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章 培训公主】

    山庄很快就送来了风味小吃系列的宵夜,虽然份量不多,但式样却是极为充足,我和乐悦还有埃丽娅就一起坐在宫厅的沙发上面开始吃起来。

    正吃着时,埃丽娅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她走进卧室里去拿了电话出来,就半躺在沙发上讲话,埃丽娅用印度语大声地说着什么。她是个典型的印度美女,身材相当丰满肉感,有一种熟透了的感觉。当她说话的时候,她从沙发上仰起了丰满的上半身,修长雪白的双腿娇慵地卷曲着,那姿势就像古代的贵族夫人春梦刚醒似的,看上去无比地撩人。

    我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过去,牢牢盯在了这美女的胸前。

    这位印度美女的胸围尺寸相当惊人,是属于极少数的超级大奶,而且饱满坚挺,丝毫不见下坠。此刻她虽然穿着睡衣与外衣,但是薄薄的两层布料根本就遮不住那饱满硕大的**,反而令大半雪白的乳肉如同爆炸般从衣襟间挤了出来,看上去真是令人鼻血都要狂喷出来。

    我只感到胯下猛然激动起来,才在乐悦逼里射过的**立即就死而复生了。我慌忙将视线移开,这才免去了当场支起帐篷的丑态。

    「你怎么不吃啊?」埃丽娅打完电话,奇怪地看着我,关心地问了一句。

    埃丽娅凭着女性的直觉,已隐隐感到这个这个青年男子的举手投足并不自然,特别是刚才望向自己胸部的目光充满了淫亵的意味,那绝对是**勃发才有的贪婪。

    这一瞬间,土邦公主泛起了很大的疑心。但是当她仔细望向对方胯间时,竟然看到在灯光下面有一片明显的湿迹,再回想一下刚才这两个人在电脑桌前叠坐在一起时的模样,埃丽娅顿时脸就红了。

    印度人虽然都是蜜色皮肤,脸红得不像黄种人或者白种人这么明显,但她脸上的表情却是让我看得清清楚楚的,我紧张至极,慌忙转向乐悦面前,逼着嗓子干咳了一声,又对她使了个眼色。

    乐悦也发觉到了埃丽娅的尴尬,她不经意间看到我的裤裆,双眼顿时睁得老大,露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接着她猛然用手掩住了嘴,仿佛用尽全身力气才控制住自己,没有当场狂笑出声来。

    我尴尬地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用细如蚊蝇的声音低低说了两句话。

    乐悦点了点头,辛苦地忍着笑,对埃丽娅解释说,我刚才上洗手间时不小心溅到自己了,有失礼貌,还望土邦公主不要介意。

    埃丽娅听了反应十分冷淡,她又不是三岁小孩子,那些液体是不是洗手时溅上去的,想也想得出来,不过出于礼貌,她还是默不作声地承认了乐悦的解释。

    我这才吁了口气,坐到了乐悦的身边,一边装模作样地吃小吃,一边低声跟她说起话来。为了怕印度公主偷听,我和乐悦都刻意说的是客家话,而且加上了本地的方言。

    「阿悦,被她发现了,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啊,难道你还想像那天强奸我一样强奸她,人家可是外交客人?」

    「外交客人就不能强奸吗?」

    「哎,你还真是胆大包天啊……不过你真的想要强奸她,我倒是有个办法……」乐悦突然神秘地笑了起来,低声对我说。

    我大感兴趣,问道:「什么办法?」

    「下药!」乐悦笑了起来,看到我不解的目光,她又道:「前天我们警局有次大行动,从一家涉黑商店搜出了不少违禁物品,刚好就有针对女性用的强性催情药粉。」

    我奇怪地问:「你把这个东西带身上了?」

    乐悦脸有些红:「人家拿来玩嘛,出任务出得急,回家忘了放……在警局内部,拿这些东西是很正常的事情,反正都是要销毁的,谁也不知道具体数量……大多数都被警员们私分了,要是我不要,就会得罪人的!」

    强奸印度土邦公主,还有漂亮女警帮着下药,这我还有什么不肯干的?最主要的是,这个印度公主发现了我和乐悦的事情,不把她拉下水,我们都怕她出去乱讲——我倒无所谓,但乐悦真的就要完蛋了!

    我对乐悦使了个眼色,乐悦心领神会,伸手探到她的手包里,将那一瓶药剂悄悄递给了我,然后又开始吃小吃。

    片刻后,我见埃丽娅没有注意,偷偷拿起一个纸杯,将那瓶药剂倒了一小半进去,接着手拿纸杯走向角落的饮水器,装作是要取水。

    印度美女对我的印象在发现我和乐悦的奸情后,好像就大为改观了,这时更是本能地就对我反感,因为饮水器在她身后,她见我走近马上皱起了眉头,眼光毫不客气地瞪着我,仿佛把我当成小偷一样防备着。

    我被她注视得浑身难受,另一只手悄然伸到背后,对乐悦作了个手势。

    乐悦当即腾地从沙上跳起,就像见鬼似的尖叫了起来。埃丽娅被她吓了一大跳,惊愕地转头望向她。我当即抓住机会,迅速而悄无声息地将纸杯中的药剂倒在了埃丽娅的小吃里面。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我假装关心地问道。

    「刚才有个黑影从我窗外飘过去!」乐悦扮出惊魂未定的样子,手按着胸口答道。

    埃丽娅啼笑皆非,给了乐悦一个白眼,连只影子都叫得惊天动地的,那要是看到湿婆大神,还要不要人活了?

    乐悦自我嘲解地一笑,又坐回了沙发上。这时我也回到了她身边,眼睛里都是得意的微笑。我用身体挡住旁人的视线,亲热地拍了拍乐悦的屁股,并且竖起大拇指示意嘉奖。

    我们继续品尝着那些风味独特的小吃。我看到土邦公主毫无戒心地吃掉了我给她下了药的小吃,我心里一阵暗爽,嘿嘿嘿,搞定了!这个美人已经逃不出我的手心了!

    我兴奋地几乎要笑出声来。不过乐悦说过这药剂发作没有那么快,大约还需要一段时间药效才会彻底弥漫上来,看到大家都吃好了,于是我对乐悦作了个手势,不动声色地托着托盘、将剩下的小吃什么的都送出了房间。

    在外面躲了一会儿后,估算着药效已经发作得差不多,我兴致勃勃地赶回了土邦公主的房间。

    尽管我对即将发生事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是当我一打开房间的门时,眼前的情景还是令我措手不及。

    只见那埃丽娅那个印度美女,正在沙发上赤身**地扭动着,嘴里喘息呻吟着,一张俏脸都红得像是要滴出了血来,甚至已经忍不住紧闭着双腿互相摩擦起来,身下出现了一小摊湿漉漉的痕迹。

    看到我进来,印度美女惊叫了起来,目中露出无地自容的羞怒神色,但是她已经连斥责的力量都没有了,甚至连停止扭动、摩擦的丑态都做不到。埃丽娅勉强撑起身体,怒视着我断断续续地说:「你……你又来干什么?」

    我哈哈大笑,随手反锁了房间的门,大步走到了埃丽娅身边,俯身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将她整个人硬生生拽了起来。

    埃丽娅还来不及抗议,娇躯已经被我紧紧搂进了怀中,那丰满硕大之极的**顿时严丝合缝地贴在了我宽阔的胸膛上,两粒本就已兴奋充血的乳蒂也更加坚硬突起。

    我不等她说话,低头一口吻住了她的双唇。埃丽娅的反抗只持续了一秒钟,或许更短,就立刻溃不成军了,任凭我的舌头长驱直入,占有了她的唇齿和香舌。下一秒钟,她开始热烈地反应着,激动得不能自持。再下一秒,她竟反客为主,主动将香舌探入了我口中。四片唇顿时接在一起,像是被强烈的胶水黏着一样。

    两个人一边热吻着,一边彼此贴得更紧。我感到这美女全身都在发烫,尤其是小腹,简直就是跟火烧了一样,不但紧贴着,而且还在拼命地转动、磨蹭。

    我忍不住跪倒了下来,将埃丽娅的娇躯重新放在地上,欣赏着她全裸的酮体。

    直到这时,我才异常认真地、毫无顾忌地审视着这印度美女的**。她的**真是丰满得异乎寻常,在我生平所见过的美女中,虽然波霸为数不少,但胸部尺寸伟大到这种程度的,真的还没有一个人能跟埃丽娅相提并论。

    我毫不客气地双掌齐出,抓住了这对饱满硕大的肉团肆意玩弄起来。埃丽娅发出了一声呻吟,神情显得无比复杂,既充满了不甘和愤怒,但更多的却是欢愉。而她平坦的小腹,这时正在向上挺着,她的双腿已经大大地分开,她的喘息、她胸脯的起伏、她美艳娇躯的每一部分,都像在发出饥渴的呼叫声,盼望着异性的爱抚。

    其实埃丽娅此时已完全被本能**支配了,根本没考虑到讨不讨厌我的问题,她只是感觉到我身上有一股独特的气息强烈吸引着她,令她情难自禁地疯狂了起来。

    我突然伸手扒下了自己身上的裤子,整个身躯压到了埃丽娅身上,然后双方的小腹迅速贴近。

    「啊——」埃丽娅猛然发出一声尖叫,以一种不能置信的眼神瞪着我。她清清楚楚地感受到,对方的双腿之间的巨大**,无巧不巧地顶进了自己稀湿得一塌糊涂的**里,一直到彻尽根深入,将整个**塞得满满的不留一丝空隙。

    「你……强奸……」埃丽娅慌张地叫起来,显然她虽然中了催情药,但还是有着一些理智的,她的娇躯下意识摆动起来,仿佛想要摆脱我的入侵,但我显然比她想象中更强大,令她全然无能为力!

    而我的双手已握住了她的腿弯,将她的**高高抬起,腰部已开始了狂风暴雨般的进攻。

    这时一边的乐悦的俏脸也羞红了,她坐在一边,身体发烫,娇喘急促,眼光中都充满了羡慕和饥渴我狂奸土邦公主!

    就在她的注视下,我痛痛快快地享用着胯下的美味,嘴里也发出了愉悦的叫声。我和土邦公主的叫声混合在一起,交织成荡人心弦的美妙声音。埃丽娅的娇躯不停地扭动着、摇摆着,令我感受到**无比的快感,冲击地也更加猛烈。她的手指紧陷在我强壮的肌肉上,而她那对丰满至极的大**上,也留下了我的一道道指痕。

    「噢噢噢……我要!要……插死我吧……噢噢……我要!」

    埃丽娅很快就被插得接近了**,**急剧地乱晃着乱颤着,屁股飞快地向上一下一下迎合抽查的节奏。

    我正要给她一个了断,忽然听见身后传来的乐悦的娇呼声,「我也要!快给我!」,还没来得及回头,后背就被好一具柔软滚烫的**撞得几乎跌到,跟着就是两条粉臂**同时纠缠上来。

    这情景未免有些令人哭笑不得,我感觉到乐悦那温香软玉的**,丰满的**,光滑的大腿,柔软的屁股都在我身上变换着方位磨蹭。

    此时此刻的我感受到的快乐,远远大于那一点点她压上我的难受,我索性放弃了反抗,舒舒服服地享受起这无与伦比的**滋味来。乐悦借着肢体动作的掩护,殷勤配合着我对土邦公主大肆奸淫,从中也享受到了不少乐趣。

    「啊啊……」埃丽娅被我干得**迭起的,竟然用印度话叫喊起来,虽然我听不懂她在叫什么,但肯定是好爽,舒服之类的词语。

    强行奸污了埃丽娅近半小时后,我大叫一声,射了出来,jīng液全喷进了土邦公主的**深处,我刚抽出来,就听到埃丽娅用英语大声吵嚷了一句,然后我就觉得胯下一阵温热潮湿,竟是被急不可耐地含进了一张小嘴里,而且马上啧啧有声地舔吸了起来,就跟吃冰棒似的,带给我极大的快感。

    我忍不住扭转脑袋,想看一看究竟是谁在替自己**,但是刚一动脖子,就感觉到一片滚烫和滑腻,乐悦的俏脸绯红,双唇正忘情地亲向我,还将十分性感的成熟身材紧紧贴向我,拼命地将饱满的胸脯挤压过来,以至于粉嫩的**都快陷进**里面了。

    我自然不会客气啦,当即张嘴咬住了那近在眼前的丰乳,舔弄起了坚挺的奶头,同时感觉自己的小腹与埃丽娅的俏脸紧紧相贴。埃丽娅的全身是如此柔软,就像是完全没有骨头一样。我摸索着伸过另一只手去,在她丰腴肥圆的大臀部上大力地拍打着,又使她发出了一下下的呻吟声来。

    我的**迅速在埃丽娅的吮吸中胀大起来,然后乐悦迫不及待地伸手抓住了我的男根,往她双腿之间送去。

    可惜她的性经验大概严重缺乏,尽管私处早已**泛滥,但竟是不得其门而入,急得她几乎哭了起来,纤细的腰肢焦急地不断耸挺着,那双圆润修长的美腿更是大大地张开,而她脸上那种迫切期待的神色,令我也不忍心起来,再加上她的那种姿态,也实在太诱人了,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无法抗拒这样一个警官美女的魅力。

    我顿时也欲火焚身,一个翻身就骑到了乐悦身上,将勃起的**狠狠地从后捅了进去,**处立刻感到了一股难以形容的灼热,而乐悦也同时发出了欢呼声。我在心理赞叹着,操纵**告诉**着乐悦的**,两手则在她光滑柔嫩的肌肤上肆意游走着,最后停留在她的柔软的**上大肆揉捏,令乐悦发出更热切的欢呼声,腰肢急速扭摆了过来。

    虽然她的性经验极浅,但是此刻反应地也很强烈。那柔滑的通体扭动得令人眼花缭乱,嘴里狂呼乱喊着,毫不掩饰地在享受着欢乐。

    我仿佛受到莫大鼓舞般,胯下运动的频率更加密集了,很快又将乐悦送上了濒临**的临界点。

    但就在这时,埃丽娅竟奋不顾身地扑了过来,紧紧抱住了我,死都不肯再松开。我不由自主地一手握住了她丰满的**,另一手曲起两根指头插入了她的**!

    埃丽娅再次愉悦地**起来,充满了难以言喻的兴奋,灼热的唇狂野地吻着我,腰肢摆动得比乐悦更加激烈,仿佛存心与她比赛似的,**声也完全压过了她。

    乐悦当然不甘示弱,这时她正保持着交合的姿势,无法再将埃丽娅这个竞争者赶开了,只能更加卖力地释放着自己的激情,双腿用尽力气夹住我的身躯,生怕我会舍己而去。

    这样一来我更是爽呆了,我一手一个地搂住了埃丽娅和乐悦,强有力的双臂将这两个出色的美女一起抱紧,单是两张美丽的脸庞上那种欲仙欲死的神情,已足以让我飘飘欲仙了,何况这两个美女的迎合,又是如此的巧妙、热烈。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我的脑海简直是一片空白,只觉得整个人都沉浸到了快感的洪流之中,只知道吼叫着不断**、**、再**……勃起的**从一个湿热的洞穴里刚拔出来,就又塞进了另一个早已等候着的更加湿热的**里,或者是小嘴、甚至屁眼里,令我一秒钟都没闲着,自始至终都享受着无与伦比的肉欲巅峰。

    等到我终于心满意足地直起腰,从地上站起身来时,这两个美女人人都被干过了至少四遍,都如一摊烂泥般瘫软着,全身香汗淋漓,只剩下张开双腿喘息的份了。

    我身上汗淋淋的,实在不舒服,就起身去浴室冲澡,我刚洗了不久,乐悦也踏进了浴室,咯咯娇笑着向我报告了后来的情况。

    土邦公主的药效消失、神智完全恢复清醒之后,她惊骇不已,万万想不到自己怎么像中邪了一样,做出如此放荡的集体**之举。她又是羞愧,又是害怕,六神无主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她最担心的,自然是生怕自己的丑态已被我和乐悦趁机偷拍了下来,成为威肋她的手段。乐悦跟她解释了半天,说我是真的喜欢她,才不得已用手段得到她的,而且我的家世也是名门望族,怎么可能做出偷拍这么没品味的事情来。

    土邦公主觉得有理,因此相信了我不过是个胆大包天的强奸犯,目的只是占有她的**而已。但羞愧难当的埃丽娅,还威胁着要报警,乐悦就说报警的话也可以,不过法庭作证时,可要讲详细情况的。埃丽娅的脸顿时就红了,因为她都觉得自己刚才的表现实在够淫荡,即便报警抓住了罪犯,将来在法庭上谈到那些不堪入目的细节时,只会白白增加自己和家族的屈辱。

    乐悦还告诉土邦公主,就是她虽然被占了便宜,但这毕竟只是一场你情我愿的**,而非惨遭痛苦的直接强暴。尽管我们用了春药,但却没有证据,无论如何,她都从这场**中享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欢愉,令她终生都难以忘怀。既然本身都未受到什么损失,而且反倒有了被滋润后的性满足,那又何必多事呢?倒不如就当作是一次狂乱激动的性派对好了。

    被乐悦这个女警官引经据典地说了一番,埃丽娅气的直跳脚,但最后只能无可奈何的咽下了这口气。默认了我对她的强奸!

    我听到这话,真的是兴奋异常,要不是发射了多次,实在有心无力了,真的想出去再操一次高高在上的土邦公主!

    不过还有足足两天时间,这个已经是我胯下之臣的土邦公主,难道我还怕她跑了不成?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