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八章 学姐失恋】

    “那几个丫头,真的那么喜欢开车啊?”我躺在床上,有点无聊地想着。下午还有课,我就没有回白芳那边,只是在学校里简单吃了点就回公寓来午休了,没想到计筱竹学姐她们几个,只是陪我吃了个午饭,就又去玩车去了……真是的,我还想和她们午睡时亲热一下呢。

    那几台破车——哦,就算不破吧,但我的美女们居然把跟车玩看得比跟我玩还重要,我心中的失落还是多多少少有一些的。

    我正愤愤不平地想着用些什么办法来报复她们时,“咣”一声大响,一个人影冲进了房门,又一脚把门踢上,跌跌撞撞地坐到了床上。

    我吃了一惊:“颜……颜菲学姐,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眼前的颜菲,头发有点凌乱,双眼红肿,脸上还带着些许泪痕,表情也有些可怕,正强力地喘着气,胸口上下起伏。

    “你……”我还没说完这个字,颜菲突然冲了上来,一把把我推到床上,语气凶狠:“快,把衣服脱了!”

    “你……”任何人突然听了颜菲这句话,都会有些发蒙,我当场就懵了。

    颜菲却等得不耐烦,上前抓住我的衬衫领子,也不管还系着扣子,用力撕开,顿时听到几个扣子落地的声音,我还没来得及心疼,她又紧接着扯掉了我的皮带,然后拉下裤子,露出了那软软的话儿,没等我开口说话,颜菲双手捧定,头一低含住了**。

    鉴于这个学姐以往屡屡作出惊人之举,我愣了一会儿,也就接受了,当下放开心思,尽情享受。

    不过,今天的颜菲,跟以前的确不太一样,手口都非常卖力,一条小香舌更是上下翻滚,似乎想让那软垂之物以最快速度涨硬起来,额头上也渐渐渗出一些细小的汗珠。

    她的努力并没有白费,我刚一开始感觉有些突然,但很快就进入了角色,胯下**逐渐膨胀,把颜菲的一张小口撑得满满的。

    当**变得足够粗大,她吐出了口中之物,脱掉鞋子跨到了我身上,连上衣都顾不上脱,只是把裤子退到了膝盖,便迫不及待地一手扶**,一手扳开**,长长吸了一口气后,猛地坐了下去。

    “呃……”由于没有前戏,颜菲的**有些干涩,她坐得又太狠,那粗硬的**擦在娇嫩的穴肉上,让她忍不住一个颤抖,嘴里倒吸着凉气。若非先前因**沾了不少唾液,我们两人可能都要受伤。

    颜菲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停下来,双手撑在我胸口,咬着牙开始挺动屁股,**顿时在她花穴里做起了活塞运动。

    我也有些疼痛,但我却更奇怪颜菲今天的这些举动,这个学姐好像受了什么刺激似的,一边紧皱眉头连连痛哼,另一边却片刻不停地疯狂扭动。看着她身上连衣服都没来得及脱下,我不禁叹息,她真是越发淫荡了。

    过了一会儿,我终于觉得**湿润起来,女孩的痛哼也变成了快乐的呻吟,腰肢扭动得也更加猛烈。

    没过多少下,颜菲浑身一阵哆嗦,子宫连连收缩,释放出大量热流,冲激在**上,让我舒爽无比。

    我也到了极限,双手紧抓着女孩圆翘的臀肉,一发又一发热精爆发出来,刺激得她娇哼连连。

    两个人都到了**,一时间,房间里只余下喘息声。

    突然我感觉小腹上凉凉的,似乎有水滴落下,抬头一看,不禁愣住了。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颜菲已是满脸泪水,泪珠一颗接一颗扑簌簌地往下落,嘴角隐隐抽动,正极力压制着抽泣。

    “你……你这是怎么了?”我欲念顿时消掉大半,这个学姐今天一进门就很不对,现在又是这样,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

    颜菲没回答,看我停下动作,哼了一声,在我胳膊上拧了一下:“不……不许你停下……”

    说出的最后一个字,已经带上了哭音,而哭音一出,再也忍不住了,她趴倒在我胸口上,放声哭泣起来。

    “你……你……”我茫然失措,愣在那里,这样的情景还真是第一次。见学姐哭得伤心,我心里也很难过,却不知如何劝慰。

    “他……他不要我了……”颜菲勉强止住哭声,哽咽着说道,“高明今天跟我分手了……我……我……”

    我恍然,原来是失恋了,怪不得会这么伤心,只是——为什么会突然分手呢?难道——我突然一阵莫名的紧张,我和学姐的奸情被他发现了?

    “那个死狐狸精……我哪里比不上她了……死狐狸!”颜菲咬牙切齿,狠狠地咒骂。

    我一愣,心放了下来,自己担心的东窗事发并没有发生,可是,当看到趴在我胸口的颜菲伤心欲绝、泣不成声时,我心里忍不住震动,她那种悲痛是无论如何也装不出来的,默然了一阵,我慢慢伸手轻抚着她微乱的秀发。

    我怎么也不会想到,素来放荡的颜菲,内心竟会蕴涵着这样一份深情,那轻浮外表下,也有着与千千万万少女同样的情怀。

    颜菲仍哭泣不止,嘴里哽咽:“……哪里比得上我了……除了胸大……那个死狐狸……”

    良久,我叹息一声:“学姐,看开一些吧,以后你一定会找到一个更好的男人的……”

    没等我说完,颜菲重重“哼”了一下,勉强止住哭声,一脸怒容看着我:“闭嘴,你这是想安慰我吗?哼,你这个花花公子又懂得什么,懂得什么!”

    我并没有生气,我完全理解颜菲此时此刻的心情,看她的目光的中充满的了深深的怜惜。默然良久,抬头看着天花板:“想开些吧,现在虽然难受,但时间过去了,就会……就会好一些的……”

    没等颜菲开口,我自顾自地往下说:“我也失恋过,前两天还遇到了那个人,我心里也难受的,初恋的那份……感觉……很不错的感觉……还能感受到的……”我思维有点混乱,说这句话时,脑海里全是新蕊的模样,停下好几回来组织语言,听起来有些别扭。

    颜菲却呆呆的望着我,但也只是片刻,她突然又笑了:“真是可笑,我一个学姐,竟然被你这个小字弟教育……”没有理会我诧异的目光,从我身上爬了起来,“你个大色狼懂得什么爱情,平时不是就知道一个一个地强奸女生吗?不知从哪里学来几句恶心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不信!”

    她大声叫了几句,穿好裤子,一把拉开门,冲了出去,跟她来时一样,门板“咣”的一声,重重关上。

    我苦笑了几声,心里有些淡淡的伤感。

    不过,我的心很快又被揪紧了。在颜菲冲出去后,我听到了两声惊呼,没等我反应过来,又听见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就没什么动静了。

    愣了片刻,我冷汗直冒,心脏砰砰跳个不停。

    两声惊呼中,一个是颜菲发出的,另一个是我的室友。

    事情是显而易见的,我就是再不聪明,也能猜到,刚才肯定有人在客厅里,颜菲出去的太快太突然,两人心里都没准备,才会叫了出来。

    颜菲刚刚失恋,进来得时候肯定没有留意我的公寓里有别人,而且举动又是那么风风火火,想不惊动到别人都很难。

    不知道谁在客厅里面,要是计筱竹或者安琪还好说,毕竟是我名正言顺的女友,但颜菲……明天会不会全校又流传开流言蜚语呢?不过我和颜菲的关系我的女友们都知道,至少内部团结是影响不了的,只是皮肉要吃些苦头了。

    我颓然倒在床上,两眼黯淡。

    我并不知道,颜菲另有苦衷。

    她出生在一个北部普通家庭,有一个弟弟,叫颜翔,今年高中毕业,高考成绩距离本科分数线差了20分。弟弟死活不愿意上大专,执意再复习一年明年重考。这可愁坏了父母。颜菲知道,家里并不是很宽裕,为了供养姐弟俩上学,已经欠了很多债务了。

    为了弟弟能上上大学,没有什么门路又体弱多病的老父亲四处求爷爷告奶奶,就在颜菲开学前还是没有一点眉目。想到整日愁眉不展、两鬓斑白的老父和家中的窘迫,颜菲却又撞见了高明和别的女生在一起,一时火大,就和那个没钱又没本事的男友分手了。

    从飘飘那里走出来后,闷闷不乐的颜菲一个人往学校的后山走去,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不知不觉独自闲逛了两个多小时,突然,下身传来一阵急促的尿意。此时,皓月当空,颜菲左右望望,见没有人,就钻进一丛草丛,褪下牛仔裤来了个就地解决。

    她提上裤子转过身来,啊!颜菲尖叫一声。原来离自己不远的地方站住一个人!一个男人!借助皎洁的月光,颜菲看到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人文社会学院的副院长高平。

    高副院长听到颜菲的尖叫,赶紧解释说:“我散步刚走到这里,你不要害怕。”

    颜菲从高副院长色迷迷的眼光里知道,他看到了自己白白的大光屁股!颜菲虽然开放,此时此刻被一个陌生男人偷窥到少女的春光,还是觉得羞臊难当,转身跑开,把一阵银铃似的笑声留在了身后……看到颜菲渐渐远去的婀娜多姿的身影,高副院长在原地楞楞地站了半天才回过神了

    回到寝室颜菲躺在床上,回想刚才在山上邂逅高副院长的一幕,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这个想法让她兴奋不已:呵呵!弟弟上大学的事情有门了!

    平时,颜菲没太注意过这个年过半百的高副院长,此时才想到,有着中等身材、体态已经发胖的高平,平时眼睛里总有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东西,现在颜菲可以肯定地说,那是一种饥渴的、好色的东西!

    颜菲早就听说,高副院长是一个新好男人。他的妻子十年前就已经瘫痪在床,高副院长每天在学院忙完了工作还要回去伺候病床上的老婆,他的举动赢得了不少称赞!

    颜菲作为一个思维跳跃的现代女大学生,不光看到了这个高级知识分子的外表,还洞察到这个男人的内心世界。颜菲这一想法很快得到了印证。

    第二天中午,颜菲看到高副院长办公室的门开着,赶紧打扮一番,换上一件白色棉质短体恤,下穿石磨蓝牛仔裤,把高耸的**和丰满的臀部展现得玲珑剔透,体恤和裤腰之间刚刚接上,走动中雪白细嫩的柳腰和小酒窝似的肚脐时隐时现,性感撩人!

    她只身来到高平的办公室,此时,办公室里还有好几个人正在和他说话。高平见颜菲出现在门口,中断了话语,抬头向颜菲问道:“这位同学有事么?请进来说。”颜菲落落大方地点了点头,那几个人知趣地离开了。

    “高副院长,我们见过面。”“是的是的,昨天晚上,后山上……”

    高平话没说完觉得不妥,赶紧打住了,颜菲羞涩的一笑,开口打破尴尬,直截了当地说:“我是外国语文学系的颜菲,有件私事请校长帮忙。”接着,颜菲把弟弟想上本校的想法婉转的提了出来。

    高副院长迟疑片刻刚要开口,颜菲接着说:“只要校长肯帮忙,我愿意为校长做任何事情。”说这话时,颜菲用一种灼热的眼光看着他,显得格外娇媚。

    高平当然明白颜菲说的“任何事情”的含义。奸笑着说:“好说!好说!我试试吧!嘿嘿!”

    其实,高平在昨天晚上看到颜菲的春光后,半夜未眠,眼前总是浮现出那光洁如皓月的肥白丰臀!好久没有勃起的**坚挺了半夜,最后舒舒服服**一次才睡着,没想到这个小娇娃今晚送上门来了。

    高平本来并不是个随便的人,老婆瘫在床上后,他作为一个健康的中年男人常常受到欲火的煎熬,闹得他彻夜难眠,经常以自慰解燃眉之急,但他碍于高级知识分子的脸面一直没有主动勾搭女人。

    今天一个如花似玉的娇娃主动投怀送抱,真是天降艳福!他终于忍不着了,冲过去把颜菲按倒在沙发上,上下其手又摸又吻,他的双手隔着衣服摸完左乳摸右乳,摸完**摸肥臀,摸完肥臀摸大腿……

    几分钟后,颜菲主动解开乳罩,松绑后的**象一对大白兔,在高副院长的眼前欢蹦乱跳,高副院长又揉又捏……,高平的左手从颜菲光洁的肚皮上滑下,解开牛仔裤的挂钩,从三角裤上方探向她神秘的三角地带……颜菲不由得分开两条浑圆的大腿,啊!微闭美丽的双眼,轻声呻吟起来,啊……

    娇艳的女大学生被老校长爱抚得欲火中烧,**坚挺,下身火热,**像小溪一样涓涓流出,湿透了窄窄的内裤,她那白嫩柔软的小手深入到高副院长的裤裆里,抚弄胀的铁一样的**!

    颜菲被高平玩弄的也忍不住了,主动把裤子褪下到膝盖上方,转过身来跪在沙发上,翘起雪白丰满的屁股示意老校长进入,高平好像又看到了昨晚在后山上那一幕,激动万分,挺起坚硬的**就要刺入颜菲流蜜的洞口,突然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是我!高副院长,有件事刚才忘汇报了,明天必须要办的。”高平听出来了,是颜菲来后从办公室走出去的教务处李处长。

    他一时不知所措,颜菲反倒显得很冷静,迅速把高平从裤口伸出来的**塞入裤内,提上自己的裤子钻到了写字台下,高平会意地一笑,打开房门请李处长进来,自己坐到大写字台后面的老板椅上,装模作样地与李处长说着话。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还是没见李处长要走的意思,这可急坏了躲在高副院长两腿之间的颜菲,她把一只小手伸到高副院长裤裆里,抚弄已经疲软的**,一会儿,那东西勃然而起,颜菲把它掏了出来,张开樱桃小口在那硕大的**上吸吮起来,高平那里受过这等刺激,爽得双腿直发抖,但又不敢表现出来,故作镇静与李处长讨论着什么……

    十多分钟过去了,那个不知好歹、坏别人好事的李处长终于走了。高平一把把颜菲拉出来,将她按在写字台上撅起屁股,扒下她的牛仔裤,不分青红皂白,叽地一声插了进去!

    啊!颜菲轻叫一声!在被插入的同时一下子扬起脸来、又往上耸了耸屁股,紧锁双眉,张着小嘴,享受着副院长带来的充实快感,高平迅速地**着,好像是要把积聚了近十年的欲火一股脑地发泄出来。

    “啊……啊……嗷!副院长……搞得我舒爽死了……啊……唉!唉?怎么了?”

    原来,高平好多年来初次奸淫女人,被自己奸的又是一个年轻的娇娃,刚才又被她**了好长时间,插进去没干几下就shè精了,这时颜菲正渐入佳境,马上就要到达**,插在里面的**shè精后迅速萎缩,急得淫荡的女大学生嗷嗷直叫!

    高平shè精后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颜菲没有享受到**,着急地套捋高平已经软下来的**,捋了一会儿见没动静又张口吸吮起来。

    十多分钟过去了,高平的**还是像一条死蛇静静地躺在黑白相间的草丛中,颜菲彻底失望了,仰起头来笑着说:“没事情!下次会更好的!我已经很满足了!”

    高平知道她说的是违心的话,可是也没有办法,谁让自己的小弟弟不争气!颜菲和高副院长又说了会儿情话,急急离开了。

    走出高副院长的办公室,颜菲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弟弟的事情总算解决了!

    高兴是高兴,自己下身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呢,因为没有达到**,阴部发胀,火烧火燎,难受极了!

    这时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让自己无数次神魂颠倒的小情人——飘飘的大**子,又长又粗,坚硬无比,最讨人喜欢的是能久战不泄!啊!那真是一件宝物!

    高平的那能和他相比!颜菲想到这,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和着高副院长的jīng液顺着大腿往下流,湿湿的、粘粘的,好难受!

    她一路小跑奔向少爷楼,远远看到飘飘的公寓开着门。

    由于还没到上课时间,飘飘的室友们也还在客厅里面,颜菲顾不了那么多,推门进去,看到飘飘正在房间里上网浏览网页,也不跟他打招呼,闪身进了房间。

    我吓了一跳,赶紧关上门,看到颜菲双腮泛红,面如桃花,两眼放光,知道这个学姐又发骚怀春了,心里一阵激动,**也胜即勃然大怒!我也不说话,两臂从身后把颜菲抱个结结实实,然后左手伸进乳罩象揉面一样搓揉着高耸的**,右手解开紧绷在屁股上的牛仔裤,在颜菲光溜溜的屁股上爱不释手地抚摸着。

    两人把对方的衣服全部撕扯下来,很快已**相见。我让颜菲仰躺在床上,双腿骑跨在她光滑的娇躯上,低头吸吮两颗樱桃似的**,我好像饥渴的婴儿一样贪婪,那么不知疲倦。

    本来就欲火中烧的颜菲更加饥渴,前额和鼻尖上渗出细细的汗珠,颜菲感觉到下面的小肉沟象泛滥的洪水一样狂流不止,也不知是自己的**还是高副院长的jīng液!**空虚异常!

    啊!啊!啊!她呼吸加快,眉眼如丝,呻吟声变成了淫叫:“好飘飘……亲老公!上我吧……啊!受不了了!”边叫边捋我的大**子。

    我根本不为她的淫叫所动,还在慢条斯理地吸吮**,揉搓肥臀,扣弄yīn蒂……

    “啊!唉吆!啊!……求你了……亲亲老公!”颜菲发出雌猫一样的哀求声。

    经验老道的我知道是该进攻了!我直起上身,一把掀起颜菲雪白圆润的左大腿扛在自己的右肩上,让颜菲侧躺着,左手扶着大**,硕大的**在颜菲沾满了淫液的粉红的小肉沟里操来操去,让半根**沾满了**,下身往前一耸,“滋”的一声,**插入了早已湿滑的小Bī中。

    “啊……”颜菲美得双目一翻,张大嘴巴,发出前所未有的满足声,同时,双手死死抓着枕头的两个角,全身抖动不止,我硕大的**被柔软湿滑的**有节律的紧缩着!

    颜菲舒爽得昏厥过去。

    我没想到这**只被插一下就到了**,心想学姐一定是旷了好久没有挨插,才骚浪成这样的。我哪里知道,自己在为高副院长刷锅!在高平那里颜菲只差一点点就要**了,她上我的床之前,下身就憋得难受,**灌满了**和jīng液,挨插时显得异常滑溜,我的大**子没费劲就一顺到底!

    颜菲只觉得一根火热的大铁棍从阴部一下子捅到了**,积蓄在体内的欲火马上爆炸!强烈的冲击波使全身颤抖不已。

    此时的我箭在弦上,暂时得不到发泄,我忍下欲火,放下扛在肩上的大腿,侧卧在颜菲的身后,坚硬如铁的大**留在**内,没有继续冲刺。我知道,这时的小**需要修整几分钟,同时自己也调整调整,让饥渴而激动的**冷静冷静,这样才能打持久战,最大限度地满足身下的**学姐。

    不一会儿,颜菲下身的胀满感让她缓过劲来,又燃起她强烈的欲念,她用藕段似的玉臂往后勾着我的脖子,扭过头来热情地亲吻给自己带来无限“性福”的小情人,我激动异常,一边和学姐热吻一边挺动下身,叽嘎叽嘎由慢到快地**着,每抽一下都露出**,每插一下都深入到底!

    几十下后屋内又响起颜菲的淫叫声:“哎呀……啊……好深哪……好棒啊……哦……哦……美死我了……哦……太……美了……好……舒服……啊……啊……”阴精涓涓泄出。颜菲往后耸动着肥臀配合他的**,眉头紧锁,眉眼如丝,面带微笑,美得无以复加。

    “啊……我……你的**好粗……好大……啊……就喜欢让你……干我……啊……好飘飘……亲老公……啊…好棒啊…啊……弄死人了……啊!这下捅的好深……哎呀……好酸……哎呀……又要来了……啊……来了……来了…”下身猛地一挺,大量**从二人一抽一插的缝隙中飞洒了出来,溅得到处都是。

    连泄两次的颜菲,显得有些娇弱无力,很难得到满足的她,在我的面前却是那么容易**。

    我看着她**后迷醉的双目,嫣红的脸颊,却仍旧吃力地把丰臀撞向自己,我顿时兴奋起来,只觉得意气奋发,当下把她正躺在床上,把两条雪白的大腿扛在肩上,全身都几乎压了上去,**也已冲开花心顶进子宫里,**完全没入小Bī。

    我在插入颜菲后不会轻易改变姿势,那样会中断小浪妞的快感,不容易把她送上**,只有**过后才改换**的姿势,让小**体会新鲜快感,可以更容易把她推向下一个顶峰。

    颜菲被我壮实的身躯压在身下,两条小腿紧紧勾在我的屁股,两条嫩藕似的小臂搂在我的熊腰,随着我的抽送上下用力,像是帮助我插得更深!

    颜菲感到自己的阴部被撑得满满的,舒爽得她两眼翻白,几乎晕了过去,Bī儿口像喷泉般津津的飞溅着爱汁。

    “啊……我死了……酸死我了…我要舒服死了……亲老公……你娶我吧……哦……好舒服啊……啊……我天天……让你操……爽死了……啊……爽死了……啊!……爽!啊!来了……又来了……啊……啊……怎么这样……没有停……啊……还在**……嗯……嗯……来了……又来一次……天啊……”**持续不断接踵而来,一股股阴精狂喷而出。

    正在**的我见状疯狂地**了几下,奋力前挺大**,尽根插入,放开精关,噗嗤!噗嗤!噗嗤!……射向颜菲空旷的子宫!颜菲极为满足,浑身无力地瘫在床上,勾着我的两条腿也软了下来。

    疯狂**后,我说了见面以来的第一句话:“学姐,想我了?”

    “想了!想你这东西!”颜菲握着刚刚从阴部滑出半软的黑红的大**,娇声答道。

    我从颜菲的肚皮上爬起来,看到她的整个阴部被弄得一塌糊涂,阴毛和**粘满了乳白色的**、jīng液,从**口流出的jīng液顺着屁股沟子涓涓流下……自己的下身也好不到哪去,整个**子油光发亮,阴毛和睾丸上已经被颜菲的**湿透。

    我想到把个年轻漂亮的学姐搞成这样,英雄感油然而生。

    这时我的室友们都知趣地躲进了房间,颜菲提上裤子心满意足地回宿舍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