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一章 痛极之伤】

    搬家肯定是很麻烦而且啰唆的事情,白芳将我送回到大街头上,与我约好了第二天碰头的时间,便匆匆跑回去收拾东西了,可能是第一次对明天的生活有了期盼的原因吧,她眼眸深处有着一抹压抑得很深的欣喜,虽然她刻意隐瞒,但我还是发觉到了。

    老实讲,我心里也挺高兴的——我也这算是做好事吧?至少也算是挽救了一个即将下海的良家妇女吧?

    与白芳分手,我又没有事情做了,因为明天白芳要搬进图书超市那边的电梯公寓,我就想去看看那里还缺什么东西没有,毕竟以前只是把那里当成幽会的场所,而现在则是要住人了,而且我也好久没有过去了!

    我晃晃悠悠地来到小区里面,虽然守门的警卫早就认得我了,但他们还是很严格地检查了我的出入卡,才放我进门……对于这点我倒是有点诽议,这种认卡不认人的工作态度,要是有个小偷什么的捡到了我的出入卡,那不就坏了?

    后来我才知道这是瞎担心,小区管理很严的,有多种措施保证住户的安全,出入卡只是其中的一种方法而已。

    打开公寓门,我走了进去,看着干净整洁的客厅我怔了一下,我很久没来了啊,怎么会还这么整洁?我像是想到了什么,心突然砰砰跳了起来,我轻轻地走进了大主卧室,刹那间我的心都几乎欢喜得爆炸开来!

    那静静在床上睡着的人——是我的计筱竹学姐——我的眼泪刹那间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在重新看到计筱竹学姐的这一瞬间,我才发现,我有多么的爱她,她对我是多么的重要。

    如果有需要,我愿意用我的整个世界换取她一个人的存在!

    我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熟睡的计筱竹学姐,她即使在熟睡中也是无比的性感,她侧身躺着美丽绝伦的清纯脸庞上一片宁静,一条薄被懒懒盖在她细腰处,光滑而柔软的睡袍包裹着她丰满迷人的身体,丝绸的贴身令她魔鬼般的身躯凹凸毕现,丰满硕大的臀部从细腰处如山丘般突然高高地拨起,两只肥硕浑圆的大**从睡衣里露出了一条深深的乳沟,那白嫩腻滑的**随着呼吸慢慢起伏着……盖在她纤细腰肢下的薄被遮住她完美的下半身,我只能从被子下那润滑的线条怀念她的优美和柔软。

    计筱竹睡得很熟,我坐在床边,深情地看着熟睡的学姐,我的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一眨眼学姐就想是梦中的仙女一样消失了。为了让她能留在我身边,我什么都可以不做,只要能这样近近看着她,守着她就足够了。

    不过人这样东西,最不能控制的就是自己的思想,我呆呆地看了学姐好一会儿后,最初看她到的震憾与惊喜慢慢平静下来,但另一种情绪却渐渐浮了上来,那就是我憋了好久的**!

    虽然刚才跟白芳做过,但是对我来说,那只是餐前茶点而已,这时看着我深爱的熟睡学姐,自从她走了后,我就没有好好发泄过的**就像死灰复燃的火焰一样醒了过来,而且有着越来越炽烈的感觉。

    我的学姐女朋友本来就顶尖级的极品美女。她性感的身段,丰满的身材,绝美的脸庞,清纯的气质,无一不在向我散发着极度的诱惑,薄薄睡衣中巨大浑圆的高耸**随着呼吸的起伏就像是在跟我打招呼一样,她如水蛇般的细腰和丰满饱硕,浑圆挺翘的雪白大屁股,更是我熟得不能再熟的地方,我看到她的每一寸肌肤,都勾引起我在上面甜蜜过的无限回忆。

    落地窗外照进来柔的月光,房间里清清凉凉的如同被洒上了一层银色,我如痴如醉地凝视着我的学姐情人,她那明月般的脸颊,如黛的柳眉,长而卷翘的睫毛,妩媚的凤眼,红润诱人的嘴唇,鼓鼓的两只**房,肥硕浑圆的**球与红嫩的**,只堪盈握的纤细腰肢,肥白浑圆的绝美大屁股……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她的睡袍里包裹着……离我近在咫尺,只要我一伸手,就能完全拥有……

    终于,我轻轻地拿开了盖在学姐腰上的薄被,计筱竹学姐可能有点冷,微微动了一下,但却继续熟睡着,她被子下的双手放在小腹上,双腿斜斜交叉并拢在一起,那优美的大腿曲线从睡袍下完美地展现出来,两只大得惊人的**斜斜挂在胸前,在睡袍下顶起高高耸起**,我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两颗**的形状……

    这是让全校男人为之倾倒的校花,让所有男人都想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绝色尤物,一个令所有男人意想不到的淫荡娇娃——她是我的,她是我一个人的,她永永远远都只会是我一个人的,她的妩媚,她的风情,都会只为我一个人而绽放,她就是我生活的基石和源泉!我已经陶醉在了我对她的迷恋和热爱当中!

    计筱竹学姐胸部的两团大肉球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着,我将我的右手放在了她的**房上,薄薄的睡袍并不能阻挡**带给我的绝美弹性,我开始轻轻地揉搓,手掌和衣服摩擦带给我异样的触感,我轻轻地抚摸着她丰盈的**,轻轻地,轻轻地捏她的**,一会儿,我感到**涨硬了不少,又似乎有点柔软。但她仍在梦中。

    我又开始抚摸她的诱人的私处,隔着睡袍学姐的阴部软软的又肥又在厚,轻轻地抚摸几下后,我掀起她睡袍下摆,计筱竹里面是一条浅色的蕾丝边半透明小内裤,紧绷在她丰盈的阴部,我看见学姐两条紧紧闭合的大腿根部,那条几乎透明的内裤里,学姐饱满的**中间鲜嫩的肉缝,毫无保留地印现出来。透过内裤,我甚至可以看见她那颗小小的yīn蒂。

    我将手伸了出去,轻轻地覆盖在了那妙处,那种特有的柔软就从我的手掌传向了我的全身,我的中指轻轻地在两片**之间滑动着,细细地体会柔嫩的触感。渐渐的,她的身体开始有了变化,我可以看到内裤中央部分的明显的湿了,学姐那绝美的妙处竟然开始缓缓的蠕动,不断渗出的**浸湿了的内裤慢慢地勒进了两片肥嫩的**中间,那两瓣唇片悄悄地滑了开来,沾满了粘乎乎的液体,散发出**的光泽,真是说不出的淫荡动人,比那刚出水的水蜜桃有过之而无不及。

    计筱竹的身体开始有些扭动,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醒了,但她的口中传来了重重的鼻音,呼吸明显的加快了,我看见她面泛潮红,双目禁闭,鲜艳的小嘴微微张开,散发出了一股慵懒快意的春情,两条大腿不时地颤动着,那内裤的裤裆部分就更加深入地镶嵌进了那深深的沟壑中……我的手指紧紧地贴着那被唇片咬住的布条,仔细地享受那种潮湿而又火热的的感觉,她呼吸更加的急促了,她在梦中发出一声轻轻的呻吟。

    我停了一下,没见她有反应,便大着胆找到她化妆用的小剪刀,轻轻地挑着她小裤底剪开,学姐那丰满的阴部顿时展现在我眼前,就着银色月光,可以看见那里晶莹丰硕,两片嫩红的**夹在肥臀长腿之间,阴毛浅浅,清晰的肉缝细嫩得只是一条线,她娇嫩的**却微微分开,宛如花蕊,楚楚动人……

    我手指在她肉缝中轻轻按摩着,计筱竹只觉得万分舒服,她侧着的身体慢慢睡平,双腿也不由自主地分了开来!在梦中呻吟起来,间或还模模糊糊的叫着人的名字,有一次我听清了,那是叫——姐——夫——!!!随后又叫了我,我听到了,她叫道:“……飘飘……好舒服……”

    真不知道在计筱竹的梦中有多少男人在同她交合?我心里有点酸楚,但随即一股暴虐从心底涌了上来,我生气了,我脱了裤子爬上床,轻轻扒开她两腿曲起来,我跪在她两腿间,用我那又硬又长的**去接触她的身体。

    我的**对准她那美丽而流汁的**,轻轻地捅了捅,她肥大**上的两瓣柔软的**如两片大蚌肉包含着我的**,我轻轻捅着,计筱竹在梦呓中竟叫起来:“呜……好舒服……”我知道她已在半梦半醒间了,她的**刚好夹住我**,她那里滑滑的,软软的十分舒服,我往里面捅去,直捅入我**的一半便抽出来,又捅进去,就这样反复地在她**中浅浅地轻轻抽动着……

    只几下后,计筱竹在半梦半醒间吟道:“唔……唔……”不一会儿,学姐的神智清醒了,我见她眼睁开,痴痴地看着我:“飘飘……”她轻声叫,声音里充满了无限的温柔和深情。

    我还在为学姐刚才梦中叫别人而生气,我不理她,只是紧紧地抱住学姐,下身猛地用力向**里一插,**全根尽没,计筱竹“啊!”地叫了一声。我的**深深地植在她**滑腻的**中,她的流着浓汁的**紧紧地夹着我的**,我感觉到她穴里暖暖的体温,滑滑的,我开始大力抽送起来,学姐被我顶得上翘起了大屁股,不住发出:“唔……唔……唔……”的哼叫着。我抽了几下后,学姐伸手来搂我,我有点想拒绝但还是不忍心,默认了她的拥抱,不管不顾地继续大力**她紧滑的**。

    计筱竹丰满的身体极其柔软、无比滑腻,压在上面,尤如置身于锦缎、丝绸之上,那种细软的、湿滑的感觉简直让我如痴如醉——学姐的身体已经完全属于我,学姐的一切都是我的——我在心里反复对自己说。

    我尽情地享受着计筱竹的身体,我亲吻着学姐的脸庞,揉搓她肥硕的**房,狂猛地奸淫着她属于我一个人的娇嫩**!她两条大腿更加有力地夹裹着我,她伸出手来抚摸我的头发。“哦,哦,哦……”我每狠狠地插捅一下,学姐就呻吟一声,声音妩媚性感无比诱人。

    在我不停的捅插之下,计筱竹的呼吸急促起来,脸上泛起热滚滚的微红,我一边捅插着一边抱住学姐狂乱地亲吻起来,不顾一切地吸吮着她香嫩的柔舌。随着我**速度的加快,我的**在她的**内每抽一下都只留**在学姐的**口内,每插一下都刺穿她的子宫颈,学姐的**急剧收缩。

    随着我暴力的奸污,计筱竹学姐的全身不停地抽搐、痉挛。她的头发散乱,紧闭双眼;我大力**使学姐丰满雪白的大**也随着我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波动着,磨蹭着我坚实的胸膛,更加激发了我的**。

    我将计筱竹的双腿撑得更开,努力操入更深的地方,**不停地撞击在她的子宫壁上,我觉得几乎要捅穿学姐的内脏。她眉头紧锁,牙关紧咬,强烈的快感和痛楚交织在一起使她不停的倒抽冷气,她全身上下微微颤抖,几乎是带着哭腔地呻吟:“啊……啊……老公……轻点……你快……操死我了……喔喔……”

    我装作没有听到,抽送得反而更加凶狠了,计筱竹全身僵直,她的肥臀突然向上挺起来,主动地迎接我的**。由于学姐的主动配合,我的动作也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抽的越来越凶,插的越来越猛,我像是想把两只睾丸都全部塞进学姐的**里一样凶恶。

    学姐一边迎合我的奸淫,一边低声地哭泣,我听到她的哭声,心里更加的暴虐,我粗暴地在她的**房在狠狠拽拉着,那娇美的**被我扯得高高的,学姐的哀叫更是让我兴奋得无以伦比,那种虐待的快感使我越来越疯狂,在我的摧残下计筱竹的**内象熔炉似的越来越热,而我又粗又长的**象根铁棒般在她的**里穿插抽送,每一次都像要捣进学姐的内脏里一样粗暴。

    计筱竹**壁上的嫩肉急剧的收缩,把我的**吸允的更紧,随着我的**,她的**就不停的翻进翻出,**里滚烫粘滑的阴液就越涌越多,溢满了整个**,润滑着我粗硬的**,烫得我的**热腾腾滑溜溜愈加涨大,每一次抽出都带出一股热粘的**,每一次插入都挤得她的**四射,唧唧的向外漫溢,浸湿了我的睾丸和她的**,顺着我们的阴毛流在她的屁股上,学姐身子底下的床单都浸淫湿透了一片,她不住叫喊着:“啊……啊……老公……飘飘……啊……慢点……轻点……啊……”

    计筱竹的呻吟声更增加了我的暴虐,她紧锁眉头、痛苦流泪的表情,是我从没有看见过的。她的双臂紧紧的搂着我弓起的腰肢,丰满的**紧贴我的胸膛,挺直的脖颈向后拉直了,头发飘洒在席梦思上,她的脸随着我的动作,不停的左右摆动!

    “啊……”我低低地吼着,把计筱竹肥嫩的大屁股抱得更紧,插得更深,更加有力。我顶着学姐的大屁股,全身的重量都汇聚在**上,随着我的上下起伏像打桩般地挺进再挺进,一下下的狂抽,一次次的猛插,把我的暴虐尽情的在她的体内发泄……

    夹杂着酸痛和酥痒的快感从我们的交合处向我们全身上扩散,阵阵的快感一浪高过一浪,她在呻吟,我在喘息,“喔……呀……受……不了……了……”学姐搂紧了我,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又达到了一次**……

    学姐的再次**后,我也到达了疯狂的顶点!“婊子……烂货!啊……我……操死你……啊……”天在转,地在转,一切都不复存在,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我粗硬的**被计筱竹的**紧紧的吸允着,我和她交融在一起,缠绕在一起,不可遏止的快感象波涛汹涌的海浪,咆哮着,翻卷着,把我俩抛向浪尖,把我俩压进水底,极度的快感终于冲上了顶峰……

    我射了——我全部的jīng液聚集在我的阴囊,猛然的喷发出如同汇集的洪水冲开了闸门一样,一股股滚烫的jīng液高压水枪里射出的一支水炮,狠狠撞击计筱竹的**深处……

    刹那间,学姐的身体象被电击了似的痉挛起来,白藕般的双臂死死抱住我满是汗水的背脊,两条修长的大腿更是紧紧地缠住我的腰,“啊啊……啊……啊……”她带着哭音的**声仿佛是从喉底被压出来的。随后学姐的**开始有节奏的收缩。

    每一次的收缩,她的鼻子里都发出一声让人酥软的呻吟,我心里明白这是她的**浪音,这比世界上所有的声音都动听。因为这是学姐在最快乐的时候才会发出的声音……学姐的**前所未有的剧烈收缩比前面的痉挛强了许多倍,松紧之间她充满**的生命通道仿佛要夹断我的**一样用力紧缩……

    学姐的紧缩让我的jīng液无法一气射出,而是慢慢的一股一股被迫出,这种绵长的快感让我闭着气挺着脊背,全身的力量顶在**上。我**撬开了计筱竹学姐的子宫颈,大半只**都嵌入到她的子宫里面,随着阴囊的收缩和**的膨胀,一股又一股……我的jīng液接连不断地射出,如同一支支利箭烫入学姐的子宫,畅酣淋漓地浇灌着她肥美的土壤……

    我在极度的快感中,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地点,忘记了压在我身下的是最爱的学姐,忘记了人世间的一切,任凭体内那粗野的**尽情在身下这具丰腴的**内宣泄,发射……

    直到我精疲力尽,**仍硬硬地插在计筱竹学姐的**内,我趴在她颤抖的身体上喘息着,直到**慢慢平息……

    计筱竹突然捂着脸哭了起来,很是伤心的样子,我趴在她的身躯上,手搓捏着她的大**,问:“你哭什么啊?”她松开捂脸的手,用含泪的美目看着我,“你变了,你不喜欢我了……”

    “我哪有不喜欢你啊?”看着她流泪的脸,我有些心痛,也有些窝火!

    **中我的暴虐显然早就让学姐察觉了,特别是我在发射前对她的侮辱和谩骂,让计筱竹都发现了异样,她流着泪看着我,轻声说:“只是因为我离开了一段时间,你生气吗?”

    我有点说不出口,学姐在跟我之前,都不知道有过多少男人了,这点我是心里很明白的,只看她娴熟的各种**姿势和技巧,我就明白她是阅人无数,这些我以前都不介意,甚至还觉很刺激,但自从发现爱上她了以后,我就越来越不敢面对她的过去……

    人都是自私的,特别是像我这种大男人主义比较强烈的,总是得陇望蜀,明明得到了计筱竹学姐的垂青已经是人人羡慕的艳福了,我还蛇心吞象地想拥有她冰清玉洁的过去!

    只是,学姐哪怕是和我永远在一起,我能拥有她所有的现在和将来,但她的过去,永远不属于我,永远是横硌在我心里的一根尖刺!

    一切的起因,只因为她刚才在睡梦中,无意中呼出的那个称呼——姐——夫——

    只是如此简单的两个字,背后隐藏了多少故事和感情?我实在无法想象,不敢想象,但偏偏又忍不住不停地去想象,这种矛盾的心情简直让我快要发疯了!

    此时计筱竹侧身背对着我,我从后面抱住她,疯狂地搓弄她的**房。计筱竹不作声,但她的双手握住我的手,不让我搓。

    “你到底怎么了?”犹豫了一下,她还是轻轻地问我。

    我张了张嘴,还是说:“没什么,这么多天没见,我想你了。”

    计筱竹没有出声,我又说:“学姐,我真是憋坏了,我觉得这次特别舒服,比以前都舒服。”我抚摸着她的**道:“你的**又大了。”

    计筱竹还是没出声,我抱她更紧了,因为最近都没有好好做过爱,我搂着她性感的身体,想着她刚才风骚撩人的模样,热血不禁又一次沸腾起来。计筱竹这个全校最美丽的校花,有过无数男人的淫荡尤物,现在是我的!我下体又一次硬起来。我硬涨起来的**顶入了侧睡的学姐肥美无比的大屁股中间。学姐的身体颤抖起来,我再度搓揉着她丰满的**房。

    计筱竹突然转过身来,美丽的脸面向我,眼神无比清澈地望着我,平静地说:“飘飘,你做什么我都会包容你,因为我爱你,但我很想知道,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不想我们两人之间有什么误会,你能告诉我你不高兴的原因吗?”

    面对她如此清澈的眼神,我再三犹豫,还是咬着牙说了出来:“学姐,刚才……我摸你,你在睡梦中……叫……叫……姐夫……”我的拳头捏得紧紧的,指甲都不自觉地掐进了肉里!

    计筱竹美丽的脸已经变得一片苍白,以她的聪明,当然就知道了我为什么如此暴虐的原因,良久,她才轻声说:“飘飘……对不起……”

    我摇着头,沮丧地说:“你没有对不起我……”

    计筱竹呆呆地看着我,美丽的脸上浮现出一个凄惨的绝美笑容,她轻声说:“飘飘……我的姐夫……”

    “我不要听!”我厉声喊,我瞪着她,恶狠狠地瞪着她,狂乱地喘着粗气,我大声说:“我不想知道,我什么都不要听!”

    计筱竹的眼泪从她绝美的脸上流下来,她痴痴地望着我,缓慢但还是异常坚决地说:“你必须要听……如果你爱我……你就得听下去……”说完,她流着泪问:“你……还爱我吗?”

    我当然爱!你走这么么多天,我如同失去了全世界!我很想大声地对她喊叫出我的心里话,但我最终只是闭上了眼睛,深深地,重重地吸了一口气!

    “我的姐夫……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但是……他已经死了……”计筱竹学姐的话,先是让我坠入了冰渊,但随即又陷入了狂喜——他死了,他死了?——我的对手,那个学姐在睡梦中还在呼喊着的人,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他是远洋货轮的船长……在五年前……遇到了台风……”计筱竹慢慢地说。

    “好了,我不想听了!”我已经被狂喜淹没了,我阻止她说下去。

    计筱竹摇了摇头,说:“我说过,如果你爱我,你就必须知道!”她继续说:“姐夫死后不久,我的姐姐也因为忧伤过度去世了……他们虽然给我留下了大笔的遗产,但我突然从一个倍受关怀的小公主,变成了一个无人问津的孤儿……那段时间我好孤独,我每天都从睡梦中哭醒……那时……”

    计筱竹咬着嘴唇,流着泪说:“那时,我才十七岁,只是一个高中二年级的学生!”

    我的心碎了,我紧紧拥着她,吻她脸上的眼泪,计筱竹低声说:“我好空虚,好寂寞,所以,就用**的刺激来麻醉自己……也所以,在遇到你之前……我做了许多的错事……”

    我急切地说:“学姐,我不介意,我真的不介意!”

    计筱竹流泪道:“你介意的,否则你刚才怎么会那么生气?”

    我犹豫一下,才说:“我生气,是因为你有了我,还在叫别人的名字……还有,我以为,你这段时间,是和别的男人在一起……”

    计筱竹诧异地盯着我,“你以为我和别人在一起……你……”以计筱竹对我的了解,我虽然花花的,但对仅属于我的女人,那是绝对的禁脔,是容不得任何人侵犯和染指的,她听到我误会了她后,只是用那种暴虐来发泄……这似乎,不太合乎我的性格,正常的情况下,我应该是把她暴打一顿然后再赶出门去才对!

    看着她惊愕的眼神,我无奈地道:“我能怎么样?我爱你,即使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我还是爱你……我爱到——已经离不开你!”

    我的淡淡的语气和酸酸的自嘲让计筱竹含着泪笑了起来,她轻轻吻了我一下,低声说:“飘飘,请相信我,以前我错过,但自从爱上你之后,我不会再错。”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