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九章 当着公主做爱】

    乐悦却没有象我这样用心使计,还天真地跟我说:“真的?你说到要做到哦。”

    “当然,我保证说到做到。我已经向你保证了,你也要保证听我的话哦。”

    “好吧。”乐悦说,便把两腿松开了些,我的小弟弟又重新回到她的大腿根部,隔着薄薄的丁字裤顶着她的**上部。

    “阿悦,你往前趴一点,夹住它,让它动动。”我把乐悦丰满的臀部微微向前抬了抬,以方便小弟弟来回运动。

    乐悦很听话地用手肘撑住桌面,臀部微微抬了起来,夹住了我的小弟弟。我也不再客气,托住乐悦的臀部,让小弟弟抵着她的**上下前后抽动起来。虽然隔着丁字裤,但是小弟弟还是能清楚地感觉出她**的形状,很快便能找到攻击的重点。渐渐地小弟弟只在一条缝里来回抽动,往前一搓就碰到她**上面小小的蕾心,往后一顶又使小弟弟带着丁字裤往**里突进。

    这样一搓一顶,来回几下,乐悦已经是呼吸大乱,只剩下喘气的份了。更让人惊喜的是,小弟弟才搓顶了几下,便感觉被温温的、湿湿的体液给包围住了。原来,乐悦的身体实在是太敏感,下身早已**横流,把丁字裤湿透,而湿透了的丁字裤在小弟弟的抽动之下,又缩成一条长缝,只能刚刚挡住蜜洞,没让它完全暴露在小弟弟面前。但这几乎没有妨碍小弟弟对蜜洞的攻击,随着每一次我静气凝神的突破,小弟弟几乎整个**都陷到了蜜洞之中。

    乐悦咬着牙不敢喊出声,但看得出她整个已经意乱情迷,不能自控。的确,我也没有破坏我的诺言,我没有脱下她的丁字裤,小弟弟只是在外面来回抽动,虽然也顶到了她的蜜洞里头,但毕竟是隔着丁字裤的,不算真正意义上的进去,这就不叫实质性的**。这样就让乐悦感觉自己即保住了清白,又能帮助我解决问题。所以她只是不停地呻吟着,配合着小弟弟上下前后地运动。看到时机成熟,我便腾出双手,从底下探向乐悦的**。我的食指触到她的**。乐悦不禁浑身抖动了一下,**变得更加坚挺。我轻轻地揉着,捻着,乐悦的呼吸随着我手指的动作越喘越快,不能自已。

    “啊……啊……,别……别……这样,我受不了了……啊……”乐悦语无伦次,声音细若蚕丝,是一种迷离中的呻吟,任何男人听了,都会更加性趣勃发,更加乐此不疲。我忍不住手往上一推,两个手感极好的**便全部落在我的手掌之中。乐悦的**发育极好,虽然不是很大,但很饱满,很细腻。我双手握着她的**下部,指尖却绕着她的**在打转,轻轻柔柔的,很转一下,乐悦全身就会上下颤抖一下,神经绷得紧紧的,呻吟也越来越重,越来越急。

    我继续抚摸着,双手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大,滑向她的小腹,滑向她的大腿。我一边吻着她的耳垂,一边轻轻地抚摸她的大腿根内侧,指尖顺着她的丁字裤边缘,一遍一遍地划过。乐悦几乎要彻底崩溃,她本来就敏感,吹在她耳边的热气已足以让她只能仰着头,闭着眼,无所适从,而我的指尖在她丁字裤边缘敏感地带的游动,更让她全身细胞都跳动起来,她的上身不停地扭动起来,似乎想把这种折磨的快感和煎熬完全释放出来。

    我加大进攻力度。在她耳边的吻已经变成舔,变成咬,我将她的耳垂含在嘴里,轻轻用牙齿咬着,吸着,又再用舌头舔着,顶着。乐悦哪受得了我这般攻击?她只有不停喘气的份,手指深深地掐进我的大腿,身子全部绷直,完全倚在我的怀里。

    这时的乐悦已经完全不能左右自己,完全任由我来摆弄,她根本就没意识到我摸着她丁字裤的手已经悄悄地将她的丁字裤捻成一条细缝。我稍微一提,变成细条的丁字裤便夹进她两片沾满淫汁的**之中。细条磨擦着她的yīn蒂,使她更加疯狂地呻吟,她完全沉浸在快感的享受之中,根本没意识到我的邪恶计划马上就要实现。

    变成细条的丁字裤很快便让我拨到一边,她的蜜洞就完全暴露在我的小弟弟面前。但乐悦却完全没意识到这点,她依然在迷乱中蠕动,正好让我的小弟弟可以不停地在她的**之间磨擦。很快我的小弟弟便沾满了温湿的淫液,变得滑溜溜的,根本没再多费一点功夫,便顶在乐悦的蜜洞门口。

    乐悦的臀部又蠕动了一下,我的小弟弟马上顺势随着她的重心挤进蜜洞,虽然只是进去了**,但没有了丁字裤的隔离,已经使我感觉到不一般的快感,全身一阵抖动,险些就精关大泄,还好我及时屏气凝神,才没乱了方寸。

    随着**挤进蜜洞,乐悦不由自主地发出“啊”的一声。她何等敏感,也早已感觉到小弟弟这次的进入跟刚才不一样,变得更直接更充实了。但她一心想着丁字裤还在,她以为小弟弟依然被丁字裤隔开了,只不过是丁字裤湿透了,所以才会感觉小弟弟进去得更深入了。其实她还希望小弟弟进去得更深入些,她想,反正只要是有丁字裤隔开,这样的进入就不算真正的进入,这样她就不算**了。她只要这么一想,便继续蠕动着臀部,她想尝尝小弟弟隔着丁字裤更深入蜜洞的感觉。

    但她很快又发觉她想错了,因为当她尝试让小弟弟隔着丁字裤进去得更多一点时,却发现小弟弟是长驱直入,毫无阻拦。她稍一使劲,小弟弟便进去一点,再一使劲,小弟弟全根没入她的蜜洞之中。

    “啊……”随着乐悦长长一声娇婉的呻吟,我的小弟弟,与她的小妹妹,已经完全融在一起,分不出一点空隙。怎么会这样?乐悦此时有点醒悟,但她还不敢确定。明明隔着丁字裤的,怎么会一点阻拦都没有呢?小弟弟好像已经全部进去了,完全塞满了**,而且挺得很深,已经顶到花心了。

    乐悦不敢确认,她尝试着抬起臀部,她想看看小弟弟是不是真的隔着丁字裤,也能**自如。她慢慢地抬起,小弟弟慢慢地退出蜜洞,她又往下一沉,小弟弟又全根没入蜜洞之中。乐悦不敢再动,只爬在桌子上不停地喘气。稍停了一下,她似乎还不死心,还没彻底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又慢慢抬起臀部,只让**含着**,**的根部却留在外边。她偷偷朝底下瞅了一眼,马上便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脸蛋顿时涨得通红。

    “你……你……你骗我……”乐悦看着我的小弟弟毫无阻拦地进入了她的身体里面,急得语无伦次,几乎是要哭了。这也难怪,她觉得只要我的小弟弟不是真正的进入,怎么玩她都还能接受。但现在我的小弟弟已经真实地插在她的**中,这就意味着再次真正的出轨。想到这里,乐悦感觉到她的承受底线已经被突破,感觉到心理将要崩溃,她挣扎着抬起臀部,小弟弟一下子从她的**中滑落出来。

    之前我几乎是一动不动地享受着乐悦的套弄,无论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但这仅仅是开始,我怎么舍得让这么娇嫩的女警从我身上离开呢?我知道她以为有丁字裤隔着,就不算**,没有丁字裤隔着,那才是真正的进入,真正的**,真正的被我占有了。但我并没有违反我的诺言,我并没有脱下她的丁字裤。她的丁字裤挂着她的臀部,只不过是丁字裤的底边已经被挪到了一侧,我的小弟弟才能长驱直入她的身体之中,这只能算是一个意外!

    我马上卡住乐悦的腰部,不仅不让她抬身,还让她重新又跌坐在我的大腿根上。本来小弟弟离洞口就一寸之遥,我一使劲它马上重新钻进乐悦的下体,而且是连根插入,直抵蜜洞花心。乐悦一点准备都没有,刚刚得到休息的**又一下子被**塞满,直插得她不禁“哦……”地长吟一声,瘫倒在我的怀里。

    我趁机又咬住她的耳朵说:“阿悦,我没骗你。你看看,你的丁字裤还在啊,我没脱下它。”

    “可是……可是……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怎么办啊?”乐悦有气无力、有哭无泪地说道。

    我安慰乐悦:“别人不会知道的。阿悦,你知道我有多么喜欢你吗?我天天都在想你,想得到你。而且今天也不是你的错的,我也不知道它是怎么进去的,可能太滑了吧。”这房间里,哪里还有别人啊,那个土邦公主,早就进梦乡去见她的印度大神了吧!

    “骗人,你是故意的。”乐悦嘴巴呶了起来,虽然像是在责备我,但已没有了刚才的伤心和心慌,而是多了几份娇滴滴,多了几份羞涩。

    “好,好,我的宝贝,就算我是故意的,那也是爱你爱得太疯狂的缘故啊。”我一边说,一边继续大口大口地吻着她的耳垂。

    “恩……恩……好痒,不要亲人家的耳朵啦。恩……恩……这次我就当是意外,下次不许再这样了。知道了吗?”乐悦一边娇声说着,一边情不自禁地扭动下身,小弟弟便在温暖湿润的蜜洞里四处挺进,和蜜洞里的嫩肉亲密接触起来。

    女人就是这样,在男人的攻击之下,只能是一步一步地退让。先是不让抱,让抱之后又不让摸,让摸之后又不让进去,进去之后又说下不为例……其实男女之间有了第一次,还会没有第二次吗?

    心是这样想的,但我嘴上还是很老实:“好,好,就这一次。但你这一次要听学弟的话,完全把身子给学弟我哦。”

    “坏蛋,你现在不是已经完全得到我了?”乐悦故意嘟着嘴巴,又掐了掐我的大腿。

    “这不算完全得到。刚才是无意的,现在我们要好好做。”我说。

    “怎么好好做?”乐悦红着脸问我。

    我笑而不答,慢慢把乐悦的身子反转过来,正对着我,小弟弟依然坚挺地插在她的蜜洞里面。然后双手托住她的臀部,使她的整个身体的重心掉在我的两腿之间。乐悦很乖地听从我的摆弄,双手环抱着我的脖子。坐定之后,我将她的臀部往上一提,**便往前一挺,直抵花心;又一松劲,乐悦的身体便往下一沉,yīn蒂便跟**的根部产生磨擦。乐悦“啊”的一声,一下就陷入到极度的享受之中。

    各位狼友可能知道,使用这一招,男方可以不用花太多力气,只是借势使力,但女方的**却是全方位地受到攻击。**始终撑满**,不留半占空隙,自然会使女方的充实感、快感一并迸发,**不停。果然,乐悦在我这一招的攻击之下,没几个来回便香汗淋淋,娇啼不断。她闭着眼睛,咬紧嘴唇,却不断地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脸上是痛苦之极,却又是快乐之极。

    我贴过吻上她的嘴唇,她松了松牙根,我的舌头便和她的舌头绞在一起。啊,果然是甘甜无比,鲜嫩无比。此时此刻,我们的上身,我们的下身,都在亲密无间地“亲吻”着。乐悦显然没有受过这样全方位的刺激,身体不停抖动,情绪也陷入到极度的兴奋之中。

    “好哥哥,情哥哥,快快爱我,快快爱我。我都给你,我什么都愿意给你。”乐悦疯狂地叫着。

    这时我的情绪也兴奋到了顶点,如果我一松劲,便会泄了。可对着这么一个美人儿,我怎么舍得轻易了事?我放缓节奏,让小弟弟在蜜洞里慢慢寻找,慢慢挺进,不停地变换着方位攻击蜜洞里的嫩肉。然后还用托住她臀部的手加入战斗。我的中指悄悄地滑向乐悦的屁眼,沾上她的淫汁,慢慢地挤进她的小洞。

    乐悦发现了我的阴谋,她快速地抖动臀部,想摆脱手指对屁眼的侵扰。但她的抖动只能使我的手指更润滑地挤进她的屁眼。我猛然一使劲,半截手指就插了进去,直接在她的屁眼中搅动起来。

    “啊,不……”乐悦的身体一下全绷紧了,下坠的重心使我的小弟弟完全顶到了她的花心,一股湿热的液体把**全部淋透。我知道在我的前后夹击之下,乐悦要喷精了,这是女人**来临的最明显的特征。我想越到这时候越要我冷静,便静气凝神,加快**,每一下都使小弟弟直插到乐悦**的最深最嫩处。只听见“啪啪”的交配之声,和乐悦的“啊啊”的娇啼之声,混在一起,此起彼伏,美不胜收。

    “哦……”乐悦释放出最后一点能量,先是身子绷紧,脚指绷直,然后在长长的一声喘息之后,整个人都瘫在我的肩头,任由我再做继续的**。

    第一次和乐悦**就让她达到了**,这让我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我如同受到鼓励一般,准备放手一搏。因为我的小弟弟还挺在乐悦的蜜洞里面,它还要向蜜洞发起最后一波攻击!

    没想到正是关键时候,却听到房间外面喊道:“埃丽娅公主,请问休息了吗?农场提供了风味小吃做宵夜,请问要不要品尝一下?”

    被这么一喊,我和乐悦都警觉地竖起身子。这时我们才想到埃丽娅还在屋里。不知她听到我们的动静没有?还好,房门紧闭,没有听到什么声音,看来埃丽娅只知道我们在工作,并没有想到我们在里面正做着好事呢。但被她这么一喊,我们的疯狂倒是冷静下来了,两人只对视着,动也不敢动。

    乐悦高声回答道:“暂时不用了,我们在工作呢,待会儿我们自己出来吃。”说完俏皮地向我眨眨眼,我一激动又吻了上去,两个人的舌头马上重新绞在一起,谁也不愿分开谁。

    末了,乐悦抬手揪一下我的鼻子,嗲嗲地说道:“坏蛋,人家都要被你折腾死了。”

    我也不说话,只是用亲吻她的耳垂来作为回答。乐悦禁不住我的挑逗,又开始急促地呼吸起来,还热烈地还我她的亲吻。被她这一弄,刚才有点疲软的小弟弟,立马昂首挺胸,一柱擎天,在乐悦的小蜜洞里活动起来。

    乐悦惊讶地“啊”了一声,这才醒悟我还没射,而她已经**了。想到这,她的脸扑的一下又红了,但她还是硬着嘴皮嗔道:“你答应过人家只做一次,下不为例的。”

    “你已经来过一次了,可我只能算半次。来,让我把剩下的半次做完吧。”说着便托着她的臀部,前后使劲地**起来。

    “不行,不行,我要工作了。”乐悦一边说着,一边假意地挣扎着身子。

    “好,好,你学你的,我做我的。”我正想着变化一下体位,就顺着乐悦的意思回答道。

    乐悦明白我的意思,慢慢地向着桌子转过身体,小心翼翼地不让小弟弟从**中滑落出来。待坐定后,又扭头向我撒娇:“我工作时,不许你捣蛋。”然后莞尔一笑,拿着鼠标假模假样地动起来。

    我一想今天是谁听谁的?于是故意虎着声音说:“乐悦警官,你今天的工作任务还没完成。你必须排除一切干扰,把工作完成!”

    “是,飘飘同学。”乐悦轻松地回答,还故意稍微翘了翘屁股。

    我自然也不客气,从后面压住乐悦丰满的屁股,挺腰上刺,前后**。不一会儿,乐悦也进入了状态,伏在桌上“嗯嗯呀呀”地呻吟起来,工作当然也就被我打断了。

    我故意逗她:“别光顾着享受,快做事啊。”

    乐悦侧过她那张俊俏的脸蛋,用手捶了我一下说:“坏家伙,你这样弄,我怎么写啊?”话虽这么说,她还是硬撑起身子,电脑上操作起来。

    我看她刚一动,便突然用劲向她的子宫深处顶去。乐悦马上“哦”了一声,身子一阵颤动,手中的鼠标也落下了,她不停地娇啼:“坏家伙,小坏蛋,欺负人,欺负人……”

    这种**的感觉别有情趣,乐悦似乎也掌握了小弟弟的**规律,一边配合着小弟弟的一进一出,一边在电脑上操作,真可谓是**工作两不误啊。

    也不知过了几分钟,正在我们兴致勃勃缠绵之时,突然听到卧室门打开的声音。“不好,埃丽娅出来了。”乐悦心里一慌,直起身子想站起来。

    我知道埃丽娅出来只需几秒的时间,要想收拾整齐肯定是来不及的。情急之下,我却死按住乐悦,不让她站起离开,相反还握住她的手,一起操作电脑。

    “吱”的一声,土邦公主就睡意朦胧地走了出来,边走还边伸了个懒腰,那硕大高耸的巨**房,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你们还在工作吗?真是不好意思了。”埃丽娅看见乐悦就坐在我大腿上,却没反应,只是客气了一句,看来还在半睡半醒之间。

    “公主,你醒了啊,刚才外面说山庄提供了风味宵夜,你有兴趣吗?”乐悦端坐在我的大腿上,一动不敢动,只是嘴里说了一句。

    “有宵夜啊,正好有点饿了呢。”埃丽娅笑了起来,这时可能她才发觉乐悦是坐在我身上的。但她一时也没在意,所以也没细想我们是怎么一回事,反而突然关心地问道:“你们也一起吃点吧?”

    我看这个土邦公主根本就没有发现我和乐悦的异样。于是我镇定地说:“我们正在整理你要的资料呢,还有一些就完成了,等做完了再出去吃。是不是,乐悦?”说完,我还故意顶了一下乐悦的下身,小弟弟马上就在她的蜜洞里跳跃起来。

    乐悦一点防备都没有,蜜洞突然被我的小弟弟一顶,不由得发出“嗯”的一声,这是**时的本能反应,在埃丽娅听来却似回答我的话题一般。

    埃丽娅温柔笑道:“辛苦你们了。”然后走过来看了看电脑上面的内容。

    我抱着乐悦,身子往后挪了挪,趁机摆动着乐悦的下身,让小弟弟在她**里**起来。乐悦却不敢吱声,只是咬紧嘴唇,任由我奸污。

    在埃丽娅的眼皮底下操乐悦,这种感觉实在是刺激。埃丽娅弯下身时,我的小弟弟正坚挺地插在乐悦的**里面,离埃丽娅的脸蛋也只有几尺的距离。但也许是桌子底下光线较暗,再加上埃丽娅心思只在屏幕上,所以竟然没有察觉我正在操着女警官!她仔细地观看着电脑上的资料。

    而我的小弟弟此时却是英姿勃发,屡屡刺向乐悦**里的嫩肉,虽然动作的幅度不大,但却因为动作缓慢而着着坚实。而乐悦在一位重要的外交客人面前被人操逼,心里更是别样的感觉,羞涩、惊慌、快感混杂在一起,这样的**感受非同一般。她主动配合着小弟弟的**节奏,小心蠕动着臀部,使自己的蜜洞和我的小弟弟紧密地交织在一起,不停地摩擦,不停地悸动。最让她难受的是,她在享受****带来的快感的同时,不仅不能喊出声来,还得故意让声音保持平静,不知所云地回答着埃丽娅的问话。

    这样的享受只怕就这一回了,我要延长享受的时间!于是我故意对埃丽娅说道:“公主,你最好穿上外衣,天气已经冷了,而且山上气温又低。”

    埃丽娅听了我的话,直说:“好的,谢谢。”便直接进了洗手间,我这才想起来她是出来干什么的。

    听到洗手间门关上的声音响起,乐悦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又狠狠地掐了一下我的大腿,说:“坏蛋,吓死我了,快点让它出来。”

    我却压住她的臀部说:“我还没结束呢。”然后就大力地**起来。乐悦哪有力气拗得过我,只好乖乖地趴在桌子上,任由我的小弟弟在她的蜜洞里左冲右刺。只几个来回的**,乐悦又全身颤动,终于又忍不住“嗯嗯啊啊”地叫出声来。

    这时埃丽娅已经走了出来,她听到动静,诧异地问道:“怎么了?”

    我赶紧说:“没事。乐悦坐久累了,我帮她揉揉腰部。”

    埃丽娅说:“对,累了就活动活动。”

    我知道埃丽娅看不见我们底下的动作,便突然按住乐悦的腰部,让小弟弟往她的花心使劲一顶,乐悦马上“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我还故意回头问埃丽娅:“是这样吗?”

    乐悦哪受过这般折腾,趴在桌子上连声说:“我不行了,我不行了。”

    埃丽娅却还在说道:“对,对,就这样,就这样,让她活动活动。”说完走进卧室里穿外衣去了。

    我得意地回答道:“遵旨。”便托起乐悦的臀部,使劲让小弟弟在她蜜洞里套弄起来。乐悦也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嘴里只是不停地呻吟,呼吸不停地加快。她用手掐我,想让我停下来,但反而激起我更大的斗志,小弟弟更加胆大妄为,一口一口地在她**里猛咬。

    水声又响起,乐悦终于又敢出声喊了:“哦……哦……坏蛋……我……不行了……”

    说着,只见她全身绷直,气喘不断,**一阵一阵地抽搐,阴精一股一股地往外涌出,把我的小弟弟搅得一阵又一阵地酥麻,很快便要把持不住。

    “舒服吗?”我一边加大**力度,一边问着乐悦。

    “哦……哦……好……舒服……啊……别……别射在里面,今……天是危险期。”乐悦上气不接下气,只能喃喃地娇啼道。

    “啊……啊……我要射了……”这个时候的男人,哪能半途而废,无功而返?什么危险期不危险期的,早被我抛在脑后。我一停顿,任由着jīng液一喷而出,向乐悦的花心喷去,和她的淫汁混在了一起,融合在了一起。

    乐悦伏在桌子上久久回不过神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还在不停地抽搐,一吸一吐,感觉我的精子和她的淫汁在慢慢地滴下来,落在我的阴囊上。

    我轻轻地抚摸着她的**,等她慢慢地缓过劲,然后扶直她的身子,贴在她的耳边说:“对不起,我都射在里面了。”

    她假装恼怒地掐了我一下,嘟着嘴娇滴滴地说:“你又射进去了,坏蛋!”

    这时埃丽娅也穿上外衣出来了。乐悦现在更不敢站起身,因为虽然我的小弟弟已经瘪了,但还是软绵绵地趴在她的洞口处,还沉浸在一片淫汁之中。

    埃丽娅到门口去叫宵夜,乐悦揪揪我的衣领说道:“还舍不得起身啊?”

    我只好推了推乐悦,示意她起身,然后自己也小心翼翼地站起来,我用手在下面摸了一下,裤裆已经是湿漉漉的,我又伸手摸了一下乐悦的大腿,乐悦紧张地颤抖起来,而我手上已是黏糊糊的。

    我知道,此时我的jīng液,正顺着乐悦的大腿,慢慢地往下滴着……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