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九章 不知情的替补】

    颜菲趁着下午上自习课又溜到了高副院长办公室。

    有了第一次鱼水之欢,二人显得很亲热,颜菲落落大方地与高副院长聊天、打情骂俏。

    平时,高副院长家里雇个中年妇女照顾瘫痪在床的老婆的起居。前几天,这位保姆家中有事回老家了,他正犯愁没人料理家务、照顾老婆呢。

    颜菲得知后,主动要求到高副院长家帮忙,高平爽快地答应了。

    下课后,高副院长和颜菲一起回到家里。高平住在大学里的专家楼,这是一栋依山傍水的高档住宅楼。

    在高副院长家,颜菲表现得很乖巧,又是打扫卫生,又是和高夫人聊天,很讨高夫人喜欢。

    他们一起吃过晚饭,颜菲扎上围裙在厨房里卖力的刷锅洗碗。突然被悄悄溜进来的高平从身后抱着,颜菲紧张地指指卧室,高平小声说道:“没事,宝贝!”

    说完,对颜菲上下其手,在**和丰臀搓揉不停,一会儿,高平不再满足于隔着衣服抚弄,撩起颜菲的裙子,扒下她粉红色的三角裤,在她的阴部抠弄起来,颜菲被老家伙抠摸得气喘吁吁,微闭双目,紧锁眉头,两腮泛起阵阵春潮,忘情地享受高平的爱抚。

    颜菲主动蹶起雪白嫩滑的丰臀,高平蹲下身子,在她的阴部舔了起来。肥大的舌头刚刚触到**时,她不由得把两腿分了分,让那个柔软的大舌头舔到每一个需要的地方……,颜菲紧咬着牙齿,努力不让自己发出愉快地叫声来。

    高平从裤口掏出坚挺的大**,对准颜菲流蜜的桃花洞口,往前耸动下身,叽地一声,顺利插入,呀……!颜菲终于忍不着了,从牙缝里发出长长的、轻轻的哼声。她被插入后上身整个软软的趴在了洗碗池上,随着高副院长的大力**在洗碗池上晃动,娇喘连连。

    由于内裤尚挂在腿上,颜菲的两腿没办法叉得开,下身更是夹得紧紧的,**之间强烈的刺激让她紧皱着眉头、半张着嘴,不停的扭动着圆滚滚的屁股,想呻吟,想叫爽,但又不敢出声。

    高副院长干得很猛。干了几下,颜菲双脚站在地上,翘着脚尖,以便站得稳当些。随着高副院长快速的抽送,两人的肉撞在一起,"啪啪"直响,连在一起的地方更是传出湿漉漉的水声,颜菲下身的**随着抽送,顺着白嫩的大腿淌出了好几条水溜。

    颜菲眼望窗外学校璀璨的夜景,感觉自己被高平的**顶上了云端,飘啊飘……

    此时客厅里的电视上正在上演一场香港武打片,电视的声响掩盖了厨房里的**声。

    高夫人还以为老公正在看电视,她怎么想得到,自己的丈夫此时正在距离自己几米的地方狂干颜菲。

    “啊……啊……”伴随着颜菲**蚀骨的轻声呻吟,高副院长在一阵快速的抽送之后,把**紧紧的顶在颜菲的身体深处,开始射出一股股滚烫的jīng液。颜菲的头向后用力的抬起,脚尖几乎已经离开了地面,感受着高平的jīng液冲进了自己身体的最深处。

    “噗!”的一声,高副院长拔出了湿漉漉的**,一股乳白色的jīng液随着颜菲下身的抽搐流了出来,顺着黑色的阴毛缓缓的流着。

    高副院长用身边一个擦碗的抹布擦了擦,提上了裤子,悄悄回到客厅,颜菲还软软的趴在洗碗池上,裤袜和粉红色的内裤挂在腿弯,娇嫩的阴部弄得一塌糊涂,白嫩的屁股上一片水渍。

    颜菲费力的站直身子,软绵绵的靠在厨房门上,体恤和胸罩推在**上边,白嫩的**、粉红的**若隐若现,裙子落了下来,可裤袜和内裤还乱糟糟的挂在腿弯,束起的长发也已经披散开了,双眼迷离,脸色绯红,更添了几分妖冶和淫荡的气息。

    高平射进来的热精把颜菲带到了**。这种紧张刺激的**,让颜菲很有新鲜感。她草草洗完碗,来到客厅倒在高平的怀里,柔柔地望着高平说了句:“副院长,你真棒!”

    一会儿颜菲又回到高夫人床边,有说有笑,丝毫没有偷了别人丈夫的愧疚感。

    自此,颜菲只要一有时间就会来到高副院长家,和高夫人聊天,和高副院长偷情,渐渐地高夫人和高副院长好像都离不开颜菲了,两天不见高夫人就会问:“小菲怎么不来了?”

    几天后,颜菲如愿以偿,弟弟颜翔被人文社会学院中国文学系录取,圆了上重点大学的梦。

    弟弟被录取后,颜菲继续与高平保持着关系,倒不是高副院长的床上功夫让颜菲离不开,颜菲自有自己的想法。

    其实,颜菲每次和高副院长发生过关系后,总是有一种不满足感,即使有了**也是如此,总觉得不尽兴,那是因为,颜菲以前的性经历太让她难忘了。

    嗜血的幼狮吃惯了野猪野驴,小老鼠小白兔当然满足不了了。

    自从勾搭上高副院长,颜菲就经常去找飘飘救火,让飘飘**自己灌满副院长jīng液的**,好在那个粗心的小家伙从来没有怀疑过,不然颜菲真不敢想象他知道了真相会如何生气。在这段时间里,颜菲两头穿梭,好让弟弟的事情早日解决。如今弟弟的事情圆满了,颜菲心里想着,也该放纵一下自己了。

    送颜菲回住宅区的路上,高平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抚摸颜菲光滑的大腿,把个小**摸得心猿意马,身体蛇一样的蠕动,高平把持不住就地把车停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在车里又搞了颜菲一次。车内空间小,加上路上车来车往,高平万分紧张,插入颜菲的身体没抽几下就清吉溜溜了。

    这次,颜菲没有再难为高平,她知道高平只要有一次就不可能再举了。

    看到颜菲走进来后,我基本上都习以为常了,这段时间颜菲估计是因为失恋的原因,隔个三两天就来找我,而且不管不顾我公寓是不是有人,虽然计筱竹她们也听到了风声,但我说颜菲学姐失恋了,她们也就不说话了。我看到颜菲进来,我就将手伸向她的臀部,轻轻地抚弄,很快就将她脱得全身一丝不挂,我的手指沿着臀部的沟慢慢地向**的位置移动,最后停在她的**口上。这时候她嗯了一声,我继续将手指往里推,她侧过身去,这样我的手指可以更深入地去触摸她的**内部。

    颜菲姿色却是非常的美艳绝伦,她的**更散发出一股成熟的味道,浑身雪白如脂的肌肤,是如此的光滑而没有瑕疵!小腹平坦结实胸前高耸的两只浑圆的**房,如同刚出炉的馒头,如此的动人心魄!纤细的柳腰却有圆滚滚的屁股白嫩无比。两条白皙修长的**真让男人心神荡漾!面对这样的学姐,我怎么可以不天天跟她作爱呢?

    “颜菲学姐!让我们好好的再玩一玩吧!”我说着!

    “嗯!”颜菲勾着媚眼轻声的应着,但是她的小手已经紧握住我的大**,一连串的套动。那对丰满的肉乳,却因此抖动晃摇不已,瞧的令人血脉喷张,看不出颜菲竟是如此的风骚入骨,实在淫荡无比,媚眼一勾,嘴角含笑,有着说不出的妩媚感!

    我的**早已经勃起了,老婆伏下头,左手握着大**套弄着,美艳的樱桃小嘴张开,熟练的把**含在嘴里,连吮数口,右手在方握住两个蛋丸,便是一阵的手嘴并用!

    “老公,昨天你还没有玩够啊……啊……好好……啊……你还是这样地猛啊……好……这种感觉真好……你的大**……好粗……好长……我爱死它了……我要含着它……吸你的……好棒……”

    但见颜菲的小嘴吐出**,伸出舌尖在**上勾逗着!左手狠命的套动大**,在**的马眼口就流出滴白色的液体,她用舌尖在马眼舐着,又用牙齿轻咬着**肉,双手不停在蛋丸上抚弄,捏柔着,如此一掐一揉,一套又一吮,那**更是硬涨的更粗!

    “喔……好……吸的好……妳的小嘴真灵活……喔……”

    我舒服的哼出声音来,屁股开始往上挺,似乎要将大**整支挺入颜菲的口中才甘心。

    “喔……爽死了…!含的好……骚……喔……”

    颜菲的舌技使得我的哼叫声不断!她一边含着大**,一边淫荡的看着我的舒服的模样,一阵的拚命吸吮着**。

    颜菲吐出**,双手不停的在**和蛋丸上不停的捏弄问!

    “快吸……我……正舒服……快……”

    “哦……哦……喔……爽死了……喔……”

    “**!我的**已经胀的难受,快它舒服……舒服、”

    “我就知道!大色鬼,才一会儿上就忍受不了啦?死鬼!我就给你个舒爽……”

    说罢,低下头,左手握着大**套弄着,美艳的樱桃小嘴张开,就把**含在嘴里,但见颜菲的小嘴吐出**,伸出舌尖在**上勾逗着!

    “**……快吸……让我爽……快……”

    我无比的舒服时,她却不吸吮**了!我急忙用两手按住她的头往下拉,屁股挺起,大**硬涨的直在她的香唇上摩擦不已!颜菲知道我快到**了!于是她先以舌尖舐着马眼,尝着男人特有的美味,舐着那**下端的圆形棱沟肉,然后小嘴一张,就满满的含着它。她的头开始上上下下,不停的摇动,口中的大**便吞吐套弄着,只听到吸吮声不断。

    大**在她的小嘴中抽送,偶尔,她也吐出**,小巧的玉手紧握着,把大**在小手中搓揉着。

    “喔……好爽……好舒服……**……妳真会玩……大**好……酥……快……别揉了……啊……我要射了……”

    我舒服的两腿蠢动不已,直挺着**,两眼红的吓人!两手按住颜菲的头,大**快速的**着小口,颜菲配合着**的挺送,双手更用劲的套弄**,小嘴猛吸**。

    “哦……哦……我要射了……喔……爽死了……喔……”

    我腰干猛烈的挺动几下,全身舒服的一抖,高兴的shè精了!一股浓浓的jīng液射在颜菲的口中,颜菲顺口将jīng液吞入腹中。

    “亲弟弟!你舒服吗?”

    她无比淫荡的双手抚着我的双腿,撒娇的说着。

    “舒服,舒服。**,妳的吹箫功夫……真好……”

    “那是你的**好……我才想含的.我想吸你的**……”

    想不到颜菲单靠小嘴就能将男人哄出精来。

    “老公!你好壮喔.shè精了**还没有软……”

    只见颜菲双手又握住我的**不停的抚弄着,芳心似乎很高兴。

    “**!快骑上来,让**插妳个爽快……”

    我似乎意犹未尽的说道.两手在颜菲浑身的细皮嫩肉上乱摸一番,且恣意的在她的两只雪白的**峰上,一拉一按,手指也在鲜红的两粒**上捏柔着!

    “啊……你坏死啦……”

    刚才为我含弄**时候,她的**早已搔痒得**直流,欲火燃烧不已。此时**又受到我按按揉揉的挑逗使颜菲更加酸痒难耐.她再也无法忍受诱惑。

    “哎呀……人家的**……痒……嗯……人家要你把大**放进**里……哼……干我……你不想干我吗……快点啦……”

    说着,颜菲已经起身,分开双腿跨坐在他的小腹上,用右手一往下一伸,抓住我粗壮的**,扶着**对准**潺潺的**,闭着媚眼,肥美的粉臀用劲的往下一坐。

    “喔……好美……哼……嗯……你的大**太棒了……哼……**好涨……好充实……唔……哼……”

    **尽根插入紧嫩的**内,令颜菲打从骨子里的舒服,她欲火难耐的像个许久未曾被奸淫的怨妇,沈醉在这插穴的激情之中,颜菲贪婪的把细腰不住的摆动,粉脸通红,娇喘不停,那浑圆的美臀,正上下左右,狂起猛落的套弄大**。细嫩的桃源洞,被我粗大的**塞的凸凸的,随着颜菲的屁股扭动,起落,洞口流出的**,顺着大**,**的流下,浸湿的阴毛四周。

    “我们来点不一样的姿势吧!”

    “嗯……只要你喜欢,我什么都可以……”

    “那么,我们就到墙边站着干,好吗?”

    对于我所提出的建议,我们其实也未曾经历过。所以她的芳心既怀疑又跃跃欲试。

    “可以的,你难道不知道,男女在偷情时,常使用这种姿势!”

    说着,我就将大**抽出,起身下床,拉着颜菲的手臂,走到墙角边,颜菲被我轻推,粉背贴紧墙壁,然后,我就挺着粗大的**,近身两手按在她的细腰上,嘴唇就贴在颜菲的樱唇上,探索着她的香舌。一种无比的温馨氾起在她的心头,她禁不住,两条粉臂绕过我的颈子,主动的迎合着,吻了好一会儿,两人才吐出舌头,我在颜菲的耳边细语说道:“妳搂着我,然后把左脚抬起。”

    头一次使用这种姿势,颜菲害羞得双颊潮红渐起,娇声轻嗯一声。她两手轻搂着我的颈子,左脚慢慢的抬起,我笑了一笑,伸出右手抬着高举的左脚,扶着**,大**已经顺着湿润的**,顶到洞口。

    “唔……你可要轻一点……这种姿势……**好像很紧。”

    见到我插穴的动作已经准备妥当,颜菲紧张的心头小鹿乱撞,涨红着粉脸,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瞧着我,嘴里轻声的说着。

    “妳放心,我一定会干得让妳舒服的爽出来!”

    “嗯……你好坏……”

    由于我的身材高大,而颜菲的身材适中,仅到我的肩膀高度,所以,我右手扶着她的左腿,左手扶着**,对准穴口,双腿前曲,屁股往前一挺,一根又粗又长的**已经进没入**中。

    “喔……好涨……嗯……哼……”

    我屁股狠劲的前挺,力道过猛,使得硕大圆鼓的**,一下子重重的顶撞在花心上,顶得颜菲闷哼出声音!**插入肥穴中,我的左手就一把搂紧颜菲的柳腰,屁股开始左右摇动前挺后挑,恣意的狂插狠干着!

    “哎……这被你干的滋味……真好……好舒服喔……”

    颜菲的两腿站在地上,虽然左脚被我高高抬着,但是这一种姿势,使得**壁肌肉紧缩,**无法张得太大,所以颜菲那个鲜红肥嫩的**就显得比较紧窄,窄小的春穴被我那壮硬的**尽根塞入,只觉得**壁被塞得满满的,撑得紧紧的,令她觉得异常的刺激,不自禁的屁股也轻轻的扭转着。

    开始时,采取这种姿势,我们两人尚不熟练,只得轻扭慢送的配合着。**一阵后,两人的欲火又再一次的高涨,由于男贪女渴的春情,**挺插和浪臀款扭的速度,骤渐急迫,颜菲紫的嘴里的咿唔声也渐渐的高昂。

    “哎……哎……亲哥哥……哼……嗯……**美死了……唔……你的**好粗……唔……**被干得……又麻……又痒……舒服……哼……”

    颜菲被我干得粉颊鲜红,神情放浪,浪声连连,**里阵阵的爽快,股股的淫液汹涌的流出,顺着大**,浸湿了我的阴毛,只觉得春穴里润滑的很,我的屁股挺动得更猛烈**也一开一合,发出滋滋的声音。

    “啊……亲哥哥……哼……我好……好爽……哦……**顶得好深……嗯嗯……我的脚好酸……唉……顶到花心了……我……没……没力气了……哼……唔……”

    颜菲两手搂着我的颈子,右脚站在地上,左脚被我的右手提着,浑身雪白的浪肉,被我健壮的身驱紧压在耳边,花心被大**,似雨般的飞快点着,直让她美得飞上天,美得令人**。

    “哎……亲爱的……我没有力气了……哎呀……又顶到花心了……唔……你好坏……哦……哼……”

    单脚站立实在令颜菲吃不消,每当右脚酥软,膝盖前弯玉体下沉,花心就被顶得浑身酥麻,不禁全身颤,秀眉紧促,小嘴大张,**不已。我见她那一副不消的渴态,似乎有征服者的优越感,于是我伸手将她站在地上的玉足用劲的托起.颜菲这时就像是母猴上树般,两手紧搂着我的颈子,两条粉腿紧勾着我的腰际,一身又嫩又滑的身体便紧缠在我的身上。又粗长的**,高高的翘起,直塞入她的**中,我健壮的手臂就抱住她光滑细嫩的**,双腿用力的站在地上。

    “哎呀……老公……这一种姿势……插死我了……哼……顶……哦……**……喔……喔……”

    原来就欲火高张的颜菲,被这种特别的姿势和我强壮的****干弄,刺激的欲情氾滥,雪白的屁股便不停的上下摆着,由于颜菲的娇弱,再次屁股猛力的下沉,使得**重重的顶入**中,弄得她粉脸的红潮更红,但得到全身的快感,浪入骨头的舒爽。

    “哎……好……好棒哦……爽……哦……我舒服……美喔……快……快……干我……干……我快忍不住了……哼……”

    我看颜菲要洩身,忙抱着她的身体,转身往床沿走去,到了床边,忙将上身一伏,压在颜菲的身上,手将她的肥美**,高高的悬空抱起,屁股就用力的插着,并且大**顶在穴心上,狠命的顶,磨,转着。

    “唔……好……大**……亲丈夫……我……快活死了……哼哼……哎……花心顶死了……哦……喔……爽死我了……啊……啊……”

    大**在花心上的冲刺,在春穴里狠命的插送,这对颜菲都是非常的受用,只见她的秀发凌乱,娇喘嘘嘘,双手紧抓着床单,那种受不了又娇媚的模样,令人**飘飘,魂飞九天,突然:

    “哎……哥哥……哼……唔……干我……干我……唔……快……干……再用力顶……要丢了……啊……丢啦……”

    她的子宫强烈的收缩,滚烫的阴精,一波又一波的喷洒而出,伴随着尖锐的叫声,我受到又浓又烫的阴精所刺激,也觉得腰部麻酸,最后挣札了几下,**一麻,腰部一阵收缩一股热烫的jīng液,由**急射而出,直射在颜菲的穴心深处。

    “喔……老公……你也射了……哦……嗯……好烫……好强劲……嗯……哼……”

    她在我shè精之后也达到**,我跟她之间的默契真是不错。我俩休息了差不多十来分钟,这时室友们都不在公寓,我就抱她去浴室洗澡,在淋水时,我双手轻轻的在搓揉颜菲的**,她的下体充满着浓密的体毛,看见女人黑里透红的地方,我又想操她了。

    当我还没有来的及回过神来,她已经把手握住我那硬的有点发痛的**,慢慢的搓弄它,**整个的顶住了我的胸口,我几乎快要窒息了。

    我直挺挺的**就昂首向前的雄雄顶出,涨成赤红色的**,在她轻抚下更加的坚硬勇猛。一手托着我的根部,另一之手却灵活的把玩我的两颗蛋蛋,一波一波的热浪从下体涌出,从脊椎直贯脑门,我已受不了这种刺激,感到一股液体澎湃的要从**冲出。

    我极力的夹紧屁股不要shè精出来,她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窘态,双手离开了我的**,开始用香皂涂抹她的身体。

    “你在坐到小凳上去。”她打开莲蓬头将我淋湿,并告诉我。

    我以为她要帮我抹香皂,没想到她开始用涂满香皂的阴毛帮我擦背,从背部、肩膀、胸口,自然而然的我躺在地上让她骑在我上面帮我刷下体,那种用阴毛服务的洗澡,又比只用手帮我上皂技巧要高明多了,也另我兴奋的飘飘然去尽情享受。

    她含了一口热水,我正疑惑要干什么时,**已感到一股热流迴荡其间。含住我的**,用舌尖缓缓的缠绕,轻轻的舔,和这热水来回刺激,这次我真的档不住了。

    一阵强烈的刺激立时从下体溢入脑中,那是一种突如其来,连我自己都无法防备的刺激,短暂而强烈。**强而有力的在她嘴里抽送,一阵一阵的液体从**冲出直入她嘴里,她手握住根部亦不停的来回抽动,让**受到更猛烈更持久的刺激,全身的肌肉也紧绷到极点,血液几乎完全集中在下体,去感受那人间至上的**欢愉。

    当抽送逐渐减缓、减缓,我也精力放尽塌在地上。她露出一副满意的笑容,吸允着败战公鸡般的**上最后一滴jīng液,仰起头来一股脑的把口里的热水和我的jīng液吞下。

    “你还行不行啊?我们再来一次?”

    我动了动身子,四肢却根本不听使唤,真的是纵欲过度了。苦笑一番,摇摇头。

    她也不作声,一双手已攫住了我的**,任意的恣玩。我全身无力但**却在她的摆弄下迅速勃起,甚至还感到勃起时的辣辣痛苦。

    当她的舌尖在**缠绕时,一种兴奋夹着痛苦涌上来,真说不上来是快乐还是难过,她骑到我身上,用她女人的优势让我进入体内,忘情的自顾的摆动起来,这时**传来的不是快感了,而是一阵一阵的痛楚,这简直是被她强暴嘛。

    好啊!妳想强奸我,先让我好好的干你吧!

    我粗暴的咬她、抓她,用力的攫住一对**大力揉弄,猛然咬住**让她发出惨痛的叫声,我已丝毫不再怜香惜玉,顶开她用力夹紧的大腿,让**在她体内胡乱的冲撞,用坚硬的棒子捣破最软的肉壁,用睪丸撞击最私密的部位。

    我俯身压住她的身体,手掌一边一个地捏住**,将我的脸埋入她的乳沟,然后双手将她的**靠到我的双颊,去感受这美妙的触感,贪婪地吸取发自美丽**上阵阵浓郁的**。随着呼吸上下起伏,逐渐膨胀的半球形**摊开在我的眼前,粉红色的**挺立在爱抚渲大的乳晕上,强烈地散发出饥渴的电波。

    我抽出**,扳开颜菲雪白的大屁股,坚硬的**挤开她潮湿的屁眼,肆无忌惮的进入肛门,温软的**进去后是一种黏滑紧密的感觉,加上一点类似手掌略微紧握的压迫,还有一种热度的包容。坚挺的**插进她并拢的直肠中,承受着**被夹住那种即将爆发的欲火,我更加狠狠地捏住那两片肥臀,狂暴地使她的屁股更加靠紧。双手施力在她的肥臀上,使她屁股细嫩的皮肤上下撞击我的睪丸。

    “哇!啊……痛……死人……不……不……要……嘛。”

    她的叫声一声尖过一声,早已分不清是快乐的叫春,还是痛苦的求饶。一次又一次的抽送,下体传上来也分不清是快感还是剧痛,我只知道我要狠狠的干她。

    “不要不要!我不要!”

    我抓住她双手,让她动弹不得,双腿用力撑开她过度紧绷的大腿,更猛乱的用**撞打她的屁眼,用**挤压她的直肠。

    “我……不要了……我痛……啊……飘飘,我受不了了……屁眼好痛……你放了我吧!”颜菲从来没有被我操过屁眼,看来真的是痛得很厉害。

    我大力地又**了几十下,颜菲学姐开始哼哼起来,我看她似乎早已没有刚才那种痛苦表情了,反而很陶醉的用手指放进嘴里吸允。

    “啊……我不要……不要玩了……你不要再插进来了……痛死了。”

    “唔……唔……哼……哼……快点……慢点……啊……重一点……慢……啊……啊……插深一点……哼……嗯……”

    “妳真是个**,今天我决不饶妳。”

    “唔……唔……哼……哼……啊……大力……点……慢……哼……哼……深一点……啊……插死我了……哦……”

    我恶狠狠的把**再一次猛插入屁眼深处,听到她舒爽的**声音,却更燃起我的**,我握着**更用力摆动下体,让她一声一声的大叫,直到下体不住的紧抽紧抽,知道即将要出来了,挺身压紧**,她高翘着肥臀,**在她直肠中喷洒、浓稠的液体灌满整个屁眼,我喘息了良久,才满意的抽出。

    “你这是个变态……”颜菲捂着自己流淌着鲜血的屁眼,雪雪呼痛,恨恨地盯着我。

    我呵呵傻笑:“学姐,以前你男朋友都没有玩过你这里啊?”

    “他们倒是想呢,我会愿意吗?”颜菲哼了一声,又怒视着我:“就只有你这只小鬼,一点都不心痛人家,强按着就乱来……真的好痛哦……”

    “学姐我还想操你屁眼……”我摸着她肥翘的圆臀,腆着脸说。

    “操个屁,痛死我了,你这只变态的色狼,去操你的计筱竹屁眼去!”颜菲怒道。

    我呵呵笑:“早操过了,计筱竹学姐屁眼的处女也是给我捅破的呢。”

    “你还真是个变态的色狼啊!”颜菲捂着自己的屁股,发出了一声惊叹。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