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二十章 计筱竹的决然】

    计筱竹和颜菲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校园里很寂静,只是远远的球场上传来了若有若无的声音。颜菲看着身边这个安安静静,美丽得像天使一样女孩子,脸上的神情一变再变,终于她狠了狠心,说:“筱竹,刚才我们回来,飘飘的屋里有很浓的jīng液味道!”

    “是么?”计筱竹淡淡回答了一声,看到她一点都不放在心上的样子,颜菲忍不住加重了语气:“而且你身上的jīng液味道更浓,特别是你的嘴里!”

    “哦,那又怎样啊?”计筱竹还是很平静地问道,表情淡然得仿佛只是被颜菲发现了一根没有梳好的头发那样微不足道。

    “你……”颜菲气得真的很想咬她一口,低声厉喝道:“问题是,不仅仅是我一个人发现了,所有的人都发现了,你没看到安琪的脸色都变了么?”

    “那又怎么样啊?”计筱竹语气还是平平淡淡的,颜菲都快被她气疯了,气愤地说:“什么怎么样?难道你不知道,我们的关系是不能暴露的吗?平时在秘巢里怎么疯都没有关系,但你怎么可以在飘飘公寓里和他乱来?”

    “可是飘飘很想要啊。”计筱竹表情很自然地说道:“你知道我拒绝不了他的,他想要做什么,我都会答应的。”

    “问题是,现在被安琪,被其他所有的人都发现了你和飘飘的关系不正常了!”颜菲低声怒吼道。

    “是不是问题,那只是因为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而已。”计筱竹淡淡地说:“在你看来是个问题,但在我看来,却根本不是问题。”

    颜菲怔了一下,满脸疑惑地看着计筱竹:“筱竹,你什么意思?”

    计筱竹一双明亮媚人的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颜菲,迷人的唇角上翘出弯弯的弧线:“我是故意的,你明白么?”她微笑着说。

    “你是……故意的?”颜菲倒吸了一口凉气,直觉认为这个天才校花又在做什么阴谋了,她心惊胆战地问:“你为什么要故意?”

    “那是因为,我感觉到了危险。”计筱竹还是那么平静地看着颜菲,颜菲却从她阴寒的眸子里,看出了一丝凶恶的严厉,看到那凶狠的厉光,颜菲竟然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有……有……什么危险?”颜菲哆嗦着问完,突然醒悟过来,计筱竹此时眼中的厉光,就像是一匹母狼发现了竞争对手侵入了自己的领地时发出的凶恶目光一样,不仅仅是警告,还是战争的宣言!

    计筱竹眼眸中的厉光一闪而逝,她又恢复了平静自若的神情,像是那凶恶的眼神只是颜菲的错觉一样,计筱竹淡淡地说:“你没有发觉啊,今天来的这些女孩子,跟小飘飘的关系,都不一般呢。”

    “都……不一般?”颜菲怔了一下,才有些恍然:“你是说那两个研究生吧?”安琪本来就是飘飘的女友,而席雅早就被飘飘强奸过不知道多少次了,颜菲当然知道计筱竹不会说她们俩个,那唯一能让计筱竹感觉到危险的,就是那两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漂亮研究生了。

    “哼。”计筱竹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脸上虽然神色依然平淡,但一双小手却不知不觉地捏成了拳头:“飘飘那个小家伙,不能再这么纵容他了,我都敢肯定,那两个研究生,也一定是在某种情况下,被他强奸的!哼!”

    “啊?不会吧?”颜菲目瞪口呆的,简直不敢相信!“他哪有那么大的胆子啊,到处强奸美女的?”

    “他是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计筱竹对自己的小情人那是非常了解的:“即使在机缘巧合的时候,他开始也不会存这种心思,但男人好色的劣根性都是一样的,他会试探,会挑逗,如果对方没有及时拒绝,那他就会得寸进尺,愈演愈烈甚至胆大妄为……一直到最后,终于不可收拾地变为强奸定案!”

    颜菲漂亮的脸上阵青阵红的,显然她也想到了自己在公车上被小家伙强奸的情景,颜菲咬着嘴唇问:“那该怎么阻止他啊?”

    “一开始,只有一开始的时候就坚决拒绝,不给他任何可趁之机,一丝一毫都不要给,彻底打消他作恶的念头!”计筱竹很干脆地说。

    颜菲苦笑了声,摇了摇头,说:“那怎么可能,他一开始只是碰碰啊,挨挨啊什么的,在拥挤的情况下,这种触碰都是很正常的啊,难道就马上翻脸,甩手给他一巴掌?那还不被人骂作被骚扰妄想狂啊?”

    “就是因为你这种怕事的女人太多,才会被小飘飘那种色狼屡屡得手!”计筱竹气愤地道:“开始只是碰碰,然后挨挨,再然后挤挤,再然后摸摸,再然后,就直接侵犯了……温水煮青蛙的故事,我们都是从小听到大的,难道你们都忘了吗?”

    颜菲忽然笑了起来,斜着眼睛挑衅似地看着计筱竹:“你说得倒是容易啊,怎么没看到你自己一开始就从那冷水里跳出来呢?”

    计筱竹一时语塞,呆在那里,脸上渐渐浮起了红晕,但她还是眼神凶巴巴地瞪着颜菲:“我可是被你强迫送给他强奸的!我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算了吧,计大美女,敞开天窗说亮话,咱们到底是谁强迫谁都自己心里有数……你不是没有选择的余地,你根本就是主动选择的好不好?”颜菲神情鄙夷地看着计筱竹,冷冷地说道:“瞎子都看得出来,小飘飘现在是你的心肝宝贝肉尖尖儿了,你还来跟我说你是被小飘飘强奸的?”

    计筱竹脸上涨起一抹羞恼的红晕,她狠狠盯着颜菲看了两眼,却忽然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再度平静下来,语气平淡地说道:“颜菲,现在外敌当前,我们两个再内哄的话,那就真的是很愚蠢的将小飘飘拱手送人了!”

    “外敌?你是指那两个研究生么?”颜菲冷笑了一声:“我承认她们也是美女,但比起你来,还是要差很多吧?”

    计筱竹摇了摇头,回答说:“那两个研究生不是问题,我看得出来,她们没有野心的,就算她们和小飘飘有不正当的关系,但有着年龄和学历的限制,她们也不会真的想彻底占有小飘飘,最多只是保持这种若有若无的情人关系而已。”

    颜菲明白了,看着计筱竹,眉头也皱了起来:“你是说,那个糖糖和路静?”

    “只有路静!”计筱竹非常郑重地说:“即使明天小飘飘就强奸了糖糖,那在我看来,也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最多也就让他再多了一个秘密情人而已……但是,路静不同!”

    “她有什么不同?虽然她很漂亮,但她也是个女人啊!”颜菲有些不以为然,心想小飘飘的情人多了去了,再多一个天榜校花,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吧?

    计筱竹深吸了一口气,沉重地道:“路静那种女孩子,她如果一旦出手,她要的就是彻彻底底、非常彻底地占有小飘飘,不给任何一个女人分享小飘飘的机会!”

    颜菲呆了一下,才惊愕地问:“连安琪也在内吗?”

    “她要的就是安琪的位子,甚至比安琪的位子更高!”计筱竹咬着嘴唇,一字一顿地说道:“她想嫁给小飘飘!”

    “啊?”颜菲觉得简直是匪夷所思,无论是小飘飘还是路静,都还是大一的新生啊,扯上嫁娶这种人生大事,太不可思议了吧?

    看到颜菲眼中的疑惑,计筱竹冷然道:“路静这种女孩子,把自己的身体和感情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她要么漠视一切对任何事情都毫不理会,要么就会看准目标,找准时机,雷霆出击,一击得手绝不落空,然后她就会用自己的冰清玉洁,牢牢地锁住战利品……锁上一辈子!”

    颜菲倒吸了一口凉气,惊讶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计筱竹脸上忽然浮起一抹阴暗,良久,她才冷冷地说:“因为,曾经,我也是和路静一样的女孩子!”

    颜菲沉默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突然觉得这个人人仰慕的高贵校花,其实是很可怜的,计筱竹一定也有着很让人伤心的过去吧,不然她也不会变成现在这种样子,而是像她说的那样,像路静那样看准目标,一击得手,然后用冰清玉洁锁上对方一辈子……以计筱竹和路静这种心思聪明到绝顶的女孩子,她们有的是方法和计谋来让她们爱上的男人陷入深深的感情漩涡而不能自拔。

    “那你打算怎么办呢?”颜菲虽然自认为聪明,但比起计筱竹那绕了十八道弯的深谋远虑来,她觉得自己跟幼稚园的小朋友没什么区别,所以也就懒得动脑筋,直接发问了。

    “路静已经向我们宣战了!”计筱竹不知不觉地握紧了拳头,美丽绝伦的脸上有着一丝苍白,但更多的却是坚毅,她深吸了一口气,着重地说:“敌人很强大,非常强大……强大到了我们难以想象的地步……所以,我们必须得寻找盟军!”

    “盟军?”颜菲听得稀里糊涂的,满脑子都在莫明其妙。

    计筱竹点了点头,平淡而认真地道:“盟军,现在我们能找到最有力的盟军,就是安琪,她才是小飘飘正式的,也是唯一的女朋友,有着这个地位和名义在那里摆着,即使路静那样的女孩子,也不得不有所忌惮!”

    颜菲恍然大悟,看着计筱竹,惊讶地问道:“所以,你才和小飘飘在他公寓里乱来,就是故意想让我们大家都知道你们的关系吧?”

    计筱竹不置可否地回答了一句:“我只是想让安琪知道而已。”

    颜菲当然听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就是指自己和其他所有与小飘飘有关系的女人,根本就没有被计筱竹放在眼里,感觉到受到蔑视的颜菲心中涌起一阵恼怒,恨恨地瞪着计筱竹,冷声说:“那你所谓的盟军,就是指你和安琪两个人了,是吧?”

    谁知道计筱竹竟然出乎颜菲意料地摇了摇头,她叹了一口气说:“不是的,我说的盟军,是指我们大家所有想和小飘飘保持这种关系的女生……路静的最终目的,只会是将小飘飘锁入她一个人的领地,让我们都再也接触不到,所以她也就是我们大家共同的敌人!”

    颜菲心里好受了些,但还是不解道:“那你为什么还故意让安琪发现?”

    计筱竹怔了一下,语气里忽然有了些忧伤的味道:“敌人……真的太强大了……我不得不寻找大义名份的支持……而安琪,就是唯一能给我这份大义名份的人……”

    颜菲有些好笑,这个外表高贵无比,内心深沉淫荡的计筱竹根本就是一个天使与魔鬼的混合体,只是面对一个路静而已,她居然惊慌得要去寻找“大义”的名份?甚至不惜委屈自己,让她和小飘飘的关系暴露在安琪面前!

    这个世界流言蜚语传得这么快,也许明天整个学校就会传遍了啊!计筱竹苦心维持了三年冰清玉洁的形象,也许就会在一瞬间坍塌,不知道怎么回事,颜菲突然感觉到心里酸酸的,看着计筱竹,她不禁又有些羡慕起来。

    颜菲知道,计筱竹这是故意将她自己逼入绝境,陷入背水一战的位置,也就是说,她这样做,已经不打算给自己留下半分退路!颜菲是知道计筱竹对于小飘飘那抹心思的,但她实在没有想到,计筱竹居然爱得这么真,这么深,竟然不惜为了那个小家伙,赌上她自己的一切!

    颜菲羡慕和嫉妒的就是,颜菲知道自己是永远也不可能对一个男生付出得这么彻底的,从内心深处来说,这委实不是一种遗憾……

    就在颜菲发呆的时候,计筱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计筱竹只看了一眼,就平静地说:“盟军的谈判开始了。”说完接起了电话。

    颜菲一听就知道,那肯定是安琪打来的电话,看来计筱竹是要与安琪摊牌了。颜菲知道,像安琪那样的女孩,哪里会是计筱竹的对手,这场所谓的盟军谈判,还没有开始就已经注定了应该有的结局。

    颜菲知道从今天以后计筱竹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飘飘在一起了,就算平时计筱竹也有无数种办法让安琪心甘情愿地接受她,更何况,现在路静的出现,那绝对是让任何女人都会感觉到威胁的强大存在!

    计筱竹只是要分享,而路静则是要赶尽杀绝,想都不用想,安琪也会选择与计筱竹结盟来对付路静。

    毕竟计筱竹与小飘飘的私通已经被安琪发现了,她如果不想把男友拱手送人,那只有这样才是最好的结果。

    看着计筱竹向自己挥了挥手,然后说着电话离开了,颜菲知道她是去和安琪谈判了。显然,计筱竹没有叫上自己的意思,颜菲知道计筱竹从头到尾都没有打算让任何人参与到这场谈判中。

    除了安琪,其他所有的女人,都只能藏在黑暗中,做小飘飘的秘密情人,而唯一能与安琪分享大义名份的,就只能是计筱竹她自己!

    计筱竹说得对,她实际上是和路静完全是一种类型的人,只不过因为她的经历让她早已不再冰清玉洁,所以她比路静更能承受小飘飘的滥情,但是她也是有底限在的,那就是这种滥情,只能隐藏在黑暗之中!

    如果有谁威胁到了她的大义名份,颜菲相信,计筱竹绝对会让对手在不经意间就烟飞灰灭……计筱竹比路静成熟得多,也可怕得多!

    最可怕的是,她这种可怕,你根本就看不出来!

    颜菲有些怅然地看着计筱竹远去的背影,老实讲,从头到尾颜菲都对安琪的男朋友没有什么过份的想法。甚至还主动帮小飘飘威胁计筱竹供他强奸。

    颜菲一直觉得小飘飘只是一个很好的性玩伴而已,但现在这个小小的男生,居然惹得学校里最顶尖的两位校花级美女针锋相对的血拼!

    这就像炒股票一样,股票本身并没有变,但买的人多了,它的价值就水涨船高。

    等颜菲发现小飘飘这支股票已经变成了绝版金股时,最先拥有选购权的她,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购入的财力!因为股价,已经被那两个绝色的校花,抬到了天上!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