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二章 不可思议的任务】

    你肯定做梦都想不到我现在正在做什么——是的,绝对你想不到!

    因为连我自己做梦都没到想到,我现在居然会在做这种事情!

    我正在……买春——俗称**,正式官方名称是援助交际!

    为什么我自己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会来做这种事情?因为我是被逼的,而逼我来的人,居然是我的正牌女朋友安琪和我第二正牌女朋友,我爱得要死的计筱竹学姐。

    上帝啊,难道我真的是在做梦吗?我的两个正式女朋友,她们答应同时成为我女朋友的条件,就是我必须自己出来嫖一次妓!

    你听到过这么荒唐的事情吗?反正我是没有听到过,不过我很明白的就是,如果我完不成两个女朋友的任务,那我一定会死得很难看的——非常难看!

    老实讲,我从来没有嫖过妓,根本就不知道在哪里去寻找那些援交妹妹,不过还好计筱竹学姐给了我一个地址,指示我去那里就能完成任务——我不得不佩服学姐的神通广大,居然连哪里有援交妹妹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于是我骑着机车就来到这家高档宾馆,偷偷摸摸做贼似地进了大厅,面对漂亮的总台小姐礼貌的恭敬和问候,我心慌慌地掏出信用卡,开了一个单间,然后逃命似地窜进了电梯,等我进了房间才发现,我稀里糊涂的居然要的是商务标间,这可比普通标间要贵多了,不过还好床单和被褥看上去都很干净整洁,素色的窗帘搭配着浅黄的壁纸,颇有几分纸醉金迷的味道。

    我躺在床上,捂着自己砰砰作响的胸口,那感觉简直就像刚刚冲过了敌军的封锁线一样。

    “铃……铃……铃……”我房间的电话居然响了起来,谁会找我啊?难道是服务台要的例行服务?

    我拿电话,话筒里传来一个轻柔的女声:「先生!要不要找人陪?」

    “找人陪?”我怔了一下,一时间没有搞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话筒里又说:“先生,人家很漂亮的哦,而且很会服侍人的~~”

    听到这又嗲又糯的撒娇声,我终于恍然大悟这就是传说中的援交妹妹了!难怪不得计筱竹学姐说只要我住进宾馆,就可以完成任务了,详细的情况她说我用不着清楚。

    为了完成任务,我只得对着电话说:「好啊,你来吧。」

    挂完电话我的心跳得像打雷一样,惴惴不安像是世界末日就要来临一样,我实在搞不懂,安琪和计筱竹这是在搞什么?我身边的女孩子难道还少了吗?她们还叫我来搞妓女!

    愈想愈费解,一颗心也扑通扑通的愈跳愈快,心理愈来愈紧张,冷汗也直冒出来。要不,给两个女朋友打个电话求饶?不过想到她们逼我出来时恶狠狠的样子,我又有犹豫——计筱竹学姐说过了,我要是灰头土脸的回去,她就一个星期不理我。

    而安琪更是说我完不成任务,就把我挂在公寓门口吊起来打!我都从来没有发现,那个平时里乖乖巧巧的安琪,居然有着这么强烈的暴力倾向……难道这就是对我背叛的惩罚?但这种惩罚也太匪夷所思了吧?有谁见过惩罚男朋友来**的啊——

    我拿着电话正在胡思乱想。门口已经传来了砰砰的敲门声,我有些愕然,这么快援交妹妹就已经来了啊?难道她是住我隔壁的?

    我心惊胆战地打开了房间门,一位看起来非常漂亮的女孩站在门外,留着一袭柔亮的长发,干干净净的脸上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涂遍化妆品,穿着一件米老鼠图案的T恤和紧身的牛仔长裤,脚上是一双帅气的长统马靴,见到我开门,她对我浅浅一笑:「老板你好。」

    看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我顿时手足无措起来了,结结巴巴的说:「好好……好……啊啊。」我的样子肯定很呆,因为我在怀疑她是不是走错了房间,这个漂亮妹妹看起来就像我们学校的大学女生一样,跟我想象中的援助交际妹妹一点都挂不上勾。

    在我发傻的时候,这个女生已经走进了房间,顺手还帮我关上了房门。看着她大大方方地走到床边,我很呆地问:「请问小姐要找谁……」我得问清楚她是不是走错了房间,可别搞错了人才行。不过这似乎是多余的,因为她已经把T恤脱下来了。

    她戴的胸罩并没有肩带,蕾丝花边的胸罩紧紧的托着饱满的**,浑圆的**从她的罩杯露出大半个软白的**,两只**撑高高的,看上去非常挺拔圆润。半透明的罩杯中央有个明显的红晕,肯定是她的**了。

    她对我目瞪口呆的样子显得很好奇,将她头发往后一甩,侧着头,露出半张漂亮的脸蛋,笑着对我说:「老板,我漂亮吗?」

    我张开口,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她先脱掉了马靴,然后又解开牛仔裤扣子、拉开拉炼、脱下裤子。一切动作都那么的柔畅自然,而且毫不做作,就彷佛她正在家里的浴室准备洗澡般。她的内裤是白色的,有着白色花纹的蕾丝滚边,三角形的地方稍微的隆起,隐约地好像有着模糊的黑影,映衬着纤细的腰枝,她的大腿修长而圆润,雪白的皮肤在灯光下发散着诱人的肉色。

    她牵起我的手,竟然令我有触电般的震动,她拉着我走到浴室门口,回过头:「你在外面先把衣服脱掉。」说完她就先进了浴室,不过却没有关门。

    我像被催眠似的迷迷糊糊地把衬衫、裤子脱掉,只剩下了一条内裤,走到浴室门口,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力捏一下大腿,一阵疼痛让我相信这真的不是在做梦。

    我做贼似地向浴室里伸进个脑袋一看,她已经把胸罩和内裤脱下了,全身一丝不挂,纤细的双手轻轻的在搓揉自己丰满高耸的**,嘴里咬着一撮黑色的长发,样子显得妩媚又清纯,这时她看到了我鬼鬼祟祟的模样,不禁笑了起来:“小弟弟,你还害羞啊?”

    我还没回过神来,她已经一把把我拽进了浴室,她的手直接伸进我的内裤上,隔着内裤握住我那不知道何时硬起来的**,“哇,小弟弟你的小弟弟好大哦!”她的话让我感觉到很好笑,偏偏她清纯的脸又是一本正经的神情,她慢慢的搓弄着我的**,两只雪白的坚挺**整个顶住了我的胸口,那丰盈有力的弹性让我一阵阵的口干舌燥。

    当她把我的内裤脱下时,我直挺挺的**几乎就打在了她美丽的脸上,“哇,真的好大好硬啊!”她看着我胀成赤红色的大**,熟练地用手套动着,我的**顿时变得更加的坚硬,她一只手快速地套动着,另一只手却灵活地把玩我的两颗蛋蛋,一波一波的刺激让我不时地倒吸着凉气。

    “小弟弟,坚持住哦,这样就射了姐姐可是会笑话你的哦。”她笑着花枝乱颤的,跟着说话却一直看着我的**,真不知道她这声小弟弟叫的是我还是我下面。

    我的身体变得有些僵硬,她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窘态,笑了一声,双手离开了我的**,开始用香皂涂抹她的身体。

    「你坐到小凳上去。」她打开莲蓬头将我淋湿,并告诉我。

    我以为她要帮我抹香皂,没想到她开始用涂满香皂的阴毛帮我擦背,从背部、肩膀、胸口,然后她叫我躺在地上,她骑在我上面用她的阴部给我刷下体,那种用阴毛服务的洗澡,比用手高明多了,也令我兴奋得飘飘欲仙的。

    突然她含了一口热水,含住我的**,我的**上已感到一股热流,她吮着我的**,用舌尖里面用力地顶着我的马眼,在热水和舌尖的双重刺激,我不由得发出了呻吟。

    强烈的刺激从下体喷射而出。我的**不由自主地在她小嘴里抽送,一股股的jīng液从马眼冲进她的嘴里面,她手握住我**的根部不停地挤压,让我射得分外舒爽。当我终于虚软下来时。她美丽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吮吸着我**上最后一滴jīng液,然后喉咙发出咕噜的响声,显然她已经把jīng液全部吞了下去。

    她细致将我们双方的身体冲洗得干干净净的,用浴巾擦干我们身上的水后,她**裸地拉着我走出浴室,直接把我推倒在床上睡着。

    可能被她这种干脆利落的作风吓着我,我的小**居然软软的像没有脾气的肉虫一样,她看着我的小**,眼中全是笑意,不过当她看到我脸上不好意思的神情后,她很温柔地说:「别怕哦,姐姐来帮你哦。」

    我脸一红,怯怯懦懦的坐到床边。她从背后抱住我,在我耳边轻声地问:「你是不是第一次啊?」我点了点头——天地良心,我真的是第一次买援交啊!

    「没关系,姐姐会慢慢教你的。」她有些惊喜地抚摸着我身上的肌肉,呵呵笑着说:“小弟弟你的身材很好哦,东西又大,又长得这么帅,还住的是商务房间……你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啊?”

    我相信我现在的脸上一定是很糗的表情,我会没有女朋友么?我的女朋友加在一起,都可以凑成一桌半麻将了!但我能告诉她我是被两个正式女朋友一起逼着出来**的么?我要是那么说的话,我估计她直接会笑死过去的!

    这时我已经有点怀疑了,现到底是我在上她,还是是她在上我?真不知道完事后是我给她钱,还是她给我钱?

    她要我躺在床上把腿张开,跪在我身上用小嘴吮吸我的**,双手熟练地套动着**和搓揉蛋蛋,这次的动作明显认真而细致,不像刚才在浴室里那样凶猛狂野了,看来这位援交姐姐真的想给我的“第一次”留下一个深刻而美好的印象。

    我捏着她饱满的**把玩着,那惊人的弹性和丰盈虽然比不上计筱竹学姐的硕大,但在我认识的女孩子中,也是排前列的了,在她细心的吮吸套弄下,我的小弟弟慢慢地活了过来,在她的小嘴中变得越来越大,直到把她的小嘴完全塞满。

    “行了啦!”她吐出我粗壮的**,然后拍拍手躺了下去,笑眯眯地看着我,用眼睛示意我趴到她身上去。

    我俯身压住她的身体,我的手地捏住她两只弹性极佳的**房,我将脸埋入她深深的乳沟,然后双手将她的**靠到我的双颊,去感受这美妙的触感,贪婪地吸取发自美丽**上阵阵浓郁的**。随着呼吸上下起伏,逐渐膨胀的半球形**摊开在我的眼前,粉红色的**挺立在的圆形的乳晕中央,硬硬的就像两料小豆子一样。

    可能她真以为我是个初哥,她很好心地用手握着我的**直抵她下体的唇片,硕大的**挤开她潮湿的**,肆无忌惮的迫入她狭窄的**,我感觉到**进去后陷在紧凑的黏滑压迫中,**的热度相当的高。我的大**估计也插得她撑得很胀,她修长的大腿分得开开的,丰腴的阴部很有弹性地紧贴在我的胯部上,感觉真的很舒服。

    “动啊,小傻瓜!”见我插在那里发呆,她娇嗔地白了我一眼,然后看着我笑。

    我晕倒,她还真的当我是处男了?我狠狠地将**向她**深处捅去,紧密的肉壁夹得我阵阵倒吸凉气,我用力捏住她两团丰满的圆臀,让我的睾丸随着撞击敲打着她嫩滑的臀肉。

    我的速度越来越快,随着她的娇声呻吟,我将她修长的双腿扳到最开,更加猛烈地冲撞进去,在她紧凑的身体内忘情地抽送,我咬住她绽放的乳晕,吸住她娇嫩的**在嘴里咀嚼。她满脸晕红,小嘴微张喘着粗气,一双眼睛却仍然是妩媚地看着我。

    不知过了多久,我**上传来一阵阵**紧缩的痉挛感觉,她也控制不住地大声**起来,我用力地捏住她的**,将我的**深深插在她**的最深处,她激动不已地颤抖着身体,全身上下都开始轻微的抽搐,一股滚烫的热流冲刷在我的**上,让我舒服得叫出声来!猛力地**了数十下,然后我抱着她弹性十足的身体,低吼着将我的jīng液全部射进了她的**深处!

    “小帅哥,你还真是厉害啊!”她带着一丝**后的疲倦看着我笑,用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脸颊。

    我将射完精的**退出她体内,一股白色的黏液顿时从她的**口流了出来,衬托着黑色的阴毛对比非常强烈,看到她流出来的jīng液我有些发症,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头,但脑袋打结却又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对劲。

    她闭着眼睛像是在休息,我看到她饱满的**上到处是我的牙印和咬痕,我不由得有些发呆,怎么和这个女人**我这么疯啊?难道真的只因为她是个妓女的原因?

    我躺在她身边,搂着她抚摸着她的**,那极佳的弹性让我真的是爱不释手,她坚硬的**渐渐的变软了,我知道那是满足的象征,看到她好像是睡着了,我这两天担惊受怕的也没有休息好,不知不觉的我也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朦朦胧胧间我感到一只纤细的小手在我身上游走,我睁开眼一看,她全身**的用手在抚摸我胸口。

    「小帅哥,你还行不行啊?我们再来一次,这次姐姐就算是免费赠送了哦!」她笑着问。

    她也不等我回答,就直接攫住了我的**,熟练的套动。我本来就越战越勇的**却在她的摆弄下迅速勃起。

    当她柔嫩的舌尖在我**缠绕时,一种兴奋感觉涌上我心头,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妓女啊,很多人操过的妓女啊,她的逼里天天都灌满着不同男人的jīng液,我的**被这些变态的想法刺激得都硬得生痛了。

    她惊喜地骑到我身上,熟练地将我坚硬无比的**套进入她的身体内,动情地摆动起来,她腰肢扭动得非常有力,极富弹性的圆臀磨得我阵阵舒爽,我环抱她的腰,让她俯身向我,那对饱满的**就悬吊在我脸上,我吮吸着她娇嫩的**。抚摸着她身上的肌肤,弹性如此之好的身材,真的是我前所未见的。

    我用力的攫住这对弹性十足的**房猛力揉弄,咬住她的**让她发出呼痛的叫声,我坚硬的**捣杵着她细嫩的**,用睾丸撞击最私密的部位。她的叫声一声尖过一声,早已分不清是快乐的叫春,还是痛苦的求饶。

    一次又一次的抽送,下体传上来也分不清是快感还是剧痛,我只知道我要狠狠的干,你这个妓女,她似乎痛的受不了,俏丽的脸扭曲的不成人样,开始在反抗,双手用力的挣扎。

    但我早已失去了理智,她愈用力的反抗反而让我更加兴奋,她的身材是这么棒,脸蛋又漂亮,她哭喊得更大声了,我潜在的兽欲开始燃烧,啪!啪!清脆的响声打在她耸动的**。

    「不要不要!我不要!」

    开玩笑,是你先要的,我更加用力箍住她双手,让她动弹不得,双腿用力撑开她过度紧张而紧绷的大腿,用**撞打她的阴核,每次都将**抽到她的**外面再狠狠挤压进去,她的叫喊转为哀嚎。

    「我求求你不要搞了!我受不了了!你放了我吧!」她的脸上早已布满了泪水,四肢也不再挣扎,哭丧着的脸不住的在求我。

    我装作没有听到恶狠狠的把**再一次猛插入**,听到她凄凉的惨叫一声,却更燃起我的**,我感觉到自己真的是一个变态的色狼,握着**更用力摆动下体,让她一声一声的哭喊,直到下体不住的紧抽紧抽,知道即将要出来了,更深地插进**深处,**顶开了她紧闭的子宫颈,滚烫的jīng液一股股地全部射入到了她的子宫深处。

    我长吐了一口气,全身酸软地躺在床上一动都不想动,她趴在我身上,突然嘻嘻地笑了起来,我不知道她为什么又笑了,我睁开眼看她,她正用手指在我和她仍然紧密接合的部位粘抹着渗出来的jīng液,然后很陶醉地将手指放在嘴里吮吸。

    「小帅哥,你真的好变态哦!」她舔着手指上的jīng液,笑眯眯地对我说。

    我看着她遍体的瘀青,有点惶恐却又有种说不出来的快感,难道我真的是个变态?

    我捏揉着她弹性十足的**,她的身体真的真美,高耸的**纤细的腰,大腿修长翘臀浑圆,无论从哪方面说,都是绝顶的美人,真搞不懂为何出来当妓女,难道是缺钱吗?

    「你还是学生吧!」我突然好奇地问。

    「问这干什么,作我们这行的,是没有背景的。」她有些警惕地看着我。

    「你不像做这行的!」我突然说道,脑海中灵光一闪,我盯着她的眼睛,缓缓说:“没有妓女会让人随便射在身体里的,你甚至连套子都没有准备!”

    她怔了一下,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但还是坚持着说:“谁说的啊,射在里面,可是要加钱的哦!”

    “少来了,虽然我从来没有嫖过妓,但我知道你绝对不是妓女!”我的头脑越来越清醒,看着她脸上震惊的表情,我更加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说吧,你到底是谁?是和计筱竹学姐串通的,还是和安琪串通的,或者是和她们两个一起串通的!”我盯着她的眼睛问。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