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二章 挑衅】

    我和路静出来后,却看到路飞飞已经坐在包厢里,一边喝着水果酒,一边用遥控器选着歌单,看来她是已经学会怎么操作练歌房里的这些设备了,那个包厢公主也已经出去了。

    你唱什么歌啊?我问她。小姑娘哼哼叽叽了几句,在音乐的声音下,我都没有听清楚,出声又问了一遍,路飞飞却拿起话筒,对着我清唱了一句:“你到底有几个好妹妹……”

    路静的脸顿时就红了,我更是不知所措地僵在那里,我和路静都以为,这个小女孩知道了我们的事情,没想到路飞飞却哈哈大笑起来,抱着话筒又唱道:“看不穿,是你失落的魂魄,猜不透,是你瞳孔的颜色,一阵风,一场梦,爱如生命般莫测,你的心到底被什么蛊惑……”

    我听出来了,这是赵薇版的画皮的主题曲,小姑娘嗓音清脆甜润,唱得还很有几分味道。

    我和路静都同时松了一口气,以为刚才路飞飞是在随意地开玩笑,只是我们却没有注意到,这首歌的歌词含义!

    坐了会儿,路静刚才被我玩到了几次**,又帮着我**了半天,她实在是累了,就靠在沙发上默默地睡着了,我出去找包厢公主要了一床毛毯,盖在路静身上,然后我也懒洋洋地坐在那里,看小丫头有一句没一句地瞎哼哼。

    可能是觉得我一直在看着她,路飞飞唱着唱着,突然就停下来,然后掉过头来,用她亮闪闪的大眼睛狠狠地瞪着我,用不怕不怕那首歌的调子对着话筒唱:“看见色狼,我不怕不怕啦,我神经比较大,不怕不怕不怕啦……”

    我被她逗得哈哈大笑,路飞飞生气地丢下了话筒,对着我说:“你笑什么笑,说你呢,大色狼!”

    我说我怎么了啊,又招惹你了?路飞飞小心地看了一眼睡着的路静,然后恶狠狠地问我:“你刚才和我姐在里面做什么啦?”

    我吓了一跳,心惊胆战地问:“你看见了?”路飞飞的小脸上红了起来,拿起几枚干果就丢我,小声骂道:“你这色狼,真是无耻,还说不喜欢我姐,你居然要她帮你做……做……那种事……”

    我急忙说:“小声点啊,祖宗,你不知道你姐脸很浅的啊,要是被她晓得了,肯定会抓狂的!”

    “你知道害怕,干嘛还那么不要脸?”小丫头凶巴巴地瞪着我,声音也放得小小的,看样子也怕吵醒她姐。

    我皮着脸说:“我有什么好害怕的啊,我又很有很没道德心地跑去偷窥别人!”

    小丫头顿时就怒了,用手上的干果篮披头盖脸地向我砸来,我被她扔得到处跑,直接就躲进了那个造星现场里面。

    “出来啊,你有种出来啊!”路飞飞叉着腰站在小隔间门口,漂亮的小脸对着我很嚣张地说道。

    我隔着雕花玻璃看到她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实在觉得很好笑,就在门里学她的语气:“进来啊,你有种进来啊!”

    小丫头一听,直接就伸脚踢门,我怕玻璃门踢破把她脚伤着,连忙躲开,路飞飞洋洋得意地走了进来,小手上还拈着几枚美国蛇果,很嚣张地说道:“小子,我就进来了,你怎么的?”

    我干笑:“你进来你就有种了嘛,这不是我们说好了的嘛!”看到小丫头脸上变了颜色,我才想起来,“有种”这句话在女人来说,好像是骂人的!

    路飞飞一枚蛇果就向我扔了过来,砸在我身上感觉好痛,蛇果差不多就跟小苹果一样大小了,砸身上跟那些无花果之类的干果,那是不可同日而言!

    我已经有点生气了,谁知道这个小丫头居然还没轻没重地继续把剩下的蛇果往我身上砸,边砸还边唠叨:“叫你耍流氓!叫你当色狼!叫你欺负我姐!”

    “别扔了啊,再扔我揍人了啊!”我大声喝斥起来!

    小丫头又两个蛇果砸了过来:“你这流氓还有理了。哼!你动动我试试?”说完还很不屑地看着我!

    我刚好被这两只蛇果砸到了头上,痛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又看到路飞飞挑衅的目光,我怒不可遏,扑上就拉她的脚,嘴里同时怒道:“试试就试试!”路飞飞看我真动手,吓得丢开蛇果哇哇乱叫,两腿还乱踢不想让我控制住。可她哪敌得过我?两只脚都被我捉住,身子被扭着双腿翻成背朝上,拉拽中还露出了里面的白色小内裤,急得她已带出了哭腔在哇哇尖叫,两条修长**乱蹬乱踢。

    我把她拽到沙发边,只用右手就把她的两只脚都捉住,左手则用力掐摁住她的细腰,牢牢地把她摁在沙发边。然后松开她的双脚,侧开些身子防她踢中,也不理会她的内裤露在外边,抡掌向她的屁股噼啪噼啪揍去,嘴里还发泄着怨气:“你以为你是公主?还动动你试试,试了又怎么样,你咬我看看啊?”

    路飞飞屈辱地哭骂挣扎着,骂得还挺难听,这更激怒了我,下手更重。我打着骂着,这小丫头还真倔犟,打到我手都麻了路飞飞还不肯求饶,而且哭骂的话更加难听,这令我恶从胆边生,双目变得赤红,“噌——”猛然一把扯下她的内裤,露出已被打得发红的两瓣圆臀,抡掌更响亮地击打上去。

    这青春少女的浑圆美臀趴着还又高又翘,也如路静的丰臀一样弹性十足,击打上去的手感好极了,我打得好过瘾。可忽然感觉从扯下她的内裤那刻起,居然不再听到她尖叫怒骂,也不再挣扎,一声不吭一动不动像个死人,这把我一下吓出了一身冷汗,极慌乱地想她不会是羞得气死了吧?我吓傻似的不知所措。

    我痴傻了仅片刻,就忙去扳路飞飞的头,怕她真的气死过去。可没等我扳,路飞飞自己却掉过了头,居然寒着挂有泪痕的脸,极冷静地问我:“打呀?怎么不打了?还想怎么打?是不是让我都脱光了你再打?今天我就让你满意,让你打死算啦!”

    路飞飞不仅是嘴说,边说边坐起身面对我极快地从头上脱下了裙子T恤,一双散发寒气的眼睛死死盯我,又把乳罩扯拽脱下,然后挺起扣着两团饱满白嫩像小玉球的**,寒光迸射的美目挑衅地看着我,看我尴尬难堪的样子,嘴角还露出嘲笑意味。

    这过程发生的极快,造星现场小间里出现了诡异的情形,沙发边站着一个痴愣的呆小子,沙发上坐着一位光着玲珑娇嫩身躯怒目而视的美少女。路飞飞的举动真把我一下弄蒙了,傻愣片刻后听着这赌气的话,看着这一脸轻蔑的神色和**裸的娇美**,我何能对这样的路飞飞再下手?只有选择落荒而逃。

    路飞飞得势不罢休,对着我的背影嚷道:“你敢跑出去,我就叫醒我姐!”

    我都冲到了门口,却被小丫头这话吓得僵住了,站在门口呐呐说:“那个……飞飞……我们是闹着玩的……”

    光着身子的路飞飞得意地走到我面前,看到我慌张的样子,那狼狈样竟逗得她爆出一串咯咯娇笑。可等笑完后,路飞飞揉着两瓣还疼的屁股,刚才她身体产生的一股莫名快意此时达到**,不由地佝偻下身子加紧了双腿,兴奋变形的俏脸通红的好似发着高烧,眼里透出更复杂的神色直勾勾地盯着我。

    我吓了一跳,连忙抱住小丫头:“你怎么样了?”我心想坏了坏了,这小丫头不会是有心脏病,已经被我气得发作了吧?

    看着她通红的脸,我连忙把她抱起来,放在小间里的双人沙发上,她挣扎起来,我说你不舒服先躺下不要动,我去给你叫医生!然后转身就要走,她突然说我要是敢出去,她就去死!

    我呆在那里苦笑说你要干什么啊?她冷哼着说应该是我问你要干什么才对,你刚才对我姐干什么了?

    我说我和你姐的事,你小孩子不懂的!她坐起来怒道:“我还是小孩子吗?”我看着那玲珑有致的雪白身体,一阵口干舌燥地说你快穿上衣服!

    路飞飞冷冷说:“你还没见过没穿衣服的女人吗?少在我面前装清纯了,你是个什么东西我早就看清楚了!”

    我生气了,瞪着她说我是什么东西啊?她不屑地说你是什么东西你自己还不清楚,那天就敢在商厦里偷窥女生换衣服,今天又强迫我姐跟你做下流事情!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

    我心头大怒,听到这个小女生把我说得如此不堪,是个男人都会有三分火气的,我伸手就向她胸部摸去,她本能的一下抓住我的手说你干什么?我冷笑说你不是说我是色狼吗?我就色给你看啊!路飞飞的胸部坚挺结实,充满了少女的柔嫩和弹性,我本来只是在气头上真的耍流氓的,但握着她手感极佳的**,我的头竟然真的晕乎乎起来了。

    我俯身吻住她的嘴巴,她呜咽几下就配合张开了小嘴!我的手又去摸她的阴部,她又紧抓我的手不放开,我说,怎么怕了?她听到我的挑衅,竟然松开了手,冷冷地说有本事你就强奸我!不然就滚出去!

    我心头火冒三丈,把手伸到她的小阴部中间肉缝上磨蹭起来!我的**早已硬的象铁棍似的,我边吻边摸抠女孩子最敏感的地区!感觉到有黏粘的东西流出!我悄悄脱下了自已裤子,问她说。这可是你叫我强奸的?

    她冷笑说有本事你就来啊?我把她的双腿分开,这时才看到她那长的象馒头似的小阴部上面只有十几根绒毛,两片隆起的微红的肉片紧紧包在一起,我用拇指和食指扒开她的两瓣唇片,用食指轻揉她的yīn蒂,她闭着眼睛不说话,也许是刺激太强红红的小洞很快就流出了白色的透明密液,我把早已硬的红的烫手**放在她**上磨蹭起来,我拿她手来拿我**,她死活不拿。

    我扒开她的小**口就向里插,刚进去了一个**她就疼得闷哼了一声,小手都捏成了拳头,我感觉很挤,但是由于水很多却又很滑,我便慢慢**一点一点挤压,终于全军没入。路飞飞终于哭了,她说你拿出来啊好疼好胀的!而此时我的**被她幼暖的小**包裹得舒服无比,主要是根部感觉最爽,这会我哪舍得把**拿出来!

    我不理她继续**起来,路飞飞就一直喃喃自语说:好了吗!你拿出来吧!我好疼……求你了!拿出来吧,等这些没用的话!此时我加快了速度,并用嘴舔她的**咬她的小**,我感觉她的**真的很紧就象是手握的感觉!美不能言!因为她娇小所以每次到底都感觉**撞到了什么!

    而她除了胀疼,求我不要!终于快到了顶峰,我用双手使劲掰住了她的双肩,**加快撞击!看着她两瓣唇片跟着我的**一进一出,**高胀,在我发出一阵低吼中射了精,射了**也不软,拨出**看到她小阴部被撞击的一片红肿、从那还是那紧合肉缝里流出红白相间的液体!

    路飞飞一直哭一直骂,说我不是人,竟然真的敢强奸她,看着她楚楚可怜的神情,我没来就没有软的**硬得更痛了,我就把她按在沙发上,脚站在地面上,粗硬的**又向的她的肉缝中插去,把**夹在她的小肉缝中来回摩擦着,享受着她的幼嫩**给我带来的快感,路飞飞虽然很紧张,但很快又被挑逗得流出水来,水很多,我将她的**分开,同时用手弄她的大**内壁,将胀大了的阴核露出来,并以手指轻轻地按摩着那她的小豆豆。

    我的那根大**,此时就像怒马似的,高高的翘着赤红的**,筋暴露。我用手扶着**,大**在**边拨弄了一阵后,已感到她的**愈流愈多,自己的大**已整个润湿了,沾满了黏滑的淫液。我轻轻地将**前端移到**口,下身向上挺起,令**缓缓地抵着**口。

    这时我整个人已俯在她的身上,一只手支撑着床,用一只手握住粗大**,当**渐渐没入两片**时,她说了声:疼。我把屁股向后动了动,然后往前一用力,滋!的一声,我巨大的**推开柔软的**挤入了紧小的**口。我觉得**被挤压着粗大的**充塞了她的每个空隙,。她忍不住一声娇叫,羞红着脸不断地喘息着。我将她双腿提起,压向胸脯,腰用力一挺!

    路飞飞“哦”了一声,我的大**已连根尽没在她的**里!我使劲对着她的小Bī大起大落地**,每次都把**拉到**口,再一下插进去,阴囊打在她的屁股上,啪啪直响。她不停说着不,不……喘息越来越重,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仿佛是痛苦,又仿佛是舒服。

    我只感觉到她**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含住一样,一股股**随着**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单上,已湿了一片。我坚硬的大**不停地撞击着她的子宫,她的**口两片薄薄的嫩唇裹着**,随着**被拖出带入,她大概几乎要失去知觉,张开嘴,下颌微微颤抖,不停的发出呻吟声。小**不停的抖动着。我的大**在那一张一合的小Bī里愈抽愈急,愈插愈猛,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地插她的肉嫩的小Bī,不时传来性器交合的“啪啪…”声她将双腿和**尽量打开挺起,我的**尽量插入内阴深处,我的耻骨紧紧地挤压着她的**和阴核,**顿时变得无比的坚硬。

    路飞飞下身不断的紧缩着,两条腿都紧紧的盘着我的腰,我再也忍受不住,感觉到粗大的**开始猛烈的抽搐,跟着**跳了几跳,一股滚烫热麻的jīng液直往她的子宫射去,连续七八下,直到她整个**都灌满我的jīng液,我畅快地舒了一口长气,用耻骨抵着她的**不愿分离,直到她用力推我,我才退了出来,一股**将刚射出的新鲜**jīng液挤出洞口……

    在练歌房强奸这种极品美少女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我即使射了两次,**却是越胀越痛,好像欲炎没有消散反而是更强烈了!

    根本没有给路飞飞喘息的机会,我又去摸她,她全身僵直的挺了起来,苍白着脸朝沙发里面躲开,看样子是真的被我操得怕了,我不客气的从后面把手指在她的私处抠弄,由于连做了两次,路飞飞的**口全是**和jīng液,摸上去非常的滑,小丫头只是挣扎,没有喊。我在她耳边悄声说,你不是说我没本事吗?你有本事躲个什么啊……

    她听这话,真的不躲了,我把她压在身下,我用**慢慢在她阴部上摩擦一只手抚摸她柔嫩的小**,我尽兴地玩弄一会16岁少女的娇乳嫩蕾,然后用**开始戳弄少女的苞缝儿,**在柔细滑嫩的肉缝儿上磨弄着,借着**上的黏液,和她**里分泌的水我一使劲,**无情地再次顶进了这个小姑娘幼嫩的肉缝。窄紧的肉缝被撑开了。

    我屁股抬了抬,将**抽出半截,我的**又被染红,小丫头路飞飞的**内粉红色的嫩肉被带着翻了出来。她低哼了一声,我腰向前一挺,**再次插了进去,比刚才还深,她大概有点疼,身子动了动。我的**在路飞飞的**里进进出出,但动一动她就跟着轻声哼哼,路飞飞的**好有弹性,还有一种温热的感觉,我稍一用力**就滑进更深了。非常光滑暖和的小洞,下面**硬的快把石头戳通了。

    我边操边用中指向下探索她的小缝上的小肉珠。路飞飞的身子一震……我用手指轻揉她那个勃起的小yīn蒂,小丫头浑身止不住的颤动,我抽出了**跪在她的双腿之间,再将她浑圆结实的屁股抱起来分开,她的整个阴部都露了出来。

    我再次将**对在路飞飞身体中间。用手撑着身子将**慢慢插到她的两腿之间**里,虽然刚才插进去了一半,但是还是不敢太用力猛烈插进去怕撕裂她的阴部,毕竞她还是个少女,她双手支在沙发上,帮着分担一部分体重。我将火热的**顶在那光滑的小**口上浅浅地**,不一会儿她小**里就流出了更多的**出来。

    感觉很刺激,做了几下我就顶住不了,调整了一下角度大**的头顺利的顶进她两腿之间的缝里了,由于这次水多了,做起来舒服多了,我开始一点一点的抽动,她两腿之间皮肤很嫩,加上我流出水水的润滑,虽然有些涩涩的感觉但是还是不错的,我就用整条**在她的小**里快速抽动起来,抽了几下我觉得不过瘾,就将身子调整了一下,向她里面顶;可能是有水的缘故,我感到小弟弟进入了两片软肉中间,很暖和,好像对前面**刺激的很大,有些麻麻的感觉,象小蚂蚁在爬我又抽动了几下,就让小弟弟在她的两片肉之间来回的滑动,这种感觉舒服极了,我的小腹和她滑嫩的小腹贴在一起。

    水越流越多,我动作越来越大,每次我稍微用力一些,路飞飞就闷哼一声!快感愈来愈多!我有点失去控制,而身下的小丫头,这时候竟还会发出低低的哼哼。我凶猛地在路飞飞小洞和肉缝中抽送摩擦……我的心跳越来越快,我快控制不住了~~我的**紧紧的顶在那个小洞中,用力地向里面插,虽然我已膨胀到了极点,但还是控制自己,而没有粗暴的狠狠地插……小洞真的很紧,像个很紧的箍套在我的前面头的**上,我用力地向里钻,我感觉到我马上就要射了,身下的大**也随着我的动作,暴胀酥麻……天哪……我要~~我控制不住了……

    我感觉到大**开始涨跳了起来。我用力地向里面顶,就想深点——再深点——我感觉**很麻了,而路飞飞的身子也突然的乱动,我赶紧用两手托住路飞飞嫩滑的小屁股蛋儿,路飞飞的身体一下抽搐起来,她的下面一下子变得很有力,用力的夹腿,**里也本能夹紧我的**,我的**开始涨跳喷射……她扭动的动作越来越大。我依然紧紧地压着她,向里面发射。我想最少喷跳了有二十下,直到挤干净最后一滴,我已没有舍得拔出来,可以清晰地感到,那个小洞也在抽搐的箍着我的身体,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太刺激了……我脑子里依然……回味着刚才进入她身体的暖烘烘感觉,突然我听见低低抽泣声。

    可是我的**射了三次了还没有消退,我想我简直是疯了,而路飞飞的身子太滑了,就像婴儿的皮肤,我就迫不及待去摸路飞飞的小**,路飞飞的**里流出来的血不是很多,大部分都是我射进去的jīng液,我想把手指插进去,她却不愿意,我也不管那些了,**又捅进路飞飞的Bī里狂操起来。由于刚才操的比较激烈,我的**粗大了许多,把路飞飞的Bī塞得满满的,一抽送,操Bī声叽咕叽咕响的很大。

    只操了几十下,路飞飞便也屁股向上乱耸,口中哼哼直叫,我**猛地向里顶了几下,我抱着路飞飞的小屁股死命地狠操起来,我将**抽出大部分,再跟着猛沉屁股,扑哧一声,**完全捅进路飞飞的小**里,操了几十下,拔出来只剩一个**然后再插入路飞飞的逼里面去,我不停地操着她小小的**,几分钟后感觉得又快要shè精了,就把**全插入路飞飞的嫩逼里面,路飞飞双腿紧紧地夹着,本来就肉紧的下身小**收得更紧,我抽送一会儿,手伸到路飞飞身上抚摸她的**,几下摸来,路飞飞受到感染,屁股高高的向上挺起,配合我粗大的**大力的在她的稚嫩身体里奸淫着,我用力的运动着坚硬的**,感受着路飞飞柔软的肉壁的摩擦和温热。

    伴随着我的最后shè精,路飞飞两腿并的紧紧的,下身不停的痉挛,一股股温热的液体冲击着我的**,我的jīng液次射进这个16岁少女的嫩逼里,大股乳白色的jīng液混合着透明的**从路飞飞微微开的**流出,顺着雪白的大腿向下流去,她已经软软的瘫倒了,我在路飞飞身上连射了四次,几乎把jīng液都射光了……

    当我与路飞飞一上一下趴伏在沙发上,享受着**的余韵时,小间的门被路静悄悄推开了,光线昏暗中,她看到两个男女一上一下压在一起,女的趴伏在沙发上,男的伏在女的身上,两人**的下体则紧紧的压在一起。

    路静下意识的按下电灯开关,小间内一亮,出现的是令她脸红心跳的话面,她清楚的看到我的**与堂妹路飞飞的**仍旧密实的紧紧接合在一起。

    突然光亮的灯光,也惊醒了还陶醉在交合快感中的连体鸳鸯,路飞飞惊叫着想起身,却推不开压在她身上的我,我抬眼先看到的是一双黑亮的高跟鞋,再抬头看到的是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正面开叉的短裙下露出白腻细嫩的大腿根。

    路静的脸在羞红中透着无比的愤怒,她气得怒哼一声,转身奔了出去,重重的关上小间门。

    震惊中我与路飞飞分开了紧密相连在一起的生殖器。

    路飞飞哭丧着脸说:“姐,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我一面穿裤子,一面安慰她说:“你别着急,就说我们是相爱的,她该能理解的……”

    路飞飞眼眶含泪惶急羞愧的把我向门口推去:“你别说了,都是你害了我,你快走……”

    我穿好衣服跑出来,才发现路静早就离开了包厢,给她打电话也不回,我坐在沙发上发呆,脑子里一片乱糟糟的,这时路飞飞穿好衣服出来,面无表情地经过我面前,我伸手想拉她,她却“啪!”地给了我一记耳光,然后哭着也冲出了包厢……

    我一个人在包厢里独自发呆了不知道多久,最后还是白芳打电话过来问我要不要晚上去她那吃饭,我才回过神来,结了账后我有气无力地招了一辆计程车,在车上我无意间摸到裤子口袋一团柔软的物品,拉出一头来才发现这是路静送给我的那条薄纱内裤,这条内裤曾被我用**顶进过路静处女的**口,上面还有着我的jīng液和她的****,摸着这条内裤,我心里酸酸的,竟然有些想哭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