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五章 鼻涕虫】

    我将路静这足以令所有男性如痴如狂的美乳握在手中,那种饱满而酥软的感觉象电流一样通过掌心传到大脑。

    路静那两座波涛汹涌,肤色雪白的完美馒丘羞涩地挺立在明亮的灯光下。

    加上她身上的玫瑰花香。

    我用力将路静的**挤向中间,形成了一条深深的乳沟,我的手指就在其中穿插。

    用嘴含住了路静一侧的**,舌头拨弄着淡红色的乳晕,牙齿轻轻的啮咬着小而精巧的**。

    娇嫩异常的**被袭,路静只觉得浑身如同触电,忍不住长长的呻吟了一声。

    然后一手紧握着她玉桃似的美乳,挑逗着几乎熟透了的红樱桃,另一手伸入她的内裤按在她娇嫩的神秘地带上发掘着深谷埋藏着的宝藏。

    两处女性身体最敏感的区域同时在我的魔掌下战栗着,路静不由得紧咬银牙,剧烈的喘息起来,我感到手中处女峰的无比弹性,两只手才能握住一只,我被路静的雪白、颤动、趐软无比的双峰所沉醉,迅速地用一只手握住她一只美丽娇挺的雪白椒乳,用两根手指夹住那粒嫣红玉润、娇小可爱的美丽**一阵揉、搓,嗯……“一声迷乱羞涩地娇哼,路静芳心不由得又有点酥痒。

    我趁势一低头,就势吻住绝色美丽的路静一只柔软晶莹的透明般的可爱耳垂,舌头又舔又吮,天使般美丽圣洁、清纯绝色的动人少女的呼吸又不由得急促起来。

    片刻,但见路静那一对娇小可爱的嫣红**又充血勃起,在美丽雪白的娇软**顶端娇傲地硬挺起来。

    我缓缓地一扳路静娇柔的香肩,将她娇软无力、一丝不挂的美丽**按倒在地上,芳心迷乱如醉的路静像一只柔顺温婉的雪白小羊羔一样,含羞楚楚、娇羞怯怯地缓缓平躺在地上,秀美的桃腮娇羞晕红,美眸含羞紧闭。

    我张口再次含住她的**,温柔的吸吮舔弄着已经坚硬的粉红色乳珠。

    路静被我吸的全身抽搐般的抖动:“哦……好舒服……哦……”这时趴在地上玩弄路静**的我,眼前出现计筱竹的高跟鞋及圆润修长的小腿。

    计筱竹又是一脸暧昧看着我:我已经把教授休息室的门打开了,里面有床有浴室,你把她抱进去!

    我看着眼前地板上美艳绝伦的路静,心想着这下子总算能把你的处女美穴破宫了。

    我俯身将手轻轻的捥在路静细滑如丝缎般的腿弯处,另一手搂住她的胁下托起她柔软玲珑的身躯,路静没有挣扎,只是软绵绵的贴在我身上,她的左**紧贴着我的右胸,红通通的脸颊依在我的肩颈处,轻柔的喘着气,芬芳的处子气息吹着我颈部的肌肤,麻麻痒痒的说不出的舒服。

    这时我感觉到胯下的大**酥痒酥痒的,这是**挺立的前兆。

    路静那张如白玉抹上丹朱般艳红的脸近在咫尺,我只要侧头就能吻上她吐气如兰的柔唇,这时她半眯的美眸中射出千条万缕的情丝欲芒,在练歌房那天,她虽然看到我与妹妹路飞飞下体纠缠在一起,可是那不过是刹那间的震惊,即羞怒避之。

    不像刚才亲眼目睹我与计筱竹如此激情忘我的狂野交合,牵引出她压抑在心底深处的无边欲火。

    计筱竹推开休息室的门,靠在门边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抱着美女来到门口,休息室内是金壁辉煌的法式装璜,法式的长沙发摆设在名贵的长毛地毯上,墙上挂着数张西洋古典油画,靠墙是一张仿法国路易王朝的床,柔软而弹性十足。

    他们的教授真会享受,不知道这是不是他勾搭女人的战场,我忍不住看计筱竹一眼,不知道她有没有在这张床上躺过。

    计筱竹瞪我一眼:“看什么?我没上过这张床……”

    她说着头向内一撇,示意我快点抱着美人进去,看着一双晶莹剔透的眼睛透着暧昧的神采,我心里不由七上八下,暗自祷告她别又出什么鬼主意才好,我只想一个人静静的享受这顿天上掉下来的美食。

    背后传来关门声,我松了一口气,将娇柔无力的路静轻轻的放在高级的法国式床上。

    谢天谢地!到目前为止,路静并没有反抗的动作。

    躺在床上的路静平日慑人心魄的美眸半眯着,水盈盈,梦幽幽的,显得无限妩媚。

    腰如水蛇似的轻扭,紫裙已被掀起,两条白腻浑圆修长的美腿**裸的呈现在我眼前,脚上的深紫色高跟鞋更称出她十足的女人味,我何德何能,能将如此绝艳的美女破处开苞,今生无憾。

    我迫不及待的将身上衣服脱个精光,奇怪?看着在胯下晃悠悠的大**,怎么回事?已经麻痒了半天,怎么现在还没抬头?是不是这几天与计筱竹还有大美女埃丽娅旦夕鞑伐,炮声隆隆,现在想收兵了?

    不急!先让美女**高涨之后,**自然可以重整旗鼓再战!公车上没能玩弄她的酥胸,现在先在她的**上发泄一下。我轻轻退去了路静淡紫色的上衣,挺立的秀峰立时破衣而出。

    我索性将她已被我推倒**上面的奶罩一把扯断,路静藕臂洁白晶莹,香肩柔腻圆滑,玉肌丰盈饱满,雪肤光润如玉,曲线修长优雅。最引人注目的,是挺立在胸前的一对雪白山峰,那巍巍颤颤的乳峰,绝非一手可握,饱满胀实,坚挺高耸,显示出美女才有的魅力和韵味。峰顶两粒红色微紫的新剥鸡头,如同两颗圆大葡萄,顶边乳晕显出一圈粉红色,双峰间一道深似山谷的乳沟,让我憧憬起刚才手指在沟底滑过的感觉,不由心跳口渴!

    我微微挺起上身,盯着路静洁白娇嫩的肌肤上又挺又圆、不断弹跳的诱人**,无知无觉地挺立着,随着我胸膛的挤压,微微的跃动着。

    我俯下脸去,把整个头埋入了那深深的乳沟,入鼻是浓烈的**,嘴唇不住摸挲着那光滑的肌肤,吻着她柔软坚挺的硕乳,细细舔丰胸上每寸肌肤,就好似寻宝般,可他偏偏漏过了那红葡萄般的乳粒和周围一圈鲜红乳晕的方寸之地,只是绕着它打圈。

    突然我一张嘴,将路静如樱挑般嫩红的右乳**噙入嘴中,牙齿忽轻忽重的磨啮路静那茁壮的乳粒,同时用手挤捏的捻着另一边那颗樱桃。

    极度敏感处突来的刺激,本来堕入欲海昏昏沉沉的路静惊得睁开了水盈盈的美眸,看到一个混身赤条赤的我趴在床上手抚着她丰美白皙的**,口中含着她已经发硬的乳珠,我胯下软绵绵的大**连着阴囊像个钟摆似的荡来荡去,吓得佳人大叫。

    路静:“走开……唔!”

    我忙捂住她的嘴,安慰着:“路静!你别紧张,你忘了你说过的,路飞飞跟了我,你就把处女给我?……你放心,我会很温柔的……”

    被捂住嘴的路静只是瞪大了美眸猛摇着头,两手使劲的推我壮实的胸部,下身两条雪白光滑的美腿抬起来踢动着,防止我再进犯她。

    看到她的美腿带着高跟鞋在半空飞舞,那坚硬的高跟鞋尖要是踢到我的宝贝**,这辈子就玩儿完了,我立即扑上去把全身趴压在她身上,我两条**的腿缠住她踢动的**,另一只手握住她**裸的**用力一捏。

    **受袭,路静又一声大叫:“哎呀~唔唔唔!”

    我捂着她嘴安慰说:“你别紧张……别叫……你不愿意,我绝对不会强迫你……”

    路静除非是白痴才会相信我的话,她不停的摇头踢腿挣扎,她**的美腿与我光溜溜的腿交叉缠绕着,肉与肉的厮磨,激起我心理的亢奋,胯下的**蠕动了一下,大**好像有反应了。

    这时她紫色的裙摆因为挣扎踢打,已经掀到腰部,露出她毫无赘肉粉嫩雪白的小腹,中心一点的肚脐犹如玉雕,**的纤腰如蛇般扭动,透明薄纱内裤掩不住已被淫夜蜜汁浸得又浓又黑的阴毛,她胯间贲起如丘的**,是万人着迷的包子穴。

    我再也忍不住,一把扯着她的薄纱内裤由脚踝脱下,在她惊呼声中,我已将尚未硬挺的**压在她那让男人梦昧以求的包子美穴上。

    虽然**尚未插入她未经人道的美穴,可是由于耻骨与她贲起的****的紧贴,我感受到她**上的肉似乎比一般女子厚实,顶动间像有弹性似的自动与我的耻骨密实的揉磨,果然是穴中极品。

    在两人浓密阴毛厮磨的沙沙声中,她湿滑无比的**紧贴着我的**茎部,她极力扭腰想避免肉贴肉的刺激,反而使两人生殖器磨擦的更为紧密。

    可是奇怪的是,如此激情的厮磨,按说我的大**早该坚硬挺拔直捣黄龙了,可是怎么才抬了一下头,又像个毛毛虫般变的软绵绵了?

    难道是我太紧张了吗?

    我立即警告自己要镇定,先刺激一下大**,再挺枪上马吧!

    我在她唔唔叫声中,将两腿往外张,用力将她浑圆柔腻的大腿分开,将毛毛虫般的**紧贴在她的**上磨擦,看到她**,滑腻腻的淫液蜜汁全沾到我的**上,心里上一阵甜蜜,我与她的生殖器终于没有任何隔合,肉对肉的贴实了,阵阵酥嘛刹那间传遍全身,大**像汽球一样开始膨胀。

    我松开捂她柔唇的手闪电的吻她柔唇一下,在她一怔间,又急忙再用手捂住她的嘴。

    我用上了有生以来从没有过的温柔的口吻对她说:“你别生气……我只是磨擦而已……不会不经过你的许可乱来的……”

    路静迷人的美眸向四周转一下,大概认为在床上一定难逃破身之危,不停的唔唔唔摇头,泪水夺眶而出。

    我欣赏着一丝不挂的路静,微弱光芒闪耀着,路静那尊玉雕冰琢的迷人**横陈地上,曲线玲珑,凹凸分明,肌肤晶莹透亮,光滑圆润,仿佛吹弹得破!

    两座鼓圆的圣女峰硬挺高耸,小腹平滑细腻,玉脐镶在圆滑的腹壁之中;在那令人遐想的桃源洞口,花房高隆,娇香可溢,黑浓的茵茵芳草覆盖其上,罩着神秘幽谷,整个赤贝粉红清幽,一条诱人小溪穿越小丘向后延伸,把这高挺唇肉一分为二;鲜红闪亮的嫩穴在芳草底下若隐若现,门户重叠,玉润珠圆,轻张微合,香臀浑圆,**修长,纤臂似藕,腰细如折柳!

    喘息羞恼着时,路静浑身颤抖,酥胸**,起伏不定,**纤臂,抖动生波,更显妩媚艳丽!

    我安慰着:“求求你别哭嘛……我是真的对你……哎呀!”

    我讲话时路静用力侧翻,我一不留神,与她交缠的两腿随着翻动的身子成为侧倒在床上,我的视线刚好看到刚才背对的休息室大门,门边还靠了一个人影。

    老天爷!

    计筱竹刚才没有出去,此时背靠在门上暗影中睁着晶莹的大眼看着我和大美女在床上纠缠折腾。

    我惊的叫出声来:“你……”

    计筱竹对我比一个噤声的手式,左手姆指与食指圈成一个圆圈,右手中指插入圈中,意思是要我尽快把路静给干了。

    女人心,海底针,我真想不透计筱竹对路静到底是什么心态。

    这时路静还在我四肢抱夹下挣扎,淡紫上衣前襟扣子已经被我解开,我将胸罩摔到床下,她挺秀怒突的双峰怒突,被我**的胸堂压得像两个挤扁的气球。

    看到计筱竹的要我干她的手式,我心想,如果现在住手,路静说不定还是会告我个强暴未逐之罪,与其强暴未逐什么都没享受到就吃上官司,还不如强奸成功,能将如此美艳绝伦的美女破宫开苞,得到她处女的第一次,多关几年我也认了,还有就是我把她开了苞,她就不敢在教授面前说出计筱竹与我公然在电脑室里狂野交合之事,因为她自己可是在教授的床上被我开苞的。

    总之我脑子里千回百转,替自己找了无数个理由借口,无非就是要证明美女今天会破处逼宫是命中注定,活该遭劫,好让自己理直气壮的把大**硬干进她的处子美穴中,这叫做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想到这里,我横下了心,将尚未完全挺立的**对着她湿润滑腻的粉红肉缝用力一顶。

    可惜我的**尚未挺立,否则这一下只怕是尽根插入她的迷人美穴!路静下体受到撞击,惊得两眼大睁,我松开捂住路静嘴巴的手,立即用嘴盖住她的柔唇,她唔唔声中,我试探着将舌尖伸入她口中一下立即又闪出来,见她没有咬我舌头,又缓缓将舌尖伸入她迷人的檀口中。

    我张开眼看路静美艳的脸孔,没想到她这时也睁着美眸看着我,我们就这样四片唇密合,四眼瞪的大大的看着对方。

    我见路静愤怒的眼神渐渐变的柔顺,扭动的身躯也变的柔软无力不再反抗,当她闭上美眸的一刹那,我大胆的将舌头再次深入她的口中绞缠她的舌头,啜饮她的香津玉液,缓缓的,路静原来在口内闪躲的柔嫩舌尖也开始欲拒还迎的与我的舌尖挑逗交缠,她又动情了。

    我的手抚上了她雪白柔腻的乳峰,她身子微微一颤,将抬起欲推拒的手又放了下来,任由我的指尖揉动着她早已变硬的乳珠。

    我另一手也不闲着,将她的淡紫色上衣及紫色及膝裙全部脱下,她没有反抗,只是闭着眼与我深吻,羞涩的微扭着腰肢。

    在我将**的身躯正面压在她一丝不挂的身上时,她全身一震,激情的喘气说:“哦……不要……”

    她话没说完,我的舌头已经堵住她的嘴,我与她全身上下一丝缝隙都没有的紧密黏贴着。

    她身上除了脖子上的紫水晶项链之外,脚上还有高跟鞋!

    靠在门上暗影中的计筱竹对我竖起大姆指,悄悄走前几步,晶莹的眼中透着兴奋的神采,似乎想看清楚我如何将这位美女开苞。

    这时我感觉到路静与我紧贴的柔唇渐渐发热,她口中的吸力增强,由她颈部吞咽的震动,我知道她在啜饮着我口中的津液。

    我的手轻轻由她的**往下抚去,她如蛇的身躯又开始轻轻扭动。

    她的大腿缓缓磨动着我压在她身上的大腿,充满弹性滑腻的肌肤与我的大腿轻磨着,肉与肉的正面相贴厮磨,舒服得我全身汗毛孔都张开了。

    我的手终于滑到两人紧密相贴的胯下,触摸到纠结在一起的阴毛。

    我的手在她圆润的大腿上轻轻揉动,指尖轻刮大腿的内侧,如玉般的腿肌轻微的抽搐,她全身泛起了轻微的颤抖,与我深吻的檀口张开,将我的舌尖全部吸入了她的口中,用她的柔腻的美唇配合细嫩的舌头含住我的舌尖轻啜着。

    我轻轻将她被淫液沾得湿透的大腿张开,日也思,夜也想的破处之梦终于要实现了。

    计筱竹又靠近了几步,脸上露出了笑容,似乎对被我压在身下的路静有点幸灾乐祸。

    路静在我身下张开大腿的同时,似乎生理需求,主动的挺起了她高耸的**,使沾满了淫液又湿又滑的**与我的**贴得更紧了,我的手扶向**,抬起大**,开始我的破处之旅。

    啊!不对!我在平常早已坚挺的大**怎么还是像毛毛虫一样软绵绵的?这是怎么回事?

    计筱竹不知道我的**现在失灵,对我猛打手式,示意我的大**赶快对路静的包子美穴进攻。

    我这时有苦在心口难开,急了一头汗,计筱竹见我没有动作,又打手式催我,因为她只能看到我的下体压在美女身上,却没看到**已经变成一条虫了。

    男人生命中最大的耻辱就是美人裸女当前,**大罢工!

    这时上面与我深吻的路静开始喘气了,口中发热,灌进我口的中玉津都是热呼呼的,像玉液琼浆般的美味。

    下面紧贴她**的**也感觉她**发烫,一股淫液流出了她的**,湿滑柔腻,像头一次在公车上一样,她凸起的**开始有节奏的轻轻向上挺动,磨擦着我耻骨。

    我的天哪!在这最好的时机,**怎么还是不争气,说不肯硬就保证不硬。

    计筱竹见我没有插入的动作,对我投以怀疑的眼神。

    我对计筱竹投以一个“安啦!”的眼神。

    计筱竹不出声,以口型无声的对我说着:“少废话!要干快干!”

    我猛点头,由于与路静四唇相贴,舍不得分开,我对计筱竹的点头也带动了路静的头部不停的点着。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