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六章 席雅女王】

    我和席雅走出车厢,这是大站,而且是市中心,几条捷运线在这里交汇,人流拥挤,席雅的脚步有些踉跄,我搂着席雅,席雅早就披上了风衣,稍稍宽大的风衣虽然不如里面的紧身衣裤使她周身的线条那么惹眼,但她不同一般的气质和高挑的身材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要不是她穿着黑色风衣,一定可以看到席雅正痛苦地迈着外八字的鸭子步。

    席雅除了掐我,还是掐我,气乎乎的一句话都不说,直到走出了捷运车站,周围人少了,她才生气地低声说:“你这是强奸,你这是耍流氓,你这是性侵犯——你这是犯罪,你知不知道?”

    我猛点头,很诚恳地承认错误:“学妹,我有错,我悔过……我有罪,我下跪……”

    席雅差点被我怠赖的样子气晕过去,她死命掐着我,羞恼地骂道:“你是死变态,大变态……上次就在车上强奸了人家,这次又在车上强奸人家……不但强奸,还……还……强奸……人家那里……”越说越气,席雅抬起脚就想踢我,不过她随即痛苦地“啊”了一声,两只脚都软了下去,一时间都站不稳了。

    我当然知道席雅这是扯痛了才被破处的屁眼,急忙紧紧搂着她免得她软倒在地,席雅虽然屁眼痛疼得直冒冷汗,但还是不依不饶地掐着我,嘴里不停地碎碎念:“叫你变态,叫你变态……”掐着掐着,她突然流下泪来,低声问我:“为什么你一直不来找我?”

    我呆了一下,心想妹妹,我倒是想来找你,但你也要我忙得过来啊!不这这话我可不敢对她明说,只得道:“我怕你……怪我……”

    “你在车上强奸人家时,你就不怕我怪你了?”席雅气愤地说,任谁一个女孩子,都希望自己最宝贵的第一次是在一个非常浪漫的环境中发生的,可怜的席雅遇上了我,不但处女膜是在汽车上被强行捅破的,现在连肛门的处女也在捷运上被我强行捅破了,她的气恼那是可想而知的。

    “亲爱的,一会我们去学校外面租套公寓,把那当做我们的爱巢好不好啊?”我含情脉脉地柔声说道。虽然我已经租了一套公寓了,但难道让席雅和颜菲这对校内室友又在校外成为室友,那我不是疯了?直接找死还容易些!

    席雅怔了一下,美丽的脸不但没有露出欣喜的神情,反而阴沉下来,冷冷地说:“你是想包养我让我做你的姘头?”

    姘头?……我一阵暴汗,心想这个席雅,这说的是什么话啊?

    “难道不是吗?”席雅冷冷地说:“你不和安琪分手,却又要和我悄悄在外面租房子,那不是想包养我当姘头是什么意思?”

    “那个……”我干笑着解释:“应该说是金屋藏娇比较恰当!”

    “正式的叫法,就叫姘头!”席雅冷冰冰地道:“你是这个意思,对吧?”

    我有些无可奈何了,看来这个席雅,跟颜菲与计筱竹,甚至左雪和凌雨都是不一样的,她的意思就是我想和她在一起,就必须得给她一个正式的名份,换言之就是我得和安琪分手,然后让她成为我正式的女朋友!

    但我能和安琪分手么?我这个人虽然比较滥情,但却绝对不是忘恩负义的家伙,要不然也不会被颜菲成天欺负来欺负去的了。

    看我一直不说话,席雅冷哼了一声,突然说:“一会儿我们去租房。”我惊喜了一下,谁知道又听到她说:“我付钱!”

    我怔了一下:“什么意思啊?”我知道席雅全身上下都是极为昂贵的名牌,连内裤都是几千元一条的,但难道我自己没钱么?租个房还要女人给钱,那我成什么人了?

    席雅冷冷地道:“我给钱!”我有些气恼地道:“为什么啊?”

    “因为我给钱,那就是我在包养你了!”席雅冷冰冰地说:“你就只是我包养的小白脸而已!”

    我差点气晕过去——我成了女人包养的小白脸了?这时我看到了席雅脸上的泪水,我突然明白了,这个骄傲的小妖精,只是在用这种方式,维护她那点可怜的自尊而已……如果租房的钱是由她出的,那她就不是在与别人分享男朋友,而是在包养别人的男朋友,虽然这是很明显的自欺欺人,但我还是被她的用心良苦感动了。

    “对不起。”我低声说,搂紧了席雅纤细的腰肢。席雅虽然满脸是泪,但语气还是冷冰冰的:“你同意我包养你了?”

    “同意同意。”我一连说了两遍,诚恳地说:“以后你就是我的女王,我就是你包养的小白脸了!”

    “那你跟我来!”席雅说了声,然后直接就走进了一家宾馆,甩出一张信用卡开了间房,我被她弄得晕头晕脑的,跟在她后面,实在不明白她这又是唱的哪一出戏!

    不过看到席雅蹒跚而倔强的背影,我似乎有点明白了这个她的意思,她这是——想行使女王的权利对我进行宠幸吧?我与席雅始终保持着一个人的距离。两人一前一后上了宾馆的大楼,席雅还是一直往前走。

    这个宾馆虽然不是很豪华,但也是三星级的,我不知道席雅订的房间是几层几号,席雅头也不回地往前走着,走廊天花板上的每隔三五米就有一盏灯,席雅的头顶不断被灯光照亮又变暗,变暗又照亮。她走路的姿势千娇百媚。

    我的步伐很重,这里已经的非常的安静,我确信席雅可以很清楚地听到我的脚步声,不过她根本不回头看一眼。这个走廊不长,大概三四十米的样子,不过我好像觉得走了很久很久了。

    在快要到尽头的时候,席雅拿出房卡划开了走廊旁边的一个门,我也跟了进去。这只是一间普通的钟点房,看起来还算是干净的样子,房间并不大,灯光暗暗的装饰得也很简单。

    我进去的时候,席雅已经面对我了。她摘下了墨镜,虽然灯光很暗,但我还是看到她美丽无比的脸,魅力四射!那是怎样漂亮的脸啊。轮廓精致到无可挑剔,一双亮丽的大眼睛里流露出一种高雅、性感、骄傲的气质。现在,还有一种深深哀怨和气恼在里面。

    她靠在了墙上,把风衣脱了下来,扔在一旁的床上。我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我几乎是冲上去,直奔主题。

    席雅已经微微仰起头,我的嘴立即凑了上去和席雅接吻。而我的双手直接压上了席雅高耸的**肆意地揉捏着。而这个妖精般的席雅则更是直接,一手索性伸到我的下体,隔着裤子用力地搓揉我直挺的**。

    尽管我久经沙场,但是此刻心跳还是加速了很多。毕竟,这是和席雅正式进行的第一次。而这个绝色席雅正用她的手在搓揉我的阳物。

    席雅的手势让我马上明白,这是个控制高手,如果和她在床上翻滚,一定是非常令人疯狂的事情。不用说,席雅此刻一定非常气恼,刚才在捷运车厢她被我活生生的挑起了**,但又没能满足,后来又被我气哭了,这时她把我带到这里来,她需要的只有**!

    我用我的下体把席雅的下体压在墙上死死地厮摩,那个**已经在裤子里直挺挺地竖起。我用它感受着席雅柔软的小腹部。席雅的手绕到我的臀部,用力的抓揉我结实的臀部肌肉,并且拼命地把我的身体压向自己。

    我也不想再等了,我双手拉起席雅的紧身上衣,席雅戴着白色的胸罩被我迅速地找到了前面的扣子,一把扯开。我的双手立刻牢牢掌握了席雅的**。她的**不大,但很挺拔,而且弹性实足。双手握住,竟然有很强的充盈感。我感觉到席雅的**已经硬得像小石头一样了。

    席雅的双手乘我的身体稍稍放松的时候迅速抽了回来,开始麻利地解我的皮带了!我也老实不客气,放弃了席雅的饱满可爱的胸部,直插她的腹部,解起她的皮带。

    两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男女急切地相互解着对方的裤子皮带,几乎是在同时,各自把对方的皮带扣子解开了。席雅一双纤细的手紧跟着扯开了我的裤子纽扣。我也扯开了席雅的紧身裤扣子,露出了白色的内裤,我的一只手仿佛是在争抢什么宝贝似的飞速插入她的裤裆,隔着内裤按住她的私处。那里竟然早就湿透了,而且滚烫滚烫的。

    我的手刚刚按上那春潮泛滥的部位时,席雅“噢——”地叫了很大一声。随即她的手隔着我的内裤疯狂地揉捏我的**,尽管我感觉出她此时已经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但是她的手虽然力气用的很大,却丝毫没有弄疼自己,她对这种手法的感觉似乎是天生的。

    席雅被逼到了墙边,裤子已经被拉开,我用手伸进她的裤裆里抚摸着,而这个席雅也用同样的手法回敬着我。我们两个人气喘吁吁。正在狂乱之中。真的没想到,那么漂亮的席雅,在人群里那么出众的席雅,这个时候竟然在和我做出这样的举动。

    这时候,我的手换了姿势,我伸进了席雅的内裤里面,席雅立即又大声地叫了一下,她不在抚摸我的下体,而是紧紧抓住我的双臂,垂下头,很享受地继续发出闷哼声。

    我的手换到她内裤里面的位置的时候,双手感到像伸到了水里,十指和掌心全部流满了席雅分泌出的液体,我用两个手指慢慢插进她的**,每插进去一点,席雅抓紧我双臂的手就紧一些,呻吟的声调也高一些。

    我把手指全部伸进去以后,席雅的呻吟停了一下,仿佛是在等待什么。我开始了手指的**,动作强烈但又有分寸,我早已学会怎么样使女人疯狂但又不会伤害她们的身体。席雅垂下头,开始娇喘。

    手指激烈的动作使得席雅慢慢变得失去控制,她不但把头垂下,而且身体开始前倾,双手死命地抓住我的双臂。我继续着**动作,我感到她的双腿越来越夹紧,并且不时地发抖,那种抖动分明是来自她迷人的胯部,那是她的性感中心。

    随着我不停地**,席雅的反映愈加激烈,她慢慢把身体弯成了弓形,呻吟声越来越大,她已经难以控制自己了。我感到席雅**里面的液体像泛滥的洪水,挡都挡不住。而且里面的热度越来越高。

    席雅的开始用自己的胯部迎合我的动作了,她扭动的身体,配合着**里的手指,而且幅度愈加增大,她直起身子,叫声由闷哼变成了“啊——”的声音,娇喘不断加剧。内裤由于剧烈的运动,已经渐渐脱落了原来的位置,套在大腿根部。

    随后,她继续前倾下身子,再次牢牢地抓住我的手臂。这次,我觉得她的手在颤抖了,不止是手,全身都在抽搐,尤其是双腿和胯部,几乎是一种狂乱的抽搐。终于,她全身绷紧了,双腿僵硬,胯部一阵抖动。**紧紧地包裹住了我的手指,开始收缩,并且激射出大量滚烫的液体,直冲在我的手指上并随之涌出秘道。“噢——”席雅发出了叫声。这是迷乱的欢叫,娇艳无比的**宣言。而她的下体继续着狂乱的抖动。

    疯狂的**使她几乎要虚脱。她娇喘着,慢慢抬起上身,用手往后捋了一下有点散乱的头发,站直了身子往后靠在墙上。我又被她的体态迷住。看着席雅的样子,她似乎有点懒散的体态是那么的性感。上衣已经由于刚才的剧烈动作基本回复到本来的位置,下身的紧身裤则被拉到整个胯部以下,那白色的内裤则移到了大腿根部,紧紧地绷在那里。

    我把手指放到鼻子前闻了闻,一股清香扑鼻而来。这是未经世事的少女才有的气味。我需要发泄!我一把拉住席雅,把她的身子转了过去。席雅似乎很配合地双手搭在了墙上,迷人的臀部微微翘起来。我压住她的身子,硬挺的**隔着内裤顶在她**的屁股上。

    我把席雅套在大腿根部的内裤再往下褪了了一点。这时候,这小妖精用一只手伸到背后,摸到了我的下体,很轻巧地拉开我的内裤,往下拉到大腿处。我被她这个动作再次挑弄心跳加速,我的怒火朝天的**一下子释放了束缚,敲打在那娇嫩的屁股上。席雅很配合地翘起了屁股,我找准了位置,扶着**直直地插进了她的**里。

    “噢——啊——!”席雅不由得又叫出了声,里面由于刚才的**,滚烫滚烫的。我立刻感受到这个席雅的火热的性感。**里面非常的紧,而且一直在不停的收缩,我感到一阵阵无法抑制的快感从下体传来。

    美丽席雅刚才的疯狂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她**的样子。那种令人心神激荡的动作和场面让我也处于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兴奋状态,漂亮席雅的**过后,她被这个我褪下内裤并让我从后面顶入。我的屁股有力地收缩着,并且以一种疯狂般的力度和速度前后运动。

    毫无疑问,我完全插入了席雅的身体,还在拼命的抽动。我一刻不停地**着,席雅的火热的**不时地用力夹我的**,似乎还会前后的蠕动。那感觉好像我套在了一根紧缩的橡皮管子里,而管子外面还有一双手在用力来回套弄。这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啊!这不是尤物是什么?我感觉到这个姿势插入深度不太够,自己的运动幅度也不能很大,生怕会滑出来。我看到了身旁的床,我抽出了**,一把把席雅上身抱起,床上,把她的裤子拉到更下面一点。

    席雅被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以为我要做什么更加暴力的举动,我却只是将她趴在床上从后面操她而已。

    我的喘气声也越来越响,我们的动作带动了床的摇摆。接着,我听到了席雅的娇喘,并且那种娇媚的声音渐渐响起来,终于我再一次听到了席雅的呻吟,“嗯……哈……”那声音比刚才席雅**的时候发出的不太一样,她似乎不去克制了,好像是由着性子发出的,有些相似,但还是有不同。

    我望着席雅趴在床上的身体,席雅的纤细的腰裸露着,皮肤嫩白,发出无限的诱惑力。腰部以下的臀部,那无比性感的臀部,现在正贴在我的下身,我的**正插在她的**里。我感到席雅的腰肢正在微微地带动着臀部扭动,虽然幅度不大,但是每一次的扭动都恰到好处地配合了我在她体内的抽动,我的**在她每一次的扭动中都能够体验到一种美妙的感觉。

    表面上看起来,席雅似乎并没有所动作,但是这种微妙的迎合,只有插入她的优美的身体里才能感觉到。我俯下身子,刚好可以闻到席雅的头发,席雅那秀发里散发着淡淡的香水和女人特有的气味。我加紧了下身的**。

    席雅上身被那我压得趴在床上,看起来她上身的衣物还算整齐,但短小的紧身套衫使得她的腰部暴露无遗,她那细长的美腿站在地上,黑色的紧身裤被拉到了将近膝盖的地方,内裤也被拉到了大腿中部,整个臀部裸露在外,就是说,她身体最最隐秘的部分反倒暴露在外面。

    在不算明亮的灯光下,那高翘的臀部以其迷人的光泽和优美的线条散发出无穷的吸引力。我的上身趴在席雅身上,下身也把裤子脱了一半,并且贴在席雅的屁股上,我还在不停地前后扭动自己的下身。我的**随着动作一下下地冲插着席雅的身体。并且动作的幅度不断地加大,速度不断地加快。席雅把脸侧过一边,嘴里的呻吟愈加放肆。

    我饱尝了小妖精秀发的温馨后,再度支起上身,开始冲刺,因为还要去给安琪买东西啊!席雅的声音忽然轻了下去,代之以低沉的闷哼。屁股扭动的幅度开始变大。我看着席雅的屁股扭动起来,我下体传来的感受无比刺激。

    席雅用她娇嫩的屁股不断的摩擦我的两侧股沟,而我在她身体里的**此时正遭受席雅致命的冲击。一阵阵的似有无穷媚力的波浪式的涌动……

    我更加有力地**着**,席雅也报之以更加热烈的反应。她身体里的涌动激烈起来,我明显感觉到了。现在和车上那次一样,我有了shè精的**,我同样的不想抑制,而以更加勇猛的动作狠插席雅的身体。席雅的反应也愈加的明显和强烈。我分明感觉到她的屁股肌肉几次毫无规律的抽搐,秘道里的涌动开始打乱了节奏,温度也再次升高……

    席雅的腿突然绷直了,屁股也一动不动。她临近**了。席雅的身体一下子停止了扭动,双腿绷直,屁股上肌肉也绷得紧紧的,几秒钟之后,一阵抽搐,身体不停微微抖动,嘴里发出“啊——”的一声,随即变成持续的闷哼,屁股再次扭动起来。

    几乎同时,我也开始呻吟起来,并且下体猛的冲插着席雅的屁股,屁股上肌肉有力并快速的收缩,约莫过了半分钟,我俯下身子,压在席雅的上身上面,席雅屁股上的肌肉还在不断的收缩,只是稍稍减慢了。

    我抚摸着席雅的一头秀发,吻着她的后颈,这样过了好几分钟,直到席雅停止了抽搐,我才从她身体里抽出**,站了起来。

    那席雅稍后微微抬了抬身子,从床头柜上拿过一包面纸巾,回身递给正在整理衣裤的我,她命令:“帮我擦干净。”

    我是第一次听见席雅用命令的口吻和我说话,尽管那嗓子之前不断发出的只是呻吟,我还是感觉到席雅的声音和她人一样性感。现在这个嗓音居然开口说的就是这么一句话,那声音纤细明亮,但又略微带一点点沙,真的是一副诱人的嗓子。那语气似在命令,又似在回味,绕耳三日!

    我完全被眼前这个席雅迷住了,沉迷花丛的我居然在今天被席雅迷住了。我接过她递来的纸巾。席雅双手撑在床上,翘了翘屁股,好让我从背后擦拭她的下身。

    像是在做一次精典的回味,我擦得非常仔细,臀沟、大腿内侧、阴部,菊蕾和花瓣——那可以榨干男人的**入口,一一擦来。刚才这些诱人无比的部位,现在正在被我用纸轻轻擦拭,要不是已经发泄了两次,而且时间来不及了,我很想再次操进席雅的这些部位!

    这时我才发现,席雅的淫液早已顺着大腿一路流下,套在大腿的内裤已经湿透,淫液还流到了她长裤里,我一直擦到那里,把内裤上沾湿的地方敷上面纸尽量吸取一些,然后把席雅暴露在外的大腿部分全部擦干净。余下的淫液想已流入裤管,无法擦到,只能作罢。

    我和席雅在五分钟后走出宾馆,席雅在离我不远的前面走着,她挽着风衣,完美的背影和走路的姿势还是那么的迷人,依旧那么的冷艳、高傲,无数行人向她投去或欣赏或猥亵或嫉妒的目光,她依然还是人群中无形的焦点,谁会想到就是这么个席雅,刚刚一会儿还被拉下裤子在钟点屋里与我媾合呢?

    我知道席雅一会真的要和我去租房,我也知道她是真的要把我当成她的男宠,当然了,我是不会允许她还有别的男宠的。想起席雅那迷人的身体,还有那句让我回味无穷的女王般的命令:“帮我擦干净!”我就一阵阵的心跳。

    看着席雅倔强骄傲的背影,我觉得有些甜甜的,但心里又有些酸酸的,她明显不想被我拉着或者搂着,我只能祈盼以后在做这位高傲女王的小白脸时,能尽心尽力地为她服务,用我的温情暧化她这颗被我伤透的冷冰冰的心。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