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章 路静的小堂妹】

    第二天上午我在学校门口的车站等候着,上班男女一波又一波的上了早班公车,路静却芳踪杳然。

    我正自失望,也懊恼昨天为什么不去交罚款取机车,还让计筱竹告诉路静今天会在车站等她,说不定她知道之后,反而不会去了,没想到这时奇迹出现了。

    形色匆匆的上班族群中突然出现了路静高挑动人的身影,看到她的穿着,Oh!MyGod!路静上身今天穿的是粉蓝色丝质圆领衫,外罩一件黑色套装上衣,下身是正面开叉约膝上十五公分的黑色迷你窄裙,使得她浑圆修长的雪白美腿更加出色,足蹬黑色高跟鞋,走动间不时露出雪白的大腿内侧,使得在车站候车的男士们个个瞧的目瞪口呆,我胯下的胀了一夜的**才刚入睡,又被惊醒了。

    我对路静笑了笑,路静表情冷淡,一双深邃神秘的眼中透着无限的冷寞,对我视而不见。

    薄薄的上衣包裹着她呼之欲出的**,一脸冷艳,傲如冰霜。

    我呼吸有些急促,虽然凝视着她的脸,但眼角的余光却注视着她饱满的胸部。

    公车来了,我照例挤在路静身后上车,在拥挤的乘客中,有一两位色迷迷的男士故意移动身躯,用下体去碰触路静的圆臀,路静厌恶的皱眉避开,出乎意料的,路静向我移过来,冷寞的目光虽然不看我,却在人潮推挤中又自然的与我正面相贴了。

    我的胸部再度与她胸前那两团熟悉的肉球厮磨着,厮磨中我惊奇地发现路静没带奶罩,两人的大腿紧贴着,我大腿上又传来她大腿的温热,我无法得知她主动移到与我面面相对是有意还是无心,因为她自始至终,眼神都是冷寞的,看都不但我一眼。

    突然她解开上衣的两粒纽扣,让我的目光顺利钻入她的领口,我终于清晰看到路静**的上身,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下竟然有这么完美的身体,路静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每一处凸起,每一处凹陷,都是那么完美,那剔透的娇嫩**,那半球型完美的形状、象牙雕刻般莹白的肤色,细巧浑圆的殷红**和微微颤抖的动人姿态,都让我看得神旌心动。

    那一双少女的鲜嫩**不但硕大,而且不管是色泽、形状和弹性都是珍品中的珍品。

    圆锥形光滑的乳身不但肤色晶莹洁白,肤质光滑细密,而且外形还十分的挺拔匀称;**上的鲜红两点细小浑圆,光彩夺目,一看就让人联想起树林中初熟的樱桃;一双美乳弹性十足,轻轻的触碰都可以带来曼妙无比的微颤;虽然路静无疑还保持着自己娇嫩可口的处子之身,可是这一双美丽得可以让所有男人都疯狂的**却散发着无限的妩媚、成熟的韵味,仿佛是一双美味多汁的果实等待着有心人的采摘。

    我的双眼一直不舍得也不能合上,直盯着路静圣女乳峰尖端两颗颗挺立的相思豆,红红的,娇嫩无比。

    我试探性的,悄然又忐忑不安的将已经胀得坚挺的**顶向她凸起的**部位,出乎意料的,她虽然不看我,却像有默契似的也挺动着她贲起的**迎合着我**的磨擦。

    刹时间我再也听不到挤在周围的吵杂声,只是专心一意的挺动着**与路静在人群推挤中享受着彼此性器官厮磨的快意。

    她迷人的大腿又张开来,与昨天一样,两条美腿夹住我的右腿,使我的**与她的**贴的更密实。

    我一支手环在她腰上,另一支手迅速地撩起路静的短裙,插进她修长的两腿之间。

    在她端庄的白领短裙下,丰盈雪白的大腿和臀峰正被我的大手在恣情地抚摩。

    浑圆光滑的臀瓣被轻抚、被缓揉、被力捏、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一下下来回揉搓,占据着美臀的灼热五指,隔着她的内裤抚弄,更似要探求路静更深更柔软的底部。

    由于她今天穿的是正面开叉的超短迷你裙,隔着薄薄的西裤让我清楚的感觉到她胯下**的温热,我忍不住伸出右手切入我俩紧贴着的**与**中间,由窄裙的开叉处伸了进去。

    她穿的是跟昨天一样的两截式透明丝袜,我的手指触摸到她大腿根部与小三角裤间柔腻的肌肤,她的小内裤又被**内流出的蜜汁淫液湿透了,生理的亢奋使我的心跳立即加快,我食中两指由她小内裤夹出一小撮浓黑的阴毛。

    路静突然轻哼一声,伸手紧抓住我的手,欲把我的手拉出来,我顺着她的意思缓缓抽出在她胯下的手,却同时拉下了我西裤的拉炼,大胆的把坚挺的**掏出裤裆,将胀成紫红色的大**戳入她开叉的裙摆处,粗壮温烫的**贴着她柔腻的大腿肌肤顶在她透明小内裤上贲起的**部位。

    坚挺灼热的尖端,已经挤入路静的根部。

    我的小腹,已经紧紧地从贴住路静丰盈肉感的小腹。

    路静双腿根部的嫩肉,在坚挺的压迫下,鲜明地感受着陌生的**的进犯。

    粗大,坚硬,烫人的灼热,而且……路静柔嫩的肌肤,几乎感觉得出那陌生的形状。

    路静嫩面绯红,呼吸急促,贞洁的**正遭受着我的淫邪进犯。

    充满弹性的嫩肉抵不住我坚挺的**冲击,我的**无耻地一寸寸挤入她死命夹紧的双腿之间。

    **向上翘起成令她吃惊的角度,前端已经紧紧地顶住路静根部趾骨间的紧窄之处。

    她透明的内裤柔软有弹性又细如薄纱,可能她大腿根部的胯间感受到我大**的温热,她柔滑的大腿内侧肌肉轻微的抽搐。

    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我的大**隔着已经被淫液蜜汁浸透的薄纱顶在她微凹的**口上,**上也沾满了她渗出的湿滑淫液。

    我的左腿插入她两腿中间,右腿也硬插入聂灵雨双腿之间,两膝用力,路静“呀”的一声,两腿已被大大地分开,这下路静已经被压制成彷佛正被我从正面插入**的姿势。

    路静全身的肌肉,一下子完全绷紧。

    像一把滚烫的粗大的火钳,我的**用力插入路静紧闭的双腿之间。

    **的皮肤与皮肤、肌肉与肌肉,路静鲜明地感受到我的坚挺和粗大。

    路静觉得自己的双腿内侧和蜜唇的嫩肉,彷佛要被烫化了一样。

    一阵阵异样的感觉,从她的下腹扩散开来,我的**直接顶压在路静已成开放之势的蜜唇上,隔着内裤薄薄的丝缎,粗大灼热的**撩拨着路静纯洁的蜜唇。

    我将另一只手伸到路静丰美微翘的圆臀后,用力将她下体压向我的**,如此紧密的接触,路静与我同时亢奋起来,我俩静默着挺动彼此的生殖器强烈的磨擦着。

    她那两条美腿与我的大腿再度纠缠夹磨着。

    我的**高高上翘,正好顶在了她隐秘的趾骨狭间。

    我的**好像比一般人要长,很轻易地就能蹂躏到她的整个花园。

    随着我的缓慢抽送,巨大的火棒一下又一下地压挤着路静隐秘花园的贞洁门扉,彷佛一股电流串过背部,路静拼命地掂起脚尖,差一点叫出声来。

    我的**不知满足地享用着路静羞耻的秘处。

    压挤到最深的部位,突然停止动作,那是蓓蕾的位置,像要压榨出路静酥酥麻麻的触感,粗大的**用力挤压。

    路静闭着眼不敢看我,檀口微张轻喘着享受生殖器厮磨的快感。

    她最敏感的小珍珠被迫献出清醇的花蜜,已经更加涨粗的的火棒乘势夹击,脉动的硕大**紧紧顶压在水汪汪的蜜洞口磨碾。

    这时我下面的大**感觉到她的**的粉嫩花瓣好像张开了,我的硕大**紧紧顶压在水汪汪的蜜洞口磨碾。

    我趁着湿滑的淫液,将**用力的顶入,她小内裤柔软而有弹性的薄纱被我坚硬的**顶入她的**半寸左右。

    路静张口欲叫,又捂住自己的嘴,看她脸上痛苦的表情,我知道她的**还真的未被男人开封过!

    因为我粗大的**连着薄纱小内裤被她的未经人道的花瓣紧紧的咬住,外**上的一圈嫩肉夹着我**肉冠的棱沟强烈的收缩,差点将我忍了一夜的阳精挤压出来。

    她咬紧雪白的贝齿忍耐着下体撕裂的痛,两手大力的推着我的腰,我这时已被强烈的欲火冲昏了头,不理会她的推拒,抱住她圆臀的手反而用力将她的**向我的**挤压,本来是她的一双美腿夹住我的右大腿,现在变成我的两腿夹缠住她的右大腿不让她挣脱。

    隔着她那有弹性的薄纱小内裤,我将粗大**的前端陷入路静蜜唇深处的紧窄入口。

    **隔着内裤玩弄着路静蜜洞入口的周围,粗大的**尽情地品味着路静蜜洞口嫩肉夹紧摩擦的快感。

    然后稍一用力,火热的**隔着内裤开始挤入蜜洞,路静紧窄的蜜洞立刻感觉到粗大**的进迫,在她**半寸深处快速的顶入抽出,路静见推拒无效,咬着牙把头转开不看我,面红耳赤沉重的喘着气。

    路静的眼神要求我的**不要深入,她真的是未被开封的处女,虽然隔着内裤也感觉不出处女膜,但我还是尊重路静的要求,只将**挤入路静的密洞。

    这时公车又来到昨天因捷运施工而凹凸不平的路面,车身的震动造成我俩浅入浅出的生殖器更大的磨擦,路静的双手又抓紧了我的腰部,她紧咬着洁的贝齿不让自己失态。

    她被我夹缠住的修长美腿像抽筋一样紧绷,有弹性的柔腻腿肌不停的抽搐着,一股热流由她**内涌出,微烫的阴精渗过了柔软的薄纱内裤流到我**上,她的**来了。

    我的**受到她热烫的阴精刺激,使我亢奋的将**带着她小内裤的柔软薄纱大力的顶入她**约半寸深,**肉冠棱沟又被她**上的一圈嫩肉紧紧的包夹着,**中的路静**急速的收缩吸吮,强烈的快感使我的头皮发麻,脊梁一颤,昨夜累积了一晚又浓又稠的阳精爆射而出,将她的薄纱小内裤弄得黏糊糊**的。

    相信一部分jīng液透过小内裤已进入路静的**。

    **过后的路静本来像瘫了一样紧贴着我,这时**花瓣被我浓稠的阳精一烫,惊醒过来,用力的扭腰摆脱了我被她薄纱内裤套住还浅插在她**中的**。

    “路静,你能做我的女朋友吗?”我的手指又及时抵达她的蜜洞口,狡猾地只用指尖轻撩她蜜洞口的蓓蕾,继续刺激她的愉悦之源。路静不看我也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那我们做炮友好吗?我保证让你的性生活绚丽多姿!”我突然大胆提出这几乎不合理的要求。

    路静还是摇头,脸上虽然还是一片娇羞的晕红,不过神情已经有些冰冷了。

    “那我们去开一个房间,舒服地去打一炮好吗?”我也惶急的将刚发射过,渐趋柔软的**收入我的裤裆里,等我拉好西裤的拉炼,抬头望去,只见路静已经挤到公车门口准备下车了,都不知道有没有听到我最后这句话。

    在公车上与路静二度激情之后,虽然没能将我的大**整根插入她的美穴,但是大**隔着她柔软的薄纱小内裤被她的外**嫩肉咬住的刺激,也足以让我回味无穷。

    路静仍然像昨天一样,下了车后不理睬我,不过与昨天不同的是,今天她不再将我一个人远远甩在身后了,而是默默走在我的身边。

    我很想找话跟她说,但看到她脸上冷淡的表情,我又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得和在一起静静地走着。高档建材市场位市中心的大商业圈地带,人来人往的很是繁华热闹,我和路静正走着时,一张宣传纸突然递到了我面前。

    我吓了一跳,却听到一个细嫩的声音说:“大哥哥,请向台风灾民捐款,以帮助他们灾后重建!”

    最近的这场大台风我是知道的,造成的灾害真的很大,好像有不少人都遇难了,对这种善举我倒是没什么意见,直接就掏出了钱包,抽了几张千元大钞出来递过去,那个穿着风衣里面穿着爱心T恤的小姑娘满心欢迎地伸手来接,我望着她的脸,愣住了。“是你啊?”

    这个在为台风募捐的小姑娘,竟然就是那天我陪糖糖买泳衣时遇到的那个走光小女生,当时她因为打开更衣室门叫销售小姐为她换大点的泳衣,一不小心衣服掉在了地上,刚好被我把她小巧坚挺的**看了个清清楚楚!

    那小姑娘诧异地抬头看了我一眼,突然一张脸小变得通红,“啊!”地轻叫了一声,钱都不接转身就要跑。

    路静突然在一边开口喝道:“路飞飞,你给我站住!”

    小姑娘愣了一下,回过身来,极度诧异地看着路静:“姐,你怎么在这里?”

    路静没回答小姑娘的问题,只是疑惑地看看我,又看看她,冷冷地问道:“你和他是什么关系?怎么看到他就跑?”

    路飞飞小脸一片晕红地低声说:“没什么啦……”

    “老实交待!”路静拿出当姐姐的威严,小姑娘很委屈地看着姐姐,却嘟着嘴不肯说话。

    我急忙说:“路静,没什么的,前天我陪糖糖去游泳,在买游泳衣时遇到你妹妹,她出来时不小心撞到了我而已……”

    路静怀疑地说:“撞到了你她为什么见到你就跑?”对于游泳这件事情,路静是听糖糖说过的,这个她倒是没有怀疑。

    我当然不知道了,随口瞎扯道:“她撞到了我,没道歉就跑了啊,我当时嚷嚷着叫她给我买只冰淇淋赔罪,她口头答应了却一溜烟就跑了耶,我就是她的债主了,当然她刚才一见到我就想跑了!”

    路静看着自己的妹妹,问道:“是这样吗?”

    路飞飞连忙不迭地点着可爱的小脑袋,同时向我递过来一个感激的眼神,显然是在谢谢我替她掩盖了糗事。

    “一只冰淇淋而已,用得着跑吗?”路静教训了妹妹一句,不过随即她又说:“不过你跑得对,这家伙可是只大色狼来的……下次你看到他有多远跑多远,千万不要跟他说一句话,听到没有?”

    “喂,不用这么抵毁我吧?会教坏小孩子的!”我在一边急了。

    路静一双美丽清澈的大眼睛狠狠瞪着我,冷冷地说:“我是在抵毁你吗?”说着还有意无意地用手包在大腿那里遮了一下。

    我顿时想到她的内裤上还有着我的jīng液,她这么说好像是绝对有着充分的理由,只得垂头丧气地不敢再申辩了。

    路飞飞好奇地看看我,又看看她的姐姐,显然对我们之间的古怪也有所察觉,她轻声问:“姐,这是你的男朋友吗?”

    路静冷哼一声:“我可没有这么坏的男朋友,他是我室友的男朋友,也是我们合作项目的大股东,我们是出来买东西的!”

    “什么大股东合作项目的啊?”路飞飞好奇地问。

    路静对她这个妹妹极为宠爱,轻声给路飞飞解释了一遍,小姑娘的眼睛立即就闪闪发亮了,嚷着说:“我也要去采购,我要设计一间我自己的房间!姐,我也要去!”

    路静无奈地道:“给你设计房间没问题,不过你不是在做慈善嘛?怎么跟我们去采购啊?”

    “我请假啊,反正这是学校组织的集体活动,也不少我一个人!”路飞飞向着我们挥挥手:“等我哦,我去请假!”说完蹦蹦跳跳地就跑了。

    这时我和跑静才发现,广场上有很多像路飞飞一样的小女生在到处发传单,我对着路静笑着说:“你妹妹很可爱啊!”

    路静冷冷地看了我一眼,说:“那是我堂妹,你不要乱打主意!”

    我急了:“什么啊,我难道是色狼吗?见个小女生就要打主意!”

    路静很不屑地看了我一眼,手包又动了一下,然后用很诧异的眼神看我:“难道你不是色狼吗?”

    我气得咬牙切齿地,低声威胁她:“你再乱讲,小心我强奸你!”

    路静冷绝美的脸立即就红了,她也压低了声音说:“我好害怕呢,大色狼!”

    这时路飞飞已经请好了假,背着一个可爱的小包包跑了过来,看着我们两个人好奇地问:“姐,你和这只色狼哥哥在说什么悄悄话呢?你怎么脸都红了?是不是在说什么儿童不宜的话题啊?要不要我回避一下?”

    我和路静都被路飞飞搞得面红耳赤的,我假装呵斥她:“什么色狼哥哥的,叫这么难听!”

    “你是色狼嘛,所以叫你色狼哥哥了!”路飞飞呵呵笑:“这可是我姐说的哦,而且,那天你也好像也‘撞’了我耶,色狼哥哥!”

    我听出了小姑娘言中之意,我哪里是“撞”了她啊?我是“撞见”了她的“春光”才对!

    对此我只能叹了口气,对这个强行冠加在自己头上的猥琐称号,一时间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两人行变成了三人行,我倒是没什么不爽的,至少路飞飞可比她这个堂姐路静有趣多了,虽然一口一声叫着我色狼哥哥,但她和我却是玩得很熟,特别是当听到我居然有三部名车马上要到站,还有一艘43英尺豪华游艇时,这个小姑娘便不停地撒娇着,要我以后载她到处玩。

    我当然只得答应了,路静只顾在建材市场挑选材料,也不管我和她堂妹在那叽叽喳喳的聊个不停,偶尔回答路飞飞的问题也是敷衍了事,渐渐的路飞飞就不和她说话了,只是和我说。

    我和路飞飞聊了半天才知道,她原来是我们大学附近光复高中的高中二年级学生,家就住在本市,倒是路静家是北部的,路静考来我们学校倒是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路飞飞家在本市好有照应。

    对于堂姐的美丽,路飞飞一向是羡慕的,特别是当听我说路静刚进入学校就成为新晋天榜校花后,更是惊叹得连连呼咋。

    她问我喜不喜欢她堂姐,我说不喜欢!小姑娘不相信,说她姐这么漂亮,我怎么会不喜欢?

    我说你姐漂亮,但我的女朋友更漂亮,你姐明年这个时候也许就不是校花了,但我女朋友已经当了三年的校花!

    路飞飞当然不相信了,大声地问路静是不是真的,路静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掉过头去不理会我们,我就对路飞飞说你看她默认了哦,你输了要请客冰淇淋的。

    小姑娘左盯着我看看再右盯着我看看,我正莫名其妙的时候,她却背着小手说没看出我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为什么我可以泡到校花呢?

    我就对她说我特别的地方你是看不到的,我本来意思是说我的修养和内涵什么的,谁知道路飞飞却红着脸呸了我一声,骂我下流。

    我晕,到底谁下流啊?我说内在美,她想成什么东西了?还好意思说我下流?

    路飞飞接着追问我为什么不去喜欢她姐,我被问急了,就胡扯说我不喜欢路静那种冷美人类型的。路飞飞就问我喜欢哪种类型的,我就随口说喜欢你这种类型的。

    小姑娘立即就羞红了脸,骂我色狼,然后躲到一边去很害羞地不说话,不过只过了几分钟,她又没事似地跑来和我胡扯了。

    有这个小女生斗嘴作伴,我觉得逛起市场来也很轻松,而路静昨天只匆匆逛了一下,今天就看得格外仔细了,只是我看到她经常用手包挡在身前身后的,就在想难道那条粘满了**和jīng液的内裤她已经脱了?现在是真空?我很想低头看一下,却又是不敢。

    路静仔细地询问和观察着各种建材的差价和质量比较,不时还拿出纸笔记一下,一副装修专家的样子,我和路飞飞都觉得她这样子很傻,就在一边呆笑,路静瞪了我们一眼,倒是没怎么生气。

    碰到了我这只色狼和她堂妹这个淘气包,我们两个简直是双剑合壁,天下无敌,路静简直是拿我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逛着逛着就到了中午,路飞飞就叫我这个财主哥哥请她吃大餐,我见路静没有反对,就带她们去了一家高档的酒楼,路飞飞见是中餐还不满意,说要吃法国菜,我说你们这里哪有什么正宗的法国菜,要吃就到法国去吃好了!这话说得路飞飞很郁闷。

    吃饭的时候,我和路飞飞不停地说笑打诨,话题有时候都不怎么健康了,路静就喝斥她堂妹,警告她离我这只色狼远一点。

    路飞飞哦哦答应着,结果回头就跟我悄悄问她堂姐还是不是处女?

    我哪里敢回答这话,就厚着脸皮问她还是不是处女!路飞飞瞪了我一眼,低声骂我大坏蛋,说她长这么大,也只有那天买游泳衣时才被我看见了,简直吃亏到死,还不好意思声张,委屈得游泳都没有去,就跑回家去哭了。

    我说真的假的啊,再说我只看到了你的小**,下面又没有看到。

    路飞飞被我小**三个字说得满脸通红,在桌子下面用脚踢我,骂我色狼,看光了上面还想看人家下面,然后又恶狠狠问我她真的很小吗?

    我说我又没摸过,我怎么知道,路飞飞脸羞得通红,狠狠地踢我,我吃痛把脚拿开了,她却一脚踢到了正在喝汤的路静脚上。

    路静呼着痛着着我们,路飞飞和我都同时干笑,路静叹了一口气,就叫我结账了。

    路飞飞问下午还干什么?路静说再逛会就回学校了啊!

    小姑娘有些不满意,就扯着我让我请她去唱歌。我说哪有大白天去唱歌的啊?这才吃了午饭呢。路飞飞不管,一直要去,我就问她为什么?路飞飞呐呐了半天才说,她过两天要去参加同学的生日会,那个同学已经包好了练歌房,路飞飞从来没有去过歌房唱歌,怕到时候用不来那些设备出丑,所以就叫我今天先带她去玩一遍,好让她在同学的生日会上挣足面子,表示她是经常出入这些地方的!

    对于大学生来说,酒吧歌房那是随便乱进的,但对于中学生来讲,这些地方就很神秘了,特别是好多地方还禁止未成年人入内,就更引起她们的好奇了。

    我听了路飞飞的话,就去问路静的意见,路静说她无所谓,我知道她这是默许,就带着路飞飞和路静去了一家最大的练歌房开了下午场。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