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三章 冒牌妓女】

    她怔在那里,呆呆地看着我,良久才苦笑着说:「我是体育系大三的岑兰。」

    「大三的,那就是计筱竹学姐支使你这么干的哦?」难怪不得计筱竹学姐会叫我到这里来,想必她早就通知岑兰来这里等我了吧!是说我怎么觉得她来得这么快呢,她根本就是在楼层服务台那里等我的好不好!

    「小飘飘,不要生气啊,人家没有恶意的。」她小心翼翼地看着我,从我脸上看不出来生没生气的表情,她脸上红了起来,低声说:“人家还是处女呢……”

    「处女?」我翻起了白眼,看到我不相信的样子,岑兰着急地说:“当然是处女啊,只不过我是体育系的,处女膜因为运动早就破裂了而已……你可是第一个进入我身体的男人,别想吃干抹尽就不认账哦!”

    难怪不得她肌肤的弹性这么好,原来是搞体育的啊!不过这并不是问题的关键,我瞪着她,一脸严厉的样子:「你们这到底是在搞什么鬼?」

    「没有啦,人家只是觉得你在体育馆的样子很威风,所以就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你而已,我又不会真的收你的钱,甚至我还给你准备了破处的红包呢!」岑兰很小声地说。

    “破处的红包?”我听得有些莫名其妙的:“什么意思?”

    「就是,就是说,我假装以为你真的是个处男,一会完事后,不但不收你的钱,还倒贴钱给你封红包啦……搞援交的遇到处男,都是要给对方封红包的……」可能是看到我脸上糗糗的表情,岑兰的声音越来越小,她有些怯怯地看着我。

    我心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计筱竹学姐简直是把机关都算尽了,她知道像我的个性,面对一个陌生女性问我是不是处男时,我肯定不会说不是的,难道我还真的给一个妓女解释我有很多女朋友,并且被她们逼着出来**啊?

    只要简单的一个“是”就会省了很多解释了,以我的性格,当然不会自找麻烦的。

    「放心吧,我和筱竹说好了的,就只是和你呆一晚上而已,以后就不会再来找你了,就算在学校里撞见了,我们也可以当作不认识啊!」岑兰又开口说。

    「当作不认识?」不知怎么回事,我心头有些火大,我恶狠狠地看着岑兰说:“你把我的冰清玉洁玷污了,玩弄了我神圣的**,吃干抹尽就想不认账了是不是?”

    “啊?”岑兰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小手都不自觉地捂上了她的樱桃小口,良久,她才苦着脸很郁闷地说:“那你想怎么样嘛?”

    「我想怎么样?我要你对我负责任!」我说得理直气壮的,好像真的是自己吃了大亏一样。

    岑兰有些不知所措地说:“我怎么负责任啊?你都有计筱竹和安琪两个女朋友了耶,而且暗地里还花花的不知道找了多少个情人……”说着说着她满脸通红,眼神也变得幽怨迷离起来。

    “这个问题,谁叫你来的,你就找谁去解决!”我很无耻地说道,同时伸手拽扯着她一只弹性极佳的**房:“反正我就是要你对我负责任,你要是敢对我始乱终弃,我就去你们体育系贴榜通告,说你是个当代女陈世美!”我拿出了以前糖糖威胁我的手段来威胁这个体育系的学姐。

    岑兰简直被我层出不穷的手段弄昏了头,她呆呆地看着我,半天才期期艾艾地说:“飘飘……你……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啊?”

    废话!我不屑地瞟了她一眼,要是不喜欢你,我用得着花费这么多的口水吗?我懒得回答她这么愚蠢的问题,拉下她的身体趴在我身上,在她全身弹性极佳的皮肤上抚摸着。

    岑兰在我怀里挣着抬起头来,满脸晕红地看着我,很固执地问:“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上我了啊?”

    “这个问题,等我操了你的屁眼之后再回答!”我装出一副很凶恶的样子说。

    岑兰吓了一跳,就想从我身上弹跳起来,我狞笑着紧楼着她弹性极佳的身体,“干什么?想跑?”

    “飘飘,不要啦,你好变态的,居然要做人家的那里……”岑兰脸羞得通红,脸上全是惴惴不安的神情,那种慌张和害怕表情,简直就像个不懂事的小女生一样。

    我才不管她,搂着她性感的腰肢。我吻着她的脖子,一只手从腰滑下,摸着她的屁股,相比她的**,她的屁股非常大,浑圆结实,弹性十足,简直是人间极品,她的屁股我是爱不释手。

    “飘飘,不要了啦……”她可怜兮兮地哀求着我,我恶狠狠地瞪着她:“你就是这么侍候你男人的吗?用手给我捏着!”

    这句话可能把岑兰吼迷糊了,她简直是下意识地伸手下去捏我的**,握住了使劲的上下套动。我把她抱起来,让她坐在我的大腿上,我把嘴凑过去,吻着她光洁的小腹,舌头卷着舔她的肚脐眼,她低声的呻吟,用力的抓着我的肩膀,身体使劲的后仰,这时我才能真正的感受到体育系美女的身体柔韧性,她整个身体向后仰几乎对折下去,头发左右的摇着。手里还不停地套动着我的**!

    我握着她的细腰,舌头沿着肚脐向下舔,舔着她的小腹大腿与小腹之间的沟缝,这个地方是很敏感的,我看到她**间很快就流出了**,两瓣唇片中间的肉缝**的如同水洗。

    我让岑兰跪在床上,翘起弹性十足的屁股,我握着我的坚挺的弟弟移到她身后,用**凑到她的屁股上蹭了几下,然后沿着**的四周摩擦,沾上了岑兰的**,刚把**插进一点点,她使劲的屁股往后一顶,整个**就插了进去,“啊,”她叫了一声,我也恩了一下,对岑兰的主动,我很满意。

    我从后面操着岑兰,一手从腰后伸过去摸她的**,手指捏弄奶头,一手在屁股上游走,我真的发现她的屁股很美,手感很好,于是把摸**的那只手也腾出空,两只手一起在她的屁股上摸索着,并不时的用大拇指去顶碰她的屁眼,她也会因为我顶她屁眼而发出更大的呻吟,我更加确定屁股是她身上最性感敏感带,坚定了要和她肛交的理由。

    我从后面操了岑兰足足十分钟后,她在连续的喊叫:“我要死了,你操死我吧!”她的**里急速地痉挛和抽搐起来,强有力的**阴粗打在我的**上,让我爽得都快翻了。

    岑兰的手用力的抓着床单,塌着细腰一对美丽的圆臀翘得高高的趴在那里喘气,我把身体半爬在她的屁股上,两手伸到身前,一手拽扯着她的**房,拨弄她的奶头,一只手伸到两腿之间,帮她揉动yīn蒂**,帮她缓和**的肌肉抽搐,她也满足地把头转过来吻我。

    搂了一会,我帮她擦干两腿之间的**,然后躺在床上,岑兰自觉地爬到我身上,抓挠着我的胸口,吻着我的脖,然后身体向下,用舌头沿着身体一路舔下,舔硬我的**,用手瘙痒我的腋窝,最后到达了她的最终目的。

    岑兰跪我的两腿之间,调皮的用鼻子摩擦我的**,伸出舌头舔着**上残留的jīng液**混合物,我低头看着她细长的舌头拨开包皮,露出紫红色的**,把整个**都含在嘴里,用力的吸吮,舌头也和**搅拌在一起。

    岑兰**的技术很好,在嘴唇包裹**的同时,舌头会不住的搅拌舔弄和吸吮**,我忍不住出声问道:“学姐你不是处女么?哪学来的啊?”岑兰有些不好意思地含着我的**呜咽说了一句话,虽然含含糊糊的,我还是听懂了是“网站”的意思……又是一个在网络上自学成才的女知识青年啊!我不由得想起了左雪和凌雨两个也是逛了黄色论坛,才跑出去真空冒险的,看来网络培养的女流氓会越来越多了哦,真不知道对男生是福是祸!

    岑兰跪着用双手捧起我的睾丸,爱怜的抚摸著。细长的手指在我的**上顺著血脉轻轻的拂过。并用没有指甲的手指头在我的膝部,阴囊与大腿交接处轻轻刮著。揉搓着我的**底部。顺势又把一支手移往我渐渐冲起的**。上上下下的套弄著。

    岑兰随后又把嘴凑到我的两腿之间,伸出舌头舔着我的**,并耗费工夫,努力的将嘴张大,好象想把我的整个**含进嘴里。她自学成才的**很有技巧,先用舌头顺著**舔弄著,就好像舔冰棒一样。两只手还不时的在阴囊上搔著。舌头伸缩着舔着整个**,时而又用双手套弄著我的**,把嘴移到我的睾丸上吸舔着,把阴囊的皮用牙齿咬扯着。然后把整个睾丸含进嘴里,不停的用嘴去吸,舌头去舔那两个球体。爽的我忍不住头往後仰,双手穿过她的长发揉搓。

    岑兰抬头看我一眼,然後舌间顺著**的中线一路舔上来,她尽力的把整个**吞入到她的口中深处,头部上上下下的套著。双手则在卵蛋上,阴囊及大腿根部用指甲轻轻的搔著。我微弓著身,双手顺着她的长发,用手捏弄她的耳唇,蹭着她的滚烫的脸,时而抚著她的背,用手指在背后划着圈,有时又伸到正面来,将双手下探,伸向她并不算丰满圆润的**。用手掌托住她的**,两个手指夹着她的奶头,她身体扭动着,头部更加用力的前后移动,套动着我的**。

    我躺着享受了一会,叫她起来,换成她躺下,我靠着她的腿,一只手拉着她的手,一只手在她的小腿上来回的抚摩着。看着她潮红的脸,眼睛似乎要滴水一样,我的手沿着她的小腿来回的摸索着,小腿肚的皮肤很滑,很细,摸到脚踝,用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捏着白嫩的脚趾头,轻轻的刮刮如玫瑰色的脚趾甲,“学姐,痒痒不?”

    看着岑兰娇羞难忍的样子,我满足的大笑,然后把我的指甲在她的脚心来回的刮着,揉着。手指有时顺着足底的纹路慢慢来回,有时上下快速的刮擦脚心,有时拨开脚趾,把脚趾含进我的嘴里,用牙齿轻轻的摩咬脚趾头,舌头舔着脚趾缝之间。我的舌头沿着脚吻向她的小腿,舔着她的大腿,手也顺着腿摸向她纤细的腰肢,从腰后抚摩她丰满隆起的屁股,岑兰的屁股真有弹性啊,每次摸来我都是爱不释手的不愿意放开。

    岑兰火热的身体扭动着配合我手的侵袭。我把嘴凑上去吻着她的肚脐眼,舌头绕着小巧的肚脐眼不停的飞转,手也在**上游走,不时的捏弄奶头,并把奶头拉扯到很长。她大声的喘着气,**不停地起伏着,我爬在她身上,舌头沿着肚脐向上,滑过胸部,舔向硬起坚挺的奶头,把奶头噙进嘴里,用我的嘴唇包裹着,我的一只手从下托着一个**,另一只手在后背抓挠着,手指在屁股上绕着圈,摸弄她的性感地带。她的性感地带真是屁股,每次只要我一摸她的屁股,她就会非常激动。

    我继续向上侵袭,嘴唇已经俘虏了嘴唇,舌头交织在一起,品尝着对方的津液,鼻子顶着精致的小鼻子来回的顶着,顶变了形状,两个脑袋靠着嘴唇的紧密连接来回的厮磨着,我搂着脖子,手指从后面挤压揉捏着她的耳唇,拇指顶着她的耳廓来回的蹭着。

    她大声的呻吟,身体在我身下来回的扭动,手也伸到我的两腿之间去抓我的宝贝,我把头凑到岑兰的两腿之间,嘴唇已经吻上了她湿润的**,啊的一声,岑兰身体颤抖着,双手抱住了我的头。我用手指拨开花瓣一样的肥厚**,大拇指按住她的yīn蒂,手指开始快速震动。

    在我舌头的轻舔慢触和手指的来回攻击下,岑兰的yīn蒂已经充血勃起,并从张开的唇片里伸出了头,我凑下嘴,用舌尖在两片**的缝上不断地游移应,并用舌尖压迫yīn蒂,舌头从她湿润分开的**中间伸进去,插进她的**,模仿**的动作来回的**,手指从旁边摸弄她的**,另一只手从后面摸着她的屁股,拇指顶着屁眼在臀洞周围划着圈,在屁眼周围不停的绕着,划动。

    岑兰把我推躺在床上,她摁在我的胸前,不让我起来。然后她分开双腿,坐在我的大腿上,我的**顶在她的**上摩擦了一下,咕的一下滑了进去,整个**都被温暖的**包裹了起来,由于是女上位,显得很有包容感,随即她就一上一下的动了起来。

    她动得很有技巧,充分显示了体育系女生的强悍,双手扶着我的胸膛,先是以**为支点,左右的旋转,充分的感受**在洞内四壁摩擦的快感,然后她甩着头发,身体不起,紧贴着我的小腹前后挺动着屁股,用我的阴毛摩擦她的yīn蒂,**也被撑开,沾满了**的下体黏糊糊的帖在一起。

    岑兰摩擦蹭弄了一会以后,开始大幅度的上下抬动身体,使**的动作变得很剧烈。每次抬起身体的时候,感觉好象整支**都从体内抽离出来,只剩下**还有一点点连接在她的身体内,随即又是猛的一下用力坐下,那种强烈的冲击给她十足的快感,忍不住发出“恩,啊!”的声音,手用力的扣抓着我的胸部,屁股一抬一抬的,很用力的撞击着我的大腿。

    我平躺在床上,低头看着俩体相连处黑忽忽的阴毛,一条**亮晶晶的沾面了**,不停的插进抽出,两片浅色的**完全翻开,被挤的紧贴着包裹着**。我也配合着向上挺着腰,帮助她尽力插到最深,双手伸到前面,揉搓着她的**,捏弄着奶头。

    我俩更加疯狂的做着最原始的动作,岑兰也感觉出我快到了,更是拼了命的上下套动着,在我马上就要射的瞬间,她猛的移到一边,张开嘴,刚把**含进嘴里,我的jīng液冲了出来,强烈地喷进她的嘴里,没来得及吞下去的jīng液顺着嘴角流下,我低头看着她那淫荡的表情,真的以为她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妓女。

    岑兰吮了一会,帮我调整完shè精后的抽搐和阵阵不适后,伸出舌头把残留在我小腹上以及阴毛上的jīng液都舔下吞下,然后顺着我的小腹一路舔上,她那热乎乎的身体也凑了上来,爬到我的身上,亲吻着我的耳唇,手轻柔的摸着我的下体,这是不争气的小弟弟已经彻底低头认输了,软不了当的垂在下面,被她的手指轻轻的刮着。

    岑兰凑到我的耳朵边,“小飘飘,爽不爽?”我吻着她的脸,舔着她的耳珠说:“爽的是你吧,爽完没,我要操你屁眼了哦。”

    岑兰抬头看着我,脸上明显露出惊慌的样子。我伸手环抱着她,摸着她的屁股,手指扣弄着她的屁眼。她身体抖动着,晃动着屁股想要躲开我的手指,我哪能随她愿啊,一使劲手指就塞进屁眼了,她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屁股一挺一挺的,被我的手指塞着顶着。我想体育系的应该适合肛交吧,就开始动她屁股了。

    我的手指插在岑兰屁眼里顶着,模仿**的动作一抽一插的,渐渐的,岑兰适合了我的手指她也晃动着屁股,使手指可以在屁眼里转得很完全,整个屁眼都被我手指拨弄的很开,我拍拍她的屁股,叫她跪起来,岑兰有些羞涩和害怕,但在我的目光中,她还是乖乖地翘起了她极富弹性的浑圆屁股。

    我用手把岑兰的两瓣结实的屁股分开,看见屁眼非常紧凑的缩成一朵漂亮的菊花蕾,颜色淡淡的,周围密布着皱纹。我用力的把手指插进去,她的屁眼也随着我手指的动作用力的收缩,可我每次拔出手指的时候又好象要把屁眼拔脱一样,她羞涩地晃动着屁股,前面的洞口也流出了水,我把食指插进屁眼,中指插进前面的洞里,两跟手指仅仅隔着一层薄薄的肉膜插弄她的两个洞。

    岑兰在我两个手指的插弄下,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双手枕在床上,两腿颤抖着,屁股高高的翘起来,整个屁眼都显现在我眼前了,我先把**插进她的**里,然后一根手指插进屁眼,然后有规律的轻抽缓插,手指和**前后的插着两个洞,两个洞都收缩着用力的夹着我的手指和**。

    岑兰的**也越来越多,流的她屁股和我的大腿上都是,她也把整个上半身都趴在床上,头和胸都紧贴着床单,双手迷乱的抓着枕头,我感觉到差不多该是全力攻击的时候了,就把**拔了出来,用手指沾了很多**抹在她的屁眼上,感觉手指插进的时候已经很顺滑了,就把**顶在了她的屁眼上。

    虽然已经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是头一次插入肛门还是很紧很难,只进去小半个**岑兰疼哭了,不停地颤抖着,我用手指帮她揉动屁眼帮她放松肛门四周的肌肤,等她稍有放松的时候,猛的一下,整根**都插了进去。岑兰啊的一声大叫,拼命的摇着头,嘴里不停的叫着:“不行,不行,太疼了,受不了了,拔出来吧。”

    我趴在岑兰的屁股上,用力的顶着不让她逃离,双手在她的**上揉弄着,嘴唇紧贴着后背吻着她,不停的安抚她不要怕,一会就好了。我俩保持这个动作,**在肛门里顶着,过了大致五分钟,岑兰也没刚才那么疼了,回头吻着我,羞涩地告诉我可以动了,但是开始要慢慢来。

    我抱着岑兰的屁股,轻轻的把**拔出一点,她嗯了一声,身体轻微的抽搐着,可能还是有点疼,我只好慢慢地轻抽慢插,她也嗯啊的轻晃着屁股,感受着****屁眼的快感,她的屁眼果然不出我的意外,很紧很有收缩力,而且一夹一松的很有规律,好象会自动控制一样。

    我爽的是越干越有兴趣,越干越有劲头,动作幅度也越越大,岑兰在适应了刚开始肛门插入异物时的不适后也开始享受肛交的快感了,嘴里不住的发出呻吟,并不时的告诉我可以用力操她之类的话了。

    我站抱着她的屁股,开始大力**,每次拔出都好象要把屁眼干脱落一样,能看到屁眼里红嫩的皮肤随着**拔出而被抽脱出来,用力插进的时候也可以把整个都插到深处,她也开始拼命的**了:“你操死我了,使劲啊,我要你操死我!”

    由于我已经射了几次,所以这次肛交做了有半个小时,最后我抱着她的极富弹性的圆臀,把滚烫的全部射进了岑兰的屁眼里面,她不知道是舒服还是痛苦地哼哼个不停。当我把**抽拔出来时,看着被我的**操成了一个园洞的屁眼,里面流出jīng液中还混合着缕缕的血丝,看上去真是淫荡极了。

    折腾了一晚上,我和岑兰都很累了,于是我们连澡都没有洗,就抱着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