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五章 全部的安琪儿】

    “你们两个,躲那边远干什么?给我过来!”我大刺刺地向着安琪和岑兰招手,两个光溜溜的美女无可奈何地向我走过来,岑兰羞得脸上通红,她虽然是在宾馆里以援交的身份和我认识的,但毕竟平时里也是个只敢悄悄看看黄网的女生,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的场面,她怯怯地向我身边靠来,边向我耳边轻声说,飘飘我怕!

    我这时很自然将她的腰身揽着,说不怕有我在。“你要是不在我就用不着怕了。”岑兰羞涩地说,她将头靠入我的怀里,怯怯的回揽着我,好像我是她唯一的依靠,感觉到岑兰那身极富弹性的肌肤,我那不听话的小弟弟,顿时不断鼓胀,顶在岑兰身上,岑兰感到奇怪顺手一摸,抓在手上的是不住跳动的**,岑兰一愣,呀的一声慌忙放开!

    她的脸贴在我胸口的热烫得惊人,我从她不住大声的喘息声中,就可知道她所受的惊吓程度,此刻我的嘴温柔的贴在她脸上,小声说道岑兰我喜欢你,她听了之后也温顺的说,飘飘我也喜欢你呀,我的嘴一面轻沾她的樱唇,一面细声道学姐我要你!

    岑兰身子羞涩地说:旁边有人呢。我腻声说道我不管,这也是对你的惩罚!我将嘴压在岑兰的嘴上,舌头顶开她那紧闭的双唇,深深的进到她的口中不断打转,一会岑兰的舌头也开始热烈的回应,我们俩人舌头已像身子般交缠在一起,我双手也开始在她那曼妙的身子上四处游动,一触一颤,可见岑兰的身子十分敏感。

    我手探到她那尖挺的乳峰,我兴奋地用双手发力握紧,那极佳的弹性带给我手掌无比舒爽的手感,岑兰的身子不断扭动,我再用指尖轻捏她那细小的**,**不断涨大变硬,岑兰再也忍不住张口轻声呻吟,我时而将她奶头轻轻舔动,时而轻咬拉扯,岑兰细声哭泣,她像是无法承受我爱抚的刺激,我再向下探往她的秘处,只见她双腿紧夹不放,我先在她蜜丘上用手指梳拢着卷长的阴毛,一面在她耳边轻说:乖乖,快点打开哦。岑兰她才缓缓将双腿张开说道:羞死人了!

    我手指一探,**不断在那穴口流出,我在她耳边细说:岑兰你流了好多**!

    岑兰腻声说道:怪你!怪你!你还说呢。我再将她的身子翻转,一口吻向她那秘穴和在yīn蒂上不住舔动,不多时,只见她死命将枕头一角咬住,双腿踢动着泄了身子,尖尖指甲也不觉刺入我的屁股肉。

    我再度拥住并深深的亲吻她,只见她全身像是骨头被抽了的瘫在我怀中,柔声说道:飘飘!今后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人。听到她像小媳妇儿那般温柔婉约倾吐,我也感动的说将会一辈子善待呵护她,等她回神后,我牵着她那宛若无骨的小手伸向我那**,这时她已不像先前那般无措,开始或轻或重的握住,并上下套弄,激得它再次像充气般不住涨大跳动,岑兰轻声说道:飘飘!你好大了。

    我要她将嘴儿张开,将**顶入她那樱桃小口,并在她将它吐出前,深深插入她的喉道中,惹得她不住作呕,但又无法吐出什么,只涨红脸眼泪都要流出来了,瞧她难过的样子,我不忍的抽回那大**,等她缓过气后,她又温驯的将我那**含入口中,几次后岑兰就逐渐将我**深深含入,双唇及舌尖轻舔马眼,偶而又用牙齿轻咬肉柱,真套弄得我好不舒服,不愧是常逛黄网的学姐!

    我的双手没闲着,一会抓住她那**房用力捏拿、一会又予重压,直叫岑兰一会轻声喊疼,一会皱眉也说不清言语,神情就似要崩溃了,我将大**抽离她那小嘴,扶着缓缓插向紧闭的**,在她轻呼中慢慢的插入深处。

    虽然她昨天晚上被我粗暴地强奸过,但此刻仍紧凑得频频呼痛,好不容易我那**终于插到底,但只轻拥她暂时不动,岑兰吁了一口气道:飘飘!学姐真的是你的人了。她见我并未自顾寻找刺激,体贴的让她休息,高兴的说出这句话。

    见她适应那刺痛后,我就逐渐加足马力开始驰骋,岑兰的身子随着我的抽送不住扭动,口中娇啼婉约,淫语不断,并随我动作加快更显剧烈,经我四、五百抽后,她全身打颤哭了出来,**不停颤动吸吻我那**,指甲更深深刺入我的背心,使得我抽送间都备感吃力,背心也吃痛不已。

    如此反覆数回后,她终于忍不住说:飘飘!学姐不行了,学姐的小逼都要被你搞破了。瞧她无力再承受的模样,我抽出我那**,我说,你还有一个洞儿没来帮忙呢!“飘飘不要,人家那里很痛的!”岑兰惊叫出声,看上去非常惶恐。

    我才不理她,我将岑兰身子翻转,强迫她趴跪在床上,我由后面将她抱住,分开她的臀肉舌头探向她的屁眼,岑兰有如遭受电击一般猛然回缩,但是早已被我料中,我用身子抵死将她的屁股压住,让她无法动弹,她试着无法争脱后,就轻声说道:飘飘!那儿痛的。

    我像铁了心一般,不管她又哭又叫,我都执意不理,不断用舌头舔弄她那已是涕肆纵流的屁眼,还将手指在她里面不住的探索,我像是小孩获得新玩俱那般,再也不肯松手,过不多时,我发现岑兰已经不作挣扎了,她那大肠壁肉将我手指紧紧包覆,还不断蠕动挤压得我好不舒服。

    岑兰已知道无力违抗我,她自己身理刺激的对抗更显得无能为力,终像发春的母狗那般追求我所能给她更大的刺激及快感,我最后提起胀得生痛的**,顶入她的屁眼,虽然已经充份润滑了的,也经我手指的洗礼,但我仍感觉到岑兰的屁眼里紧凑通行,夹得我阵阵倒吸凉气。

    我的大**在不懈的努力下,终于慢慢地迫入岑兰的屁眼,在岑兰的哭叫中,我的大**非常辛苦的抵达终点,总算全根插入岑兰的屁眼里顶入到她的肛门深处,她紧紧的肛肉将我的**一圈圈包覆围束,感觉比前面的**还要紧密,屁眼里温度也非常高,舒服得我飘飘欲仙的。

    经过我暴力的迫入,岑兰昨天才被捅破的肛门顿时又破裂开了,缕缕的血丝像**一样浸满了屁眼,我也开始放力的抽送,由岑兰抽搐的肢体中可见她疼痛的程度,她痛得几次都快将我翻下马来,而她的哀号一声响似一声,后来还不断引泣,她的情绪好像完全失控了,我也感到从未有过的舒爽。

    安琪面露惊讶简直不敢相信她双眼所看到的,美丽温驯的岑兰学姐竟然像母狗般高抬屁股,让飘飘的大**深深的插在她流血的肛门里抽送,这异样的刺激,让安琪在惊惶之中,竟然心里莫名的还生起了一丝兴奋!

    感觉到安琪惊愕的目光,羞愧的岑兰不由得紧闭双眼放声哭泣。我心里感觉到一阵尴尬,我将**抽离岑兰的屁眼,并即将被子盖在岑兰身上,她此刻哭声渐息,但仍然没有勇气将眼睛张开。

    我抱住了安琪颤抖的身体,将她搂在怀里,轻声问她看到我用大**插入两个学姐**、屁眼、小嘴是什么感觉?安琪满脸羞红不说话,在我连声逼迫下,竟然掉下眼泪来,我惶惶不安还以为安琪是在心里面埋怨我的风流和荒唐,在接连的追问中,安琪才说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只是突然想哭而已。

    哭泣是女生性兴奋的一种很自然的表示而已,我想起了计筱竹学姐说过的话,有些恍然大悟。

    我焦急的表情让安琪对我温柔颇为嘉许,但又有些幽怨地说:以后你的心里就只有筱竹学姐和岑兰学姐了。我温柔地吻她说,美丽的安琪永远都是我的第一个女朋友,没有人取代她在我心中的位置。安琪脱口说道:走着瞧吧!

    “她们都被我操过屁眼了……”我提醒着我第一个女朋友,安琪想起我**插入岑兰屁眼的**情景,红着脸说:那你继续去操岑兰啊,反正你还没有完呢!

    看来安琪很喜欢看我操别的女生的屁眼,安琪的个性清纯而有些天真和小妩媚,只是她比较单纯,不像计筱竹学姐那样温柔妖媚,安琪一向不许我玩她的屁股,但自从与计筱竹摊牌后,安琪对我纵容了许多,毕竟现在有了竞争对手她也有了危机感。

    “可是我想操你了啊。”我抱着安琪,温柔的上下其手,安琪不作声,只静静将头靠入我怀里,我轻轻爱抚她**的身体,她也温柔的配合我,我捧起她的脸颊,嘴吧凑了过去,舌头就伸入她小嘴中不住探索,我们俩人的舌头和身子紧紧缠在一起,我的双手开始造访安琪身上羞人的部位,岑兰大声喘息起来,当我握住她的弹软的**时,她压抑不住地呻吟出声。

    我由她的颈子一路向下亲吻,当我舔上乳峰后,将她小小的**含入嘴里吸吻,爽得她又咬牙又晃脑的,我再下滑到那潺潺流水的丰腴肉缝处,我刚靠近她双腿内侧,安琪羞得闭上了眼,我仍然执意靠近那块小山丘,拨开她那两扇滑腻的唇片,将舌尖轻轻舔弄着yīn蒂,只见它慢慢勃起,我兴奋的将它含住吮吸,安琪一声高声的尖叫,美丽的屁股绷紧抬高,一股**突然由**口喷入我嘴里,膻膻咸咸的。安琪可能连续看了我操两个学姐后,身体敏感到了极点,我只是咬了咬她的yīn蒂,她就被刺激得到了一次**。

    **过后,安琪软在了床上,我将她的小手拉过来,要她安慰我的大**,起初她还想将小手缩回,经我再次强迫后,她不得已握住我那一跳一跳的**,熟练地将它捏紧放松,并上下套弄。

    安琪只套了几十下,我就兴奋得想要操她了,我一面亲吻她,一面将我那大**刺向她的**,兴奋之下我一插入到底,深得安琪吃疼惊叫:飘飘!太深了!

    我亲吻她说:对不起!我太急了。安琪轻声的说道,你慢点啊,你的东西太大了。我诧异地说:“怎么这么紧啊,你的水呢?”安琪有些羞涩的说:“看了这么久的活春宫,学姐她们叫得那么诱人,人家又不是造水的,水早就流干了啊。”

    我笑着说:老婆你不乖哦,背着老公流水,我要惩罚你!我开始轻轻的抽送,安琪频频呼疼,可在我加速抽动下,安琪很快就发出不断的呻吟,也不知是呼疼还是舒服的**声,安琪今天的身体太过于敏感,她很快就达到了**,她**来时叫得惊天动地,我怀疑整幢美女楼都会被她吵醒!

    安琪获得数度**后,舒服躺入我怀里腻声说道:飘飘!你老实告诉我,计筱竹学姐,岑兰学姐和我,谁操起来最舒服?我说这个可没法比较,你们三人各有千秋我都喜欢。安琪虽不满意,也无可奈何,说声道:坏飘飘!

    她后来再细声问我,**插入学姐们屁眼中是何滋味,那么粗的家伙进到娇小的屁眼里,两个学姐不是要痛死了?可见安琪刚才见到的肛交情景已对她的内心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在安琪的性器官认识里,肛门只是用来排便的;虽然平时我和她**时,也偶尔将手指插进她的屁眼里玩,但她都认为那只是我的恶作剧,她想不到**竟然可以真的操肛门的,对我粗大的**插进两个学姐娇小的屁眼充满了好奇。

    我只好告诉她,计筱竹学姐说得没错,女人的屁眼性神经比**多得多,操屁眼女人得到的快感比正常**要强烈几倍。而且由于肛门肌肉可以自由控制,所以我操起屁眼来,感觉也是非常舒服和刺激的,安琪骂道:飘飘,你真坏!净喜欢做恶心的事!

    我根本就没有射,**一直在她手里硬挺着,我嘿嘿地笑着说:老婆!让老公也操一下你的屁眼吧!安琪羞得满脸通红地道:我才不要昵!

    我心里盘算怎么才能说服安琪让我操进她的屁眼里。最后决定还是先让她投降再说!我凶性大发,再次操进安琪的嫩逼里面狂猛地奸淫,起初安琪还能和我对抗,她高昂的**声响彻云霄,达到几次**后,就完全不成调了。安琪苦苦求说:飘飘老公呀!我要被你活活给操死了!

    我向两个学姐那儿望了一眼,她们虽然都在装睡,我想肯定都是醒着的,我就教安琪叫她求救兵,安琪犹豫了一下就慨然允诺,她连声喊计筱竹学姐,计筱竹满脸晕红地探出了头,美丽清纯脸上全是娇羞,她深情款款地注视着我,我将计筱竹学姐轻轻拥在怀里,吻她的脸,安琪也凑在一边,很有兴趣的打着下手。

    我的心情大好,双手分别抓住她们俩人胸口各一只**,计筱竹学姐的硕大和安琪的丰挺带给我不同的刺激和触感,我们三人互相拥在一起,房间里的温度都高了起来。

    我先向安琪使个眼色,转头将计筱竹紧紧抱着说:学姐,我又想操你了!计筱竹晕红着脸回答说:那你来啊。

    我激动的深深吻着她,直到她快透不过气才愿松口,同样,我也掉头吻向安琪,她则热情回应。

    一阵热吻后,我开始奸污计筱竹学姐,计筱竹羞红着脸欲拒还迎,她虽然最开始跟我操过了,但刚才安琪淫荡的**声,早又将她内心深藏的**唤醒,不能自己,所以我刚刚操入她的肥逼,她不顾安琪与岑兰都在身边,扭动着妩媚的身体,不绝的呻吟,直叫人闻之**。

    安琪这时又用手指揉搓计筱竹的娇嫩yīn蒂,计筱竹被她搓得通体酥软无力抵抗,安琪又拽玩她那双美丽无比的硕大丰乳,将计筱竹学姐粉嫩的**扯得高高的又松开让它们弹回来。双重的刺激下,计筱竹学姐很快就溃不成军!在我**的奸污中泄了身子。

    计筱竹学姐带着无比陶醉及满足的神情望着我,指示我去操岑兰,当我搂过岑兰,并且把**插进体育系学姐下身的**时,岑兰立即高声呻吟起来,极富弹性的身体在下面不停地向上挺动,迎合着我的奸淫。安琪和计筱竹敢脸红红地抱在一起在旁边瞧着,等我把岑兰也操得获得满足软倒在床上后,安琪腻着在我耳边轻声说:老公我想瞧你操计筱竹学姐的屁眼。我则羞她说:不害臊!只喜欢看操别人的屁眼!自己却不敢操屁眼!

    安琪脸红地对我说:老公,你操给我看嘛~~

    我只得把计筱竹学姐拖过来,让她像母狗般跪爬在床上,我在后面搂着她那又圆又肥成熟透了的大白屁股,不断用大**猛力的操入她的**中,并用力在她的大屁股上拍打,计筱竹学姐羞得满脸通红,安琪感到很刺激新鲜!不一会,计筱竹学姐又再次**,细声的哭了!

    我抱住计筱竹学姐硕大浑圆的肥屁股,开始用舌头在她的屁眼上舔弄,计筱竹学姐又哭又叫地道:飘飘,你要羞死人了。

    安琪这时用双手玩着着计筱竹悬吊的巨大**,说:学姐,你的**好大啊,我都想把它们拽下来了!计筱竹受到双重刺激一时间不知所措,我扶着**抵着她的屁眼,顶着肛门大力地就刺入一截,计筱竹学姐像触电一样向前一窜,哭着扭动身子想要逃脱。

    我双臂箍紧她肥嫩得惊人的大白屁股,手伸到她的**口不断挑弄,安琪也大肆在那双**上玩得花样百出,计筱竹学姐受到刺激稍一分神,我就奋力一贯到底,将**完全捅入到她屁眼深处。并且驰骋起来,计筱竹学姐起初还不住喊疼,但随我抽送加快加重后,反而慢慢呻吟起来,最后声音越来越大,直到变成响彻屋顶的高声尖叫……

    安琪则对随我那**进出将计筱竹学姐的肛门嫩肉不断的带出翻转感到兴趣,整个人也跪在一旁细细的观赏,看到深处,手指不觉在计筱竹学姐的屁眼跟**接合处抚摸起来,还伸手到她自己的屁眼轻轻抚弄,虽感刺激异常,但安琪也实在没有勇气叫我操她的屁眼。

    计筱竹学姐的屁眼被我狂猛的奸淫带起接连不断的**,到后来她整个人已半昏迷的瘫软着趴在床上,看上去神智都有点不清了。

    我突然掉头将安琪的屁股扳开,把**从计筱竹学姐的屁眼里拔出来就狠狠捅向安琪的屁眼,中间几乎没有片刻的停顿。安琪吓得魂飞魄散,拼命地反抗尖叫着大力扭动不从,毕竟她的处女肛门要被这么粗大的**刺入,她实在没有勇气尝试,可我这时候脑中只浮现初次强行将巨棒操入计筱竹屁眼的那一幕,激发我内心无比的兽性,也不管安琪的呼疼,坚持的将大**狠狠刺入她的屁眼直达大肠的深处!

    安琪初时感到疼痛不已,直呼死了!疼死了!后来随我的抽送,感到大**不断紧紧的挤压肠璧,就像便秘般肚子涨得慌,但随我**的回抽,却又感到终得排便那般舒爽,这是安琪事后告诉我的。

    我的动作加速,她的感觉也随着加剧,到后来不觉大声淫叫,岑兰和计筱竹这时已逐渐回过神来,看到这一幕不禁张大眼睛,一刻也不肯稍移,我这时粗野的骂道:我操死你!操死你这小母狗!操死你这骚屁眼!

    并大力拍打她的屁股,惹得计筱竹和岑兰同时羞红了脸,因为前一刻她们也同样被我这么大力的狠操屁眼,安琪这时整个人已陷入激情的洪流中随波逐流,完全听不到我的骂声,我鼓力作最后的冲刺,并将jīng液狠狠射入她那大肠深处,安琪这时失神的哭泣,显然达到了从未有的**,良久,她才叫道:飘飘!你操死我了!你操死我的屁眼了!我轻拥着不住的安慰她,这时计筱竹和岑兰也靠了过来,我们四个人拥在一起,我抠着安琪与岑兰两个美女还在不停流淌着血丝的屁眼,心里充满了骄傲和满足。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