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八章 路静的心事】

    路静回到公寓时,心里面觉得酸酸涩涩的有种想哭又哭不出来的感觉。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出乎她的意料了……先是被人在公车上猥亵,接着那个家伙挺身而出,赶跑了猥亵的色狼,但他自己做的事情,却比那只讨厌的色狼还要过份得多。

    但是偏偏,自己又不能责怪他。毕竟开始的那种情况,并不是他自愿的,只是……只是,他居然伸手摸进了自己从未有过人侵犯的内裤里面,还试图探进自己神圣贞洁的**——虽然在自己的哀求下他住了手,却是用手玩弄了自己的整个下身和美臀,最后还用**亵玩了自己处女的**,甚至还在最后,将jīng液隔着裤子射在了自己的下体上……

    路静觉得自己头脑空空的,生平第一次受到女**的刺激,她觉得往日一切存在的规律,都变得好像不是那么重要!只记得在**时,要将自己抛入云霄的舒爽,那种要湮灭一切的喷洒与抽搐。

    难怪不得,计筱竹她们,会如此痴缠着那个家伙,甚至不顾羞耻地白昼宣淫,大被同眠,原来……原来那种事情,真的可以忘记一切。

    路静坐在自己的床上,傻傻地发着呆,脑海里蕴绕的,始终是那个让人羞职的画面——自己居然在众目睽睽的公车之中,被那个坏蛋男人,隔着裤子用他的**奸淫到了**!

    是的,奸淫……即使他没有插进去,即使自己的处女贞操还没有丢失,但路静心里无比明白,自己真的被那个坏蛋男人奸淫了,无论是从身体上还是心灵上!

    明天……还要和他出去……

    想到这里,路静的心更加慌张了,一时间竟然有种想要逃避的念头。

    就在这时,糖糖突然窜了进来,鬼鬼祟祟地东张西望后,她关上了路静的房门,压低声音说:“小静,你听说了没有?”

    路静微侧着头看着糖糖,平静自若地问:“什么事情?”

    “昨天晚上,我们最漂亮的校花计筱竹大小姐,和人在她的公寓客厅里公然宣淫,搞得她的几个室友连上洗手间都不敢出来……后来还是有个室友实在是憋不住了,才从房间里面敲门把他们惊进去的——而且就在他们进房间后,他们接着又暴发了第二场大战,计大小姐的尖叫声,连楼道里都能听得清清楚楚的……今天整个美女楼都在谈这件事情呢,说没想到计筱竹平时看上去高不可攀的,浪起来居然这是这种骚样……还有很多心怀不轨的女生在到处打听那个能把计筱竹学姐操得要死要活的男生是谁呢……”糖糖的神情很是奇怪,幸灾乐祸中还有些忿忿不平,以路静的聪明,当然知道她是为什么如此了。

    听到糖糖肆无忌惮地说那个刺耳的“操”字,路静的脸有些发红,她看着糖糖微笑着说:“你吃醋了?”

    “我吃什么醋啊,我有男朋友的。”糖糖不以为然地撇起了嘴,不过她又握起了小拳头,恨恨地说:“小静你都不知道,昨天我叫了那家伙去游泳,他不但把我扯进商厦的厕所里奸淫,还又在游泳池里强行奸污了人家,把jīng液都射在我里面,连游泳池水都弄脏了……再后来他送我回来学校后,居然连一点时间都没有耽搁,就又摸到计筱竹的公寓去了……你说这气不气人,难道我没喂饱他吗?连我的男朋友都不能随随便便地想搞我就搞我,我都陪他那样疯了,他居然和我分手就转头去偷吃!”

    路静听得满脸羞红,心里却暗暗摇着头,心想糖糖看来也不知不觉陷进去了,那家伙根本和她没有什么正式的关系,倒是和计筱竹是正大光明的情侣——虽然是脚踏两只船,但是既然人家当事人两个女生都同意,也不关外人什么事。

    而糖糖这个女生,居然认为那家伙去找他的正式女朋友是在偷吃——路静只得一阵阵的无语。

    对于糖糖所报出来的猛料,路静倒是不以为然,毕竟糖糖没有见识过那家伙把三个女人关在屋里一起**的场面,糖糖更不知道,他早就有喜欢在客厅里乱搞的爱好,甚至还都把jīng液射到过自己的大腿上……这些事情,糖糖都不知道。

    想到那家伙shè精在自己的大腿上,路静不由一阵羞涩,随即又想起了今天他隔着内裤奸淫自己,说不定他的一部分jīng液,已经渗过裤子射入了自己处女的**,想到这里,路静的脸羞得通红,全身上下都好像没有了力气。

    “哎,小静你还真是纯洁耶,只是听到这些事情,就羞红脸了啊!”糖糖显然误会了,以为是自己的抱怨话让路静脸红的,连忙说:“小姐你知道的啊,我和他开始那纯粹是意外啊,我不是真的想背叛我男朋友的,前因后果我都给你说过的是吧?”

    “是的,我知道。”路静连忙点点头,掩饰自己脸红的真正原因,但同时心里也泛起了一丝苦涩和怨恨——她在怨恨自己,那家伙shè精在自己大腿上后,计筱竹失踪了足足半个月,而几乎所有和他有关系的女生都冷淡了他,那是多好的机会啊,只要自己放下面子,在没有计筱竹的环境里,自己稍使手段,就可以完整地俘获那个坏蛋所有的一切,包括身和心!

    但就是因为自己被他射了一腿,所以就觉得冰清玉洁受到了玷污,对他抱着仇恨的感观,一次次拒绝他要求和解的短信!

    自己真的是很笨……要真的和他有了关系,以他**的本性,什么样的事情做不出来?自己只是因为他无意间shè精到了自己的大腿上而已,就头脑发热,眼睁睁地坐失良机……等到计筱竹回来,一切又回到了原有的轨道上,而且计筱竹更是以背水一战的架势变卖了家产,来到那家伙的身边开始创业,将他们的未来,从现在开始就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而自己,则因为这半个月的失策,离他越来越远,眼睁睁地看着,甚至有些无能为力!

    反而在这半个月当中,糖糖却因为机缘巧合地与他发生了关系,正因为糖糖将所有的过程都告诉过她听,路静才明白,那半个月,好个家伙过得真的像失魂落魄一样——自己真的是失去了一个这辈子也许是唯一能独占他的机会!

    想到这里,路静就恨不得把自己痛打一顿,只是因为大腿被射了精就怀恨不平,那今天都被他的手伸进内裤里摸了自己的阴部和屁股,甚至还将手指刺入了一截进入**,最后还隔着裤子奸淫自己的**……那自己那半个月的浪费,简直就是不可绕恕!

    难道,自己真的就要在人生的第一场战役中,做一个承认失败的战败方?放弃有生以来第一个走入自己心灵的男生?

    想到他的无耻与放荡,想到他在体育馆上的凶狠和冷厉,想到他那无上的威严和霸气,路静就觉得心有不甘,恨恨不平!

    自己看上的东西,从来都没有抢不过来的!更何况,这次抢的不是东西,而是自己喜欢的男人!

    她路静,从来就不是人生的失败者!

    明天……明天还有机会!这几天他都会和自己去建材市场,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

    如果再把握不住这种难得的独处机会,那自己就去——就去——死好了!

    路静恨恨地在心里下定了决心,抬起头来,却看到糖糖在窗前那里发呆。

    “你怎么了?”路静有些愧疚,毕竟糖糖的事情她都知道,但她的心事,糖糖一点都不知道。

    “没什么……那个家伙刚才在帮计筱竹搬家,收拾了一个行李箱,已经走了。”糖糖语气闷闷地说:“看来是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计筱竹已经不好意思住在这里了,所以才搬了出去,不知道她会搬去哪里?”糖糖突然紧张了:“你说她不会住进阿州他们公寓吧?”

    “你当校管处是吃素的啊,会允许女生公然住进男生公寓?”路静心里也是怪怪的,叹了一口气说:“他们肯定是在校外租公寓了,搬出去同居呢!”

    “不是买了大别墅么?怎么还租公寓啊?”糖糖惊讶地问道。路静摇了摇头:“别墅的装修,最快也要两个月才能完成,而且就算装修好后,也得至少空上一个月才能入住!这么长的时间,他们肯定是在外面租公寓了。”

    “安琪都不管他啊?”糖糖郁闷地说了一句,想将希望寄托在那家伙正式的女朋友身上。

    路静笑了起来,缓缓地说:“在他身边,安琪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只有计筱竹,也只是计筱竹!”糖糖没有发觉,路静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两只雪白的小手,已经悄悄紧握成了拳头。

    我回到学校,就被计筱竹学姐拉去当搬运工,学姐因为昨天的事情,觉得很糗,而且最主要的是,今天美女楼几乎所有的女生都知道了这件事情,学姐素来都是非常注重她的形象和名声的,却在一夜之间毁于一旦,从一个高不可攀的圣女,变成了人人眼中淫荡的校花,这种落差,实在让她受不了,所以她就要求搬到图书超市那边的公寓去。

    我心想也好,那边有白芳在,还可以帮着学姐打理一下杂务,就欣然同意了,甚至我还想和学姐一道搬过去,却被学姐骂不要脸,想吃鲜人奶!

    我郁闷,我是想和学姐同居啊,哪有想吃鲜人奶的意思?

    在路上,我战战兢兢地将今天在车上发生的事情给学姐说了,学姐听了后,倒是没有生气,说在那种情况下,我的所作所为都是自然反应,既然路静没有反对,那就是默许了。

    随即学姐还笑着说,这下又要便宜我了,就看我什么时候有能力把路静收服了。

    我见到学姐居然这么说,很是诧异,问她怎么不生气?

    学姐淡淡地说,路静对我打主意也不是一两天了,而且这次她回去变卖家产,之所以走得那么急,同时不告诉任何人原因,就是想看看路静的反应,谁知道她回来后才发现,路静居然做出了最愚蠢的反应,所以学姐已经不将她列为对自己有威胁的对手了!

    一招以退为进,学姐轻轻松松地就抹除了路静的威胁,她说起来自己都很是得意的样子。

    我却听得没头没脑的,关于这些女生之间的战争,从来都没有人跟我说过,我更是看不出来……不过听了学姐这么说,好像今天在车上对路静做的事情也不算过份啊,她后来虽然不理睬我,但至少也没有给我两记大巴掌掉头而去——照理说这才是最正常的反应!我心里也有了点底,高兴起来。

    “说归说,你不要在车上强奸人家啊!”学姐显然是深知我的劣根性,特意嘱咐我说:“那种环境下即使强行占有了女生,她们都下意识地不会和你交心的……毕竟太龌龊和下流了!”

    我怔了一下,想想也是,我在公车上强奸过颜菲,颜菲从来就只是我的炮友!

    我在公车上强奸过左雪,左雪和凌雨与我的关系也从来只是性伙伴而已。

    我在军训车上强奸过席雅——席雅甚至成为了包养我的女王!

    在公车上发生的强奸虽然刺激,但它们的结果,都是与爱无关!学姐说得对,在那种情况下和女孩子发生第一次,女孩们想起来只会觉得羞愧……当然也有刺激,但那种刺激是面对陌生男性侵犯的兴奋,而正是这种刺激和兴奋,她们才将我始终当成了仅属于陌生男性的床伴甚至xìng奴!

    毕竟,公车上的**,只有面对陌生人时才会刺激,而面对爱人,则只会在彼此的内心深处留下放荡的阴影!

    当天晚上,我也住在了电梯公寓里没有回去,白芳看到我和计筱竹过来显得很是高兴,她做了一大桌子菜出来供我们吃,白芳的厨艺不错,我和计筱竹吃得都很满意!

    吃完饭后我们坐在客厅里闲聊时,白芳将孩子抱出来,直接就在我和计筱竹面前哺乳,白芳喂宝宝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偷偷地盯着她的**看了个够,白芳可能也看出了我的想法,每次喂奶时都把整个**露出来,有时就连另外一只没有喂奶的**房也露出来,用手捏弄着,仿佛在象我示威。

    计筱竹不用看都知道我和白芳之间的暧昧,她倒是兴致勃勃地凑过去,雪白的小手摸在白芳那只没有喂奶的**房上面,惊叹着好大好饱胀啊之类的话,然后还招手叫我过去和宝宝一起同吃!

    白芳和我的脸同时都差得通红,我虽然有着想看白芳**房的冲动,但理智告诉我,那是个小辣椒,是不能这样的。人家只是卖奶水,不是卖**的!特别是当着计筱竹学姐的面,不论是我还是白芳,都不会放得开的,毕竟我和她的关系,远远没有达到想象中的那么亲密。

    白芳匆匆喂完孩子就回房间里去了,将房门关得紧紧的,像是生怕我被计筱竹推进去一样。

    计筱竹虽然不介意白芳的存在,但她毕竟是个女孩子,哪可能真的将自己喜欢的男人真的推给一个和她身份相差太远的女人。

    白芳没有想到,这个将自己从火坑带上天堂的男生,不但富有帅气,甚至他的女朋友,都是如此的美貌绝伦!虽然只是高职学院的学生,但白芳也对计筱竹这位学校有史以来,连续三届蝉连校花的美女大名如雷贯耳,她没想到,这个如天上仙子般的美女校花,居然就是自己雇主的女朋友——而且只是之一!

    今天早上送奶在雇主的公寓遇到计筱竹后,白芳在上课之余,特意打听了一下自己雇主,那个叫飘飘的男生的情况,真是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这个帅气的善良小男生,不但是学校新出炉的英雄,而且也因为身边众多的美女环绕而惹人注目。

    到底他有五个、十个、还是二十个女朋友还是情人,众说不一,但是大家都异口同声的是,科技管理学院的经济学系新生系花安琪是他的第一个女朋友,而人文社会学院人文社会学系三年级的计筱竹,连续三届蝉连校花的绝色美女,是他的第二个正式女朋友,两个女朋友是同时存在的,而且彼此都接爱了对方,这不是三角恋爱,这是一龙二凤!

    还有新进学校的新天榜校花,同样是人文社会学院外国语文学系新生路静,据说也和他不清不楚,很有些暧昧的样子,至于其他隐藏在水下没有现出来的女孩子,那就多得手指头都不够数了,反正整个学校无论男女都公认的一点是,这个李飘飘,是这间很有名气的大学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只色狼!不然他怎么会和那么多女生,甚至和两大校花勾搭在一起!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