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八章 清晨的风情】

    第二天早上,我起的很晚,我在迷迷糊糊之中忽然感觉有一只温暖的小舌在我脸上舔来舔去。我睁眼一看,是白芳。我见白芳正对我微笑着,我长出了一口气,那种出呼寻常的刺激和快感又来了。

    今天的白芳打扮得格外亮丽,上身穿着一件小格子的衬衫,下身穿着一条紧身的牛仔裤,性感匀称的身材凸有,越发显得性感诱人。白芳看到我醒来,对我说:“懒少爷,起来吃饭了。”我看到白芳,心里有种尴尬的感觉,白芳也和我一样,脸上带着几分羞涩,不敢直视我的目光。

    吃过早饭,白芳把孩子哄睡已后,来到客厅,看到我坐在那看电视,白芳坐在我旁边,身体慢慢靠过来,我伸手搂住她的身子。二个人的嘴又粘在了一起。**这东西真是一发而不可收啊!

    白芳象蛇一样在我怀里扭动着。我抱着白芳肉感十足的身体,手在她那富有弹性的大腿和屁股上抚摸。很快就把白芳扒了个精光。白芳也把我的**从前开门里拉了出来。以前虽然摸遍了白芳的身子,昨天也操了她,但还没有仔细地看过她的逼是什么样呢,要知道,男人最着迷的就是女人的逼啊,更何况是这么诱人的白芳的逼呢。我抱住白芳求道:“好宝贝,我想看看你的下面”,白芳娇羞地笑道:“操都让你操了,还有什么不能的?”

    我兴奋地抱起白芳把她平放在沙发上,大大的分开她的双腿,只见白芳的一片淡淡的阴毛中间鼓着一个丰满的肉团,有一条像水蜜桃一般的肉缝儿,两瓣肥美的**四周长着少量的淡黄色的阴毛,湿润润的。白芳虽然生了孩子,但**仍然呈粉红色,细嫩肥厚,只是小**已有些遮盖不住粉红的**口,可能是昨晚刚被我插过的缘故吧。我双手捧起白芳的**,轻轻揉摸着:“真、真是太美了,宝贝,你的逼真肥、真嫩,象能掐出水来!”白芳笑得媚眼如丝:“是嘛,那你掐掐啊?”

    我用双手的食指拉开两片粉色的**,看到了肉缝里面,肉缝泛出鲜红的颜色,里面早已湿透,**口周边粘着许多发白的粘液。白芳的**有如玫瑰花瓣,小口上有复杂的璧纹,沾上蜜汁,像在喘息。稍上方,很清楚的看到粉红色小小的尿道口。再往上是一粒已经肿大的花生米。想到这是白芳的诱人的**,现在却让自己随便采摘,我已兴奋得不行了。

    我伸出舌头,在那粒已经肿大的花生米上舔了一下,白芳全身一抖,嘴里发出了一声骚浪的低吟。白芳在我的目光的注视下更加兴奋,脸颊绯红,嘴里轻声娇声道:“少爷、别……别看我,多难为情啊……”当我的脸靠近白芳的阴部时,闻到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大部份是甜美的汗味,并有少许的尿味,混合起来就像酸牛奶的味道,这种味道刺激着我,使我的**很快就勃起了。

    我先用嘴含住白芳那已经肿大成紫红色的yīn蒂,每舔一下,白芳的全身就颤抖一次,同时嘴里也发出“啊……啊……”的呻吟声。我的舌头再向下,轻轻滑过小小的尿道口,感觉到白芳的小**里涌出了一股粘液。我最后把舌头贴在了白芳的小**上,细细的品尝着**中粘液的味道,舌头也在肉中慢慢地转动,去磨擦**中的粘膜,并在里面翻来搅去。

    白芳现在一定已经是人轻飘飘、头昏昏的了,挺起雪白的大屁股,把下身凑近我的嘴,好让我的舌头更深入穴内。白芳在我的舔弄下,禁不住娇喘,不住地呻吟“啊啊……噢……痒……痒死了……少爷啊……我、我不行了……啊……”白芳拼命地挺起屁股,用两片**和小**上上下下地在我的嘴上蹭着,不断的溢出新鲜的蜜汁很快使我的嘴巴和鼻尖变**了……

    白芳抓住我的**就往自己的下身出扯,呻吟着:“好少爷,快……快……我……不行了……快点……快点……求你……快、快点、操……操我吧,啊……”我几下就扒光自己,用手扶着有涨得有些发紫的**,用**在白芳的**口又蹭了几下,然后一挺屁股,扑哧一声,粗大的**就深深地插了进白芳的**。

    昨晚虽然操了白芳,但毕竟插进的太浅,总有一种不尽兴的缺憾。现在,当我的**完全插进白芳的身体里时,那种舒服的感觉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白芳也呻吟着挺起屁股迎合着。我只觉得自己的**好像泡在温泉中,四周被又软又湿的肉包得紧紧的,异常的舒服。我合身压在白芳的身子上,一面亲吻白芳的小嘴一面挺动屁股,把**不停地**。

    “啊!少爷,你的**真大,舒服死了,太爽了!用力啊,少爷,用力操我啊!”白芳一边挺臀迎合着我的**着,一边抬起头用她的香唇吻住了我的嘴,丁香巧舌送进我的嘴里。白芳的双腿紧勾着我的腰,丰满的屁股摇摆不定,她这个动作,使得我的**插的更深了。

    我感觉到白芳**中不断紧缩的紧迫感和**深处不断地蠕动,就象小嘴不停地吸吮着我的**。很快使我的全身进入快感的风暴之中。白芳的两片肥唇,裹夹着我大**,一双玉手,不停在我的胸前和背上乱抓。嘴里也不停地呻吟着:“噢!少爷……嗯……喔……唔……我爱你……操我……啊……用力操我啊……”

    这种刺激促使我狠插猛干,很快,我就感觉到白芳的全身和屁股一阵抖动,**深处一夹一夹的咬着我的**,忽然一股泡沫似的热潮,直冲向我的**,我知道白芳**来了,我再也忍不住了,用力地把**往白芳的逼里狠插,次次都插进白芳的子宫里,随着一阵阵难以形容的快感,我又把一股股的热精射向白芳的子宫深处。我们同时达到了**。

    兴奋过后,我依然压在白芳那肉感十足的身子上,已经有些半软的**也还停留在白芳的**里,我真的舍不得抽出来它。白芳搂抱着我,脸蛋红扑扑的,充满了快感过后的满足,我说:“宝贝,是不是很长时间没**了,所以才这样疯啊?”白芳脸更红了:“人家就只跟你做过,人家也想嘛,坏少爷,让你玩了你还取笑人家!”

    我说:“不是取笑你,我也挺喜欢你刚才那样,尤其是你的下面的那团肉,把少爷夹得好舒服。告诉少爷,我做的好不好?”白芳把头埋在我怀里,对我说:“不和你说了,就问人家这么羞人的问题。”我说:“告诉少爷嘛!”“不嘛!”白芳娇声说道。

    我看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会招供了。我趁白芳不注意揪下了几根白芳的阴毛,白芳痛得啊的叫了一声,我用那几根阴毛在白芳的**上来回蹭着。白芳怕痒的左右晃动着身体,笑着说:“啊!好……少爷,别……别……人家告诉你、还、还不行吗?”

    白芳小声地说:“少爷,人家就告诉你一个人,你的**好大好硬,我感觉到你把我下面塞得满满的,还有就是……”白芳娇羞道“和你做时,我真的感到你是在、在操我,真的好刺激!我还是第一次尝到心甘情愿让人操的感觉呢!而且啊,少爷,你可真的会玩女人!怪不得那么多美女愿意让你干呢!”白芳回身一下搂住我:“少爷,我知道你们男人都以自己玩到的女人多为骄傲,快交代,在外面你一共玩过几个女人了?”

    我伸手捏摸着白芳的**:“恩,我对女人很挑剔的,我只喜欢漂亮性感的那种,所以不多,安琪和计筱竹两个是我正式的女朋友,颜菲,还有席雅,另外还有两个研究生学姐左雪和凌雨,还有我室友阿州的女朋友糖糖,体育系的学姐岑兰,路静的堂妹路飞飞,另外还有个女警察和印度公主……嗯,昨天晚上我还把路静也操了屁眼,不过她的处女膜说以后再给我操……目前来说就这些。”“啊,”白芳掰着手指数着“十二个!”白芳惊讶地睁大眼睛,然后又伏到我的怀里小声道:“现在加上我就是十三个啦,是不?”

    白芳居然把自己也算了进去,我更加兴奋起来:“告诉少爷,你和几个男人上过床?”白芳不高兴地撅起小嘴:“什么话啊!人家除了被**过一次就只有你啦,上次你强奸了人家后,本来人家也很想要的,这些天实在熬不住了,也想出去找个人弄一次,可是又不敢,再想何必让别人白占了便宜啊,所以就……就想到了少爷,这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说到这儿,白芳已是娇羞无比了。

    虽然感到白芳勾引自己,但这么大的享受我又有什么说的呢!“对了”我忽然想到,刚才我是直接在白芳的子宫里射的精“宝贝,刚才少爷没有带保险套,不会有事吧?”白芳笑道:“没关系的,少爷,你就放心大胆地操吧!嘻嘻……”

    压着白芳丰满白嫩的身子,说着让人心痒的淫词浪语,我的下面不一会就又重新硬了起来。白芳立即就感受到了**里又开始被充满了,刮着我的脸笑道:“不害羞,刚玩完就又起来了!是不是又馋了?”我嘿嘿笑着不说话,又开始操白芳,白芳也挺起屁股迎合着。

    我又开始在白芳的光身子上乱摸,我最喜欢捏摸白芳的**和屁股,细嫩柔软、肉感十足,极富弹性。我用力地满把地抓捏,白芳有些不胜疼痛地扭着身子呻吟起来:“少爷……你、啊……你轻一点啊……”

    我坏笑着松开了手,白芳却又不依了,抓住我的手往她的**上放:“我喜欢少爷摸我!”“以前有人摸你的**吗?”我搂起白芳的身子,把发痒的**在白芳的**里**,“那个坐牢的坏蛋……也、也摸的。”白芳被我大力顶得身子前后涌动,“吃、吃醋吗?”虽然已经被我干得有些喘,但白芳依然发浪般地挑逗着我。

    我心里当然有些醋意了,所以我就双手揪住白芳的**,猛力地把**往她的**里狠插,象砸夯一样撞得她的下身“啪啪”直响。白芳乌黑的长发堆了一地,浑身白肉乱颤,香汗淋漓,婉转承欢:“啊……好……少爷……啊!好、啊、好……好舒服……啊……用力啊……操我……啊……少爷。操、操我……啊……”

    我干得兴起,干脆跪起身来,双手兜起白芳的屁股,使白芳的阴部悬空朝向我,白芳叉开双腿夹在我的腰间,这样我的**每一次都深深地惯进白芳的**深处。“啊!”白芳兴奋地挺着下阴,甩动着那头飘逸的秀发快乐地淫叫着:“啊……少爷啊……太好了……太深了……好、好过瘾……啊……啊!操、操死我了……啊……少爷啊……使劲、啊……操、操你的、你的白芳……啊……啊……操、操死我吧……啊……啊……”

    我搂着白芳的大屁股,不停地下死力地狠狠地操着她,每次都把**直插进白芳的子宫。白芳的**里软软的、湿润润的,象少妇的小嘴儿一样不住地吸允着我的**,不住地扭动着的诱人的**和白芳那有些声嘶力竭的快乐的呻吟,加上我干她发出的急促而粗重的喘息声,构成了一幅活生生的诱人的春宫图。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我们依然处于狂热之中。“啊!……”我越干越痛快,阵阵的快感不断从下身处涌来,直冲心底,我知道要shè精了,双手抓扯着白芳的屁股肉,大**一阵快速猛烈的**,“啊!”我快乐地喊叫着:“白芳啊!少爷的宝贝,操、我操你!操死你、操你的肥逼啊……啊……”白芳也极力地迎合着:“好、好少爷,白芳让、让你操、操我、操我的肥逼……啊!啊!用力操、操我啊!……”

    一种舒服得无法形容的快感从后脊梁直冲大脑,“嗷!”我一声嚎叫,使劲把**插进白芳的**深处,立时,一股股的热精狂射进她的子宫,我兴奋地用下身的**毛在白芳的**上又揉又蹭,两人的阴毛发出好听的沙沙声,白芳也达到乐**,一边快乐地淫叫,一边甩动这满头的绣发,挺着屁股,一个劲地往里吞我的**……

    激情过后,我虚脱一般地松开紧抓着白芳屁股的手,白芳也浑身无力地瘫软在地毯上,任我趴在她的身子上喘息。这回,我的**彻底变软了,慢慢地从白芳的**里滑了出来。“好,太好了!”我有气无力地说着:“好宝贝,真是太舒服、太过瘾了!能操到你这么诱人的美人,少爷真是没白活啊!”

    白芳四仰八叉地躺在那儿娇喘:“我、我也是,少爷,太好了!你弄得我真的很舒服。谢谢少爷!没想到,少爷能连续打两炮,shè精也是这么有力!”白芳一边温柔地为我擦汗一边夸奖着我。我一听这个就更加骄傲了:“宝贝,告诉你,这还不算什么呢,我曾经一天内在计筱竹身上连着干了她七回呢!”

    “真的啊!”白芳眉眼如斯地娇笑着“少爷真的很棒呢!不过,你操别人都那么卖力,操我可一定要更卖力才行,要不我可不依!”说着白芳就撅起了好看的小嘴。“哈哈哈”我开心地大笑起来“放心,少爷一定让你满意!”。

    我知道白芳也累了,怕她承受不了我身体的压力,想从她身上下来,可白芳不依:“我喜欢少爷压在我身上,少爷累了,在白芳身上会很舒服的,你不喜欢趴在白芳身子上嘛?”说着白芳亲了我一口。

    我们就这样叠趴在一起,一会儿聊天,一会儿亲吻,不停地爱抚着对方,直到白芳的孩子的哭声传来,我们才注意到,从早上开始到现在,我们已经玩了将近三个小时了!我们嘻笑着爬起身,白芳就光着屁股跑进里屋去奶孩子。我喜欢在背后看白芳,她的腰特柔,走起路来,丰满的屁股一扭一扭的,煞是诱人。此时白芳的两股间露出来的那团肉儿,湿漉漉的,比平时更显肥厚,丰满的屁股蛋布满了红指印痕。

    我笑了:“宝贝啊,我看你的逼好象有些肿呢!屁股上还长了花了!”白芳回头娇嗔道:“还说呢,谁叫你使那么大劲干啊!差点没把人家的下面弄坏喽!屁股让你掐的现在还痛呢!”哈哈!我心理爽的不得了,没想到,我还能有机会把这么年轻的性感美人的逼干肿了!也算是前世修来的福气了!

    不一会儿,白芳就喂饱了孩子,小孩子吃饱就睡着了。白芳走出来问我:“少爷,你饿了吧,我就去做饭。”我回头一看就笑了,白芳居然还是一丝不挂的呢!白芳说着就去做饭了。其实我又何尝不是没有穿衣服呢!

    当我的手从白芳的背后摸到白芳那肥厚的**时,我忽然想起昨晚白芳为我找光碟时摆出的诱人姿态,就笑道:“白芳,给哥哥找光碟啊?”

    白芳一下就明白了“好啊”,说着就挣开我的怀抱,跪趴在地毯上,向着我撅起大白屁股,这回在白芳的两股间露出的就是那团丰满的肉团了,这种姿势使得白芳的**越发显得肥嫩、丰满,肉鼓鼓的两瓣**隆着一道陷下去的肉缝,**润湿了整个**。我的眼睛都直了,这是我所见过的女人中最诱人、最肥嫩的逼啦!

    我一手搂住白芳的大屁股,一手掐着**,用**挤开那两瓣紧合着的肥厚**,腰一沉“扑哧”一声,粗大的**就插进了白芳的**,白芳呻吟一声,柔软的腰身扭动了两下就主动地把我的**整个吞下,我也一用力,啪地一声轻响,我的下腹撞击在白芳那丰满的屁股上,白芳的身子被我干得向前一冲,“啊!”白芳一声欢叫,回过头,妩媚的大眼睛满是兴奋和陶醉,“啊,少爷,进的太深了,好舒服啊!”我双手抱住白芳那雪白的大屁股开始缓慢而有力地**:“好宝贝,少爷也是,太过瘾了,你的逼真肥,**插进去真舒服!”

    这回和刚才又不一样了,我可以很清醒很仔细地体会玩弄白芳身子的滋味了。双手分别满把地抓着白芳的臀肉,低着头,眼瞧着自己的大**从白芳那肥厚**里慢慢抽出,而后再慢慢地、有力地、深深地插进白芳的肥逼里,白芳那肥厚的两瓣**也随着大**的进出,不停地被冲开。白芳此时已经不再迎合我,而只是尽情地受用着我的大**。

    做个深呼吸,我开始规律的在白芳热热的穴里反复**,眼睛就盯著自己的大**推著小**一下子进去一下子出来,慢慢的,大**的进出越来越顺利,洞里头越来越热,而冒出的**也越来越多,那溢出来的淫液就像唾液一般晶亮而透明,我用手将它涂抹到白芳的肛门上形成亮亮的一层,好似敷上面膜一般。我插的面红耳热,气喘吁吁,而她也大声**起来。我的腰际用力不停来回抽送,深入白芳体内的**不一会已顶到**的尽头,我感到自己硕大的**已抵在她的子宫口上。

    我密集而快速的**令**一下一下的撞击著她的子宫,终于攻陷了白芳的子宫口。我一下子就将**挤进她的子宫内,白芳被我**得不断发浪哼哼,身体也主动迎合著我的抽送。这时我感到她的整个子宫也紧紧吸啜著我的**蠕动著,我知道我连翻的刺激将白芳推上了连番不绝的**,令她的子宫内充斥满身而出的卵精。“啊!”我长出一声,白芳扭动的屁股停止不动,被抱住的大屁股开始痉挛,绝美的快感象波浪一样席卷全身。

    感到黏腻滑热的阴精,层层包住自己的大**,**里的花心一张一合地吸吮着自己的大**,本就天生异常紧狭娇小的**膣壁内,火热的粘膜嫩肉紧紧缠绕在我粗壮正不断深顶的巨硕**上一阵死命般但又美妙难言的紧夹,从**深处的子宫泄出了阴精。而白芳在颤抖中也再一次达到了**。这是我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凌辱和征服的快感。而咻咻射出的大量滚烫的jīng液又把她的**填满,征服这个美女的无比的快感持续很久。白芳在我shè精时不停高叫,仿佛我的jīng液是岩浆要把她溶化了一样。

    晚饭后,我挺着大**来到白芳的房间,刚抱住白芳,电话就响起来。白芳走过去接电话,我也跟过去,我站在白芳的身后,身体紧紧地贴着白芳的背部,一只手向前伸进白芳的衣服里,摸到**,另一只手从短裙下面伸进去,摸到白芳的肉唇。自从我和白芳搞上以后,只要计筱竹不在,我俩在家都是不穿内裤的,这主要是方便我们二人**的缘故。

    电话是白芳同学打来的。白芳用手推了我一下,我没有动,白芳也就没有再理我。只听电话里同学问白芳这几天怎么没上课?白芳低声说道:请假了。同学接着问:生病了?白芳回答说:小感冒。同学问:严重吗,要不要我来看你?白芳因为有我在,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回答道:不用了。同学哪里知道我在偷听,接着说道:这么长时间没看到你,我真的很想你了?

    我听出来了,这个白芳的男同学大概是对她有意思,而白芳在没有遇到我之前,估计对他也有些好感。

    白芳的下面在我的抚摸下已经湿润了。白芳一面回答同学的问话,一边回头向我做鬼脸:“是啊,我也想同学们了啊。”我偷听他们同学间的谈话,下面的**涨得更加厉害。白芳用另一只手搂住我,看着我娇笑,对着话筒说:“我现在就想你了!”

    我明白白芳这是说给我说听的,听着这么诱人的对话,把玩着这么诱人的娇娃,我如何能受得了,我让白芳的腰略弯下,趴在桌子上,把屁股翘起来,我站在白芳的背后,把粗大的**从后面就插进了白芳的**里,白芳在我**进入的一瞬间,发出了啊的一声轻吟,同学在电话里忙问白芳:你怎么了?

    白芳一边向后耸动着雪白的屁股,让我的**进入得更深,一边在电话里对同学说:“人家想你们了嘛!”说着又向后顶了几下肥翘的圆臀。“好。”同学真的和白芳在电话里开始谈情说爱了。

    白芳电话不离嘴边,略挺起了身体,回过头来和我亲了一口,笑咪咪地望着我,低声说:“好老公,使劲地操妹妹几下,妹妹的逼里好痒啊!”我用双手向前揉着白芳的两只**房,为了防止撞击白芳的屁股发出声音,我慢慢挺动屁股操着白芳,每一次都插的极深。

    白芳连忙结束了和同学的情话,回头欢叫着:“少爷,用力操我!你操别的女生都那么卖力气,干亲亲奶妈还不更用力一些?”我说:“我的**是不是好?白芳说:“啊……少爷,是你的好,又大又长,白芳最喜欢让哥哥的大**操了。”

    我不再说话,双手抓着白芳的两侧肥臀,加快速度用力地操着白芳,我的身体和她的屁股撞击发出很大的啪、啪声响。我的**每次都顶在白芳的子宫颈上,每次顶上都使我的**感觉到麻酥酥的。

    白芳在我的撞击下,身体发颤,嘴里不停地呻吟:“啊……好……操死……啊了……啊……好少爷、少爷,啊!亲哥哥啊……我……我不行……了……啊……顶到胸口了啊!你……把人家……的……逼……给操坏了…啊……操死我了……”我又使劲顶了几下,白芳的**尽头一阵收缩,我也同时在白芳的子宫里射了精。

    我的**扯离后,白芳的**里流出大量白色的jīng液,白芳用手掬着,看着我笑:“少爷,你真的好厉害啊,今天在我逼里面射了四次了呢……”

    我看着她手指间的jīng液不停地漏出来,笑说:“快去洗洗吧,少爷没准一会高兴了,还要操你屁眼呢!”

    “那可不行!”白芳下意识地就捂住了屁眼:“前天被你操过,好痛的……少爷真变态,你所有的美女,你都操过她们屁眼吗?”

    “那是当然了,操屁眼很舒服的!”我大言不惭地说。白芳脸有些羞红,娇声啐了我一口,就急忙去浴室清洁去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