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三章 痛彻心扉】

    这天晚上我哪也没去,就窝在自己的公寓里,我拿着路静送我的内裤,不知道打了多少通电话给她,她开始是不接,后来干脆关机了,我呆呆地睡上床上,两只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我失眠了!

    昨天竟然在与路飞飞斗嘴使气的时候,我强奸了那个才16岁的高二女生,而且连续强奸了四次,我都不知道我发什么疯了,但是我基本上没有想过那个被我强奸的小女生,心里想的却是她的堂姐,冷艳逼人的路静,不知道她昨天亲眼看到我的**跟她堂妹的穴紧密的插在一起,到底是什么想法?

    想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来今天路静也要去建材市场,那么说虽然她不接我的电话,但我还是有机会跟她当面解释,我天不亮就来到学校门口公车站等路静,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知道路静看到我上她妹妹之后,再看到我是什么反应。

    我强打精神,睁着惺忪睡眼看着一**上下公车的男女。

    终于,乌黑秀丽的美发在上班族人潮中隐现,路静来了,眉毛依旧像春山般秀美飘逸,深邃动人的眼神,还是那么神秘迷人,挺直的鼻子像维纳斯的雕塑般让人不敢亵渎。

    令人讶异的是……她在人丛中出现之后,那弧度优美的柔唇就一直带着微微的笑意,冷艳中透着无限的妩媚,好像昨天没有发生任何事。

    今天她的穿着是淡紫色的尖领贴身丝料长袖上衣,配着肩上紫色的皮包,项下一串紫色水晶项链,称着颈部更加的细嫩雪白,这就是所谓的冰肌玉肤吧!

    她胸脯高耸,**动荡有致,很显然她今天又没带奶罩。

    下身是一条颜色稍深的百折紫色及膝裙,柔软的丝料慰贴出她身体的曲线,也更凸显她挺秀的双峰及丰美微翘的臀部,裙摆下露出一双雪白圆润的小腿,脚下踩着深紫色高跟鞋称出她高挑的身材,集中在她身上的是候车站所有男人眼中喷发的欲火及所有候车女性妒嫉的目光。

    她若无其视的走过我面前,扫过我的眼神是那么的陌生,好像从来没有见过我这个人,却又像有意,又似无意的站在离我不到一公尺的正前方,一头乌丝披下她柔腻的双肩,背影醉人的曲线,让我不想看她都不行。

    每次在她扭头看公车来处时,诱人的美臀轻微的摆动,好像在向我招手,紫色的裙摆下……啊!

    她今天没有穿丝袜,细腻光洁白皙修长的小腿,不禁让我想到小腿之上浑圆雪白的大腿,刺激得我沉寂了一夜的大**肃然起立,坚挺的欲破裤而出,想得我脑门发胀,血脉贲张,她今天是不是又想跟我在公车上……

    我正自胡思乱想,公车来了,人潮拥挤中,我照例紧跟在她身后上车,人就是那么奇怪,每个上班族男士的眼神都被她勾出了熊熊的欲火,可是当她抬起美腿跨上车时,挤在她身边的男士又一个个颇有君子风度的让出一条道,似乎连她的衣袂裙摆都不敢触碰一下。

    公车起步时,带动前面的人潮向后退,她动人的身躯自然的往我身上倒过来,紧跟在她身后的我忍不住抬起手托住她翘美的臀部,哇!隔着薄丝折裙,触手滑腻,好像抚在她光洁的雪股上,难道……她今天没有穿内裤?

    在拥挤的人潮中,她对我抚在滑腻雪股上的手似乎并不在意,我脑海里正盘算着如何让她转过身来,让我欲破裤而出的坚挺**再度与她凸起的**亲吻,如果她果真没有穿内裤,说不定今天我粗壮的**能突破禁区,享受到她处女美穴的滋润包夹。

    抚磨着她美臀的手掌上传来她臀部的温热,腻滑如绵,她的身体开始轻轻颤抖,我另一只手悄悄掀起她的裙摆,抚上她没穿丝袜的大腿内侧时,她弹性圆润的大腿肌泛起了阵阵鸡皮。

    她侧头眨动如扇般的睫毛,眯起深邃神秘的大眼,轻喘微哼,似乎在鼓励我更进一步。

    我大胆的将手探入她滑腻如凝脂的股沟,天哪!

    触手是一条像细绳般的丝质内裤,她今天穿的是丁字裤,细绳两边露出浓密卷曲的阴毛已经沾满了她湿滑的淫液露珠,刺激得我心跳加快,她今天这么打扮,是不是想方便我的大**帮她破处?

    我的手指拨开了那条细绳,抚上了她嫩滑的**,路静的阴核已经完全充血,我拉动薄薄的肉瓣,**是软软的,意外的能拉开很长,偶尔用中指尖压一下可能有突起部隐藏的部位,令我惊奇的是她的yīn蒂早已在草丛中膨胀,我的手指在路静yīn蒂上连续压五、六秒钟。

    路静还保持清醒的神智,**还没湿润,不过或多或少比刚才有些润滑。

    此时一种强烈的好奇心涌上心头,路静到底是不是处女,我用食指缓缓的剥开路静紧紧闭合在一起的两片红艳花唇,插入了藏在萋萋芳草下的蜜洞,甫一插入,路静想在我面前保持的端庄形象差点崩溃,我轻轻插入**,觉得里面的肉壁夹住手指。

    手指尖感到有硬硬的肉球,轻轻在那里磨擦时,更把手指夹紧。

    我的手指突破路静肉缝,碰到最敏感的部份时,路静产生无法忍受的焦燥感,第一次被男子闯入了**,虽然只是一截指节,却让她感到无比羞耻,但另一股充实、饱满的感觉,更是清晰地由全身传到了大脑中,天性坚贞的她不断强迫自己不能出声。

    我的手指再忘前进遇到了阻挡,我意识到已抵达了路静的处女膜,的确我朝思暮想的路静还是处女,我不禁大喜。

    看见路静充满愉悦、娇媚的表情,我手指在她的花房内激烈抠挖,她都可以感到自己的秘洞流出了一些蜜汁,我满意地拿出手指。

    我悄悄的腾出一只手拉下了快被撑破的裤裆拉炼,坚挺的**立刻由解开的裤裆中弹了出来,胀成紫色的大**要是再不进入她的美穴消火,只怕就要爆炸了。

    我身体悄悄往她臀部再贴近了些,硬邦邦的大**才触到她雪白细嫩的股沟,没想到她转首扭身,害我的大**扑了个空。

    令我震惊的是她扭身转动时,我看到了第一天在公车上用摸她屁股的那位容貌猥琐,个子矮小的眼镜男站在她正面了。

    眼镜男两只小眼中射出的欲火,似乎要穿破那厚厚的镜片。

    我正要提醒她小心眼镜男之时,令我不敢相信的事发了,在车身摇动人潮推挤中,她与身高才到她耳际的眼镜男紧密的正面相贴,我目瞪口呆看着,破裤而出的坚挺大**被吊在半空中,进退不得,赶紧先收回裤裆内再说。

    她挺秀双峰的乳沟似乎夹住了眼镜男的下巴,眼镜男额头突然青筋暴起,而她凸起的**紧贴在眼镜男的小腹上,可以清楚的看到眼镜男早已将裤裆撑起的短**顶入她的胯下,天哪!

    这是怎么回事?

    我忍不住伸手轻扯她的手臂一下,想提醒她是不是贴错人时,只见她突然将两腿叉开,使她的身子矮了大约一寸,如此一来,她上半身诱人的柔唇吐出来的气刚好吹在眼镜男的鼻尖上,而下体凸起的**与眼镜男坚硬的**刚好顶个正着,眼镜男这辈子大概从未享过如此艳福,只见他两眼怒凸,耸动着**不停的与她挺动的**磨擦着,啊!

    她竟然对眼镜男挺动**?

    当我意识到她这是在对我报复时我脑海里一片空白,眼睁睁看着她微眯着双眼,高凸的**迎合着眼镜男耸动的丑陋**,在她微开的胯间,**与眼镜男**贴合的是如此紧密。

    我的心简直快要被气炸了,我真的恨不得能有把刀直接捅死丑陋的眼镜男。

    这时路静突然解开上衣第二粒纽扣,啊,她要对眼镜男展露胸脯?

    眼镜男的眼睛毫不客气地接受路静的赏赐,他看到路静雪白肌肤,似吹弹即破,两个光滑白嫩的极品趐乳,鼓蓬蓬的,他感觉到路静颤巍巍怒耸娇挺的雪白椒乳,盈盈不堪一手而握,那一对颤巍巍怒耸挺拨的“圣女峰”骄傲地向上坚挺,艳光四射,犹如一双含苞欲放、娇羞初绽的稚嫩“花蕾”一摇一晃、楚楚含羞地向他那如狼似虎的淫邪目光娇挺着,双峰动荡有致,秀丽可人,坚挺硕美。又如那倒转玉杯。

    眼睛男太矮,看不到路静的**,但他也可以想象那两颗豆大樱红蓓蕾一定微微上翘,鲜红的乳晕一定美丽诱人。

    这时眼镜男亢奋已极,他的手已经伸入她的裙内,摸她那双未穿丝袜浑圆滑腻的大腿,眼镜男一寸寸的往上摸,我看着裙摆被眼镜男的手撩得一寸寸的提高,雪白如凝脂的大腿一寸寸的露出来,眼镜男丑陋粗鄙的手已经探到了她的大腿根部。

    天哪!她白色透明的丁字裤细如丝绳,胯下丝绳两边浓黑的阴毛上已经沾满了晶亮的淫液蜜汁,**像包子般的突起,我猜的没错,她果然拥有让男人梦昧以求的极品美穴。

    眼镜男大概没想到她胯下是如此绝艳的风光,只见他脸红气喘,突然张口吸住了她颈部的冰肌玉肤,粗鄙短黑的手指拨开了那条细绳,露出了已被淫液浸透的粉红色嫩滑的**,露滴牡丹开,那湿润的花瓣微微颤抖着,似乎欲拒还迎的做好了蓬门今始为君开的准备。

    这是什么画面?

    美女与钟楼怪人?

    眼镜男颤抖着伸出右手触摸上了她那娇嫩的花瓣,恣意的揉捏爱抚着。

    然后再轻轻的拨开蜷曲的阴毛,手指略一用力,已是微微的陷入了路静湿润的花唇里。

    路静不但没有抗拒,反而快意地撑开了**,得到鼓励眼镜男的左手沿路静的浑圆丰臀,徐徐摸向两股之间粉红色的菊花蕾,他的双手在她坚实的大腿及浑圆的臀部间不停游移、轻柔的抚摸,像是熟练般的花丛老手,不时又像好奇的顽童试探性的滑入雪嫩臀间的沟渠,仔细搜索着女人最神秘的三角地带。

    路静紧闭双眼,两朵害羞的红云飘上脸颊,路静一片漆黑的阴毛均匀的覆盖在腿间的隆起处,阴毛显得较为蜷曲细长,而且十分的浓密,不仅把桃源洞口严严实实的遮挡住了,甚至还蔓延到了雪白的股沟里。

    眼镜男毫不客气的伸手掂起了一撮阴毛,用指尖把玩拉扯着,接着用手指拨开了那片茂盛的草丛,灵巧的翻开了娇嫩的花瓣,触到了她的yīn蒂,色情的蹂躏下,路静幽谷中已是溪流泛滥。眼镜男的指尖轻佻地挑起蜜汁,恣肆地在芳草地上信手涂抹。

    我一时忍不住,激动的,气愤的,无边妒意的就要抬脚踹开丑陋的眼镜男,眼镜男右手中指缓缓的剥开路静紧紧闭合在一起的两片红艳花瓣,毫无疑问他想插入了藏在萋萋芳草下的蜜洞。

    没想到她还是没有反抗,她这时贴着眼镜男耳边说了一句话,眼镜男立即将正要插入她粉嫩处女中的手指拿开。

    我才松了一口气,却又看到眼镜男已经用手掏出了他又黑又短却坚硬如铁的**,与她粉红柔嫩沾满了淫液蜜汁的紧闭处女**磨擦着,丑陋的**因为沾上了她的淫液而显得紫黑发亮。

    她微闭着美目,似乎在享受着下体那未经**的柔嫩花瓣与眼镜男的**厮磨的快感。

    眼镜男额头上的青筋似乎要暴裂般的激情,下体耸动的**几度欲刺入她的处女穴都被她扭腰避开,把眼镜男逗得象疯狗一样,够了!这样已经够了!

    她似天仙般的美貌,如此粉嫩的处女美穴却与丑陋似钟楼怪人的眼镜男丑陋的**如此紧密的厮磨,她这是在报复我?要我亲眼看着她的处女穴被如此丑男破处?

    眼镜男的一手突然抱住她的臀部,另一手握着短小精干的坚硬**直往她的处女穴插去,粗大的**直深入路静那看似无骨的花唇的窄处,将它翻开并继续深入更深的地方,最敏感的小珍珠被迫献出清醇的花蜜。

    爆炸般的眩晕冲击全身,突如其来的进袭使她下意识的推拒想扭臀回避,可是这时丰美的臀部已经被眼镜男紧紧的抱住,想闪避也力不从心,刹那间的动作,我即便伸手阻止也来不及了。

    路静两片蜜唇立刻被大大地撑开,滚烫的巨大**挤入窄洞,路静急忙踮起双脚,只有眼睁睁的看着眼镜男乌黑坚硬的**顶入了路静已经被淫液弄得湿滑无比的粉嫩处女穴,我看到美人眼中的悔恨的泪水,看到她张口欲呼,看到已经刺入她处女穴近半寸的丑陋**,幸好路静踮起双脚,不然现在那丑陋**已破处成功,深入路静子宫的顶部了,我痛恨自己刚才为什么不去阻止此事发生。

    尽管如此,臭男人的**已经突破路静第一道防线,娇嫩的两片蜜唇无奈地被挤开分向两边,粗大火烫的**紧密地顶压进自己贞洁的**口,**裸的嫩肉被迫接受着**的接触摩擦,这已经和真正的**只有毫厘的差距了。

    眼看着她守了二十几年的处女贞操就要毁在其丑无比的眼镜男不停耸动的**上时,但说来奇怪也许是眼镜男身材矮小且**短,顶进半寸已是极限,也许是他在等路静双脚踮不住自由落体,这才是最爽的破处法,感谢上帝,公车到站突然紧急刹车,刹车的惯性造成路静身子突然往前冲,摆脱了眼镜男进入她处女穴不到半寸的丑陋**,偷瞧到此情此景的我松了一口气。

    脱离了破处之险的路静这时那敢回头,身子不停往公车前门挤去,眼镜男似乎不甘心,也随后追去,不知道是那位妒恨的男士伸脚拐倒了眼镜男,只听到眼镜男惨叫一声,矮小的身子栽倒,被下车推挤的人潮淹没。

    路静下车后去了哪里我不知道,我魂不守舍的坐在街边的椅子上发呆,脑海里不时幻现出公车上眼镜男将他那根又黑又丑的**塞入路静纯洁的美穴那一幕。

    还好公车实时刹车,使路静躲过了处女开苞的劫难,可是想到眼镜男那根丑陋东西毕竟已插入了路静的美穴半寸,比起我上回是带着她柔软的细纱薄裤插入她的美穴更亲近了许多,不禁怒气往上冲:路静啊路静,你当我的面作贱自己,让癞蛤蟆的臭**玷污你的美穴是什么意思?难道就因为我一时糊涂和你的堂妹发生了关系,你就要用这样自暴自弃的方式来报复我吗?

    突然间,我觉得,我的心,好痛!

    我又想起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明天,明天路静还要来建材市场……她还会用这种方法报复我吗?

    那肯定是毫无疑问的,但明天还会有这么巧的刹车让她躲过一劫吗?刹那间我浑身上下如坠冰窖,大颗的冷汗从额头上流了下来!

    我该怎么办?路静现在对我恨之入骨,甚至于不惜作贱她自己来报复我,我要用什么办法才能让她原谅我,让她不再糟踏她自己?

    我昏噩的脑子如风车一般旋转起来,是的,公车——只要不让她再乘坐公车,她就没有办法再用这种极端的方法伤害她自己了!

    我跳起身来,伸手就拦住了一辆街边的计程车,坐进车里就对司机大声吼:“去北部!”司机愕然地看着我说:“先生,长途乘大巴或者列车比较划算。”我伸手拍给他一大叠现钞,司机不说话了,迅速地发动了汽车。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