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四章 色狼大叔】

    我是来接车的,但是没想到——真的千万都没有想到,跟着车来的,居然,竟然,还有一票人!

    我真的有些晕了,看着那张意气风发偏偏又异常猥琐的笑脸,我的心就像打雷一样地轰轰跳个不停!

    “金叔。”我干笑:“你怎么也来了?”

    “我不来看一下,怎么知道你小子是不是拿我的车泡妞去了?我要亲眼去看下你那个学生会所,嘿嘿,要是敢骗我,吃了我的,你就得给我吐出来!”金叔——我的那个非常有钱的叔伯辈,一个从小到大都不停给我灌输淫荡思想的坏男人,可以说我有今天的成就,完完全全就是他的影响!

    “还有,小嫖嫖,不要叫我‘金属’,要叫名字,‘金夜’……或者是jīng液大叔,多好听啊!”老色狼一脸陶醉地呵呵笑道。

    金叔从小就告诉我,男人要喜欢光屁股女人——因为我小时候有怕黑的毛病,他就建议我找脱得光光的小妹妹睡觉……当然我是没有那样干,不过金叔自己倒是找一个又一个的姑娘陪他睡觉,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也怕黑要她们帮他壮胆,但是从小我就觉得金叔的女人多得足已让他忘掉黑夜的可怕。

    “小嫖嫖啊,刚才飞机上有个小妞屁股当真丰满,真想弄上床试试。”金叔两句话没说话,就原形毕露了。我一阵郁闷:“金叔你是坐飞机过来的?”

    “当然了,难道你叫我坐这货船,在海上漂上大半个月?”金叔得意洋洋地说:“我的掐着时间过来的,算好了船到了,就坐的飞机啦,哈哈,很厉害吧?忘了告诉你,飞机上那个小妞,我拍过她的屁股哦,那是相当的圆润和有弹性……”

    我大汗:“金叔,你有什么安排?要不,我叫我老头子来接你。”

    “切,跟他有什么好玩的,我还年青着呢,不跟老头子一起玩!”金叔掉转头吆三喝四地吼起来:“那个那个,把车都开起来,咱们争取回小飘飘那边吃晚饭……”

    金叔带来的人立即就上了车,我也郁闷地坐进了天蓝色的兰博基尼,金叔贼兮兮地坐在我边上,斜着眼睛看我:“小子,技术行吧?我可是身娇命贵,你别把你的处男大叔在半路上报销了哈!”

    我对金叔的怪话早就免疫了,只是问:“金叔,真不通知我老头啊?”

    “不要不要!”金叔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同时神秘地笑起来,看着我:“小飘啊,你嫖过妓没有?”

    “没有!”我一脸正色地回答。不管是岑兰还是白芳,都不是真正的妓女,我当然回答得理直气壮的!

    “真可惜啊!”金叔叹息了一声,看我的表情就像我得了绝症一样,我有点毛骨耸然的,金叔突然抓住我的肩膀,大力捏了一下,说:“放心,你jīng液大叔既然来了,好歹也要把你的处男身破了才走!”

    我晕,我成天在十几个女人肚子里乱射,搞不好已经是好多个未来私生子的父亲了呢!

    不过我可不敢跟老淫棍大叔炫耀这些,只得很郁闷地点头。

    刚驶过中部,金叔的电话就在衬衣兜里象抽风一样狂震起来,跟电动按摩器似的。金叔拖出电话就吼:“啥事?”他那粗鲁的样子,简直半点也跟富豪挂不上边。

    “老子马上就到了,你晚上有啥安排没有?”金叔扯着嗓子冲着电话吼,我一听就知道这是金叔在我那边找的朋友。

    “干啥?你不是说你那开了家极品会所么?老子是慕名而来,你说我来干啥了?老子马上就到了……就我一个人,还有我小侄儿两个!”我听着金叔的电话傻眼了,他还真的要带我去**啊?

    金叔刚挂断电话又嗡嗡作响,金叔可能是懒得吼了,直接按了免提:“哪位?”

    “金哥吗?是我啊——”一个嗲嗲的女人声音传了过来。

    “你谁啊?”

    “金哥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才这么几天就不记得人家啦?我小丽啊。”

    “小丽?老子干过的小丽都有几十个……”金叔小声地嘀咕了一句,却假惺惺如恍然大悟般的打了个哈哈:“噢,小丽啊,我说声音怎么这么熟~~~呵呵,找哥哥有事吗?”

    “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吗?金哥,小妹儿想你了,过来看看我好不?”

    我一听这口气,就知道这是个妓女了,不过按照金叔一贯的口味来看肯定是个漂亮妞,金叔很委婉的告诉她自己这会正在台湾,那个小丽也很知趣的跟金叔道了再见,金叔哈哈大笑,说回去一定找她——虽然直到挂断电话,他都没有问过这到底是哪个小丽,也不知道他回去要找哪个!

    三辆豪华车直接就开进了我们学校,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不过金叔的脾气实在很急,我只来得及跟计筱竹她们交待一声,就被金叔拖上车走了——他不认识路。

    至于金叔的手下,金叔叫我们不要管,他们自己会有节目。

    才到的三辆车都要保养,所以我和金叔出来,开的就是老头子的劳斯莱斯了,金叔一边打电话骂骂咧咧的,一边跟我说地名,我开着车东转西转,在金叔的指挥下,明明十分钟就开到的路程,足足走了半小时……我和金叔走进海馨龙宫的包房就见四个满脸淫秽之色的男子悠闲的品着茶水,桌子上一堆海鲜骨头,我粗略的看了一下,大概有3只龙虾十只鲍鱼。

    “我没来就开吃了?”金叔愤愤不平的坐下去:“你们也太不地道了,也不给我留点!”

    说完金叔还故意翻白眼:“真他妈**……我说哪位女同志给我上碗炸酱面?”

    那几个人显然都是金叔的老朋友,只是哈哈大笑不说话,金叔和我胡乱吃了点东西垫了垫肚子,然后几个叔叔在几名服务小姐的眼皮底下公然讨论起饭后的健身运动,他们的话题都是异常的淫荡,我根本就插不上嘴!

    “这次这地方可是新开的。”一个男人喝了口茶水:“我朋友昨天刚去过,一句话:牛逼!”

    “怎么个牛逼法?”金叔好奇地问。

    男人摇了摇头:“走,去了你们就知道了。”

    临出门前金叔顺手捏了捏服务小姐的**,在那小姐还没发出惊叫前他已抽出两张纸币塞到她手里:“小姐,我看你需要去隆胸了。”

    我真的哭笑不得地看着金叔:“金叔,你就不怕把我带坏了?”

    金叔大惊失色地瞪了我一眼:“难道你还没有被我带坏吗?”我一阵无语。

    我们一行四辆车很快就到了目的地。看着前面的车停在一个看起来象是山庄的大门前,两个穿警卫制服的年青人上前和前面的车交涉起来,里面的人和他们说了句什么,然后又指了指我们的车,那两个警卫点了点头,而后打开大门把我们放了进去。

    这里确实是一个山庄,我们的车在一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三层建筑物前停下了。

    下车后我看见建筑物对面的一块空地上停满了车,但却看不到一个人影,只能隐约听到从建筑物里传出的音乐声。怀着疑惑,我跟着金叔走了进去。

    与外面相比,这里完全是另一个世界,偌大的大堂装修豪华比之北部贵宾楼的大堂毫无逊色,大厅的一边站着二十多个身穿紫红色旗袍的漂亮姑娘,见我们进门,队列里的前六位姑娘便袅袅亭亭的走到我们身边,一人一个分别挽住我们的胳膊。

    “哥,头一次来吗?”

    我身边的小妞十分的漂亮,我有些不好意思,倒是金叔嘿嘿淫笑着摸了摸她的屁股:“是啊,第一次来。你们这有什么好玩的?”说完金叔指了一指我,大笑:“不过不许叫他哥,胡子都没长齐,只许叫弟弟!”金叔的同伴们顿时大笑起来。

    “弟弟,你跟我来,我带你去看看。”小姐可能是看出了我的尴尬,主动地挽起了我的手。

    几个小妞带着我们进了二楼的一个包房,坐下后,几个身穿马甲的女孩子送到房里一些啤酒和一瓶芝华士,然后退了出去。身边的女孩子们给我们倒上酒,然后娓娓动听的介绍起来。

    我身边的小妞把嘴贴在我耳朵边上细声细气的说:“我们这里啊,什么好玩的都有,弟弟要是想洗澡呢,三楼有鸳鸯浴,弟弟要是想吃饭呢,我们有最好的厨师,而且就餐的时候还有特殊服务呢。弟弟要是想按摩呢,我们有受过专业训练的按摩小姐,弟弟要是想娱乐呢,我们这里台球保龄球麻将什么都有,和弟弟的朋友玩也行,和漂亮的小姐玩也行……”

    “好了好了!”听到这里,我已经被她的介绍吸引住了,我学着金叔的样子把手伸到她的衣服里,我晕倒,里面居然没戴乳罩!

    小妞没有丝毫的抗拒,软绵绵的靠在我怀里:“弟弟,睡觉的时候姐姐我才能派上用场,现在就要姐姐陪你,过一会弟弟你可就享受不到别的乐趣了……”

    “哦?你是说……”

    “是啊,都有专门的小姐呢。”

    “那你呢?”我揉着她的**问。

    “我啊,我就负责一直陪着弟弟玩啊,一直到弟弟离开的时候为止。”

    “那你是不是任我为所欲为啊?”

    “格儿格儿……”小妞抿嘴一笑:“当然啊,这段时间我就是弟弟的,弟弟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已经被这小妞的媚态搞得欲火高升,刚想把她摁倒,这小妞却巧妙的一扭身摆脱了我的纠缠:“弟弟啊,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

    “好好好!”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金叔他们已经已经急不可耐的脱的精光,此时正在换姑娘们拿来的一次性浴衣。我问陪我的小妞:“现在就换?”

    她嫣然一笑:“弟弟要是想光着去洗澡也可以啊,不过姐姐可不敢保证外面没人。”我可不想裸奔,三两下脱光了衣服换上了浴衣。

    小妞们把我们的衣服锁紧包房里的衣柜中,然后把钥匙交到我们手里。我看了看钥匙,呵呵,正是本人的公司从韩国进口的,还是新型的,看来此地开张没多久啊。

    走过长长的走廊,小妞们把我们领进了一间充满欧罗巴风格的浴室,替我脱下浴衣以后,小妞问我:“弟弟,你是想单独洗呢,还是要和别的顾客在公用浴室洗?”

    我看了看周围,客人并不是很多,算上我们这些刚进来的也就五六个客人,正想提出和大家一起洗,却发现我老叶子他们已经不见了踪影,想来都单独洗去了,于是我搂着还穿着浴衣的小妞:“姐姐,我们单独去洗吧。”

    单独洗澡的地方不是很大,但该有的设施一样不缺,小型冲浪浴池,淋浴,按摩床,我躺进浴池享受着水流的冲击,同时享受着小妞双手在我身上轻柔的抚摸。

    “你叫什么?”我伸手握住她的一只**揉捏起来。

    她抿嘴一笑:“弟弟你可算是想起来问姐姐的名字了,我叫小丽。”我不禁笑了起来,又是一个叫小丽的,这名字有那么好?怎么都用它呢?

    正想着,忽然房门被打开了,从外面进来两个穿着紧身短裤一字文胸的女孩子,姿色不俗,比小丽只差了那么一点点。

    我疑惑的看了看小丽,她娇笑着在我脸上吻了一下:“是服侍你洗澡的妹妹。”

    “那你呢?”

    “我?我陪你洗澡啊?来,弟弟,到那边躺下。”

    我被小丽拉到按摩床上躺下,小丽拉过椅子在床头坐下轻轻的为我按摩着脑袋,两个姑娘不声不响的来到我身边,先用一条湿毛巾在我身上擦拭了一遍,然后用一瓶不知道是什么玩意的液体在我身上揉搓起来,不久我身上就泛起一层细腻的泡沫。

    两个小姑娘用温水冲掉我身上的泡沫后又向我身上倒了些什么液体,然后再次仔细的揉搓起来,她们的动作又轻巧又灵敏,温柔的抚摸揉搓让我的身体十分的放松。

    “妹妹,你们把我弟弟的下面好好洗洗,过一会儿好用啊。”小丽对两个姑娘说,两个姑娘娇笑着纷纷回答,接着我的双腿就被分开了,一双小手在我的**上揉搓起来,****阴囊无一遗漏。我有些兴起,示意小丽俯身,小丽真是聪明乖巧,温顺的将她美好洁白的**递到我的嘴边。我张口含住她粉红色的**轻轻吮吸起来,不久她的**便在我口中勃起变硬,同时我的**也硬了起来。

    将小丽的两只**轮流吮了几次,我扭头看了看两个正在给我洗澡的姑娘,发现两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脱得精光,正往自己身子上涂抹浴液。我不知道她们要干什么,但看着两个小姑娘丰满的**和茂盛的阴毛,我还是有了很强烈的期待。

    两个小姑娘将身上涂满浴液之后开始行动了,一个姑娘爬上了我的身子,分开两腿跪骑在我的大腿上,将满是泡沫的阴部覆盖到我的**上轻轻扭动起胯部来,而另一个姑娘则俯身将两只**压在我的胸部活动起来,柔软的**和细嫩坚挺的**轻轻的在我身上厮磨,令我舒爽异常。

    如此过了好久,两个气喘吁吁的姑娘才用温水冲净我身上的泡沫,然后四只小手为我轻轻的按摩起来。不知道她们是否受过专业训练,总之让我全身十分舒服,但看着两个姑娘有些疲劳的模样我感到一丝不忍,同时想到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大概那几个小子也该洗得差不多了,于是我便打算起身,但小丽却轻轻摁住我:“弟弟,还没完呢,你再等等。”

    小丽也上了床,分开两腿坐下,然后把我搂住让我靠倚在她的怀里,然后对两个姑娘点了点头。我一头雾水:“干什么?现在就办正事儿?我可告诉你啊小丽,现在办了等晚上可就没力气对付你了。”

    小丽低头咬住我的耳垂:“好弟弟,不用你费力气,你老老实实的呆着享受吧。”说着她放低了声音:“弟弟,姐姐的嘴是干净的,从没给男人含过那东西…你亲亲我好不好?”我哪有不允之理,一口便含住她送过来的两片小嘴唇。

    小丽的舌头象条小蛇般翻卷进我的口腔里,妈妈的,感觉真不错。还在赞叹之间,我的两腿忽然被分开,我抽空看了一下,见两个小姑娘正把脑袋凑到我的胯间,不用说我也知道接下去会是什么动作。

    **进入了一个湿润温暖的肉腔,还没等我喘口气,一条软软的舌头便顶在我的屁眼儿上蠕动起来。

    “舒服吧?”小丽放开我的嘴笑眯眯的问我。

    我点点头:“不错不错。”说完伸出舌头,小丽笑着张嘴把我的舌头再次含到嘴里轻轻的吮吸起来。

    下面的两个姑娘嘴上的功夫十分不错,套句洋子的话——牛逼,没多大功夫我就感到后脊一阵阵酥麻,控制不住强烈的快感我扭动起屁股,把**往小姑娘的嘴里狠狠捅了进去,小姑娘没有逃避反而迎合着我的动作更加用力的吮吸了起来,舔我屁眼儿的姑娘也加大了力度,双手扒开我的两片屁股,把舌尖向我的肛门深处顶着。

    小丽不住的在我的脸颊脖子上亲吻,双手在我胸脯上不住的抚摸:“弟弟,别用力,放松了好好享受……”

    我看了看胯间涨红了小脸拼命吮吸**的小姑娘,依言放松了下来,胯间的小妞松了口气,放慢了速度轻柔的啜了起来并伸手握住阴囊揉动着。

    没多久,我就在三个人柔软舌头的服侍下射了出来。被我灌了一嘴jīng液的小姑娘学足了小日本录影带里女忧的淫荡样子,跪在地上张大了嘴,向我展示口中的jīng液。

    小丽边用温水清理着我的**和肛门边问我:“要不要她吞下去?”我点了点头,见我点头,那姑娘立刻合上嘴蠕动着喉咙,将嘴里的jīng液一口口吞咽了下去,然后再次张开嘴让我看,口中哪还有一点jīng液!

    我指着她对小丽说:“她是个杀人犯!”

    小丽和两个姑娘吓了一跳:“什么?”

    “一口气吃了我那么多儿子,你说是不是杀人犯?”

    小丽愣了一下,然后娇笑着打了我一下:“吓我一跳,坏弟弟……”

    小丽围上一条浴巾领着**裸的我要出去,但那两个姑娘却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我跪在原地没动,我拉了拉小丽:“她俩……”

    小丽笑了笑,把小嘴贴到我耳边小声说:“她们都是领工资的,所以小费要交给店里一半,好弟弟你要是看她们可怜就多给她们拿点小费吧,都是从对面过来的也挺可怜。”

    我呵呵一笑,走到两个姑娘面前:“来,一人再给弟弟我吸两口。”

    两个姑娘忙伸嘴过来,一个含住我的**一个含住睾丸吮了起来。小丽走到我身后抱住我:“好啦好啦,弟弟,咱们走吧……姐姐,你们俩把弟弟的手牌号记一下,弟弟……”小丽抓住我的阴毛扯了两下:“打算给她们多少啊?”

    我低头看了看两个姑娘乖巧的模样:“一人两千吧。”

    “谢谢哥哥谢谢哥哥……”两小姑娘讨好的含着我的**使劲的吮吸,直到小丽把我拉出房间。

    我挺着根**的**搂着小丽顺走廊向包房走去,迎面走过两个搂着姑娘的金叔,他还向我连连招手:“小飘飘,玩得爽吗?”

    我不好意思的低头看了看我还在勃起的**。

    金叔淫荡的笑了笑:“好好玩啊,今天一定要破了处才许走,听见没有?”

    小丽黏在我怀里和我慢慢走着:“弟弟,你还是处男啊?”

    我脸上大红,只得装腔作势地说:“啊,怎么了?”

    “这么英俊的弟弟居然还是处男,真是让人想不到啊?”小丽很感叹地说。

    我严肃的回答她:“我这么大的处男,我们学校到处都是的!”

    回到房间,金叔正光着屁股搂着姑娘喝酒,我坐下问:“那几个叔叔呢?”

    “还没爽完呢吧?”金叔边回答边把手伸到旁边姑娘的裙子里。

    小丽给我倒了杯酒然后趴到我怀里。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姐姐,刚才进门的时候我好像没看见招牌啊,你们这里叫什么?”

    还没等小丽回答,金叔便在一边接口:“他们这儿没名字,也没注册,严格来讲是属于黑店,后台是白道的。”我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么嚣张。

    金叔得意洋洋,边捏着旁边姑娘的**边说:“这里没点背景是进不来的,对了,过一会儿咱们走的时候给你办张VIP,不然,下次是不会让你进来的……”

    我心头大汗,心想金叔居然还动员我一个人跑到这里来,真是晕死!

    小丽趴在我耳朵边小声说:“其实我们这里有名字的。”

    “噢?叫什么?”

    小丽指了指卫生间门口的大花瓶:“叫百─花─居!”

    没多大功夫,另外几个叔叔也分别回到了房间。刚坐定就进来一个穿着性感制服的漂亮姑娘:“几位哥哥要不要吃点东西?”我和金叔晚上没怎么吃饱,他们几个也说有点饿了,于是便随便点了几个菜。

    我问小丽:“你不是说吃饭的时候有什么特殊服务么?是什么?”

    小丽抿嘴一笑:“过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菜上得很快,不到二十分钟就上齐了。服务员刚退下去就从门外鱼贯而入六个穿着整齐的漂亮姑娘,我发自内心的赞叹起来:“你们说这么多漂亮姑娘都是从哪里找来的啊?”进来的六个姑娘笑吟吟的不作声,直到陪我们的几个姑娘点头示意她们才行动起来。

    我好奇的看着她们将身上的衣服脱光,心里倒是对所谓的特殊服务好奇起来,会是什么呢?艳舞?光着屁股演魔术?还是在我们吃饭的时候给我们吹箫?

    原来是后者,几个姑娘脱光以后分别来到我们六个人前面跪了下来。跪在我面前的姑娘长得眉清目秀异常清纯,要不是因为她异常高超的**技术我都不敢相信她是个妓女,人不可貌相,此话确实经典。

    小丽不停的夹菜喂我,我捏了捏她的奶头指着胯间的姑娘问:“这就是特殊服务?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小丽亲了我一下:“还有哪,等着。”说着摁了一下墙上的电铃,然后对我说:“还有表演。”

    是艳舞?我的好奇心又被吊了起来。

    小丽又对正在给我吹箫的姑娘说:“妹妹,给我弟弟舔舔屁屁啊,我弟弟喜欢那个。”那姑娘嫣然一笑,扒开我的两片屁股舔了起来,几个叔叔一看连忙效仿,一时间偌大的包房内充满了**的舔舐声。

    小丽把酒杯端到我嘴边:“弟弟,喝口酒润润嗓子。”

    我呵呵笑着喝了一口,然后含着满嘴的啤酒去亲小丽的小嘴,小丽的一张俏脸红了起来:“你可真坏。”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