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九章 我是英雄?】

    非常难得,今天居然没有任何女生和我约会,估计是因为在学校传言的风头上,学姐们在自动避嫌吧。下午没有课,我四处闲晃着,四处张望却发现体育馆里居然有着一场激烈的校际篮球对抗赛,要死不死的是,居然是我们经济学系和外国语文学系比赛!

    反正也没有事,我就坐在一旁观看,发现我们学校的学生打起球来真是十分凶悍,撞来撞去互相抢成一团,更狠的就互拉着对方的拉衣服,丝毫连一点形象都没有,我见了都傻眼了,这到底是校际赛还是NBA啊?

    我们的学校,美女真的是太多,这有好处,美女多养眼嘛。但也有坏处,就是因为美女多了,经常性的就会引发男性动物们的争风吃醋和大打出手。

    外语系和我们经济系是学校美女最多的两个大系,看台上坐的基本上一大半都是漂亮养眼的姐姐妹妹,莺歌燕语地娇啼嘀加油声,肯定会让比赛的队员们热血沸腾的,难怪不得比赛会进行得这么惨烈!

    早知道就让安琪也来看比赛了,不让她去排那个破话剧……我心里想着,毕竟我还是很有荣誉感的,外语系的那帮妹妹居然叫得比我们系的女生声音要大些,这怎么得了?输人输阵不输气啊,不过还好,外语系的只是妹妹声音大些,他们的篮球却是打得实在不怎么样,比分正在被我们拉大。

    我们系的妹妹们就开始倒哄了,外语系的妹妹见输了分就开始骂人,然后我们系的妹妹也开始回骂,紧接着两个系的男生也开始骂了起来,渐渐的看台上就开始闹了起来。

    路静和糖糖正坐在外语系的看台上,路静皱着眉头看着两个系的学生骂成一团,她觉得打球变得了骂架,实在是不怎么高雅。而对面那个系的家伙们还在高喊:“外语系的女人,让你们知道我们经济系男人的厉害!”有几个外语系的女生立即把手里矿泉水瓶子里的矿泉水洒向了就坐在她们不远处,喊得最起劲的几个经济系男生的裤裆,“有种的话,你拿出来让我们试试啊?”

    在那些经济系的男生愤怒的骂街声中,原本坐在几个外语系女生身边的外语系男生很快的站了起来,只是对那些女生说了句,你们退后,在下一秒钟,外语系和经济系的人已经轰然打在了一起。

    就像干草堆里丢下了一个火把,几乎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越来越多的人朝着那片看台涌去,许多一时无法靠近那片看台的学生们都疯狂地敲打着手里的可乐瓶,巨大的敲击声杂乱而密集如雨,“把他们都打趴下!”“打死他们!打死他们!”几个现场裁判和教师的喝斥声很快就被淹没在这样的声音中,根本就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

    看着混乱到极点的场面,站在看台中的路静突然感到非常的无力,理智的她没有头脑发热地投入到这场两系大血拼当中,而是想着了将会到来的结局。路静知道凡是这样的群体斗殴事件,无论哪个学校都会处理得很重的,这样的群架谁赢谁输根本看不出来,反正最终的结果就是,参与斗殴的所有学生们:扣分、记过、罚款、做检讨……如果造成严重后果的还会追究刑法责任。而两个系的比赛队伍,都会被停赛一个赛季,不管谁有理没理,学校处理的结果都是各打五十大板!

    这样的结果估计是两个系的人都不愿意见到的,但是,在这种时候,没有任何一个系的人会做出让步,路静知道自己阻止不了这样的斗殴,也已经想到了这样的后果,但是她却无能为力。因为路静看到就连糖糖和她公寓的两个脾气特别好的女生,都把手里的矿泉水瓶子朝着经济系那边丢了过去。

    似乎这个时候,已经没有谁能够挽回外语系和经济系的命运。

    “干他娘的!”我第一时间就跳了起来,东张西望地到处找家伙,我可不喜欢空手去打人脸上的硬骨头,左看右看了一番,我开始用力地扭着我原本坐着的那张体育馆里铁架子和木板为主材的座椅。

    “咔嚓”一声,那张半新不旧的座椅竟然被我死命的卸了下来,两个固定的螺栓呈现奇异的弯曲,我都不知道我到底使了多大的力气,反正我只知道自己的额头肯定冒出了很吓人的青筋。

    我坐的是前排的位置,我的面前就是体育馆老式的,由大的空心铁管焊接而成的栏杆。我一拆下那张座椅,就直接砸在了那老式的栏杆上。“咣当!”一声,巨大的响声使得让我感觉地面和自己的骨头都在微微的颤抖。

    这个时候很多学生还在不停的叫喊,不停的敲打着手里的可乐瓶子,但是金属和金属猛力撞击时发出的巨大响声却让很多人都不由得一滞。所有的人转过头去,就看到一个异常生猛的男生,面目极度阴冷凶狠。

    “咣当”,“咣当”!椅子连续不断的砸在了栏杆上,椅子上的铁件都不可避免的弯曲,一块块的木板都因为碎裂而从椅子上溅落。要是平时见到有人拿着张椅子死命地砸栏杆的话,很多人都会想这个人是不是有病。但是现在那个男生脸上那异常生猛的,眉头都不皱一下的狂野表情,却一下子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整个比赛场馆奇迹般的安静了下来,咣当咣当的响声如同大锤一样敲击在人的胸口,每一次落下都让很多人的眉头忍不住随之一跳,很多人看到椅子死命的砸下的时候,就忍不住想到这张椅子会不会砸到自己的头上,而很多人也看到那个男生手上流淌着的丝丝血迹,不知道是被折断的木片刮伤还是因为虎口已经震裂。

    可是男生自己却似乎毫无察觉,他连续不断的砸着栏杆。在他的眼光梭巡之下,很多外语系的男生都不由得咯噔了一下,后退了一步,突然之间他停下了手,一只手提着那张已经变形得不成样子的铁架椅子,一只流淌着血丝的手不屑的在空气中挥了挥,“吵吵什么吵吵,打群架谁不会啊,如果真是男人的话,来一个和我单挑!”

    乱糟糟的看台一下子安静了,外语系和经济系的人也分开了。看到男生不屑的样子,整个看台突然变得死一般沉寂。

    路静呆呆的看着看台上的男生,在男生举着椅子站起来的时候,路静就已经认出了那个家伙就是安琪的男友李飘飘。路静一直觉得这个家伙流氓而且无耻,但是从小到大,路静却从来还没有见到过一个男人这样的狂野,胆敢一个人向全系的人马挑战。当李飘飘不屑的举着流淌着血的手时路静只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

    两系大战的风波,就这样因为我的出头莫名其妙地结束了……看着四周美女们崇拜的目光,我简直是异常的郁闷——我真的好想打群架啊!我不是想当英雄啊!

    特别是那个陷害我的糖糖居然跑过来跟我说,“帅哥飘,冲着你今天的表现,要不是我有男朋友的话我就对你以身相许了,所以我们以前的恩怨就一笔勾销了吧。以后大家都是好朋友!”我真的是郁闷得要死啊——我真的只想打群架啊!

    路静站得远远的看着糖糖与李飘飘和解,路静也想来与他和解的,但是她又觉得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太做作了一点,路静从来没有被人像今天这样震悍过,从小到大周围的男生都是说得天花乱坠,但真的事当临头时,却从来没有人能这样狂野过。

    路静知道,自己内心深处已经有一块最柔软的地方,被那个花花公子兼大流氓触碰到了,只有她自己才明白,从此之后,她再也无法对那个坏蛋型的男人漠视了……

    奇迹是什么?奇迹就是头天你才成为了学校最出糗的人物,所有的美女除了你的女朋友外,其他的都远远地躲开了你——而在第二天,你就成为了英雄,所有的美女都如同盟军回归一样,从地球的各个旮旯里都钻了出来,出现在了你的身边,当然,你的女朋友也在其中。

    “妈逼的我居然成为了英雄?”——实话实说,本书虽然很是绯色,超绯色……但我还是第一次张口骂粗话,这不是我不可以用叉叉啊圈圈啊什么的替代,而是我真的很想骂人,严格的说,不骂这句,我的自传就写不下去了,所以为了后面的章节,我只能义无反顾地骂了。

    安琪、颜菲、席雅、计筱竹、左雪、凌雨……呃,还有糖糖~~呃呃~~还有……居然还有路静……

    八个……我数过了,真的竟然有八个,足足的八个美女守在我身边,原因就是因为我砸破了手……我真的很晕很晕,晕得很,好吧,安琪是我女朋友,她来守我,我没话说!颜菲和计筱竹就不用说了,她们来守我,也算是理所当然!席雅是包养我的富婆女王,来看我也算勉强说得过去。

    而至于左雪和凌雨,虽然她们打的是研究生学姐的招牌,而且导师是我帮着寻找的,跑来感谢兼看护我,不管人家相不相信,至少这两个研究生美女也算是好歹有个遮手的理由不是?

    你说糖糖跑过来干什么啊?昨天还陷害我要死要活的呢,以为今天说了一句“以身相许”就可以一笑泯恩仇了?

    比她更莫明其妙的是,路静居然也跟在她后面,我晕……我的公寓虽然很大,但挤了八个美丽女生,其中两个还是学校顶尖级的校花,这种艳福和轰动,可能在外人看来会羡慕得要死吧?

    但我真的只觉得郁闷得要死,美女虽然多,但能不能不要一起来啊?一个一个地来不好么?

    我只是砸破了手而已,却被她们强行按在床上休息,洗衣服的,拖地板的,做饭的,烧水的,连我床下的臭球鞋都不知道被谁拎出去刷得干干净净的,像是才买回来的一样!

    这还是我的窝么?我还有民主么?我欲哭无泪,安琪又在我嘴里塞了一块苹果!

    “安琪学妹,飘飘学弟伤了手,多吃水果虽然没有错,但更重要的,是应该给他炖蹄花汤吧?”计筱竹学姐很温柔地建议……这已经是她今天第二十次建议了,卤鸡爪泡鸭掌红烧羊腿现在又出来个炖猪蹄……我无力地倒在床上,苦着脸呻吟:“各位大姐大娘啊,行行好吧,我只是手被震破了皮啊,没伤筋也没断骨头啊,你们就不用折腾我了吧?求求你们了啊!”

    众美女们对我的哀号都视若无睹,这八个女生都不是缺钱的主,安琪听到计筱竹的建议,便招呼了一声,扯着席雅和颜菲就去买猪蹄了。

    左雪和凌雨在厨房忙碌那些鸡爪鸭掌什么的,糖糖帮我洗完了陈年旧鞋后,又去整理她男朋友阿州的房间了,不得不说这个小女生,实在是很勤快。路静则在一边看着糖糖勤快。

    我突然发现,我的房间里,只有计筱竹学姐一个人了。而计筱竹也显然发现了这一点,她低着涨得通红的脸默默地坐在那里发愣。我心脏在扑通扑通地紧张跳动着,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的尴尬心情简直无法形容。

    不过看到计筱竹学姐羞涩的样子,我突然又平静下来不紧张了。

    我从床上翻起来,慢慢地站到了计筱竹的面前,她坐在房间里的单人沙发上,头垂得低低的,羞红都漫到了脖子上,虽然明知道我就站在她面前,但她就是不抬头看我一眼。

    “学姐啊,时间不多哦!”我轻声地提醒计筱竹,告诉她要抓紧时间了。学姐仍然低着头,轻声说:“你的手……”我嘿嘿笑:“我的手又不动,有什么关系啊!”说完我故意将裤裆顶在了计筱竹学姐的脸上。

    计筱竹学姐轻声地叹息了一声,虽然仍然垂着头,但却伸出了一只手,熟练地将我的**从裤裆里掏了出来,我挺了挺腰,**便直接打在了她美丽的脸上。

    一直到现在,计筱竹都还未敢抬头向我的**看上一眼。这时她不得不抬头,但一看到我那巨大的家伙,脸上的红晕立刻红到了耳根。她默默地跪到了我的两腿之间,咬了咬牙后似乎是下了决心,毅然张大嘴,一口将我的**含住。她这么突然的含入,让我身子一阵颤抖,火热的刺激象一股电流传进大脑,再传遍全身。在强烈的快感下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呻吟了两声,慢慢才稳定下来。幸好她只是用口含住,没有过份刺激,否则我真怕立刻就把持不住射出精来。

    计筱竹跪在地上,开始再张开双唇,更深地含入我的**。

    她的羞涩的表情和娴熟的口技明显的成为了强烈的对比,让我体会出另一种极其异样的感受。我不得不想法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好让我克制住自己要发泄的冲动。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让自己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就泄出来。

    **在计筱竹学姐的嘴里越来越深地被含入进口腔,不断的刺激让它一阵阵地强烈抽动着。我更加大声地喘息起来。她突然含着我的**咳嗽了两下,无辜的舌头在我**下最敏感的地方搅动摩擦起来,立刻让我到了崩溃的边缘。

    我立即大叫了一声。她被我的叫声吓了一跳,赶紧吐出我的**。幸好由于我的打断,我的**从即将shè精的**前渐渐恢复下来,差一点就让我克制不住了。

    计筱竹羞红着脸抬起头看着我说:“飘飘,不要玩了好不好?一会她们就回来了呢。”

    “学姐啊,我的手受伤了,可能几天都不能**了,憋着很难受的!”我央求着美丽的学姐,我知道她肯定是不会拒绝我的要求的。

    计筱竹再次将我的**深深地含入,开始抱住我的大腿拼命向前挺进她的头部。我感觉到**撞击在她的口腔壁上传来的一丝快感。这样倒正好稍稍减弱了我正接近势头上的**,让我可以更加从容地享受我的**在她温暖的嘴里抽动的快感。

    计筱竹半仰着头,媚眼如丝地向上看着我,那眼中饱含的款款深情,让我都心醉神迷了。我看着她一次次将我的**一下含入吐出,努力地取悦着我,她的手紧扣住我的臀部,开始频频地用力。

    突然,一个奇异的感觉从我的**上传来,象是正在进入到一个从未探索过的隧道,被一股大力往下吸着。我惊喜地发现她的嘴唇一下含到了我**上她从未含到的根部,我意识到我的**已经突破了学姐口腔的后部,正在进入她的喉咙。我立刻用缠着纱布的手紧紧地抱住了她的头,害怕**会逃出来。

    计筱竹学姐似乎也意识到这一令人鼓舞的成绩,马上更加卖力地向深处连续套弄,喉咙里发出了呜呜的含糊的声音。我能清楚地感到**被一个**紧紧包裹住,象极了深入到一个紧缩的女人**里时被包裹的情景,突然加强的刺激一**地传上大脑。

    我一边抱着学姐的头,一边上气不接下气地含糊不清地叫起来:“嗷……嗷嗷……进了……对。进去了……再用力……嗷……再……嗷嗷……快……进了……快快……”**深入到她喉咙里的感觉简直是说不出的美妙,一股股激流连续地向全身传来。

    我知道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即将发泄的压力已聚集到了顶点,我开始不再怜惜地猛地加大了力气,疯狂地将学姐的头连续地向我的**上猛按。

    奇迹出现了。我的整个**完全插入了她的嘴里,她的鼻子已猛地撞击到我的身上,一下、两下、三下……

    我的一小半**全挤进了学姐的喉咙,类似**的收缩将**紧紧包住,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让我再也克制不住。我知道我进入了shè精**的不归路,赶紧将她的头放开。出乎我的意料的,她还紧紧抱住我的屁股,将鼻子继续猛撞在我的身上,象是在骄傲地表明她的成就。

    我大量的jīng液一股股地直接射进了学姐的喉咙里和口腔里。当她最后放开我时,唇角溢出的白色jīng液流到了她的下巴上。

    看着我舒服的样子,学姐脸上露出了极其欣慰的开心微笑——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如此高兴的笑容——那种发自内心关怀欣喜的微笑。

    路静和糖糖坐在隔壁阿州的房间里,都是满脸通红,糖糖更是轻啐:“那只大色狼,连这么一会儿功夫都不放过,真是该死……小路,计筱竹学姐,还真的是和他也有一手啊!”

    路静淡淡地道:“岂止是计筱竹学姐,这间公寓里今天来的女人,除了我们两个,其他所有人都和他有一手!”

    “不会吧?”糖糖悄悄指了指厨房,低声道:“难道那两个研究生学姐,也和他有一手?”

    路静美丽的脸上浮起一丝冷笑,“可能还不仅仅只是一手呢!”听着隔壁的呻吟和喘息声,路静觉得自己素来平静淡漠的心,竟然像针刺一样的难受,但心里越是难受,她脸上的笑容却越是平静,纤长的手指玩弄着自己的衣带,路静在心里对自己说:“六个么……很了不起么?他可以一个人挑战全系的人,难道面对六个对手,我就会怕了么?”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