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二章 财富】

    突然,她皱起了眉头:“是什么味道?”她继续吻我,还将香滑的嫩舌深深伸进我的嘴里搅动,然后她抽回舌头,在她自己的嘴唇上舔动,她脸上的神情越来越古怪,用很奇怪地眼神看着我,缓缓地说:“你……偷吃了孕妇?”

    我吓了一跳:“哪有这回事?”

    计筱竹还是用那种神情看着我,说道:“你嘴里,全是人奶的味道……飘飘,你不要告诉我,这是新出品的饮料……市场上,好像还没有开发出用人奶做原料的饮料!”

    在她清澈逼人的目光下,我呐呐地说:“那个……那个……不是你想的样子……”

    我只得招供,将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她,计筱竹在我怀里默默地听着,等我说完后,她轻轻点了点头,说:“你做得很对……”

    我高兴起来,受到她的赞赏,我觉得自己也真的没有做错,有点得意洋洋起来。

    “但是没有做得全对……”计筱竹白了我一眼,点了一下我额头道,“那个女孩子,你帮得并不彻底。”

    “还不彻底啊?再帮就只有以身相许了耶!”我急了,胡萝卜之后又是大棒,是个人就会受不了。

    “她对你早就以身相许了啊!”学姐轻轻笑着说:“只是对你们男人来说,女孩子的心思,你们了解得还不太够……”看到我呆呆的表情,计筱竹叹了一口气,说:“算了,这件事让我来解决吧……放心,不会抢走你的奶妈情妇的……你想要操她的逼,随时都可以……”

    天啊,如此清纯的学姐居然说出了如此淫荡下流的话语,我兴奋得**顿时就勃了起来,狠狠顶在了她的小腹上。

    学姐感觉到了我的火热与强硬,她妩媚地瞟了我一眼,腻声说:“坏蛋,你又想做什么?”

    看着计筱竹那风骚入骨的媚态,我不禁心驰旌摇,道:“我想操你。”

    计筱竹温柔地笑:“那你操啊……”

    我的**被学姐这话刺激更加硬了,我住她,搓揉着计筱竹那双**房,说:“学姐,你走这么多天,我真的好想你。”我用手抚摸她肥美到极点的圆臀,道:“我想操你都想得快疯了!”

    计筱竹娇嗔地道:“你就想着操人家……”

    学姐的软语嘤咛更挑起我**,我**到了极点,双手用力捏着她的**房,用嘴唇在她的耳朵上轻轻咬着。

    “啊……”计筱竹的身体颤抖起来。

    我搂着她,吻着着她的香唇,学姐双唇微张,我把舌头伸进去,在她的嘴里搅动。我挑弄着她的舌头,让她把舌头伸进我嘴里,吸吮着。她的嘴唇含住我那舌尖吸吮,热情的狂吻,我们的舌头在口中热烈交缠着。

    热吻中,我抚摸她丰弹的**房,一只手移到她的大腿上,抚摸着她的大腿内侧,计筱竹闭上眼睛,大腿微张,我抚摸到她的腿间。我用手指轻轻地揉着她刚才被我奸淫过的地方,撩逗着她,她的**渐渐多起来,浅浅的阴毛完全黏贴在她的阴部,我用手指感觉到她**的曲线和饱满的**,学姐轻轻地呻吟起来。

    我扶起学姐坐起来,**硬挺得笔直朝天,我坐在床边,学姐轻车熟径地跨坐在我的大腿上,我托起她的**抚弄着那对丰满浑圆的**,轻轻的咬着计筱竹的奶头,她抱着我腰肢扭动,将**对准**慢慢的坐进去,我的**撑开她紧窄的**,滑向她身体的最深处。

    由于有充份的**润滑,我的**仍然毫无阻碍的深入她的体内。我的**终于全根没入,计筱竹紧紧的搂住我的脖子,雪白的屁股慢慢的转动,一圈一圈的扭着。**紧紧的抵住她的**壁,火热的**在她的**壁上刮着,**一股股的流出来。

    计筱竹一面磨转一面发出甜美的呻吟:“好舒服……啊……飘飘……舒服……啊……啊……好舒服……”

    我双手扶着她的腰肢,帮助她转动,渐渐加快速度,计筱竹改转为挺,屁股一前一后的挺动,**在她的穴内一进一出,发出一阵阵淫浪的肉声。我托住她的屁股,让她上上下下的套弄,**磨擦带来一阵阵快感,推动她往**去。

    几分钟后,计筱竹的套弄更剧烈了。

    “啊……啊……我来了……好舒服……啊……啊……受不了……啊啊……”计筱竹全身都浪起来,她紧抓着我的肩膀,一头长发像波浪般的甩动,丰满的**上下跳动。她仰起头不顾一切的忘情嘶喊,我捧住她又圆又肥的大白屁股,她不停的挺动,让**紧紧抵住子宫口,我感到她的**一阵阵紧缩,**像小河一般的流出,她猛的一阵颤抖,全身瘫软下来,紧抱着我,不停的喘气。

    我抱起她,由床走向化妆桌,一面走一面挺动腰部,让**在她穴内一跳一跳的,继续不断的刺激她。我把她放到化妆台上,背靠在大玻璃上,我抬起她的大腿向两旁分开,猛力的抽动,**吞吐的快感让计筱竹连续不断的**。她两手撑持着桌沿,紧闭双眼,我的**在她的穴内来回**,带着她红嫩的阴肉翻进翻出,她不停的扭动身体,不断的发出淫浪的呻吟,汗水混合着**,由她的腿间流到化妆台上。

    “噢……噢……啊……不行了……啊……飘飘你……搞死我了……要死了……啊……啊……啊……啊……啊……”

    我将**拔出,计筱竹全身是汗,软软的倒在我身上。我低头轻吻着她的秀发,轻咬着她的耳根,她不停的喘息着,她的气息中带着甜甜的香味,我顺手抽了几张面纸,帮她擦拭身上的汗水和**。

    休息了一会儿,计筱竹睁开眼睛,看着我坚硬的**,满足地说:“你真是太猛了……”

    我笑了笑,计筱竹拉过我,走到沙发旁坐下,她倒在我的怀里,伸手握住我的**上下套弄。

    玩了一会儿以后,计筱竹的精神已经恢复了不少,于是我展开第二波的攻势,我让她背转身体趴在沙发上,上身伏下,浑圆的大屁股高高地翘起,我两手扶着她的美臀,手指分开她的**,**轻轻的顶在她的阴核上,在她的穴口来回摩擦。

    计筱竹用右手撑持着沙发扶手,左手从跨下伸过来,握着我的**,将我导引到她的穴口,慢慢的将**插入。我顺势向前一顶,**全根没入,再次进入到她温暖滑腻的体内。她哼了一声,主动的前后挺动,让我的**在她的穴内抽动。

    “噢……太舒服了……噢……快一点……用力……啊……啊……好爽啊……你太棒了……啊……用力……啊……”

    我快速的挺动,计筱竹也扭动着身体迎合我,她很快的达到了**,我翻过她的身体,让她躺在沙发上,屁股悬在沙发边缘,我抓住她的脚踝,将她的大腿分开,**用力的顶入她的穴内,她扶着沙发,忘情的高喊着,**不停的流出,连续**让她不住地高声淫叫起来:“天啊……好舒服……我快死了……啊……啊……啊……不……不要停……快用力……啊……啊……”

    我将计筱竹顶到床边,一把抱起她将她放在床上,使她平躺着,雪白的身躯上耸立两座小山般的**。我用手抚弄着粉红的**,只见**涨大了起来,**也充血变成大丘了……

    在计筱竹的呻吟中,我将头埋入她的**间再张开口含住她的**,轻轻地吸吮着她的**……

    我双手左右撑开她**,随着她微抖的气息与娇躯的颤动,她胯间的小丘如大地蛰动着,两扇小门如蚌肉蠕动着。我将**在她穴口徘徊游走,时而磨搓yīn蒂、时而撩拨蚌唇、时而蜻蜓点水似得浅刺穴口。她被我挑逗得春心荡漾,从她半开半闭如癡如醉的眼神及朱唇半开的浊重喘息声中,可看出她的**难耐的模样。她幽洞已**汨汨、润滑异常。

    “啊……好坏!”

    我被计筱竹这种娇羞意态,逗得心痒痒的,不自主地胯下一沈,将**埋入穴内。

    “啊!”计筱竹在娇呼声中显露出止渴的表情她更把光滑迷人的**,摆到我的臂弯来,摆动柳腰,主动顶撞迎合。

    “舒服吗?”

    “舒服……”

    计筱竹的美丽**虽然被好多男人奸淫过,但在我的巨棒下仍旧显得窄小,深深插入时,柔软的嫩肉向中间压迫我的**,那种反应给我带来无比的美感。

    我对计筱竹的抽送慢慢的由缓而急,由轻而重百般搓揉。抽提至头,复捣至根,三浅一深。随着那一深,她玉手总节奏性得紧紧捏掐着我的双臂,并节奏性哼着。同时,随着那一深,阴馕敲击着她的会阴,而她那收缩的**总夹得我一阵酥麻。皱折的阴壁在敏锐的**凹处刷搓着,一阵阵电击似的酥麻由**传经脊髓而至大脑,暴涨的**上布满着充血的血管,**沾满口红。低头望去,只见她那殷红的蚌唇随着抽送间而被拖进拖出。

    “喔……喔……啊!”计筱竹口中不住咿唔吟着。

    她纤纤柳腰,像水蛇般摇摆不停,颠播逢迎,吸吮吞吐。花丛下推进抽出,弄得计筱竹娇喘吁吁,一双**,忍不住摇摆着,秀发散乱得掩着粉颈,娇喘不胜。“浦滋!浦滋!”的美妙声,抑扬顿挫,不绝于耳。

    “喔……喔……”计筱竹哼声不绝,只见她的紧闭双眼,头部左右晃动着。

    计筱竹**狭窄而深遽,幽洞灼烫异常,淫液汹涌如泉。她双手抓紧被单,张大了双口,发出了触电般的呻吟。她紧咬朱唇,足有一分钟,忽又强有力的耸动一阵,口里闷声地叫着。

    “喔……啊……我死了……要死了……啊……啊……喔……”计筱竹喘息着,玉手一阵挥舞,**一阵颤动之后,便完全瘫痪了。

    我和计筱竹胯股紧紧相黏,**顶紧**,她的子宫颈吮含着我的**,如涌的热流,激荡地浇在我火热的棒头上,烫得我浑身痉挛,我的身体忍不住颤抖,强烈的麻痹感冲上脑顶。在强烈的快感中,我更猛地向她**攻去,令她身体后仰狂摇不已,双手搂住我的后背,猛烈摇头使头发飞舞。

    “这样……我不行啦……要射了……啊……我要射了……学姐……我的好老婆……”

    我边插边叫,看着计筱竹这个淫荡美女,我将她双腿压向她胸部,两手不住揉搓着她那摆荡的大**,股股热流由**再次射进了学姐的**深处。

    “学姐,你这十几天,到哪里去了?”亲热完以后,我搂着计筱竹关心地问:“你知不知道我好担心你的?”

    “知道。”计筱竹深情地看着我,柔声说:“我回了次老家。”然后她认真地问我:“飘飘,你有没有五百万?”

    “五百万?”我吃惊地说:“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计筱竹笑了起来:“不是我要,我只是问你有没有而已。”

    我在心里盘算了一下,杂七杂八的斗来凑去,还是摇了摇头,说:“现金没这么多啦,最多只有两百多万而已,不过要是卖了我名下的……”

    “那你拿一百万出来吧。”计筱竹说。我犹豫地看着她,计筱竹淡淡一笑:“十几天前,我在报上看到清溪湾有一幢豪华别墅出售,价格还很合适,所以我回老家,将父母和姐姐留给我的大部分财产都处理了……”

    我惊讶地说:“学姐你在这里买别墅做什么啊?你不是明年就毕业了么?”

    计筱竹看着我笑,轻声说:“我老公在这里,我还能去哪里呢?明年我毕业了,难道我不可以继续念研究生么?”

    “那也用不着买别墅吧,租就行了啊!”我不解地问道。计筱竹柔声回答说:“那幢别墅,原价是三千万,而经过这么多年的增值,现在的市价最低都是五千万了,而它的出售价你知道是多少么?”她伸出了两根白嫩的手指:“只是两千万而已!”

    “这么便宜?”我吃了一惊,清溪湾里的别墅,最便宜的也是上千万吧?何况她那是最豪华的,我担心地说:“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金融危机,全球银根紧缩,那家主人想套现去救他的公司而已。”计筱竹微笑着回答:“毕竟在现在这个大环境下,要短期筹到两千万现金,那也是不容易的事情,他是定死了交款期限的,所以我才走得那么急!而且处理财产也很麻烦,直忙到昨天才回来……”她嗔怪地看了我一眼,脸上泛起了红晕:“谁知道你这家伙,今天就跑过来了,还趁着人家睡觉时强奸人家……”

    我不好意思地抱着她吻了一下,问道:“房子你买下来啦?”

    “当然买下来了,不然我拼死拼活的做什么?……某些人还以为我去偷吃了呢。”计筱竹学姐很不满意地哼哼说。

    “你不是还差钱吗?”我愕然问,她刚才还在问我有没有五百万耶,后来又叫我出一百万。

    “那幢别墅真的好大的,上下三层一共有三十几个房间,还带有游泳池和网球场……你不觉得,光是我们两个人去住,太浪费了吗?”计筱竹学姐笑吟吟地看着我。

    我以为她要把我的所有女人都弄进去大屋同居,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干笑道:“这个不好吧,席雅左雪她们都有自己的公寓来的……”

    “你想得倒是挺美的啊!”计筱竹学姐啐了我一口,笑着说:“两千万的别墅给你金屋藏娇?我是说,我们学校有钱学生那么多,我们可以将房间分开租出去,短租长租相接合,并且还可以临租举办酒会生日会之类的聚会,那样折算下来,每年的收入还会是很可观的!”

    我被学姐这个天才的主意惊呆了,连连点头,我们学校穷人不少,但家里有钱的也很多,只看学校的美女楼和公子楼每年那居高不下的入住率就知道了,而且还有些学生连公寓楼都嫌弃,跑到外面大酒店长期包房的!

    高档小区价值五千万的豪华别墅,这无论放到哪个城市,都是一等一的昂贵场所了,三十几个房间分租出去,一个房间即使每个月只租一万,一年下来也是三百多万啊,再加上生日会和酒会,还可以开发沙龙聚会甚至把别墅变成小型的私人会所,种种手段下来,经营得当的话,最起码每年的盈利都不会少于四百万……甚至五百万也都有可能!

    我突然明白计筱竹为什么这么着急地回去凑钱了,一幢两千万的豪宅,竟然四年就可以收回成本,这房子等于是白捡来的……这确实是非常划算而且暴利的交易了……我也突然明白,她刚才叫我拿钱出来是什么意思了——学姐是要叫我入股,和她一起成为房东,再和她一起操作这件事情!

    两千万的房子——人家实际上是值五千万的好不好,只因为要救公司才紧急贱卖的——我出一百万……这个,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啊,这算什么股东啊?

    我看着计筱竹学姐,呵呵笑道:“学姐,要做就做好点吧,将三十几个房间装饰成不同风格的,一层一个类型,这样操作下来,因为会在学校里引起轰动的,而且我们不按年租,按月租,这样会方便人气上去后随时涨价……“

    “你还真是黑心呢,还没开始收钱就在想着涨价了!”计筱竹学姐刮着我的脸羞羞。

    我沉吟了一下,说:“我出一千万吧,要做就做好一点,而且那幢别墅位置在什么地方?”

    “清溪河边啊,是清溪湾里最好的景点呢。”听到我居然要拿这么多钱出来,计筱竹也吃了一惊,小声地说:“不用这么多钱啦……”

    “没事啊,我们要做就做好点,我只是说我的现金不多而已,我的固定存款可是有很多啦。”我得意地笑:“我可不用像你那样去变卖固定产业哦。”

    计筱竹学姐有些郁闷地问我:“你哪来这么多钱啊?……不会是家里给的吧?”

    我摇了摇头,说:“我自己挣的啦……别这样看着我,真的是我自己挣的,从小家里给我的压岁钱,我都用来跟着我家老头子投资,他吃肉我就跟着喝口汤,十几年了耶,要不是中间亏了几次,我早就身家上亿了……”我连连摇头:“我家老头子,一旦看走了眼,我就跟着亏得呜呜直哭啊!”

    “你父亲是做金融投资的?”计筱竹学姐好奇地问。

    我猛摇头:“哪里啊,泡沫经济全都是这些金融投资搞出来的耶,我家老头子要是做的是那个,我早就睡街上去了……他是做……”我悄悄地压低了声音:“原钻的!”

    “钻石?”果不其然,计筱竹学姐两只眼睛立即闪闪发光了……女人啊,听到那亮晶晶的小石头,都是一个德行,包括我老妈在内!

    “做钻石原矿,你家资产至少有几十亿吧?”计筱竹学姐倒吸了一口凉气,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

    我有点发毛地说:“那是我老头子,关我什么事啊?我的身家,还不到一亿呢!”

    计筱竹学姐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我们学校有几个学生自己就有上亿的资产了啊?真是的,某人每天还骑个破机车到处丢人现眼的,也不嫌害臊!”

    我急了:“我那可是宝马K1300R-NK街车版,直四引擎尾段输出,全新四管排气系统,全新两段式驱动轴,全新人体学按钮编排、全新加强型头尾避震、全新改良扰流效果和Duolever头轮悬挂系统……”

    “全新你个头,再新也只是两只轮子的机车而已,坐上去只有前倾着身子,吹风下雨都落在头上……小男生就是喜欢这些无聊的东西……”学姐很不屑地说:“告诉你啊,别墅装修费归你了,你还得买两部车放在里面……看着我干什么?你不知道车子也可以租啊?”

    我干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在想,学姐你刚才在说别墅在河边,你看我们是不是可以去买条游艇放在别墅前面……”

    计筱竹的眼睛又亮起来,欣喜地拍了我一下:“好主意啊,游艇上面也有房间,游艇还可以开出海……哇,这下我们的别墅想不火都不行了!”她迟疑了一下,又问道:“一艘游艇多少钱啊?”

    “这个倒是不贵,我们又不是买游轮……”我很有发言权地说道:“一艘意大利AZIMUT阿兹慕43英尺游艇,也就不过三千多万而已……而且,我们可以学你买别墅的方法啊,现在全球金融危机,很多人的财富都缩水了,从那些人手上买奢侈品,应该便宜很多吧!”

    “哪里去找那么多的缩水富翁啊?”计筱竹学姐皱起了眉头:“撞到别墅这种事情,那是可遇不可求的!”

    我嘿嘿笑了起来:“学姐你忘了我家是做什么生意的了?”

    世界钻石市场都是由一些古老的切割家族世代袭断的,基本上来说,没有任何人能迈进去,我家老头子的老头子的老头子……哦,这样说很啰嗦——也就是我的曾祖父,抗战前在上海一家洋人的大珠宝行做买办,那时钻石切割家族的垄断还不像现在这么变态,所以我家也就迈入了那个小圈子,到后来我们迁居到岛上,就专门做了钻石代理,还插手进了钻石原矿生意。

    有了好的钻石原矿,就可以和有名望的钻石切割家族建立良好的关系,切割出来的极品钻石也就会越多,而极钻多了又会提高我们家的生意品牌——不过钻石原矿这潭水太深了,以至于我家老头子也栽了不少跟头,顺便还连累了我。

    做钻石的人,包括那些垄断着市场的切割家族,都是非常低调和隐蔽的,我家既然入了这一行,当然也得遵守这个规矩……难道我不知道法拉利和兰博基尼开起很舒服啊?就算随便一辆奔驰,也比我那机车引人注目啊,哪怕我那是宝马1300——不过,低调啊,低调啊,这是规矩!

    经过三代经营,我们家在东亚这一片,别的不敢说,认识的有钱人,那真是一抓一大把……能玩极钻的,肯定都是身家上亿了。

    所以我才这么有把握买到便宜的游艇,以前只是没往这方面想过而已,就像那个别墅的原主人,他有想过把别墅变成学生沙龙和私人会所吗?财富的创造往往只是一闪念间,区别就是有人抓得住和抓不住而已。

    听了我的分析,计筱竹学姐简直兴奋得要死要活的,她居然异想天开地说:“老公,那我们干脆来做低价收购奢侈品然后转手倒卖的生意吧?两千万的别墅过过手就是五千万……简直就是暴利啊!”

    我哭笑不得地说:“学姐,那样的话,我们很快就会死得很难看的……因为办学生会所通过熟人买艘便宜游艇那是没什么问题的,甚至再买多些别的东西都没有问题,因为我们师出有名啊,大家看在我们年青人创业的面子上,都会打着支持的幌子把他们的东西便宜卖给我们……但要是我们专门搞低收高卖,那是什么行当了?那是当铺,那是破烂行……学姐,那些人都是亿万富翁啊,人活到他们那个地位,就不是为钱活着的了,而是为面子而活着的,哪怕他们一时周转不灵,但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我们跑这种圈子里去摆明了收破烂……这不是指着人家鼻子说你混得掉价了……这样明目张胆地削人家的面子,你说,我们两个会不会死得难看?”

    计筱竹呵呵笑了起来,在我脸上亲吻着,声音腻软地充满了妩媚:“小飘飘啊,我还以为你只是一个普通的有点小善良的小家伙呢,没想到居然你还这么优秀哦!”

    她丰满的身体紧缠着我,那柔腻的肌肤早已变得滚烫。我好奇地抚摸着问:“学姐,你怎么这么烫啊?”

    “没办法啦,人家听到游艇啦、钻石啦、亿万富翁什么的啦,就感觉很激动耶~~难怪不得说,财富是最好的春药啊……”计筱竹学姐妩媚之极地望着我,粉背靠在我胸前,樱唇微微在我耳边喷着热气,柔腻的声音软绵绵地说:“小飘飘~~人家都湿了啦~~”

    见到学姐如此骚浪入骨的媚态,我的**早就硬得生痛了,我抱住她丰满迷人的身体,巨大的**顶在她肥嫩的圆臀上,顶进了一个深深的凹陷。感觉到**的温柔和坚硬,学姐的身子顿时就软了下来。我让她丰满的身体紧紧靠贴住我,我环着计筱竹的腰肢,让她半侧过头来,然后贪婪的吻住她,攫取她口中的芳香。学姐妩媚的眼睛渐渐迷离起来,长长的睫毛下,是一层水般的迷蒙。我贴在她浑圆臀部的**、缓缓向她柔软的屁股肉前顶,我忍不住就这样将下身在学姐的肥臀上厮磨,快感一**涌来。

    我们相接的唇缓缓分开,计筱竹娇喘不已,高耸的胸急剧起伏着,美丽的脸庞上笼上了一层鲜艳的红晕。我的学姐真是太性感了,仅仅靠贴着便能让人**勃发。

    我的手从她平滑的小腹处往上游移,逗弄着她尺码惊人的大**,还不时向她耳中吹着气。欲火焚身的计筱竹对这些哪有什么抵抗力,她已是情热如火,整个人象没有筋骨一般瘫软在我怀里,只懂得随着我的动作娇喘不已。

    我把学姐抱起来,让她跪在床上,完全**的学姐就骄羞着跪趴在我面前,肥美的大屁股高高地翘起,这使得她饱满的**清晰可见,丰满而粉嫩的花蕾经过刚才的挑逗,已浸满了**。

    学姐肥圆的两团大屁股间传来**的气味,令我异常兴奋。我把头俯上去,整个脸都埋进她肥大的圆臀里,我的舌尖在两瓣肥美的唇片间舔弄着,两手不停地拽扯她两只因为吊着而更显得无比肥嫩的硕大**。

    “不要……不要……”计筱竹的娇吟声断断续续传来,那样的软弱无力。我的舌尖捕捉到凸起的一点,毫不迟疑的,我用舌头包裹住它,时而用上齿轻轻的触碰。“啊……哦……啊……飘飘……啊……”说是不要,但她却本能的把我的头紧紧拉向阴部,两团大屁股紧紧地夹住我的脸,全身都在颤抖着。

    尖叫声中,学姐竟然被我舔得到了一次**,她的阴精射了我满脸,我爬起来跪在她雪白的大屁股后面,巨大的**对准她阴部轻轻顶着,腰部猛一用力,我粗大的**一下子全都顶入学姐的**中。

    学姐不可抑制地呻吟起来,她的**中水汪汪的夹得我**舒爽无比,我用力的揉搓着那一对大**,下身不断的急速的冲顶着,学姐的身子被我撞得连连前仆

    “啊……好……好舒服……”可能真的是财富是最好的春药,计筱竹学姐的身体这会敏感得惊人,我只不过才**了几十下,她又尖叫着到达了**,整个人再也保持不了跪着的姿势,她像瘫软了似的趴在那里,趴在床上的学姐从背影看上去简直性感得要死,那白滑的粉背,纤细和腰肢,肥大饱满的惊人大屁股,修长的美腿……天啊,这是怎样动人的一具身体啊,我坐在她的嫩滑的大腿根部,硬硬的**就顶在了学姐因为趴着更显得肥厚的雪白大屁股中间。

    我双手用力将她两片丰满的肥臀分开,**对准了屁眼猛力地捣入。

    “啊……又从后面来了……轻点……要……要坏了……”计筱竹学姐呻吟着,我几乎是坐在了她软绵绵的大屁股上面,**尽情的在她嫩滑的屁眼里**着。

    强烈的刺激之下,计筱竹学姐不由得用手肘支起了上半身,转过头来神情迷离地看着我,她这样的姿势,本来就异常饱满的**房看上去更加硕巨惊人,我手往前探去,紧紧抓住两只硕大的**,用力向后面攫扯着,帮我增加反作用力。

    “啊……啊……飘飘……你搞死我了……”计筱竹艰难地在我的坐捅下挺动着肥大的屁股迎合我的**。我感觉她的屁眼越来越是灼热,肛门也收缩痉挛得异常激烈。我疯狂地捅着学姐的屁眼让她连连到达了许多次的**,在她声嘶力竭的**声中,我怒吼着把我浓浓的jīng液全射了出去,灌满了学姐的肛门……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