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八章 国家任务】

    路飞飞肯定是不敢留我在她那过夜的,当她清醒过后,直接就羞红了脸将我赶出了门——我本来还想再来个一两次的,但小女生打死都不干了!

    不过路静的任务我总算是完成了,心里也非常高兴,哼哼着不成调的曲子我开着车回白芳那边,谁知道半路上接到安琪的电话,说学校里有警察找我!

    警察找我?我心里顿时格登一下,心想坏了,难道不成是乐悦那小娘们爽完了就翻脸不认人,要告我强奸抓我去坐牢?我正惶恐间,安琪又说不但有警察,而且还有市政府的外交接待官员,我这下就蒙了……市政府的外交接待官员找我什么事啊?难道我运几辆汽车回岛来要干涉到外交了?这是商业行为吧?

    不过我已经肯定,不是强奸乐悦的事情翻了,也就放下心来,掉头将车开向学校,学校门口的警卫就叫我直接去行政大楼,我听到那还有不从的,直接就将汽车开向了平时根本就不允许的行政大楼。

    行政大楼前已经站了几个人在等我了,包括我的女朋友安琪和计筱竹,还有个副校长和校务处几个人,甚至连我们科技管理学院的副老大都来了一个。

    我很奇怪地下了车,却一眼就看到了乐悦那个漂亮警察正在向我甜甜微笑,还主动向我伸出手说:“李飘飘同学,又见到你啦!”

    我心惊胆战地望着计筱竹和安琪一眼,见她们没什么反应,才和乐悦握了下手,乐悦已经直接说道:“这次我们来找你,是因为有重要的外交工作需要你协助完成……”

    “外交工作?”我晕头晕脑的,心想外交工作管我一个学生什么事情啊?

    这时一位西装笔挺的政府官员已经走了过来,主动递给我名片,我瞄了一眼,是市政府外事办公室的副主任,后面还有一串乱七八糟的名头和称号我都没看清。

    “李飘飘同学,我们市政府外事办,希望能暂时征用你的汽车。”这个副主任开口就吓了我一跳,我吃惊地看着他:“我的车?”

    “杨副主任,我和他比较熟,还是我来说吧。”乐悦看样子混得也不错,直接就将我拉到一边,向我详细解释了一下。

    原来是有位印度土邦的公主,来我们这边风情旅游,印度土邦早在印度独立时就被取消了,这些土王啦公主啦都是关着门自己叫得热闹,出门根本就没有人理会她们,但这次来这个土邦公主就不同了,她们家族的土王称号虽然被印度政府取消了,但是无论是风俗还是传统,都一直延续了下来,而最重要的就是,他们是由当时英属印度土邦直接转成印度联邦的,所以现在他们所在的那个印度邦,实际上仍然是他们的势力范围。

    也就是说,现在这个印度邦的邦总督,也一直是由这个土王家族控制着的,所以这就是印度为数不多还没有没落的土王家族。

    而这个土邦家族的公主,这次就来到了我们这边旅游,估计是因为行政级别太低,外交部也很头痛,就一纸令下,把这个土邦公主丢到了各个市县的外事部门去,也就是说,她到哪个地方,就由哪个地方的政府外事部门自行接待。

    这下立即就抓瞎了,毕竟一个早就不存在了的土邦公主,又没有正式外交上的身份,甚至连公务员都算不上,该用什么规格接待呢?太过了要挨外交部的批评,太低了要丢人现眼,更要挨批评!

    各地市县的外事部门都绞尽脑汁,最后有个天才外事人员,终于想出了一记妙招,那就是以私对私,用私人来接待这位土邦公主,这下就热闹了,北部直接就由商业大王的女儿陪护的,全程都是英国皇室专用的Jaguar捷豹礼宾车坐驾。

    而到了中部,则是由地产大王提供的凯迪拉克加长,此后的市县,有用加长林肯的,有用加长宝马的,还有用丰田大总统的……总而言之,虽然是私人接待,但规格全是总统级别的……这位土邦公主,大概自己都莫明其妙的,不知道这次简单的旅游行为,变成了各个县市之间政治斗争和面子问题了。

    现在,这位公主即将来到我们这个城市,我们这个城市有钱人当然是不少,好车肯定也是成堆,但苦在这公主来得太晚,该坐的车和不该坐的车,她基本上都坐过了……市政府这下就头痛了,而且市议会和市长都下了死命令的,这次丢了城市的脸面,外事办的工作人员就直接去扫大街。

    乐悦也在回来上班后,就借用到了这个临时组建的接待处负责工作,就在他们焦头烂额的时候,乐悦突然想起来我开的是劳斯莱斯幻影DropheadCoupe,这车不但名贵,而且好像还没有别的县市用过,就急忙报了上去,市政府外事办的工作人员一查,果然还没有哪个县市用过劳斯莱斯,就急忙出动和乐悦一起来征用我了。

    我听完后皱起了眉头,不高兴地说:“搞半天,是要我当车夫啊?”

    乐悦笑了,低声说:“这种外事活动,市政府肯定是会卖你面子的啦,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市政府都会多加照应的。”

    我刚想说我有什么事情要市政府照应啊?一边的计筱竹学姐已急忙说:“那好啊,就请市政府先给我们一些优惠政策吧,我们正准备开办一个有游艇的学生会所呢。”

    “这个没关系,你们想要什么优惠,去和外事办商量就行了!反正市议会是授了权的,他们有全责。”乐悦满脸是笑地回答,显然对计筱竹很有好感。

    就这样,在我没有发表意见的情况下,我就被计筱竹学姐卖给市政府当车夫了,为期是三天,当然了,优惠条件宰得外事办的那个副主任差点就哭了——计筱竹学姐是什么人啊?那是天使与魔鬼的混合体耶!

    第二天一早,我就奉命开着劳斯莱斯幻影DropheadCoupe和两辆政府用奥迪TT一起去接那位土邦公主,当看到那位传说中的印度前土邦国公主埃丽娅从隔壁县一位富豪提供的保时捷加长卡宴里出来时,我不由得呆住了,这位土邦公主,长得不但是相当漂亮,而且还拥有**肥臀的火爆三围,简直是我见过的身材最魔鬼的美女,一身淡紫色的华丽纱丽也遮掩不了她的丰满身段。

    大约是看到了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同为接待的乐悦悄悄地就踢了我一脚,我清醒过来,却看到几个和我们同来的外事人员和警员,都还在瞪大了眼睛流口水,不由得对他们很是鄙视!

    埃丽娅大概从小到大早就习惯了男人初见她时的呆像,倒是不以为意,对着送她来的外县人员客气地道了谢后,又热情地向我们打招呼!

    这时我才发现,这印度妞,居然会说一口流利汉语……乐悦小声解释说,埃丽娅是在新加坡上的大学,所以汉语才说得这么流利,我这才恍然大悟,是说这个土邦公主,怎么翻译都不带一个,就敢在岛上乱窜呢,原来人家根本是新加坡留学混出来的啊!

    行程安排都是由外事办的人员和这个土邦公主商议后决定的,这个公主对那些高楼大厦人文景观的什么不感兴趣,说在北部就见够了,到了我们这里,她想见识一下自然风光。

    我心想要是我游艇开来了,把她拖到海上面,要多自然就有多自然!

    外事办的几个人很呆地就建议去五峰山,我差点晕了过去……那山上除了个休闲农场,还有啥啊?而且山路弯弯,车难开得很耶。

    可能是看到我脸上不太爽的表情,乐悦就小声说,她和我换着开好了,反正外事办也是指定她全程陪护的。乐悦这样一说,我心情就好了,心想三天耶,难道还不能和这个美丽女警再续前缘吗?找个机会一定奸了她!

    乐悦肯定是看出了我的龌龊念头,脸上微微一红,轻啐了我一口,然后就不理我了。

    “这是你的车?”上车后,埃丽娅就很有兴趣地打量着我,然后又看了看车内豪华的装饰,不过目光却很淡然,估计是这段时间名车见得太多了的缘故,而且印度的土王世家,那也是堪比各国王室的名门了,什么样的豪华奢侈没见过?

    我干笑:“是啊。”以前那些大商名门,是为了迎合各地政府的邀请,出动过各式各款的名车接送过她,但是那些车主人怎么会沦落到亲自来当人家的司机?最多也就是派个下人来服务罢了。

    但是我能这么做么?我哪来的下人或者司机啊?再说了,这车交给市政府的司机开,一千多万的名车,开坏了是他的事还是我的事啊?这车是我家老头子的坐驾耶,我还想不想搭顺风投资赚钱了?

    埃丽娅很是健谈的样子,和我东一句西一句的瞎扯,我估计她从出游以来,就没有和人说过这么多话,大约是因为她觉得和我地位相当的原因,而那个外事人员个个诚惶诚恐的模样,也早就让这个土邦公主厌倦了,所以她连同在车内的乐悦都不怎么理会。

    我却在和这位美丽的印度土邦公主的交谈中,隐约发现了她心里有着深沉的心事,虽然她没有说出来,但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情绪,却让我觉得那一定是一件不开心的事情。

    谈来谈去的,埃丽娅知道我的身份,也知道了我的家根本就在北部,她诧异地问我,为什么来上学还要开这么一辆名贵的车,我只得将别墅的事情向着这位土邦公主解释了一遍,没想到这位印度美女一听眼睛就亮了,竟然接二连三地问个不停,连一些细微处都不放过!

    我都在怀疑这个土邦公主是不是印度政府派出来的商业间谍了!

    “还是当学生的时候幸福啊。”听完了我的介绍,埃丽娅似有感而发地说了一句,美丽的脸庞上,竟然多了几分寂寞。

    五峰山的景色我不知道这位土邦公主是否满意,反正我是觉得早就看习惯了,没什么兴趣的,从埃丽娅的表情上来,她好像对我的别墅计划更感兴趣一些,这也就造成了,我这个被政府征用司机,还兼职了埃丽娅的专职导游。

    早知道这样,就带计筱竹学姐上山来了,她肯定会因为兼职再狠敲一把市政府的竹杠的,我颇有点遗憾地在心里想。

    白天陪了这个土邦公主转了一天,到晚上就住在五峰山的休闲农场了,农场规模虽然也颇大,但毕竟在较有名的休闲场所,我们来了三台车七八个人,竟然房间不够住……还好有着市政府的手令,总算腾了一间高级套房将埃丽娅安置下来,我和一位男性外事办的工作人员,就住在埃丽娅房间对面的普间里面,而乐悦和另一位女警住隔壁,其他的工作人员就惨了,只有去挤大间了。

    我正和外事人员在胡吹海侃时,我们的房间门突然响了,我去打开一开,居然是乐悦站在门外,穿着睡衣,胸脯鼓鼓的,我见到她这性感的装束,顿时觉得自己浑身发烧,小弟弟在底下躁动不安。

    “飘飘同学,你现在有时间吗?”乐悦在同事面前,很有礼貌地问我。

    “有啊,有什么事吗?”我心想就冲你这身打扮,我没时间,也得有时间啊。

    “埃丽娅公主想登陆你们学校的BBS论坛,她来问你有没有帐号。”乐悦的话让我呆了一下,那土邦公主登陆我们学校的论坛做什么?

    “飘飘同学,你有BBS帐号吧?”乐悦笑眯眯地问我。我只得点头,乐悦就说:“那去公主的房间吧,她在等我们呢。”

    于是我就和乐悦正大光明地进入到了埃丽娅的房间里面。

    埃丽娅对我微笑着点了点头,她穿着一件白色的丝绸睡衣,那曲线火爆的身材在灯光下愈发醒目,我根本不敢多看,直接就登上了我们学校的BBS帐号,埃丽娅很认真地用我的帐号浏览起来,还不时在她感兴趣的版块和话题后面回复贴子。

    我和乐悦就站在她身后看着操作,我的手悄悄地伸到了乐悦的睡衣里面,她扭身不让我碰她,我掏了几把没掏着,有点怒了,干脆就将她的睡衣下摆掀了起来。

    我和乐悦是并排着的,这种姿势之下,埃丽娅当然看不到我们在后面做什么,乐悦的睡裙被我提到腰部,白花花的屁股便露了出来。我抬眼探去,哇,乐悦她竟然穿的丁字裤!整个阴部暴露在我眼前,虽然晃来晃去,却能看个真切:阴毛淡淡的,温顺地伏在鼓鼓的**上,**两边却一根阴毛都没有,干干净净,白里透红,晶莹剔透,一条细缝闭得紧紧的,大**也陷了进去被包了起来,越发显得神秘可爱。最诱人的是,随着乐悦双脚的不断挣扎,她的蜜洞一会儿藏在两片白花花的屁股之间,一会儿却完全敞开,让人一览无遗。这么一遮一现,就像是在召唤我,在引诱我。

    我终于又看到乐悦的蜜洞了!自从那天操她以后,我倒是经常想起这个漂亮的女警,回忆她长着什么样的**。现在终于被我看到了,果然是天生尤物。这么一个好东西,还能保养得这么好,依然像少女般鲜嫩。

    我看呆了。乐悦面红耳赤地瞪了我一眼,伸手抹下了睡衣。这时我又看清她没穿内衣,两个小**挺着睡裙,分外诱人。

    这时埃丽娅突然说道:“你们谁来帮我打字好吗?”原来埃丽娅的汉语水平只是口语对话较强,但语法与用词还有拼音,就只能说是勉强了,这样的水平在我们大学的BBS上跟贴子,一会就被人骂得狗血淋头了,说是哪个小学生混上来了。

    埃丽娅当然受不了,所以才叫我们谁去当打手。

    乐悦直接扯了扯我,说:“你的号耶,自己去吧。”我只得坐在了电脑面前,埃丽娅不时在一边指手划脚,这点一下,那问两句,我心里异常纳闷,这个土邦公主要逛也应该逛她们印度论坛吧?怎么对我们大学这么感兴趣啊?

    埃丽娅这样看了一会,估计有些累了,她就说了一句:“能麻烦你们把这个论坛我刚才问的那些问题归下类打印出来么?我想要明天看看。”

    这印度妞,把我和乐悦当成免费文秘了?

    我和乐悦只得应承下来,印度妞就走到卧室里去睡觉了,丢下我们两个苦命的人在这里为她收拢资料。

    见到客厅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我就盯着乐悦嘿嘿笑着。乐悦嗲嗲地嗔道:“看什么呀,没见过啊?”

    我咽了下口水,回答:“是没见过。”

    乐悦走过来,抬手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胸口,说:“你们男人都是这样,等你以后讨了老婆,够你看的。”

    我壮了胆子,抓住她的小手说:“别的女人我看一眼就够了,可看你就是不够。”

    她噗哧一笑,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又现了出来。她把手抽出来,说:“不许拿我寻开心!别忘了你今天来是干什么的,我们快工作。”

    我也笑了,或许乐悦真的只以为我在开玩笑呢,便顺着她的话开起玩笑来:“工作应该是我们两个人一起的事情吧?”

    “好,我的飘飘同学,我们现在从那儿开始呢?”乐悦坐在电脑前,扭着头甜甜地问我。

    她的身体微微往前倾斜,睡裙的领口处早就松了一个口子。我偷偷瞟了几眼,顿时感到春意盎然,风光无限。乐悦的胸脯很白,皮肤很细腻。**尖尖的,**浑圆而丰满,深色的乳晕,**坚挺,在睡衣上现出了两个小点。我又凑近了点,啊,还能闻到淡淡的**。我恨不得一口咬下去。

    乐悦突然用手肘顶了下我的大腿,红着脸说:“你坐下,我站着。”原来,我的丑态被她发觉了。她想和我调个位置,这样她就不会走光。

    而这时的我早已被色胆撑坏,只想着找个机会下手,所以虽然被乐悦看破了我的色心,但也不觉得尴尬,反而笑着说:“好,我坐下。但你也要坐下,不然站着你怎么把这个工作做完?”

    乐悦说:“那我去搬张椅子来。”接着便起身想到一边拿椅子。

    我却一把抓住她的手,说:“不用了,这桌子就这么大,两张椅子摆不下的。”

    “那怎么办?”乐悦不敢看我的眼,只是低着头哝哝道。

    我把笑脸一收,严肃地说:“来,你坐我腿上,我们一起工作。”

    “啊?”乐悦惊讶地叫了一声,但看看我严肃的表情,就不敢吭声了。沉默了一小会儿,她涨红着脸问:“怎么坐呢?”

    哈哈,鱼儿就要上钩了。我心中暗自狂喜,但却不动声色,把两腿并拢,说:“坐在上面吧。”

    乐悦又看了下我严肃的脸,犹豫了会儿,然后咬着下唇,小心地用手把睡裙的下摆收拢起来,正坐在我腿上,还小心地问了句:“是这样吗?”

    我心中又是一阵狂喜,急忙抓起她的手,说:“对,就是这样。”

    乐悦身材不高,娇小玲珑,坐在我腿上耳垂刚好对着我的嘴唇。闻着她阵阵的体香,我不禁呼吸加快,呼出的气正吹在她光溜溜的颈脖上。看来乐悦是个相当敏感的女孩,热热的气息一吹到她颈脖上时,她微微打了个寒颤,发出“嗯”的一声娇啼。最要命的是她虽然收拢了睡裙的下摆,但睡裙实在是太短,所以一坐下来光溜溜的大腿根便直接贴着我的大腿。虽然隔着裤子,但我还是能感觉到她大腿的细腻、光滑。我真后悔今天穿的是最紧的三角底裤,使我的小弟弟绷在里头,没法出来感受一下女孩私处的风光。

    我们两人的手就这样把在一起,在电脑上整理着资料,很快一部分资料就整理完了,这时我说休息一下,借着两人起身休息的机会,我赶紧跑进洗手间里,把那条最碍事的三角底裤给脱了,然后也不拉上拉链,就赶快回到椅子上坐下。

    因为有刚才规规矩矩的相处做铺垫,乐悦的防备心理似乎少了许多,大大方方地又坐在我腿上,还侧过脸俏皮地说:“同学,坐在你腿上辛不辛苦啊?”

    我借机一边用左手把乐悦的腰环抱起来,一边说:“知道我辛苦,你还调皮捣蛋。”

    乐悦咯咯一笑:“我怎么调皮捣蛋了?”

    “你老是只坐在我的大腿前端,久了就会把我压麻的。”

    “哪怎么办?”乐悦听我这么一说,一边问道,一边想抬起身子。

    我却怎么舍得让这么一个娇滴滴的身躯离开我的大腿?于是急忙用劲将乐悦的腰搂紧,说:“你往后面多坐一点就行了。多变换一下坐姿,就不会压痛我了。”

    乐悦“嗯”了一声,稍微抬起身子向我的大腿根部坐去。她这一抬身,马上在我们两人之间形成一个空档,我那早已雄姿勃发的小弟弟立马破洞而出,跳出我本来就没拉上拉链的裤裆,夹进乐悦两条光溜溜的大腿根部。

    乐悦的大腿是何等敏感,马上就感觉到我的小弟弟的攻击。她“啊”地叫出声来,慌乱之中却把两腿夹得更紧,我的小弟弟“噗哧”一声从她两腿间滑落下来,一阵快感充上我的脑部。我紧紧按住乐悦的腰部,不让她起身。

    乐悦涨红着脸,呼吸急促:“这……这……这样……不好。”声音变得又急又细,低得几乎听不见。

    这样微弱的抵抗怎能阻止我进一步的行动?我喘着粗气,贴着她的耳边说:“阿悦,你知道学弟辛苦,你不能不管学弟啊。”

    “可是……可是……”,乐悦早已方寸大乱,又被我呼吸的热气搞得浑身痒痒的,只能闭着眼睛不停地呼气,鼻子一歙一合,话也说不出来了。

    我依然不停地在她耳边厮磨,咬着她的耳垂说:“阿悦,我喜欢你,我不会伤害你的。你看它都这么辛苦了,就帮帮我吧。就让它在外面,我保证不会伤害你的。”

    乐悦似乎已经从慌乱中恢复回来了,神情也正常了许多,只是脸蛋依然红扑扑的,鼻尖上竟然冒着薄薄的一层汗珠,显得分外娇柔可爱。她狠狠地掐了一下我的大腿,嘟着嘴巴说道:“喜欢我就一定要这样子吗?吓死我了。”

    “可是我真的喜欢你,想死你了。你就让它在外面碰碰你,让它亲亲你嘛。”

    乐悦低下头很快地瞅了我的小弟弟一眼,只见它昂首挺拔,血管都要爆裂了,的确是很辛苦啊。乐悦也是喜欢我的,看见我的小弟弟那种辛苦劲,她也是很心疼的。所以她似乎下了决心要帮我。可是怎么帮呢,她根本没有主意,只是红着脸蛋,低着声音说:“你真的保证不让它进去吗?”

    我故意逗她:“不进去哪里?”

    她的脸一下更红了,又掐了我一把:“坏蛋。就是不准进到我的身体里面来。”

    我不禁又亲了下她的耳垂,轻声说道:“我保证不把你的内裤脱掉,小弟弟只是想亲亲你,它想死你了。”不脱掉内裤和不进到身体里面是两码事,谁说不脱掉内裤就不能**了呢?所以我故意打了个擦边球,向乐悦保证不脱掉她的内裤。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