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三十章 卖乳合约】

    她半闭上眼,任凭我玩她的**了。我迫不及抱着她两只白生生的**房,哺乳期女孩的**,与一般女孩的**完全不同,它们胀鼓鼓的充满了温暖甜美的乳汁,涨得满满的**沉重地下垂着,足有香瓜大小,挂在胸前又圆又大又结实,在揉动中我几乎可以听到两只**相互的肉击声和里面乳汁流动的声音。

    女孩深褐色的乳晕很大圈地环住了**周围,上面嵌满了乳晕特有的小肉粒儿。乳晕中央,**头示威似地挺立着,暗红油亮,壮硕发达,上面还布满了明显的肉纹,湿湿粘粘的,散发着诱人的成熟魅力,加上女孩光滑的雪白肌肤,我这会才真的发现女孩硕**房看上去很诱人,而那丰硕弹手的感觉也很爽。

    我双手捧起漂亮女孩的一只**房,轻轻地托着揉捏,**处淌出一滴白白的乳汁,挂在**尖上摇摇欲坠,我张开嘴吮住**,轻轻地啜了一下,**猛地涌出一大股乳汁,喷射一般,直灌进我的嘴巴,我一下子没含住,乳汁从嘴角流了一些,**也差一点儿从唇间滑落下来。

    漂亮女孩坐到了床沿上,要我也坐下,头枕到她的大腿上,由她来给我喂奶,我马上照办。

    她左臂托着我的头,右手托着一只**房,**对准我的嘴巴,将**连同整个乳晕都塞进我的嘴里。她的**本来就大,再加上整个乳晕,几乎将我的整个嘴巴都塞满了。

    我还来不及吮吸,就感到嘴里的**开始膨胀变大,女孩好象敏感起来,胸脯不由自主地向前挺,好象要把整个**都塞进我嘴里。

    我也配合她将脸往**上挤压,紧紧地贴着**,感到好温暖。

    我双手搂着漂亮女孩的细腰,呼吸着她身上特有的体香夹杂着乳汁腥香的味道,舌尖在她的**和乳晕上舔刮,细细品味着那种软中带硬的感觉,舔着她**上粗糙的肉纹,吸吮着她乳晕上颗颗肉粒及细软的汗毛。

    不断有甘甜的乳汁从**处流出,我开始大口大口地吮吸。

    **与乳晕反射性地缩了一下,一大股甜美的乳汁从**处喷涌出来,灌入口腔,热热的、粘粘的、腥腥的,一股奶香从鼻子直往外翻。

    我简直不敢相信,一个漂亮丰满的女高职生在给我哺乳,这是我做了多少年梦都盼不来的。

    我加大力量,故意发出:“滋……滋……”的声音。女孩一声不吭,挺着**房任我吮吸。

    她用双手紧紧地抱住我的头生怕我跑了似的,又象是怕我停止吮吸。这漂亮女孩血气旺盛,乳汁又粘又多。我每用力吸一下,她都不经意地绷紧身体,**象高压水枪一样将乳汁一股股地往外喷,这是只有哺乳期女性才能体会到的射乳快感。

    我吮吸了好一会儿,射乳的力量弱了一些,**也渐渐软缩下来。到最后乳汁完全被吸空,只有小股淡淡的清液从**流出。我吐出**,上面口水混合着奶水,湿渍渍的。

    我腾出双手,捧起她软下来的**房挤压,又用牙轻轻地呷住**,想榨干她最后一滴乳汁。漂亮女孩满脸桃红,轻轻地哼着。

    我突然含住她的**咬了一下,“啊!”漂亮女孩惊叫了一声,身子一抖,另一只我没吸过的**房颤巍巍地弹跳起来,滴滴嗒嗒地淌着乳汁,肥滚滚地晃来晃去,像甩动的肉色大皮球,在灯下闪着白花花的光。我呃的一声,打了个满嘴生香的奶嗝。

    漂亮女孩主动侧过身子,将我没吸过那只**房送了过来。

    我托起这只大大的**,巨大鼓胀而且沉重。我将右**托高又猛地扔下,**又忽颤忽颤地颠动了几下。

    我捧住**房,手指在**上轻轻地拨弄了几下,“啊……啊……”漂亮女孩微喘起来,头朝后仰,身体抽搐了几下。**房一抖,浮起隐隐的淡青色血管,**头勃起,尖端射出一股乳汁,我连忙伸出舌头接住,一股奶香沁人心脾。

    漂亮女孩忽然伸手将我的头拥住,挺胸将**朝我脸上挤,软肉将我的口鼻堵了个严严实实。**几乎伸到了喉咙口,乳晕儿膨胀得顶住了上颌,把嘴巴塞了个满满当当。

    我几乎无法呼吸了。嘴一动,大股又腥又粘的乳汁直灌喉咙,我只得拼命往下咽。乳汁喷得更欢了。

    漂亮女孩兴奋得浑身乱抖,嘴里含混不清地呻吟起来:“啊……啊……”我闷着头不停地吮吸,随着乳汁的渐渐减少,漂亮女孩的呻吟也渐渐低了下去。我嘴里的**也软缩下来。

    吸净乳汁,我将**吐出来,**已经失去了充满入乳汁时的威风,乳晕只是微微隆起,上面的肉粒稍稍消退了些。我越看越觉得可爱,于是双手环握**,轻轻紧握,使乳晕凸出,**突兀外挺,**又溢出一丝丝残乳,湿润了我的双手,散发出幽幽的奶香。

    我轻轻地呷住**,用牙轻咬,舌尖在乳晕上轻刮,细细品味上面香甜的残乳,享受上面软软的汗毛和刺刺的小肉粒儿。舌尖拨弄着**,每次舌尖将**压倒,每次**又站起来,甚至舌尖将**压进**,一放开,**又“噌”地弹起来。

    我双唇用力嗓住**向下扯,竟然如拉胶皮,连带乳晕扯起两寸多长,一张嘴,**又缩了回去。**在我的刺激下又充血勃起。

    我分开五指按在**上,**硬硬地顶着我的掌心,痒痒的。一种奇妙的感觉从掌心直传到全身,钻到我心里。

    那对丰满的**房被我攫在手中,软绵绵,热乎呼的,仿佛又有汁液要从指缝中流出。

    我左右开弓,尽情把抚摩。时而轻轻爱抚,适时而大力揉捏,女孩的两只**弹性十足,摸上去的感觉飘飘欲仙,令人爱不释手。

    漂亮女孩随着我的刺激轻抖身体,发出娇嗲的喘息,两只肥乳随着她的呼吸起伏蠕动着,象两只吸盘将我的双手牢牢吸住,无法放开……

    不知道不觉中,我和女孩都睡到了床上,两个人竟然都已经脱得精光,都不知道是谁下的手!

    我的**早已硬得像铁棍一样,我双手扳开漂亮女孩的一双**,对准露出的**直插了进去,只听漂亮女孩惨叫一声,我的大**很是艰难地才迫入她笔管儿般细的小小**,每一寸推进,**都要硬生生地挤开那紧密得像是绞缠在一起的肌肉。

    女孩的**箍得我**生痛,我努力了地向里面耸动着,出了一身大汗,才把我惊人在大**完全迫进了女孩的**里面,这个时候女孩不但满头的汗,而且还满脸的泪!

    是的,毫无疑问,我又在犯强奸的罪行了,虽然好像前面脱衣服时也不知道是谁主动的,但现在我肯定是在强奸,因为女孩在我插入时拼命的反抗,我几乎是就着她雪雪呼痛的哭声硬生生的迫入的。

    我喘了一会粗气,就开始缓缓地抽动**进进出出,女孩的**紧密得超出了我的想象,即使有**不断地渗出来,但每一次摩擦,还是蹭得我**阵阵疼痛。

    直到**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后,女孩绷紧的身体才像适应了似的松软下来,她的**也随之变得宽松了一点,感觉到能畅快**的我猛一挺腰身,粗大的**狠狠地刺穿了她紧密的**,直接撞击在了她的子宫颈上面。

    女孩痛得身体一阵乱扭,想甩掉我的**,可是被我紧紧压住根本动弹不了,无法摆脱我对她的身体摧残。听到漂亮女孩凄厉的惨叫,强奸美女的快感不禁让我有了飘飘欲仙的感觉。

    我的**凶猛地**著,每次顶到最深的地方时,女孩总是不自觉的发出哼叫声,我连声问:「爽吗?舒服吗?」女孩别过头去,看也不看我,只是流着泪承受我的奸淫。

    我有些气恼,**以最快速度**着漂亮女孩的**,女孩的哼叫声渐渐变大,终于她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身体也开始在下面迎合我的**而扭动,我**上传来的紧密磨擦感带给我的快感无以伦比,渐渐的女孩的**变得更加灼烫并急促地收缩,痉挛的**壁肌肉拼命挤迫磨擦我的**,爽得我昏天暗地的。

    在女孩的高声尖叫中,她的**壁肌肉收缩到了顶峰,滚烫的阴精如同脱缰的野马一样从女孩**深出冲出来射在我的**上,爽得我啊啊大叫。

    女孩给我干得泄了出来,接着而来的就是她的**持续不断的**挤压,紧裹着我的**使劲收缩,像是要把我的**箍断在她**里似的,我停下来享受女孩的**痉挛的挤压,等女孩的表情慢慢放松后,我的**才再度开始更强劲的奸淫。

    我将**抽到女孩的**口,再大力插回去,粗大的**挤满了她紧窄**的最深处,直抵到女孩的**尽头,我那过于粗长的**只顶得女孩再度流出疼痛的眼泪来。

    在我不懈的奸污下,漂亮女孩**里的淫液开始大量渗出,沿着我粗大的**流到床上,我咬著她大**上的**疯狂**,激烈**女孩给我干得又到了一次**,随后我也到达了极限,我边抽送边狂乱地喊叫起来:「我要射了……我要射在你的逼里了……我要射在你的子宫里了……」

    女孩惊惶失措地挣扎着,哭叫道:「求你不要射到里面去!」

    我哪会理会她的话,紧抱着她挣扎扭动的丰满身体,打桩似地撞击着女孩肥翘的圆臀,**深深刺到她的子宫颈,数十下后,我低吼着射了出来,滚烫的jīng液不停打在漂亮女孩的**深处,感觉到我的喷射,女孩忍不住失声痛哭。

    直到我shè精完成后,女孩娇嫩的**还紧紧地裹夹着我的**,她的花心一抖一抖的,就像是一张小嘴在吸吮着我的**,慢慢的我shè精后的**软了下来,她紧凑得惊人的**就将我的**挤得滑了出来,**口随之就流出了大量乳白色的jīng液,真的跟她刚才哺育我的乳汁非常相似。

    女孩呜呜的哭泣着,很伤心的样子,我自己知道不对,便耐下心来安慰她,在断断续续的交谈中我知道她今年刚满20岁,高中时被继父灌药后强奸导致怀孕,因为生产错过了高考,所以才半工半读来我们学校念高职。

    她将继父告上了法庭,因此继父被叛刑入狱,而她的生母早就病亡,所以学费与生活费都得她自己工作换取,再加上现在又有了孩子,她实在入不敷出没有办法。到今天已经山穷水尽,她无奈之下只得出来卖肉赚钱,谁知道第一个就遇上了我。说起和男人**,继父强奸时她完全昏迷不知道,今天才是真正的第一次。没想到又是被我强奸的!

    难道我真的就是传说中的强奸惯犯?那到底是谁脱的我们的衣服啊?我迷迷糊糊的实在想不起来。

    我费尽心思直到说得口干舌燥,才勉强抚平了她受伤的情绪,她深深地叹息着说这就是命吧,她还本来想只卖肉不卖身的,谁知道第一个客人就强奸了她,她也就破罐子破摔地彻底下海算了,反正钱实是不够用,而她这辈子拖着个小孩子也不想什么嫁人了!

    我有点心酸地安慰她,谁知道她下定决心后反而开朗起来,就如同放下了一只巨大的包袱一样,她摸着我的脸,对我说:“大少爷,妈妈**又胀了,你渴吗,妈妈给你喂奶。”说完她环抱住我的头,用手端起一只**,象一个哺乳的母亲一样给我喂奶。

    她轻轻的把**放在我的唇边,然后用**在我的脸上摩挲着,用**在我的唇缝滑弄着,象是试图用**撬开我的嘴唇一样……

    我感觉她**上柔滑的肌肤在我脸上的磨蹭,我舒服得飘飘欲仙的,下意识地含住她送在我嘴边的**吮吸。

    谁知道一吮之下,只有点点清液流了出来,她两只**都才被我吸空了,哪有这么快又会有了乳汁?

    我咬着她的**惊愕地看着她,心想这个女人,该不会是失心疯了吧?

    女孩不管不顾地还是给我哺乳,哪怕她**里空空的根本没有乳汁,她还像哄婴儿一样轻轻拍打着我的身体,还喃喃自语说:“大少爷,你是妈妈的第一个男人呢……妈妈也曾经是个好女孩子,你一定要记住哦……妈妈不是天生的坏女孩,妈妈只是没有办法才去做坏事的……”

    我看着她脸上流出的泪水,这才明白她这是在跟她清白的过去做着特殊的告别,虽然她被继父强奸过,但那并不是她的错,而且为了指证继父的罪行,她不惜生下了孩子作为强奸证据!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一个值得人敬佩的女孩子。

    我突然想到,我也强奸了她,她会不会也给我生下个孩子?把我关到牢房里面去吃牢饭?

    但她显然没有这种心思,她只是因为我的强奸,而毅然决定真正做一个暗娼,而不是现在这种只许摸不许这样不许那样的假娼!

    难道是因为我,把一个好女孩,活生生地逼上了绝路吗?

    这说不通啊?

    她今天没有遇到我,换了别的顾客,我想八成也是差不多的结果……突然,从她的泪水中我明白了,她根本就是早就知道这样的结局,我的强奸,只不过是她为自己找的撕碎最后一点自尊的借口而已。

    我们两人的衣服,根本就是我们两个人一起脱掉的!

    我吐出她的**,仰着头看着她流泪的脸,我突然说:“我在图书超市后面租了一套公寓,现在没有人住!”

    她怔了一下,垂下头来看着我,眼睛中全是愕然。

    我看着她,平静地说:“你带着孩子搬进去住,我每个月给你三万块,如果还不够,你就自己再打点散工!不过……”我沉下脸来,“你不许再干这行,听见没有?”

    她愣愣地看着我,突然愤怒起来,将我一把扔开,对我怒喝:“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我不需要你的施舍,我会靠自己养活我自己的!”

    我抓住她的下巴,瞪着她愤怒得扭曲的脸,冷冷地说:“我不是在施舍你,我是在聘请你!”

    “聘请我?……聘请我做什么?”她惊愕地问道。

    我淡淡地道:“做奶妈……我喜欢你奶水的味道,很香,以后我的早餐就是你的奶水了!”

    “你……”她的脸胀得通红,像是又要发火的样子,我看着她,平静地说:“三万元是奶水费,如果我想和你**,每做一次,加款一千……包夜两千不计次数……”

    看着她苍白的脸,我淡淡地说:“反正你都决定出来卖了,是卖给很多人,还是卖给一个人,有什么区别吗?”

    她如同雷击般软了下来,随即伏在床上放声大哭,哭得那个伤心啊,连石人听了都会落泪。

    但我却不敢落泪,因为我知道,如果我显示了哪怕一丝一毫对她的怜悯,那她就绝对不会接受我的帮助——哪怕我把这种帮助说得再无耻再龌龊,她为了维持她那可以说是扭曲的自尊心,也一定会毅然带着孩子消失在人海之中,让我再也找不到她。

    在我以雇主的身份下,女孩签订了与我的卖乳合约——这名字听着怎么这么别扭?

    从明天起她可以免费住在我为计筱竹学姐她们租的那套豪华公寓里,只要每天给我提供足够的乳汁,每个月就可以获得三万元新台币的收入——我知道这个收入相对来说并不高,但是首先她住的房子是免费的,其次,她可以为我提供性服务来赚取额外收入啊,每次一千,包夜两千……要是一个月我在她那住上十晚上,那就是两万元了!

    五万元收入,也算是个白领了吧?我前天看时事新闻说今年人均月入才是三点五万呢,要是我住二十晚呢?一个月呢……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样一次次的收入,会让她“工作”得很勤奋,而且又照顾了她那扭曲的自尊心。

    好吧,我承认,我是在善良中间加上了一些无耻,但从我的角度上来说,这已经是我力所能及做得最好的了。

    我是不缺钱,但她对有钱人,却是充满了强烈的敌视和仇恨,我要是直接每个月扔给她十万什么都不做,我敢肯定她绝对会把这十万块全换成硬币然后用它们来砸死我!

    这年月,做好人,也是要讲头脑的啊!

    哦,差点忘了,这个女孩子,名字叫白芳。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