已,后悔什么?”金叔不屑地道:“最近看上了部布加迪威龙,把车库腾腾,都挤不下了……”

    我缩在一边不说话了,布加迪威龙是什么概念?光是一辆布加迪EB17.6威龙就要一百五十万美元,折合新台币将近五千万了……算了吧,我还是呆在墙角画圈圈了。

    “傻小子愣在那里干什么,进来给你介绍几个朋友。”金叔笑着对我招了招手,浑然没把我家老头子看在眼里。

    我跟在老头子和金叔后面进了包房,看到大圆桌边已经坐了五六个人,每个人都足可以当我的叔伯辈了,金叔大大咧咧地指了两个满脸横肉的大叔,对我说:“这两个是关西王座和太阳会的要角大胖哥和来飞哥,道上有什么事情,找他们摆平就是了。”两个大哥看着我满脸带笑连连点头。

    我有点莫名其妙的看着金叔:“我会有什么事情啊?”

    “你现在当然没什么事情了,你一个学生,难道人家还会进学校找你麻烦啊?”金叔嘿嘿笑着说:“但是你马上要开学会所了啊,还有别墅,名车,大游艇什么的,你知道这些东西多惹人眼红么?还有我不是给你盘下了间酒吧么?那更是惹事的行当啊,小飘啊,虽然你不用在道上混,但认识些朋友,总是好的嘛。”

    听金叔这么一说,我只得点了点头。关西王座和太阳会,这个我倒是知道的,这两个本地帮派都是属于一个大黑帮的分支,但是却一点都不和谐,经常在街头械斗,要是走在街上看见有小混混骑着机车挥着西瓜刀砍人的,八成都是这两个帮派中的,还有一个黑帮叫风飞沙的也很有名,听说老大是搞沙石运输的,不过前不久被人挂了,据说就是在座的这两个老大中的某一个做的。

    “这个是警察第二分局的杨局座,不管是你的酒吧还是别墅,都属于他的管辖范围,哦,这个是东势派出所的钱所长,有官面上的事就找他们两个。”金叔大大咧咧地指了指,“那个老杨老钱,你们一会把电话留给我小侄儿啊。”

    不等两个警察头子说话,金叔手又一指:“这个,是你们这里的民意代表,本市立委陈可娇女士,你得叫她做姐,听见没有?”

    我看着这个女立委,心头叫了一声我拷,早听说政治玩美女,美女玩政治,这个陈立委还真的是个美女——哦,熟女美妇!

    陈立委听到金叔让我叫她做姐姐,一张脸早就笑得乐开了花,对于眼下这种本市黑白两道齐齐出来捧一个小家伙的场面,她倒是处之泰然,一点都不惊讶,估计是平时这种场面见得多了,不过想想也是,凭金叔的面子,别说在我们这个小地方了,就算扔到东亚西欧,那也是山口组和黑手党抢着巴结的人物啊!

    没见大片都在演,黑社会交易最喜欢什么,极钻啊,这东西比黄金还保值呢。

    “还有这位,市政府秘书处王主任,市长几年一换,他却是雷打不动,在这位子上蹲了十几年了,嘿嘿……称得上是官场一霸!”金叔毫不客气地指着一个胖子对我说:“这六个人,基本上可以保着你在这座城市里横着走了,不过你也别惹事啊!听见没有?”

    我猛点头:“知道,我哪里会惹事啊!”别人只要不来惹我,就行了啊。

    “我倒是知道你不会惹事,但你小小年级,搞这么多生意出来,没人罩着,别人会把你连骨头都吃下去的!”金叔感慨地叹了一口气。

    “行了啊,这是你儿子还是我儿子啊?”老头子不高兴起来,在一边嚷嚷,惹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我倒知道他是你儿子呢,可是你李家拿得出来什么啊?”金叔不屑地说道:“屁的个钻石大王,出了这岛,谁认得你啊?”

    老头子的脸被金叔说得一阵阵发白,金叔又说:“而且你知道你这小崽子前不久对我说什么吗?他说我要是不便宜处理给他汽车,他就来泡我的女儿……听到没有,老李,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啊,我的女儿可是才五岁……”

    我赶紧把头埋到了桌子下面去,没办法,金叔太厉害了,大庭广众的,居然扯起了这个……

    这顿饭吃得我焦头烂额的,根本都不敢看老头子,倒是金叔叫来特意来罩我的几个人都和我聊得很开心,也不知道他们拿了金叔什么好处,反正一个个的都跟我像亲人似的,电话住址甚至汽车牌照都留给我了。

    反正一句话:有事随叫随到,没事喝茶打炮——和陈立委不能说这个,暧昧了。

    吃过饭,金叔扔给我一堆文件,就跟着老头子走了,临走时,还是开走了我的车——那本来就是老头子的,只不过金叔答应老头子的百年幻影还不知什么时候送到呢,老头子拐了我的车走,也是理所当然的。

    转眼间大家都散了,我闲着也没事,看着手上的文件,想了想,就招了部车,去这个酒吧看看。酒吧位于科学工业园的生活街,这地点确实不错,附近全是高收入人群,养活这么个小资酒吧简直是毛毛雨的事情。

    我去之前打了个电话,所以到的时候,酒吧的员工也都在等我,基本上都是些小姑娘。

    “各位!!”员工到齐以后,我倒是一脸自来熟:“我就是你们的新老板李飘飘……”

    我站在这十来号人前,在他们好奇眼光的注视下清了清嗓子:“我不喜欢听别人叫我老板经理什么的,以后统一叫名字,如果实在要尊重,就加个哥。你们前老板特意关照过我,说你们干得都很出色,希望我不要进行大的人员变动,所以我决定一切不变,大家都好好工作,只要大家做事肯卖力,我是不会亏待你们的……嗯……这个月开始你们要做的事情应该比以前要多,所以我的另外一个决定是给你们全体加薪,好了,先讲这么多,以后再补充吧。”

    那帮丫头小子满脸兴奋,有几个还蹦跳着把巴掌拍得挺响亮,见我回头,一个胆子大点的小姑娘大声问我:“飘哥哥,你要给我们加多少薪水啊?”

    我问了句:“你们每个月能拿多少啊?”小姑娘说:“平均起来一人能拿二万五六左右。”

    我晕,还没我给白芳的钱多啊……我笑着看那小姑娘:“你觉得我给你们加多少合适?”

    “当然是越多越好啦!”

    “呵呵……”我忍不住笑出声来:“还挺贪心那,我刚接手,还不是太了解情况,这样吧,等我这两天熟悉了情况以后再给你们个具体的答复,怎么样?”

    看着这酒吧半旧不新的,我想了想,抬手给正在装修别墅的装修公司打了个电话,叫他们的技术总监过来一下,然后跟着这帮小姑娘胡扯,过了二十几分钟,一辆半新的雪佛兰停在了酒吧门口,一个小西装背着个包斯斯文文的从大门走了进来,来到我旁边后他向我诉苦:“老板,这个——地方不好找啊,我所以来晚了。”

    我点点头,对着小西装指了指店里面:“你好好看看吧,最好明天就能给我个设计方案……”说完我指着刚才问我话的那个女孩勾了勾手指让她过来,她惊讶的指着自己的鼻尖:“叫我吗?啊?”

    她走到我们旁边站定:“飘哥哥有什么事吗?”

    我哭笑不得:“你能不能把两个哥去掉一个?我听着怎么这么难受啊?”

    “嘻嘻……”她一笑。

    我打量着她曲线动人的身体:“你带这位小哥哥在店里四处转转,他是设计师,我打算把店里简单的重新装修一下,就由他负责了,这段时间你帮帮他,你们以后就算是同事了……对了,你叫什么?”

    “我姓麦,叫小节,飘哥以后就叫我小麦好了……他呢?”小麦指了指小西装。

    我看着不由好笑:“自己问他去。”我都不知道这小西装叫什么名字,是路静从交大土木系挖来的人材,建筑学硕士。

    我看没什么事了,就想打道回府,酒吧的经理连忙送我,出门的时候我忽然发现酒吧旁边有一大块空地,我扭头问经理:“这块地方是谁的?”

    “这里也是酒吧的一部分,原来我们打算用来做停车场的,结果开车来的人都把车停后面住宅楼前面去了,那边进出酒吧更方便,所以这里就一直空着呢。”经理回答道。

    我脑子里忽然冒出小丽和我说的那番话,关于水晶花店的那番话。我转身走回店里把正拿着卷尺到处丈量的小西装叫了出来,指着那块空地对他说:“店里简单翻修一下就可以了,你现在主要的任务是在最短的时间里在这块空地上给我搞出个水晶宫一样的花店出来。”

    “水晶宫?”小西装挠了挠脑袋:“要盖宫殿吗?”

    “笨!”我拍了他脑袋一下:“我说的是象水源KBS总部一样的建筑!”

    小西装恍然大悟:“我知道了!都用玻璃!”

    “你多长时间能完成?”

    “一周!”小西装斩钉截铁的告诉我:“地方又不大,一周就够了!”

    我哦哦应了声,把这里都丢给小西装,然后打辆车直接回学校,到了学校后闲得没事,终于想起来了去校管处取回了我被扣压的机车,看着校管处那位大叔如释重负的表情我觉得有些好笑,这么久我没来拿,他是不是以为我不要了啊?百把万的机车,出了事可有得他们赔的!

    好久没有骑车了,感觉还真有点怀念,骑着车在校园里晃了两圈,我看了看时间,突然想起这会离路飞飞放学时间不远了,便一车轰到了附中门口去守着。

    路飞飞出来时看到我怔了一下,接着她的小脸就红了,我叫她上车,路飞飞也不吭声,我就直接把她拎上车,一路上她也不说话,直到我把她载回家门口。

    这次我也没找什么上洗手间的借口了,很皮厚地直接就跟着她进了家门,路飞飞红着脸进了屋,也不给我倒水,也不叫我坐,我就陪着她在屋里乱晃。

    她一边将书包放下,一边红着脸说了一句。

    「我姐知道我们的事情了!」

    是在对我解释吗?我摆出一付若无其视的贱样,走到客厅,再度看墙上的画,她走到我身边。

    「我姐很美是不是?」

    「还过得去啦!」

    「如果我有她那么高就好了……」

    「高有什么好?女人太高就没有女人味了……」

    「少来这套,每个人都说她女人味十足!」

    我转头看向她。

    她脸颊上又飞起红晕。

    「看什么?」

    「看长高了没有啊?」

    「瞎说什么,才几天啦?」

    「你也知道我们几天没见了啊,还这么冷淡?」

    她羞的转过身去,移动间,校服裙下晶莹如玉的大腿若隐若现。

    「我要去换衣服了!」

    说着她往房间走去,这时我再也忍不住,由她身后抱住她。

    「啊……不要这样……」

    我趁她侧过脸说话时,用力吸住了她的柔唇。

    「唔唔唔……」

    她使劲挣扎,我抱她的手像铁箍一样令她动弹不得,她那圆美的翘臀刚好与我那根已经顶起帐篷的**密实相贴。

    这时我的舌尖已经顶开她紧闭的柔唇,吸啜着她口里的香津,她的身子开始发热,丰美的臀部不由自主的向后顶动,与我的**磨擦着,毫不迟疑的拉开长裤拉炼,早就想出来透风的铁硬****裸的贴在她的股缝间,只有薄薄的一层丝阻隔,我的大**感受得到她股缝间的温热。

    她的身子开始软化,灵巧的嫩舌开始与我的舌头玩起翻江捣海的游戏,两人口中的津液不停的交流。

    在她的惊叫声中,我的右手由校服上衣的领口伸入,握住了她挺立**,左手由后伸入她的校服裙内,抚着她腻滑的大腿直入她的胯间。

    「唔唔唔……不要……唔……」

    她又开始挣扎,我这时已是船到江心,马到悬崖,刀架在脖子上也要干到她不可。

    触手一片**,原来她早就氾滥成灾了。

    当我的中指揉到她**上那粒小豆豆时,她全身发软,突然反手抱住我,我感觉到她的柔唇变得飢渴,强大的吸力将我整跟舌头吸入她的口中,灵巧的舌尖绕着我的舌根不停的打转,将我的津液的吸入她的口内,喉头动处,我知道她把我的口水当茶喝到肚里去了。

    男人至此,要是还能忍住不上她,非男人也!

    我将她的身子转成与我正面相对,她的校服裙被我掀起。

    「不行……唔……不要这样……」

    路飞飞无力的抗拒着,欲拒还迎的挣扎着,最终被我推倒在大沙发上,分开了她的大腿,雪白的胯间出现一片浓密的黑森林,小溪早已淹起了大水,我粗大的**乘着湿滑的水流直捣黄龙,在大**顶到她花心的刹那,她大叫一声。

    「啊!痛~~」

    我低头看到我与她的小腹已密实相贴,两人的阴毛已纠结难分,在我轻轻将**抽出时,看到她嫩红的**随着**翻起,晶亮的淫液在我的阳茎上闪闪生光,当我一桿到底时,感受的却是她**的蠕动吸吮,尤其花心那一小粒滑润的肉球与我的马眼紧蜜的相抵,这时她混身开始抽搐,一股热流浇在我的**上,嘿!这么快就泄身了。

    我抬起头,嘴离开了她的香唇,让她喘口气。

    「你好坏……唔!」

    她用力扭头闪开我的强吻。

    「不要在这……」

    我立刻紧捧住她的臀部,让我们的生殖器紧密的咬在一起。

    「你的腿缠紧我……」

    路飞飞不由自主的照着我的话做了,在她柔美白嫩的大腿缠住我的腰儿时,我已托着她的臀部将她抱起,走入了房间,来不及看房内的摆设,已将她压在床上,挺动我的大**继续**她柔嫩的美穴。

    她这时兴致高涨,匀称的小腿扣紧了我的腿弯处,贲起的**用力的向上挺动迎合我的**。

    「噗滋!噗滋!」声中,她再度达到了**。

    「哦!啊……」

    「舒服吗?」

    「嗯!」

    「要不要我再用力**你?」

    「嗯!呃……」

    我又开始大力的**,两人的生殖器因为强烈的磨擦,带出的淫液已湿透了床单,两人交合的生殖器也越来越热,她犹穿的高根鞋的美腿除了紧缠我的腰间外,贲起的**也不忘与我的胯间的耻骨强烈的顶磨着。

    「妹妹!叫我哥哥……要我干你……**你……快叫……」

    「哥!**我……干我,用力干……」

    叫声中,路飞飞两条大腿又开始抽搐,**吸住我粗大的**有节奏的蠕动,子宫腔内的花心与我的**马眼紧蜜的研磨,一股股热呼呼的淫液不停的浇在我的大**上。

    她呻吟着将俏美的臀部用力向后与我**根部的耻骨紧密相抵,使我与她的生殖器密合到一点缝隙都没有。而我则伸手环住她滑腻却毫无一丝赘肉的小腹,将她两条雪白光滑的大腿与我的大腿紧密的相贴,肉贴肉的廝磨,我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富有弹性的大腿肌肉在抽搐着,接着她本已将我粗壮的**紧紧箍住的**,又开始急剧的收缩,**壁一圈圈的嫩肉强猛的蠕动夹磨我的**茎部,而子宫深处却像小嘴一样含着我的大**不停的吸吮。

    路飞飞粗重的呻吟一声,一股热流再度由她的蕊心喷出,她二度**了,我的**上的马眼被她热烫的阴精浇得又麻又痒,精关再也把持不住,一股浓烈的阳精由马眼射出,灌满了她的花心,她舒服得全身抖动,花心接着又射出一波热呼呼的阴精,与我射出的**溶合。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