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七章 娇羞的奉献】

    路静盯着我被计筱竹淫液泡得油光水亮的大**,美眸中的雾气更浓了,手指麻木的轻轻揉动着阴核肉芽。

    我偷眼瞧见路静雪白的大腿根部,被自身淫液沾得湿透的浓黑阴毛中的粉红肉缝中流出了一道晶莹透明的蜜汁。

    我的大**这时呈九十度以上又跷又挺,大**胀成紫红色,看得路静泛出了淫欲。

    “不行!你还没帮我夹出来,我要是不射出来会很伤身的……”

    计筱竹哀求着:“我再玩下去会昏倒,真的不行了……”

    计筱竹说着看向路静:“路静!你帮他弄出来好不好?免得他伤了身子!”

    路静这时已经陷入**之中,纳纳的说:“怎么样才能帮他弄出来?”

    计筱竹伸手轻抚路静已湿滑无比的粉嫩**说:“你用这里帮他夹出来!”

    路静摇头:“不行!我不想在今天这种情况下被强迫失去处女!”

    计筱竹没想到路静在这时还能理智的拒绝,倒也佩服她的坚持。

    我假意不看路静,用手抓着大**套动着。

    我唉声叹气的说:“唉!我自己弄出来好了……”

    路静的眼神又转到我的手急速套动着大**。

    计筱竹说:“不行!自己用手做最伤身……”

    路静这时期期艾艾的说:“有没有其它办法可以弄出来?”

    我气闷的说:“要么就用手,要不然用你的**把它夹出来,还有什么办法?”

    路静这时眼中充满了**说:“如果用肛门帮你夹出来行不行呢?”

    计筱竹惊讶的说:“路静!你是说肛交?”

    路静羞怯的说:“我……我在A片里看过……”

    计筱竹说:“你愿意让他插你的肛门?”

    路静低着头悄声说:“我今天不想失去处女!可是我想……肛交应该没关系……”

    计筱竹对我使一个眼色,要我先答应再说。

    我转头看路静,只见她眼中的**似乎快变成有形的火花了,心想先把她肛门破宫也没啥不好,等她动情时,再突然插她的包子穴破她的处女膜,那时让容易多了。

    于是我将挺立的大**转向路静,她看着我挺跷的大**有点害怕。

    路静紧张的说:“你必须答应我,绝不能进……进我的**!”

    “路静!你肯用肛门帮我夹出来,我已经感激不尽了,怎么还敢去插你的**?”

    路静怯怯的说:“你别说的那么难听……说好的,你只能插肛门喔!”

    “我一向说话算话!”

    我说着轻轻将路静拉过来,她雪白粉嫩的娇躯战战兢兢的靠在我胸前,微微的发抖着。

    我温柔的吻住了她柔腻湿滑的嘴唇,她有了心里准备,怯怯的伸出了柔软的舌尖任我吸吮着,我伸手轻握住她挺秀的双峰,揉捏着她早己发硬的乳珠,她的喘气粗重了,伸出玉臂紧抱着我。

    我温柔的将她扶倒在床上,壮实的胸部贴上了她的**的上半身,与她柔滑的肌肤紧得如此紧密,真是美如登仙。

    我伸手往下探,指尖过处,她柔滑的肌肤起了轻微的抽搐,我指间滑到她已**淋淋的**,她动了一下,含糊的说着:“你不能动那里……”

    “你放心!我只是想用你流出来的水把你的肛门弄滑一点,这样插进去才不会痛!”

    路静点着头:“嗯!”

    计筱竹靠在床头微笑的看着我逐步攻破路静的心防。

    我的手轻抚揉捏着路静圆滑又充满弹性的美臀,抚得她连连轻哼,美女腻人的声音,听了骨头都快酥了。

    我将手指上沾满了她的浓稠滑腻的淫液,涂抹在她的肛门的菊花处,每当我手指触到她的菊花门时,肛门都会收缩一下,连带她那毫无赘肉的纤腰也立即挺动一下,刺激得路静不断的轻哼着。

    等到她肛门涂满了湿滑的淫液之后,我将路静那双雪白浑圆的美腿抬起来往两边分开,自己下身进入她分开的两腿中间。

    我将大**顶在路静的肛门口磨动着,这时低头清楚的看着离肛口门只有一寸不到的粉嫩而充满淫液的**,中间那道粉红肉缝渗出点点晶莹的雨露。

    没想到已经欲火高涨的路静这时还伸手盖在她的粉红肉缝上,半眯着美眸,两颊艳红羞涩的说:“你不能进别的地方喔……”

    我将她那双匀称修长的美腿抬起来,扛在肩上,将大**紧抵在她已经湿滑无比的肛门口。

    “你放心!我说话算话!”

    她又说:“听说插……插肛门也会痛的……”

    我吻她的嘴一下,温柔体贴到家的说:“我会很温柔的……”

    我话才说完,下身用力一挺,粗硬的大**已经插入路静这位冷绝艳绝的美女肛门内。

    路静痛得大叫:“哎~~”我怕她又反悔,立即再大力挺进,整根粗长的**已经插入了三分之二。

    她果然痛得受不了,推拒着我的胸部。

    路静惨叫:“啊!好痛~不行不行!你快拔出来……快拔……哎~~”我不理会她的推拒,今天肛门破宫破定了,再用力一挺,整根大**已经尽根插入她的肛门,只见美女的菊花门已被我粗大的**完全撑开,露出里面粉红的嫩肉,把我粗壮的**扎得紧紧的,比之插穴紧了许多,我舒服的全身泛起了鸡皮。

    由于肛门内插入了我的大**,撕裂般的痛楚,路静忍不住大声惨叫。

    路静表情痛苦的大叫:“哎~求求你!快拔出来……求求你!

    路静惨叫声中我用嘴堵住了她的口,用灵活的舌尖挑逗着她的嫩舌,上下翻腾触动她口内的性感带,也因我插在她肛门内的**不再挺动,她渐渐软化在我激情的拥吻中。

    路静的嫩舌与我的舌尖开始相互纠缠,她口内涌出了大量的津液灌入我口中,美女的香津如蜜汁甘露,我一滴不剩的吞入腹中。

    热吻使路静快要窒息,她扭头喘气,脸颊紽红,深邃迷人的美眸中闪动着激情的泪光。

    我深情的注视着她,温柔的说:“我们的**结合的好紧!”

    路静羞怒的说:“谁跟你**结合了?”

    她愤怒的开口,牵动了肛门内的壁肉蠕动收缩,像一双嫩手将我的**紧紧的握住,要不是我有防备,只怕这时就要喷射而出了。

    我深吸一口气,微微的笑着:“我的**跟你的肛门插在一起,这不叫**结合叫什么?”

    路静羞怒:“你为什么要讲得那么难听?”

    我死皮赖脸的说:“你要不要看一下?”

    我抬起下身,路静基于好奇忍不住抬起头朝胯下看去,只见她粉嫩雪白的胯间,一丛被淫液浸得湿透的浓黑阴毛下是花瓣微开的粉红色肉缝,再下面离肉缝不到一寸处,有一根大**插在她的菊门内。

    看着菊门一圈圈褐中带红的嫩肉将那根大**咬得那么紧,路静脸颊上又出现了红云。

    路静不敢再看:“丑死了!哎!”

    我轻轻挺动一下**,路静又叫痛起来。

    路静楚楚可怜的说:“好痛!你能不能不要动?”

    我微笑:“好!我就不动,可是不动我就射不出来,你跟我就这个样插在一起,等到明天早上人文社会学院的人来上课,看到我跟你肉套肉的连在一起,一定很有意思!”

    路静大叫:“不要!”

    这时旁边传来计筱竹的笑声:“你好坏!”

    计筱竹贴到我身边,弹性十足的硕**房揉磨着我的右胸,使我插在路静肛门内的**挺动了一下。

    路静轻哼一声:“痛!你别动!”

    计筱竹伸出柔软的舌头在我口内缠动了一下说:“好老公!我相信路静不会把我们的事说出去的,你就别为难她了,我现在好想……”

    计筱竹抓着我的手去摸她的胯下,**,黏糊糊的。

    “好!我听你的,不为难她,我来插你的美穴,帮你解决!”

    我说着就要抽出插在路静菊门内的**,不出所料,路静被我与计筱竹的对话,刺激得果然将她那双粉嫩修长的美腿抬起来缠住了我的腰,匀称的小腿紧压着我的臀部,不让我抽出**。

    我故作惊讶的说:“怎么了?你不是一直要我拔出来?为什么又不让我拔呢?”

    路静脸颊羞红,不敢看我:“你动我就会痛!”

    计筱竹晶莹的大眼一闪,媚笑着说:“好老公!你就帮她加一点润滑剂嘛!”

    我笑着:“还是你聪明!”

    我说着就趴下身将我的嘴含住了路静的**,用舌尖逗弄着**上那粒已经变硬的嫩葡萄。

    路静受不住挑逗,美眸中一片迷蒙,额头见汗,开始轻哼喘气。

    这时计筱竹的手伸入我与路静的胯下,指尖在她阴核上揉动着,在路静的哼叫声中,我感觉到一股热流由她的包子美穴中流出来,顺着股沟流在我的**与她菊门紧密相连处。

    我立即趁着她湿滑的淫液挺动**在她的菊门内**。

    路静又痛叫起来:“哎呀!唔!”

    路静才张口叫,我的唇就堵住了她的嘴,在她唔唔连声中,我开始大力的挺动**,在她菊门肉进出**着。这时粗壮的**像唧筒般将她涌出来湿滑的淫液挤入她的菊门,菊门内有了淫液的润滑,**起来方便了许多,只闻“噗哧”声不绝于耳。

    **带动我的耻骨与路静贲起的美穴大力的撞击着,我不时扭腰用耻骨在她的阴核肉芽上磨转,刺激得路静开始呻吟出声。

    路静大声的呻吟:“哦~我好难受……哦~你别再折磨我了……哦碍…”

    在路静的呻吟中,她那似乎永不止息的淫液一股一股的涌出,流到菊门口,果然起了助滑作用,我感觉**插在一个火热的**里,**内肠壁的强烈蠕动收缩,那种快感,与插**美穴的滋味又自不同,似乎更紧凑些。

    路静被插得左右甩着头,秀发飞扬中她大叫着:“不要插了,不要插了,我受不了,我里面好痒……我好难受……哎哦……”

    我贴着她耳边说:“让我的**插你的**,就能帮你止痒!”

    路静听到我说的话,立即用手盖住她的包子美穴,大力摇头:“不行!你要是敢插我那里,我就死给你看!”

    没想到她到这时,还口口声声不让我插她的穴,想到她一心要保持着处女之身,我就一肚子气,不管三七二十一,反正插到肛门了,先好好享受再说,于是开始大力的挺动**,在她的肛门内不停的进出。

    我的大**肉冠在进出中不停的刮着路静菊门内大肠壁的嫩肉,或许是另类的快感,使得路静呻吟大叫。

    我俯身含住路静的一粒因充血而硬挺勃起、娇小嫣红的可爱**,用舌头轻轻卷住路静那娇羞怯怯的柔嫩**一阵狂吮,另一只手握住路静另一只颤巍巍娇挺柔软的雪白椒乳揉搓起来。

    路静喘息粗重的叫着:“快点……用力……好舒服……我里面好热喔……哦……”善体人意的计筱竹适时来助兴,我感觉到她柔滑充满弹性的**房贴上了我的腰背,她**的身子这时贴在我背上,我像三明治一样被两位美女上下夹在中间,肉与肉的厮磨,我全身畅快得要抽搐了。

    计筱竹将我的头扳向后,用她的柔唇吸住我的嘴,她柔滑的舌头在我口中绞动着,一股股灌入口中的甜美香津助长了我的淫性,粗壮的**更快速的在路静的菊门中进出。

    路静两条雪白浑圆的美腿紧缠着我的腿弯,下体大力的向上挺动,迎合着我对她菊门的**,一股股的淫液蜜冲由她的美穴中涌出,将我俩的胯下弄得湿滑无比。

    我的耻骨撞击着她贲起的包子穴,**像活塞般快速进出着她的菊门,发出,“啪!”“噗哧!”“啪!”“噗哧!”的美妙乐章。

    路静大叫着:“哎~好美~雪……”

    路静叫着突然伸手将扭头与计筱竹四唇相吸深吻的我扳回来,张开她柔嫩的唇就咬住了我的嘴,嫩滑的舌尖伸入我口中翻腾绞缠,美女的主动使我更力亢奋,下身挺动的粗壮**在她菊门内的进出已近白热化,肉与肉的磨擦使两人的生殖器都热烫无比。

    路静艳比花娇的美丽秀靥丽色娇晕如火,芳心娇羞万般,一双柔软雪白的如藕玉臂羞羞答答地紧紧抱住我宽阔的双肩,如葱般的秀美可爱的如玉小手紧紧地抠进我的肌肉里。

    我那粗壮无比的**越来越狂暴地刺入她幽深狭窄的娇小菊门,我的耸动**越来越剧烈,我那浑圆硕大的滚烫**越来越深入路静那火热深遽的幽暗菊蕾内。

    压在我背上的计筱竹也大力的挺动着她多毛的**顶着我的臀部,使我的**与路静的菊门插得更加密实。

    她浓密湿滑的阴毛在我的肛内口不停的磨擦,使我的快感到达颠峰,我再也控不住精关,一股一股乳白浓稠的阳精像烧开的水由壸嘴中喷出,灌入了路静肛门的深处。

    我呻吟着:“我出来了……抱紧我……夹紧我……”

    出于生理本能,路静的肛门肠壁被我的阳精一烫,酥麻中,耻骨与她的包子美穴撞击揉磨也把她带上了**,突然全身颤抖。

    四肢像八爪鱼一样紧缠着我,一股热烫的阴精由她的包子美穴中喷出,烫着我耻骨上的肉暖呼呼的快美无比。而我背上的计筱竹也适时在她凸起**与我的臀部磨擦中,再度达到了**,一股温热的阴精泉涌而出,流入了我的股沟,烫着我的菊门。

    **过后的一男两女像三明治一样瘫在床上喘着气,两条白嫩腻滑的娇躯上下夹着我,人间至乐也不过如此。

    云消雨散后,我从路静的菊门内抽出**,楚楚动人的路静渐渐从欲海**中滑落下来,庞斑俯身望着身下正娇喘细细、香汗淋漓的路静那清丽绝伦、娇羞万千的绝色丽靥和她一丝不挂、滑如凝脂的雪白娇嫩的**玉体。

    只见路静星眸半睁半闭,桃腮上娇羞的晕红和极烈交媾**后的红韵,令绝色清纯的丽靥美得犹如云中女神,好一副诱人的欲海春情图他低头在轻声在圣洁的路静那晶莹柔嫩的耳垂边说道:“路静,怎么样?还不错吧!”

    大战后我提出三人一起洗澡,被计筱竹学姐拒绝,计筱竹学姐说今天晚上她不回电梯公寓了,因为明天一早有课,所以她住安琪那里,说完她就要先走。我只得抱着路静进了里间的按摩浴缸,浴缸内热气升腾,烟雾弥漫,欧我与路静平躺在浴盆,热水浸泡着身体,滋润着身心,同时刺激着男性的**与女性的花瓣,两股暖流同时在我与路静心中升腾。

    我色迷迷地盯着路静,眼前的美女实在是个极品,每一寸肌肤都令人喷火,尤其是那对精致可爱的香乳,是如此的丰满、细腻、坚挺、富有弹性。

    **是多么的鲜嫩、羞涩,两个**紧紧地挨在一起,犹如两座神圣不可侵犯的玉峰。

    美女的乳沟很深,很适合打奶炮。

    我挤出一些粉红色的沐浴露倒在掌心,双手将浴液均匀的涂抹在路静**上,然后双手不停挤捏她的**我看着路静双手足足捏了**二分钟,路静的阴毛密而乌黑,**健美,丰满,屁股宽而圆极其性感。

    路静仰起脖子享受着热水激冲着**和男人抚摩的快感,在热水的冲击和刺激下我隐约感到路静迷人、硕大的**在膨胀、红豆般大的**更加坚挺、上翘。

    “路静,为什么今天不给我破处?”

    “你臭美。”她的回答还是冷冰冰的,“你答应我的事情办到了吗?还有,今日的事不能说出去。”

    “办到了啊,不信你去问飞飞啊?”

    “那得等我问了她再说!”

    “那我们什么时候正式操逼啊?”

    “你混蛋,我不是这么随便的女孩。”

    “不随便怎么和我上床肛交。”

    “那是因为……”路静脸都红了,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圣洁的她会和他**接触,还渴望和他床上激情**。

    “这是因为被你强暴的。”

    “那现在我们洗鸳鸯浴我可很温柔,你也很享受没有强迫。”

    “你,你好坏。”路静有点生气。

    我将路静全身都抹上沐浴液,然后轻揉摩擦起来,一会儿丰富的泡沫就分布全身。

    我轻轻的帮她搓洗着,又把泡沫涂抹在光洁的腹部和圆滑的臀部,路静细心的擦弄成熟完美的胸脯,丰满的雪峰在我手掌的按摩下说不出的舒服,手指抚过她**的红樱桃时,她感到了一阵冲动,不由的一个激灵,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是啊,她风华正茂,我的双手继续往下,腹部,大腿……一会儿把热水对准她的下体,热水在冲击着路静的私处,我感觉她的姿势特别妩媚、带有强烈的性挑逗。

    一会儿我将沐浴液倒在右手手掌上然后探向她的下体,右手在私处上抹了几下,我剥开她下体肉逢,清洗着自己的桃源圣地,她的**、yīn蒂、阴核充分享受着热水冲洗和我手指的快感,很明显她开始有点兴奋,俏脸开始泛红晕,一不小心,手指尖擦过娇嫩的大**,林她的身体颤抖了一下,一种又麻又痒的感觉传遍了全身,我左手抱在她腰部,纤细的腰身前后的摆动。

    她的双眼悄悄的闭上,一丝红霞映在秀白的脸颊,喉咙也不自觉的发出了轻轻的呻吟……走出浴室,计筱竹已自动收拾完残局后走了,由于已是深夜,事后羞愤的路静也未拒绝,坐上了我的车。

    车子开过夜间依然霓虹闪耀的校园,我转头看路静,她侧脸美得像维纳斯,却冷得像寒冰。

    车子开入学生公寓区,在美女楼前停下,她一言不发下车,走向大门,看着她窈窕修长的背影,匀称的美腿,我暗自发誓,一定要插到她的包子美穴。

    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她却转过身又走了回来,我心里想着,千万别再叫我上去,要干改天再干,因为我百战不屈的大**真的动不了了。

    我摇下车窗,笑咪咪的看着她:“你有什么事吗?”

    路静那张美艳绝伦的脸这时冷若寒冰,深邃的美眸中眯着恨意瞪着我:“我的屁眼你也玩到了,我希望这几天你不要再乱来,至于飞飞那边,等我问好了,我再给你答复!”

    她说完转身就走,叩叩叩的高跟鞋声像一根大棒冰敲着我的头部,当我回过神来,她美好的身影已经隐入大门中。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