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六章 射精乌龙门】

    路静坐在客厅里端着水杯喝水,绝色的脸上一片平静,对颜菲挑衅的目光视而不见,仿佛颜菲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但只有路静自己知道,她看似平静的外面下,内心深处已经翻腾得如同快要爆发的火山一样,那种气愤和羞恼,如同台风来临的风暴一般充斥满了她内心的每一处角落。

    路静真的没有想到,自己遇到的对手,居然如此的强大,如此的阴狠,甚至是如此的狡猾!

    为了对付自己的挑战,那个计筱竹学姐不惜以清纯绝伦的校花身份充当安琪男友的二号女朋友。公然与安琪达成了分享同一个男朋友的联盟将她自己暴露在阳光之下任人指点!不仅如此,她甚至还主动地又拉进了一个漂亮性感的学生,在大白天的,关在安琪的房间里面,白昼宣淫公然玩起了群交!

    那屋里一男三女**的叫声,已经连续了两个小时还没有停止的意向,这让路静在诧异安琪男友那强悍的性能力时,也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心惊胆战!

    房间里那三个漂亮美丽女生充满快感的哭叫声,声嘶力竭的呻吟和**,路静知道那绝对不是在做戏,而是只有兴奋到极点才会显示的原始本性!

    对于群交,对于让三个女生痛叫连连的肛交,路静都不放在眼里,她虽然没有承受过**,但她相信自己也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只要自己喜欢的那个男人需要,她也可以将自己冰清玉洁的处女身体供他任意奸淫,哪怕他将自己的处女膜捅烂捅破,将自己的肛门奸污得鲜血直流,路静也绝对有勇气接受!

    让路静感觉到心惊的是,那位校花学姐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出来的决然!

    是的,路静从来没有将安琪,没有将颜菲甚至席雅或是那两个漂亮的女研究生当成过对手,甚至今天新到的那个有着绝佳身材和相貌的体育系高年级学姐,路静都不曾将她放在眼里。

    正如计筱竹非常忌惮路静一样,路静也是将计筱竹当作了唯一的对手!

    路静知道,计筱竹如此快的反应,甚至安琪坦然接受了计筱竹做男友的二号女友,包括今天拉新的女生集体**,都是因为计筱竹对自己的出击感觉到了危险!安琪之所以这么容易就被计筱竹说服,也是因为自己的出现带给她了巨大的威胁!

    正如像计筱竹说的那样,路静绝伦的美貌造就了她绝顶的骄傲,她一旦锁定了心目中的男朋友,不管那个男人是什么身份,有着多复杂的关系和背景,路静都有千百种方法将他收服,因为路静相信赁借自己的美貌和智慧,还有那冰清玉洁的真爱,没有任何男人能应付得了她层出不穷的进攻!

    这世界上,有一种绝顶的女人,只会让她们身边的男人对她们越来越迷恋,陷入得越来越深,哪怕时间再久也不会厌倦和腻味!

    毫无疑问,路静绝对是这种女人,而计筱竹,也是这种女人!

    因为路静和计筱竹都知道,再绝色的美貌也会有老去的一天,再真挚的爱情也有平淡的时候,只有把美貌和真爱再加上无穷尽的智慧捆绑在一起,才会造就让爱人永远也沉迷不够的情感深渊!

    路静也知道,自己一旦真的征服了飘飘,绝对有能力,也有自信将他一辈子锁在自己一个人身边,永远的忠贞和不褪色的热恋也许在别人看来是童话中的传说,但路静相信自己绝对能做到这一点!

    但面对自己的威胁,路静没有想到,那个有着与自己同样美貌和智慧的计筱竹,居然做出了完全相反的对策!

    她非但不锁住心爱的男人,甚至主动主他出去结识别的女生,即使大被同眠,白昼宣淫,集体**,也是她一手造成的!

    飘飘和安琪虽然是正式的恋人,但路静可以断定,随着两人交往的日渐长久,性格的摩擦和处事的不同,会慢慢消磨掉那份幼稚的感情——大学里面的新生情侣,能够维持一年以上还不分手的屈指可数,能相恋四年甚至最后走入婚姻殿党的,更是凤毛麟角,也许一个系都没有一对!

    仅靠美丽和爱,是锁不住心爱的人的!

    而颜菲还有那两个女研究生,路静更是知道这种纯粹**的关系,脆弱得一触即断,床伴和炮友,从来都是和一夜情一样是贬义词的象征!

    至于席雅,路静虽然不知道她爱飘飘有多深,但想到糖糖说她被几次强奸后,还是一昧退让甚至连主动出击都没有勇气,自欺欺人地玩着女王控游戏,路静就把这个骄傲得几近愚蠢的女孩子直接漠视了!

    真正的爱情,那是绝对要去争取甚至战斗的!割地求和永远只是弱者的表现!哪怕这份合约签得再冠冕堂皇,赔出去的,毕竟是自己的土地……还有青春!

    从来,真正的对手,只有计筱竹一个人!

    路静甚至已经从蛛丝蚂迹中,推测出了计筱竹最终的计谋!是的,计筱竹知道,年少轻狂的时光毕竟会过去,即使是再优秀的少年男女,也必然会在成长的道路上受到伤害,就是这些一点点积累的伤害,会让人最终由青稚变得成熟,这是每一个人的人生经历,不会因为身份和性别的不同而有所差异。

    除了神,没有人能不受伤——不,即使是神,也会受伤!被人订在十字架上面!

    计筱竹即使现在将全校的女生,都拉来与飘飘欢好同眠,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女生,都会一个一个地离开飘飘,而每一次这种离开,都是一次伤害……

    没有智慧作为后盾的爱情,无论多真多炽烈,都是维持不久的,爱情说到底,只是男女双方霍尔蒙分泌的一种求偶性激素而已,喜新厌旧是人类的天性,无关男女,也无关老幼!

    想想安琪的离开、席雅的离开、颜菲的离开、那两个女研究生的离开、还有今天这个体育系女生的离开……每一次离开,都会带给飘飘伤害,无论这种离开是什么原因,都会让飘飘的心流血,让他的眼流泪——这也是人类自私的天性,占有欲的表现,跟感情深浅没有多大关系!

    而计筱竹会用她绝顶的智慧,一直留在飘飘身边,用层出不穷的方法吸引飘飘的新鲜感,用温柔的心灵和挚热的爱与他一起面对飘飘所遇到的伤害,在一次次别人的离去时,将飘飘包容在她温柔的胸怀里,在抚慰他受伤心灵的同时,也将他的心收得更紧!

    只有到过沙漠的人才知道水的可贵,只有看过大海狂暴的人才会领悟花涧小溪的韵味……只有受到伤害的人,才知道成长的代价是多么的让人心碎!

    而计筱竹,现在就是在让飘飘去沙漠游荡,去大海漂流,为此她不惜拉进更多的女人来让飘飘征服,只因为这些女人,迟早都是要离开的,而每一次离开,对飘飘来说,都是受伤,都是成长!

    只有她,只有她自始至终的会做飘飘沙漠里的那滴水,大海风暴后的那条花涧小溪,每一次飘飘受伤后想要避入的那个温柔港湾……

    是的,路静已经看清楚了计筱竹在做的一切,这一切是那么不可思议又深谋远虑,那个校花学姐,她的智慧已经超出了凡人的极限,几近成妖魔!

    但路静觉得即使自己看清楚了计筱竹的谋略,也茫然若失,面对这样置死地而后生的杀招,她真的觉得,好无解——

    只是守着,不离开!

    只是爱着,不伤害……

    这区区数字,已经是人类感情所能到达的极限!

    路静甚至怀疑自己都做不到这一点,毕竟,她的感情如同白纸一般纯洁,她虽然美貌绝伦,聪明绝顶,但同样的,她也没有受到过伤害!

    只有受到过伤害的女人,才会懂得如何去包容伤害从而避免再伤害!

    只有受到过很多伤害的女人,才会有如此之大的胸怀,平静从容地布置下这也许是长达数年,甚至数十年的人生大计!

    几十年如一日的守望和付出,只为得到一颗男人的真心,路静自问,她做不到!

    她可以重拳出击,直击要害,将心爱的男人拴在身边,从此过上王子与公主的幸福生活,但她无法将自己喜欢的男人推到风雨中让他成长,看着他在人生的道路上步步受伤而次次心碎!

    路静只会将爱人圈成一只金丝笼里的宠物,用温柔和爱编成密织的牢笼,似保护,也似囚禁将爱人终生束缚在身旁。

    而计筱竹,则是将爱人当成了风筝,让他飞、让他闯、让他看到狂风和暴雨,只要他回头,就能顺着那条温柔的线,看到回家的道路!

    路静会把飘飘变成温室成长的王子!

    而计筱竹,则会把飘飘培养能顶风冒雨的英雄!

    如果让飘飘自己挑选,他会做金丝笼里的王子——还是风雨中的英雄?

    路静凑在唇边的水杯,久久没有移动……

    “学姐,你说什么?”我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我的手还在抱着计筱竹丰满的身体,把玩着她硕大的**,五指都深陷在那饱弹的**里面感受那抹弹性和巨大,但听到计筱竹说出来的话,我震惊得手指都僵硬在了她巨大的**上。

    “你叫我……去强奸——糖糖?”我艰难地吞了口口水,觉得这个世界太疯狂,居然有女朋友逼男朋友**不说,还把强奸别的女生也当成了恋爱的任务!

    “不是强奸,是征服!”计筱竹学姐性感的嘴唇弧起微微的笑容,“你可以用爱去征服她,哪怕你真的爱上她,我和安琪都不会介意的!”

    我哭笑不得地问道:“学姐,你和安琪是在玩色狼养成游戏吗?”昨天诓我去**,结果现在岑兰还和我们睡在同一张床上,今天又叫我去追求糖糖——是的,计筱竹学姐说可以用真感情去追求,所以那就不叫强奸,叫追求了……

    计筱竹学姐是不是认为我们床上还不够挤啊?要真是这样,颜菲和席雅都在外面,席雅估计有点不容易说服,但颜菲可能我一招手,她就脱得精光爬上床来玩群交了吧?

    计筱竹学姐抚摸着我的脸,痴痴地看着我,幽幽叹了一口气,说:“飘飘,我们只是想让你,多认识一些女孩子,多付出一些感情,多享受一些真爱……”

    “那也用不着去追糖糖吧?人家有男朋友的!”我很干脆地拒绝!

    计筱竹学姐凤眼里瞟过一丝妩媚:“哦?你没有‘追’过有男朋友的女生吗?”她的手指在我胸前划着圈圈,低声地说:“我怎么听说,你和某位有男朋友的学姐,跟人家第一次乘公车时,就将人家强奸了呀?”

    我心惊胆战地看了一眼左右,见到疲累已极的安琪和岑兰早已沉沉的睡着了,我这才松了口气,低声说:“学姐,你什么意思嘛?”

    “没什么啊,我就只想看到你爱上一个人的模样而已。”计筱竹温柔的看着我,轻声说。

    “我很爱你啊,你天天看就行了嘛。”我吻学姐艳红的嘴唇,深情款款地说。

    计筱竹学姐娇笑着摇了摇头:“我是我想看你爱上别人啊……我喜欢看你将一个个女生征服时那帅帅的样子……”

    看到我还想拒绝,计筱竹美丽的脸沉了下来,说:“飘飘,你不可以拒绝,这是我和安琪给你布置的政治任务,你必须要完成!”

    我呆在那里,半晌才道:“必须完成的政治任务?”

    “是的!”计筱竹很郑重地说道:“之所以昨天我们命令你去**,就是想用这种办法告诉你,我和安琪,并不是那种小心眼的女人,我们不介意你和别的女生发生关系!哪怕是你强奸人家,只要人家不告发你,那我们就不会介意!”

    我完全呆在那里,半天才小心翼翼地说:“你们……支持我出去乱搞?”

    计筱竹学姐俏立的鼻子里发出可爱的一哼,“我们不支持你,你就不会出去乱搞了吗?”

    我无语流汗……计筱竹又说:“岑兰扮演妓女穿帮那纯粹是个意外,我都不知道,你这家伙从来没有嫖过妓女,是怎么看出来她有问题的……不过按照原定脚本,你嫖过妓女后,下步行动就是追求一个良家妇女,而这个良家妇女,我们给你布置的人选,就是糖糖!”

    “我不想去爱她……”我嘟着嘴,不满意地说:“我又不是没人可以爱了!”

    “我不是叫你一定要去爱她,我只是说,你可以去爱她,但不管你爱不爱她,都必须征服她!”计筱竹学姐严肃地说:“我们不管手段,只看结果!”

    “可这是为什么啊?”我非常不理解地问。

    “因为,水库修好后要先蓄水才能发电,我和安琪想测试一下,你在我们的纵容下,会对别的女孩子用情到哪种程度!”计筱竹学姐叹了一口气,说:“之所以选糖糖,还是像昨天我们选岑兰那样,我们想让你找到**的感觉,但又不敢让你真的去找妓女怕她们的身体不干净,所以才找人假扮曲线救国……我们想看到你爱上别人的样子,但又不想真的让你爱她爱得比爱我们还要深,所以才选择糖糖……她不但比不上我和安琪,而且曾经还和你有过矛盾,即使现在和解了,你们中间也始终有着阴影……不是吗?”

    我绝对被计筱竹学姐的逻辑搞昏了头,虽然听上去她的话头头是道,但是我越听得明白就越稀里糊涂的……这个世界上恋爱的男女,不都是疯狂地想独占对方,恨不得连对方的呼吸都只为自己一个人存在吗?

    怎么还会有计筱竹学姐这样一个人,主动让自己的男朋友**不说,还下命令叫男朋友去追求另外一个女生,而目的是检测男朋友对自己感情的忠贞?

    别人我是不知道,反正我知道要是安琪或者计筱竹甚至连席雅在内,她们要是敢用这种办法检测对我感情的忠贞,我绝对会把她们剁成肉酱做成红烧丸子吃下去!

    我可没那么大方,我独占欲那绝对是很强的,当然,只是限于属于我的女生,至于炮友床伴什么的,在我的认知里面,她们根本就不是属于我的!

    连现在裸着身体睡着我身边的岑兰,我都不认为她是我的女人——她只是和我发生了关系的女人,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就是旅馆和居家的关系。

    旅馆我可以去住,别人也可以去住,但我的家,那就绝对不会容许任何人来住了——私闯民宅,就地枪决!

    “飘飘……你要是完成了任务,我就给你奖励哦……”计筱竹学姐柔媚的在我耳边喷着热气,还主动将我的手深深按进陷在她丰满的**里面。

    真的好大!虽然已经摸过无数次了,但每次抚摸计筱竹学姐这对巨大丰硕的大**,我还是阵阵的心旷神怡。

    我将计筱竹学姐翻转过去,让她侧躺着背靠着我依偎在我怀里,我从后面搓揉她的两只大**,那真的是一手不能掌握!我用力的搓揉着,她头靠着我的肩膀,嘴里发出:嗯嗯……哦~哦~的呻吟声。

    我扳过她的脸向她面朝后,然后我开始吻她,计筱竹学姐的樱唇鲜红欲滴,我吻了好一会儿,又将我的头从她的腋下穿过,用嘴吸吮她的**,学姐娇声呻吟起来。她超级肉感的身体开始变得发烫!丰硕的**,纤细的腰肢,肥大的圆臀,再加上天使般美丽的脸庞和清纯诱人的气质,每一样都让我无比迷醉,更加何它们叠加在了一起!

    我按着计筱竹的小复,让她肥滚滚的大屁股向撅起,满把攫住她硕大绵软的**房,我从她两团肥嫩白滑,两个大圆球似的大屁股中猛地刺进去,计筱竹轻嗯一声,我的**在被她巨大的屁股夹得紧紧的**中**,这种侧躺的姿势,学姐的屁股和**将我的**夹得前所未有的紧,我每一次**都带起来无上的快感。

    我在计筱竹大屁股后面用力的冲刺,手狠狠的搓揉她的大**,她的硕大的**软绵绵的随着我的**抖个不停,整只的上下甩晃着,两只**还时不时撞到一起,非常刺激,在我激烈的操干下,床都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突然计筱竹学姐紧紧抓住了我攫着她**房的手死命捏着向**里面按去,我知道她的**要来了,狂猛地快速**,**在**里磨擦出卟哧卟哧的水声,她的整条**开始收缩抽搐,那种痉挛紧夹的感觉,让我**蚀骨,我拼了命的冲刺,计筱竹在颤抖和尖叫声中,喷出了股股的阴精冲刷在我的**上面,让我舒服得要死要活的……

    我知道学姐的**可以延续很久,所以温柔地爱抚她的全身,她的**都从顺着我插在她两腿之间的**流了下来……

    等计筱竹学姐缓过气来,我把她翻过来平躺着,看着她两个大肉团似的**在胸前耸立着,我把**插在她乳沟中乳交,学姐用娇羞无限的眼神看着我,红润的小嘴含我从乳沟里时不时冒出来的**,看着她粉嫩的舌尖扫舔着我的马眼,我在她两只大**里摩擦的**就变成更加的坚硬!

    我把计筱竹学姐两条修长的美腿都架到我肩膀上,她丰腴的阴部紧贴在我的**前,我毫无阻碍地操进了她的肥逼里面,又开始新一轮的冲刺,凶猛的进出每次都发出淫荡的水响,计筱竹学姐大声地呻吟着,肆无忌惮地和我享受着**的快乐。

    可能是我们摇得太凶了,熟睡的安琪虽然没有被惊醒,但还是在睡梦中皱起了眉头,发出了不满意的嘤咛声。

    我不想打扰安琪和岑兰睡觉,看外面天色都黑了,客厅里也静悄悄的,好像没人的样子,我忽然冒出个想法,对学姐说:我们到客厅里去做!计筱竹吃惊地猛摇着头,满脸羞红的求我不要。

    我不理她直接站起身来,把她丰腴的身体抱在我胸前,她两条修长的美腿盘着我的腰,我托着计筱竹学姐两团肥美到极点的大圆臀,她的**夹裹着我的**晃动个不停,我用胸部挤压学姐的两只大**,她开始急剧的喘气,把头放在我肩膀上自己开始前后晃动雪白的大屁股,学姐的**实在是太大了,撞击的波涛爽得我差点就射了出来,这样抱插的姿势**顶入得非常深,很快学姐就到了**,然后无力地瘫软在我身上。

    趁着计筱竹学姐神智还在**中迷乱时,我抱着她丰腴的身体,托着她肥美的大屁股,一边走一边插着她的肥逼,我还故意走到房间里的大镜子前,清醒过来的学姐满脸晕红,娇羞的表情让我心醉神迷,不过她看到镜子里**的影像,不由自主地也兴奋起来了。

    我抱着她边走边插又走了两步,已经悄悄走了门口,我腾出一只手猛地拉开门!计筱竹学姐发出一声惊呼,我们全身**裸的,我抱着她直接就在客厅里做起来。

    除了安琪的房间黑沉沉的,其它的三个房间里都亮着灯,也就是说颜菲、席雅还有路静三个女生都还没有睡,她们三个随时都会出来喝水或者上洗手间什么的!

    但是这种刺激反而让我很兴奋,我抱着学姐丰腴的身体边走边操,用力地干着她,一直走到了路静的房间门口,我放下她,让她两只手撑在路静的门上,然后站在计筱竹学姐又大又圆的肥美屁股后面,狂猛地奸淫着她的**。

    计筱竹学姐脸羞得通红,她努力压抑着控制不住的呻吟声,两只手撑在路静的房间门上,丰满雪白的身体扭动着迎合我的奸污,硕大的**垂吊在胸前前后甩晃不停,肥大的屁股中间随着我的**发出清晰的水响声,让我激动不已。

    我扯下学姐把门的双手,用胯部顶着学姐让她站直了身体,我从她后面两瓣圆肥的大屁股中间站着**她的**,站立的两瓣屁股上肥美的臀肉,将我的**夹得紧紧的,由于大屁股的阻碍,我只有**和小半截**才能插入学姐的**!即使这样,学姐也被这疯狂的行为接二连三的刺激到了**,甚至她**里激射出的阴精,全部都喷到了路静的房间门上面!

    我感到好象要射了,这时我好象听到了脚步声,不过色胆包天的我抱着早就神智不清的计筱竹字姐继续操干,即将shè精的感觉让我天塌下来都不管了!

    我和计筱竹学姐正在路静的房间门口干得热火朝天时,路静的房间门突然打开了,穿着白色短睡衣的路静满脸惊愕地看着我和学姐,美貌绝伦的脸上露出极度不可置信的神情,一只柔嫩的雪白小手甚至捂住了她自己的小嘴!

    我看到路静那惊愕的表情,还有她短短睡衣下那雪白美丽到极点的大腿,我感到无比的刺激,而计筱竹学姐的**这时也以前所未有的强烈节奏痉挛收缩起来,一波即将到来的绝顶**使学姐无意识地向前猛地一挺肥美的大屁股,我只插进小部分的**顿时跳落出来,与此同时,我射了,股股的jīng液在半空中划过一条长线,尽数喷在路静的睡衣上面,一股接一股的,甚至还有大部分都射到了她美丽绝伦的**大腿上面……

    而计筱竹学姐的阴精,也同时激射而出,不偏不倚地将路静拉着房锁的手浇了个水淋湿透……我们两个淫荡的男女,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将男女交媾时产生的最**的液体,全部喷洒在了路静这个冰清玉洁,长大以后甚至连手都没有被男性牵过的绝美天榜校花身上。

    路静的美丽到极点的大腿上还在沥沥向下流淌着我乳白色的jīng液,不知情的人看到,还会以为是从她**里流出来的……而她把门的手,也滴滴地向下流着滑腻腻的**,那粘乎乎亮晶晶的液体,是混合着**的女孩子**到极至喷射的阴精——

    面对如此惊天动地的浩劫,路静大脑一片空白,她完全呆住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