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五章 宿敌】

    “哈——”计筱竹困困地打了个瞌睡,没理会讲台上老师投来的不满目光,头一低,趴倒在了课桌上。实在是太困了,上下眼皮直打架,她顾不得老师会不会生气,只想好好休息一会儿。

    她刚闭上眼睛,就感觉到有人轻轻地推自己的肩膀,低低的声音响在耳边:“筱竹,快醒醒,老师看你呢!”

    计筱竹仍然埋着头,一手推开了来者的胳膊,嘟囔道:“别闹,佳佳,让我睡……”

    计筱竹的室友艾佳还想要再推她,却听到一阵鼾声微微响起,已经睡着了。她愣了愣,做了这么多年好朋友,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计筱竹这副样子。

    今天讲课的,是学校有名的周夫子,向来以催眠见长。在他的课上,睡觉的又何止计筱竹一个人?

    但不巧的很,这个女生偏偏坐在了第一排正中间,在老师眼皮子底下堂而皇之地会见周公。如此不给面子的举动,怎能不让老师恼火?

    换了其他人,周夫子早就不客气了,但碰上计筱竹,他也只好忍了。不仅是因为这个女生成绩优秀扬名学校,更重要的是她长得实在太漂亮了。美女往往就是通行证,尤其是在男人面前,就连一向自诩为“人类灵魂工程师”的周老师也不例外。

    周老师一边讲课,一边忍不住偷偷去瞄计筱竹,但见她一脸慵懒春情,半张美丽的脸孔埋在晶莹雪白的臂弯里,半遮半掩下,平添了几分诱惑力,更要命的是,因为她上身趴低,让高坐在讲台上的他,看到里不少领口里的春色:大半个雪白的**、深深的乳沟、甚至还能看见一些粉红色的乳晕……

    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了,但美色当前,他浑身血液加速,手也有些发抖,不由自主地起了反应……直到四周一片安静,他才猛然醒觉,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停下了讲课,不少疑惑的目光纷纷投来。

    周夫子教书二十多年,自是经验丰富,当下不慌不忙,抬起头左右巡视了一番,肃然的神情中透露出些许威严,俨然一幅德高望重的模样。只听他重重长咳一声,继续讲经说法。

    一堂课下来,周老师赏心悦目、不知疲累,到下课铃响时,才恋恋不舍的离去。但却苦了那些本来就为数不多的听课者,在他们耳中听来,今天老师讲的内容简直可以用不着边际来形容,这老头不过五十多岁,还不到退休年纪,竟糊涂成这个样子,个个摇头叹息。

    计筱竹揉了揉睡眼,一走出教室,微风吹来让她清醒不少。

    “筱竹,你今天怎么了,居然在课堂上睡觉,太不像你了!”艾佳拉着她的手臂,一脸不解。

    “没什么,昨晚没睡好。”计筱竹淡淡一笑。昨天晚上跟安琪的男朋友在一起,那个小家伙简直就像是**机器一样,足足射了五次,让自己达到了十几次的**,最后连自己的处女屁眼都被他开苞了还连着干了两次带血的屁眼,计筱竹被那个小家伙弄得体力严重透支,所今天都没有什么精神。

    “呵呵,筱竹,难道你真变成了小猪猪?让我摸摸你长胖了没有!”艾佳精神得很,回美女楼的路上不停逗弄她。计筱竹拿她最没有办法,多数一笑了之,不敢接口。

    突然,计筱竹愣住了,两眼直直看着前方,神情充满了惊讶。身边的艾佳有些奇怪,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女孩从楼门口出来,缓缓向这边走来。

    那是一个极漂亮的女孩,皮肤洁白光滑得没有任何瑕疵,如丝绸般光滑飘逸的微褐色长发直及腰身,完美得几乎不像是人类的五官,那双明眸尤其动人心魄,漆黑的瞳孔中隐约散发出一道淡淡的微蓝光彩,神秘而又诱人,修长的双腿,凹凸有致的身材,丰满坚挺的双峰……

    就像在梦境中,女孩美丽得仿佛就是传说中的精灵,美丽得仿佛不存在于世间……

    计筱竹呆呆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完全震惊于女孩的美丽,好半天才回过神。女孩已走近她的身边,似乎对她的漂亮也有些好奇,微微转过头,一道清冷的目光,落在了计筱竹身上。

    两人很快擦肩而过,计筱竹凝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心潮波动。

    一旁的艾佳也看了几眼,神色有些黯然,转过头拉了拉她的手:“筱竹,我们走吧。”计筱竹没什么反应,良久才问道:“她是谁?”

    “你没见过她?她是前天来的啊,也住美女楼里。”艾佳有些奇怪。

    计筱竹却更奇怪了:“前天来的?”这么漂亮的女孩,她竟没有注意到!不过,她也随即想起,这两天来,自己一直跟着安琪的男朋友在**,操逼操得都快疯了,消息闭塞也就不太奇怪了。

    “才来两天嘛,你没见过她,也很正常。告诉你哦……”艾佳的声音突然变地神秘,“听说她家也有很钱的,这次是因为在国外旅游时遇到了台风,不得已停留了一个多月,所以报道才迟到了。”

    计筱竹回想,那个女孩的容貌,整体来说,虽然仍属于东方女性,惟有那头褐色的长发,充满了神秘的感觉。

    “她叫路静,是外国语文学系的,住在颜菲她们公寓。”艾佳继续不停地说着。

    “路静……”计筱竹默默念了几遍,牢牢记在心里。随即她又怔了一下:“住颜菲的公寓……”坏了,那不就是安琪的公寓么?那不要脸的小色狼看到这么漂亮的美女,哪里肯放过啊,搞不好又要去强奸人家了!计筱竹没来由地一阵心酸,想到那只小坏蛋将要移情别恋,不由自主地就觉得很难过。

    艾佳见她神情落寞,握住了她的双手,安慰道:“小猪猪,不用难过,反正在我的心里,你是最漂亮的。”计筱竹一愣,才知道自己的好友以为自己校花名头不保在担心,计筱竹随即笑了:“你在说什么啊?”她哪里会把校花的名头看得很重啊!担心的只是那个让人可恨又忍不住去爱的小鬼头……想到小飘飘,计筱竹就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屁眼里真的还很痛呢!不过想到小家伙在自己的屁眼里灌满了jīng液,计筱竹不禁身上一颤,美丽的脸上又是一片晕红。

    计筱竹恢复了说笑,两个女生手挽着手回到公寓。回到美女楼,计筱竹默默坐在床上。过了一阵,她换上拖鞋,走进浴室。随着一件件衣服的解下,一具绝美的人体出现在对面的镜中,无论是容颜还是身材,足以让女人嫉妒男人疯狂。计筱竹痴痴望着镜中的人影,轻抚在自己如玉般的面庞上,良久良久,却叹息一声。回想刚才见到的漂亮女孩,心里升出一丝淡淡的伤感。

    那个女孩不仅容貌绝美,气质更非凡俗,已经不是能用“不食人间烟火”可以形容的,在她看来,路静更像是一个虚幻缥缈的精灵,只应该在童话传说中出现……

    想起那道看向自己的目光,计筱竹到现在还觉得寒冷。平时,她以洞察人心自负,无论是颜菲、还是小飘飘,无不被她戏耍于股掌间。可是,她却看不透这个神秘的留学生,相反,在对方的注视下,自己有种一丝不挂的感觉,唯一能看出的便是那冷漠的目光中,带着的丝丝不屑、嘲讽……

    计筱竹忍不住很愤怒,镜中的悄脸已经气得发红。她紧咬着下唇,小巧的鼻尖也皱了起来。从小到大,凡是认识的人,没有一个不羡慕自己、佩服自己,从来没有人敢用这样的眼光看自己。

    她忿然地注视着镜子,好一会儿,突然“啊”的一声。镜中人那副不甘的神情、恨恨的目光,几乎跟颜菲看向自己时一模一样。

    明白了,计筱竹终于明白了颜菲看着自己时的心情。计筱竹目光茫然,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情绪,涌上了心头:“原来……这就是嫉妒的感觉!”

    我倒是不知道,连在计筱竹学姐心里面,我也被冠上了“强奸惯犯”的帽子,不过要是我知道计筱竹学姐是在这么想的话,我会真的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因为现在,我真的正在强奸!

    强奸的对象,就是安琪的室友——不是新来的那个路静啦,我都还没有看到过她,而是——席雅。

    席雅不是早就和我发生过关系了么?对她我还用得着强奸?这话说得是,要是换了公寓里啦,宾馆啦席雅肯定都会让我为所欲为的,但是之所以现在又搞成了强奸,那是因为,我们两个正在捷运里!

    安琪最近加入了系里面的话剧社,喜欢出风头的她现在变得忙忙的,不过忙归忙,她还是有空就会陪我,我倒是因为身边的女孩子太多,希望她更忙一点才好。

    话是这么说,但安琪毕竟是我名正言顺的女朋友,所以她有什么事情,我还是会很乐意地帮她去办的。像今天,安琪就托我去市中心图书市场为她买有关话剧的专业书籍和光盘。

    反正我下午也没有课,那就去啰,谁知道席雅说她也要去市中心,搞得我很郁闷……本来我是想到顺道拐到锦秀花园看左雪与凌雨的说。与席雅同行,我就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了,去市中心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十月的天气有些冷了,我不想骑机车去,就拉着席雅去坐公车,不过席雅说我们学校已经有了新开通的捷运专线,我想捷运肯定比公车舒服,就同意了和席雅一起去坐捷运。

    我错了,转进了捷运站,我就知道我错得很离谱!才开通的捷运专线,吸引了许多附近的居民和没事的学生来尝新鲜,捷运站里几乎到处都是被密不透风的人群,我死死地拉着席雅的手,我们几乎是被人群推着向前走的。我的天啊,捷运总站也没有这样拥挤啊。

    我的个头在男人里面算是高的了,看到四周黑压压一片人头简直像海洋一样,我就觉得烦躁,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骑机车呢!但后悔已经晚了,我和席雅无伦如何是肯定挤不出去的,只有上车了。

    席雅的身材很高挑,所以在人群中,她也很显眼。而且她还有着那样一张天使般美丽清纯的脸。这就更加吸人注目了,不过由于人群的拥挤,我生怕和席雅挤散了,就努力把她搂在怀里推着她向前面走,席雅不知道是羞的还是被挤的,脸上全是红晕,连精致的鼻头上都有一层汗水。

    席雅戴着一副装饰性墨镜,头发在脑后扎成一束,手臂上挽着一件黑色的风衣。穿着一件黑色亮丝的紧身无袖衫和一条黑色的低腰紧身长裤。她的身材,老实说真的也很性感!细长的脖颈、宽肩、细腰,还有挺翘圆润的臀部和一双线条优美的长腿。有点魔鬼身材的意思!虽然穿得简简单单,清清爽爽,但极具诱惑。

    尽管有人遮住我的视线,但我还是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席雅的身材曲线。那肩、那腰、那臀、那腿,都是那样的性感美艳。尤其是那臀部线条,绝对是我所见过的美女当中排前位的,浑圆、挺翘,从纤细的腰肢下,诱人地展开圆滑的线条,然后在下部又急剧收紧,毫无拖沓之处,两团圆肉随着风姿绰约的步伐有节奏地耸动,看得出这是一对结实而很有弹性地臀部,惹得我浮想联翩……

    车来了,我帮席雅披上了风衣,遮住了周身诱人的线条。然后我们随着人流挤上了车。

    我们学校并不是这条新捷运线的终点站,而只是一个很大的中转站,捷运上面虽然早就有人,但车厢里还是有些空荡荡的,谁知道一下子就被我们这个站上来的人站满。因此车厢变得很挤,我和席雅一直被挤到了车厢的最里端,靠着车窗。车厢里人挤人,这个站上的乘客上来后就几乎没有空地了。我和席雅只得被紧紧地挤在了车厢的一角。

    不过这时我倒没什么别的想法,虽然上次我在大巴里强奸过席雅,但那毕竟是天色较暗,捷运里可是灯火通明的。我只是和席雅老老实实地被人群挤压在车厢一角。

    “真的是很挤啊!”我对席雅说,不过车厢里太嘈杂了,她显然没有听清楚我在说什么,我从后面搂着她大声问:“要不要转过来?”

    席雅是背向着我的,我看到她脖子都红了,显然想到了上次在车里被我强奸的事,“不了。”她轻声地说。坚持不转过身子,我只好从背后压住了她。被后面的人一挤,这下席雅就算是想转过来,也动不了啰。

    想到还得呆在这沙丁鱼罐头似的捷运里大半个小时。我真的就非常郁闷。想和席雅说话,她又背对着我实在不方便,而且车厢里一片吵闹声,真不知道开次新专线有什么值得大家欢天喜地的……

    这时我留心到席雅的黑色风衣后面是有开衩的,穷极无聊之下我慢慢撩开风衣,手伸了进去。最先碰到的就是那令人神往的臀部,席雅的身体抖了一下,似乎想挣扎,但是徒劳。我压迫得很有力,感觉到她的肌肉绷得很紧。

    我用自己的身体有力地挤着席雅,一只手在她屁股上肆意地抚摸。我可以感受到席雅的裤子看似简单,其实绝对不是一般的品牌。面料十分考究,很有弹性,使得裤子可以紧紧贴在身体上,另外又十分滑爽,这样,抚摸屁股的感觉则无比舒坦。

    我感叹这个席雅的臀部绝对是极品!其手感是以前所有女人不能带给我的,结实而又不失女性臀部的弹性。形状更是美得让人兴奋。

    席雅面对车窗,身子被我紧紧压在车箱壁。她戴着墨镜,所以看不到她上的表情。我也不知道她是羞是恼,我只看到她非常精致的脸,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她都是无可挑剔的漂亮。

    我的用一条腿试图伸进席雅的两腿之间,开始她紧紧并拢双腿不让我得逞。我强行用力将膝盖顶了进去,最后席雅不得不让我的一条腿嵌入了她的两腿间。

    我这下可以用手伸到她屁股下端,继而摸到了她的阴部。席雅扭动屁股,试图挣脱我的抚摸,但根本不起作用。她那条十分合身的紧身裤使得我的手可以很好的感受那臀沟的深度和那柔嫩的感觉。我的手来回地在席雅的臀沟和阴部一带抚摸。

    不知道是处于公众场合被如此抚摸的不习惯或者羞辱,还是真的有了兴奋的反应,我明显地感受到席雅的臀部肌肉在不断地抽动。

    于是,我试探着把几个手指从席雅阴部抽回时,深深地滑入了她的臀沟深处,那臀沟很深,屁股非常肉感。尽管隔着内裤和紧身裤,我还是很熟练地找到了肛门部位。我的手指不轻不重地在这个要害撩到了几下。席雅的屁股微微颤动了一下。

    我继续往她另一个真正的要害——阴部,继续抚摸。这时的抚摸已经不像刚才了。如果说刚才的抚摸只是突发奇想,那么现在的抚摸则完全是在精心地挑起她的**了。她的身体线条简直是太过诱人了。

    席雅的双腿被我的一条腿分开,使得她的阴部完全处在随时可以被侵袭的状态。我的手指隔着席雅的紧身裤和内裤,撩拨着她的阴部。我发觉,席雅对我的抚摸有了反应,哪怕是臀部肌肉微小的一点颤动,我都会感觉到,我明白,她也激动了!

    我开始下一步动作,我把自己的胯部紧贴住席雅的屁股。早已硬挺的**贴在了她屁股上,那种感觉令我的**不由自主地颤动了一下。

    我的双手继续在两边抚摸她的臀部。席雅又开始挣扎,并试图回头,我的身体挤得她完全贴在车厢壁上。扭动身体已经变得不可能。我把她的风衣稍稍撩起,使得她臀部部分完全可以不被风衣盖到。

    我的手可以感受到我正在抚摸一个无与伦比的臀部。肌肉紧绷但又极富弹性,那浑圆的线条更是无可比拟的完美。我可以感到自己的**顶在一个非常突出的浑圆物体上。可见其臀部线条的高翘。

    席雅紧贴着车厢壁,使得我没有办法摸到她的胸部,并且那样的动作在车厢里也太过显眼。干脆,我的手现在直奔主题了。席雅穿的是低腰的长裤,我的右手从席雅的腹部和车厢壁之间摸到了小腹部,摸到了皮带。

    席雅似乎觉察到了我的行为目的,她死死地身体压住我的手,不让我有余地可以继续动作。但是,车厢摇晃地幅度虽然不大,可还是让我的手乘摇晃的间隙迅速拉开了裤子的拉链。

    席雅的继续试图挣扎,但还是徒劳。我的**直挺挺地顶在席雅的臀部,我发觉席雅的臀部绷紧着,但弹性仍出奇的好。席雅的扭动变成了对我**的厮摩。

    席雅似乎意识到我不仅仅是在对她性骚扰了,解开皮带,要做什么?席雅的手摸过来,想拉开我的两只手,但我的双手十分的有力,席雅纤弱的十指根本奈何不了我。

    我的手不费多大的力就解开了席雅的皮带,并且飞快地解开了裤子搭扣。随后的动作再次让席雅吃了一惊,我没有把手伸进席雅的裤子,而是艰难的回到了席雅的腰际,扯住席雅那几乎挂在髋骨的裤腰往下拉了!

    这可是在车上啊,捷运车厢啊!席雅的手拉住裤腰不让我往下扯。

    尽管席雅的裤子很紧,尽管她拼命地拉住,但我还是得逞了。我用一只手有力地抓到了她两只手,然后腾空另一只手死命地把她的裤子往下拉。

    我趁这个机会瞄了席雅的臀部位置一眼。我的手已经把席雅的黑色紧身裤拉了下来!席雅的裤子本来就是低腰的。只要裤带被解开,稍稍一拉就可以露出白白的臀部,而且现在已经被拉到了臀部下面了。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条很细巧的白色内裤,比这个更让我的眼睛出血的是席雅那突出圆翘的白嫩的屁股!

    我的下体立马胀得直立起来,我用手感知出席雅穿了一条低腰的T字内裤。那小巧的内裤在屁股的地方只是一根细细的带子而已,它已经紧紧地勒进了她的臀沟里。我的手指伸进裤腰里,拉下了内裤。我立刻感觉到这是一条质地十分高级的内裤,凭我的经验,这条内裤得价格起码在五千元以上。

    我的双手感受着那美妙的臀部,真是极品啊!滑爽无比的皮肤和绝美的形状!席雅的双手被我一只手牢牢地抓住,尽管还在试图挣扎,但我有力的左手令她无法挣脱。我的右手下伸到了席雅的臀部底下,很快就摸到了她的私处。

    我飞快地拉开自己地牛仔裤拉链,摸出早已硬挺的**贴在了席雅的屁股上。那种美妙的感觉,简直让我飞了起来。席雅的臀沟简直深不可测,我的**深深地嵌入那充满弹性的温柔峡谷。

    席雅好像放弃了反抗的努力,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捷运色狼!但我知道我是在强奸这个曾经被我强奸过的美女,相同的是,那次也是在车上……我的心跳骤然加速,我也觉得这么做不好,但还是这么不讲理地做了,而席雅大概也认命了,所以放弃了反抗……

    我用手伸进自己下体和席雅的贴合部位帮忙,我把自己的**重新往下压了压,正好让直挺的阳物卡在席雅的两腿开叉处中间,我惊喜地发现席雅的阴部早已经滚烫!不但湿了,而且正在源源不断地渗出液体!

    席雅的双腿微微抖动了一下,这个很细小的动作还是让我捕捉到了。我的**很直接的感受到了少女大腿根部肌肤的娇嫩。席雅热乎乎的液体不断的涌出。我的**一会儿就被全部裹湿了。我可以明显感觉到她在用大腿夹自己的**,这使我兴奋异常,**的硬挺度增加了,也更粗了。

    车又过了一站,我感到有些来不及了,我要实施刚才那个想法了。我把自己得已经涂满席雅淫液的**重新慢慢地嵌入了那深深的臀沟。然后,我非常熟练地找到了我的目标——席雅的肛门,我丝毫没有给席雅准备的机会和考虑的时间,狠劲地插了进去。

    由于我凑得离席雅很近,所以清楚地听到了席雅“噢——!”的一声叫了出来。但是这声叫在嘈杂的车厢里别人是无法察觉的。我也明显地感受到席雅肛门口急剧地收缩了几下,显然她也丝毫没有准备我会对她这个地方突如其来的侵犯。

    我利用了席雅淫液的润滑作用挺进了她肛门里,不过我很清楚,她的肛门肯定没有被开发过,所以涂了淫液我也进入得很辛苦,想到上次在车上破了席雅**的处,这次又是在车上破了她肛门的处,我就觉得非常兴奋!

    可我完全地进入后,察觉到席雅的肛门紧得超出了我的想象,而且刚刚进去时的反应非常激烈,看来肛交让她吃了很大的苦头,她一定非常的痛。

    我开始小幅度的****。我感到席雅的直肠壁紧紧地包容着我。并且在一开始那阵因为突然的惊惶导致的胡乱抽搐之后,开始以一种平静和从容的方式有节奏的收缩和放松。这种有规律的律动明显是带有某种目的的。我很清楚,那种运动是在逼迫我很快可以shè精。因此我又奇怪起来,这个席雅的肛交技术很有天赋啊。要不是她如此紧迫的肛门,我都以为她是个肛交老手了。

    这个美女身上让人感觉迷惑的地方太多了。不过这会儿我不愿意多想了。我现在要完成这次侵犯才是首要的,就是说,既然席雅已经被逼得只能接受我的侵犯而在用动作催促我快点完事,那么我也要配合才是。

    四周密集的人群,我也不敢干得太久,席雅的直肠收缩的刺激,让我迅速shè精的强度,而我也不想控制了。我的双手抚摸的她屁股的两瓣圆肉,感受着席雅臀部那弹性的肌肉和娇嫩的肌肤,果然这个部位不是光好看而已,感觉竟也是美妙无比啊!这么想着,**上的承受的刺激达到了极限,我准备shè精了。

    我可以感受到自己滚烫的jīng液一股接一股有力地冲出了自己的身体,注入席雅柔软的身体里。席雅的身体很快就有了反应,那种有节奏的收缩变得更快,更有力。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在加快我shè精的速度和加强力度。我迎合着,拼命把体内可以射出的全部jīng液热烈的喷涌而出。足足持续将近三十秒的shè精,使我痛快非常,而席雅的肛门和直肠似乎还在律动,还在榨取……

    我爽够了,我慢慢抽出自己的**,**上还有残存的jīng液,整个**都是湿乎乎的,我恶作剧地用手把住**在席雅柔嫩的臀沟里上下来回擦拭着,捎带作事后的回味,席雅的臀沟因为粘液的作用,十分的幼滑。最后,还觉得没有擦干净,接着又在席雅的臀部最突出的圆峰上擦了几下,这才小心收回**,拉好裤子拉链。

    我在整理好自己的裤子之后,觉得这次强奸活动虽然告一段落,但整个事情远未结束,我显然不会甘心,寻思要找时间在床上彻底地体验一下席雅的妖媚才行。这个妖精一般美丽的席雅,上次在车上匆忙给她破处,这次又匆忙地和她肛交,虽然时间短暂,但我也觉得这真是个尤物,不可轻易放过。正想着这些,突然,席雅的手往后伸过来,用一个手指准确地勾到我的手指,然后猛力在我手上掐了一把。这个动作如此的细小,除了我,车厢里谁都没有发觉。我是聪明人,我知道这是席雅在向我渲泄她的气愤,不过我刚才强奸她肛门时,肯定不但比这痛得多,而且还流了血,我还有什么好和席雅计较的呢?

    “哈——”计筱竹困困地打了个瞌睡,没理会讲台上老师投来的不满目光,头一低,趴倒在了课桌上。实在是太困了,上下眼皮直打架,她顾不得老师会不会生气,只想好好休息一会儿。

    她刚闭上眼睛,就感觉到有人轻轻地推自己的肩膀,低低的声音响在耳边:“筱竹,快醒醒,老师看你呢!”

    计筱竹仍然埋着头,一手推开了来者的胳膊,嘟囔道:“别闹,佳佳,让我睡……”

    计筱竹的室友艾佳还想要再推她,却听到一阵鼾声微微响起,已经睡着了。她愣了愣,做了这么多年好朋友,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计筱竹这副样子。

    今天讲课的,是学校有名的周夫子,向来以催眠见长。在他的课上,睡觉的又何止计筱竹一个人?

    但不巧的很,这个女生偏偏坐在了第一排正中间,在老师眼皮子底下堂而皇之地会见周公。如此不给面子的举动,怎能不让老师恼火?

    换了其他人,周夫子早就不客气了,但碰上计筱竹,他也只好忍了。不仅是因为这个女生成绩优秀扬名学校,更重要的是她长得实在太漂亮了。美女往往就是通行证,尤其是在男人面前,就连一向自诩为“人类灵魂工程师”的周老师也不例外。

    周老师一边讲课,一边忍不住偷偷去瞄计筱竹,但见她一脸慵懒春情,半张美丽的脸孔埋在晶莹雪白的臂弯里,半遮半掩下,平添了几分诱惑力,更要命的是,因为她上身趴低,让高坐在讲台上的他,看到里不少领口里的春色:大半个雪白的**、深深的乳沟、甚至还能看见一些粉红色的乳晕……

    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了,但美色当前,他浑身血液加速,手也有些发抖,不由自主地起了反应……直到四周一片安静,他才猛然醒觉,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已停下了讲课,不少疑惑的目光纷纷投来。

    周夫子教书二十多年,自是经验丰富,当下不慌不忙,抬起头左右巡视了一番,肃然的神情中透露出些许威严,俨然一幅德高望重的模样。只听他重重长咳一声,继续讲经说法。

    一堂课下来,周老师赏心悦目、不知疲累,到下课铃响时,才恋恋不舍的离去。但却苦了那些本来就为数不多的听课者,在他们耳中听来,今天老师讲的内容简直可以用不着边际来形容,这老头不过五十多岁,还不到退休年纪,竟糊涂成这个样子,个个摇头叹息。

    计筱竹揉了揉睡眼,一走出教室,微风吹来让她清醒不少。

    “筱竹,你今天怎么了,居然在课堂上睡觉,太不像你了!”艾佳拉着她的手臂,一脸不解。

    “没什么,昨晚没睡好。”计筱竹淡淡一笑。昨天晚上跟安琪的男朋友在一起,那个小家伙简直就像是**机器一样,足足射了五次,让自己达到了十几次的**,最后连自己的处女屁眼都被他开苞了还连着干了两次带血的屁眼,计筱竹被那个小家伙弄得体力严重透支,所今天都没有什么精神。

    “呵呵,筱竹,难道你真变成了小猪猪?让我摸摸你长胖了没有!”艾佳精神得很,回美女楼的路上不停逗弄她。计筱竹拿她最没有办法,多数一笑了之,不敢接口。

    突然,计筱竹愣住了,两眼直直看着前方,神情充满了惊讶。身边的艾佳有些奇怪,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女孩从楼门口出来,缓缓向这边走来。

    那是一个极漂亮的女孩,皮肤洁白光滑得没有任何瑕疵,如丝绸般光滑飘逸的微褐色长发直及腰身,完美得几乎不像是人类的五官,那双明眸尤其动人心魄,漆黑的瞳孔中隐约散发出一道淡淡的微蓝光彩,神秘而又诱人,修长的双腿,凹凸有致的身材,丰满坚挺的双峰……

    就像在梦境中,女孩美丽得仿佛就是传说中的精灵,美丽得仿佛不存在于世间……

    计筱竹呆呆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完全震惊于女孩的美丽,好半天才回过神。女孩已走近她的身边,似乎对她的漂亮也有些好奇,微微转过头,一道清冷的目光,落在了计筱竹身上。

    两人很快擦肩而过,计筱竹凝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心潮波动。

    一旁的艾佳也看了几眼,神色有些黯然,转过头拉了拉她的手:“筱竹,我们走吧。”计筱竹没什么反应,良久才问道:“她是谁?”

    “你没见过她?她是前天来的啊,也住美女楼里。”艾佳有些奇怪。

    计筱竹却更奇怪了:“前天来的?”这么漂亮的女孩,她竟没有注意到!不过,她也随即想起,这两天来,自己一直跟着安琪的男朋友在**,操逼操得都快疯了,消息闭塞也就不太奇怪了。

    “才来两天嘛,你没见过她,也很正常。告诉你哦……”艾佳的声音突然变地神秘,“听说她家也有很钱的,这次是因为在国外旅游时遇到了台风,不得已停留了一个多月,所以报道才迟到了。”

    计筱竹回想,那个女孩的容貌,整体来说,虽然仍属于东方女性,惟有那头褐色的长发,充满了神秘的感觉。

    “她叫路静,是外国语文学系的,住在颜菲她们公寓。”艾佳继续不停地说着。

    “路静……”计筱竹默默念了几遍,牢牢记在心里。随即她又怔了一下:“住颜菲的公寓……”坏了,那不就是安琪的公寓么?那不要脸的小色狼看到这么漂亮的美女,哪里肯放过啊,搞不好又要去强奸人家了!计筱竹没来由地一阵心酸,想到那只小坏蛋将要移情别恋,不由自主地就觉得很难过。

    艾佳见她神情落寞,握住了她的双手,安慰道:“小猪猪,不用难过,反正在我的心里,你是最漂亮的。”计筱竹一愣,才知道自己的好友以为自己校花名头不保在担心,计筱竹随即笑了:“你在说什么啊?”她哪里会把校花的名头看得很重啊!担心的只是那个让人可恨又忍不住去爱的小鬼头……想到小飘飘,计筱竹就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屁眼里真的还很痛呢!不过想到小家伙在自己的屁眼里灌满了jīng液,计筱竹不禁身上一颤,美丽的脸上又是一片晕红。

    计筱竹恢复了说笑,两个女生手挽着手回到公寓。回到美女楼,计筱竹默默坐在床上。过了一阵,她换上拖鞋,走进浴室。随着一件件衣服的解下,一具绝美的人体出现在对面的镜中,无论是容颜还是身材,足以让女人嫉妒男人疯狂。计筱竹痴痴望着镜中的人影,轻抚在自己如玉般的面庞上,良久良久,却叹息一声。回想刚才见到的漂亮女孩,心里升出一丝淡淡的伤感。

    那个女孩不仅容貌绝美,气质更非凡俗,已经不是能用“不食人间烟火”可以形容的,在她看来,路静更像是一个虚幻缥缈的精灵,只应该在童话传说中出现……

    想起那道看向自己的目光,计筱竹到现在还觉得寒冷。平时,她以洞察人心自负,无论是颜菲、还是小飘飘,无不被她戏耍于股掌间。可是,她却看不透这个神秘的留学生,相反,在对方的注视下,自己有种一丝不挂的感觉,唯一能看出的便是那冷漠的目光中,带着的丝丝不屑、嘲讽……

    计筱竹忍不住很愤怒,镜中的悄脸已经气得发红。她紧咬着下唇,小巧的鼻尖也皱了起来。从小到大,凡是认识的人,没有一个不羡慕自己、佩服自己,从来没有人敢用这样的眼光看自己。

    她忿然地注视着镜子,好一会儿,突然“啊”的一声。镜中人那副不甘的神情、恨恨的目光,几乎跟颜菲看向自己时一模一样。

    明白了,计筱竹终于明白了颜菲看着自己时的心情。计筱竹目光茫然,一种以前从未有过的情绪,涌上了心头:“原来……这就是嫉妒的感觉!”

    我倒是不知道,连在计筱竹学姐心里面,我也被冠上了“强奸惯犯”的帽子,不过要是我知道计筱竹学姐是在这么想的话,我会真的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因为现在,我真的正在强奸!

    强奸的对象,就是安琪的室友——不是新来的那个路静啦,我都还没有看到过她,而是——席雅。

    席雅不是早就和我发生过关系了么?对她我还用得着强奸?这话说得是,要是换了公寓里啦,宾馆啦席雅肯定都会让我为所欲为的,但是之所以现在又搞成了强奸,那是因为,我们两个正在捷运里!

    安琪最近加入了系里面的话剧社,喜欢出风头的她现在变得忙忙的,不过忙归忙,她还是有空就会陪我,我倒是因为身边的女孩子太多,希望她更忙一点才好。

    话是这么说,但安琪毕竟是我名正言顺的女朋友,所以她有什么事情,我还是会很乐意地帮她去办的。像今天,安琪就托我去市中心图书市场为她买有关话剧的专业书籍和光盘。

    反正我下午也没有课,那就去啰,谁知道席雅说她也要去市中心,搞得我很郁闷……本来我是想到顺道拐到锦秀花园看左雪与凌雨的说。与席雅同行,我就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了,去市中心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十月的天气有些冷了,我不想骑机车去,就拉着席雅去坐公车,不过席雅说我们学校已经有了新开通的捷运专线,我想捷运肯定比公车舒服,就同意了和席雅一起去坐捷运。

    我错了,转进了捷运站,我就知道我错得很离谱!才开通的捷运专线,吸引了许多附近的居民和没事的学生来尝新鲜,捷运站里几乎到处都是被密不透风的人群,我死死地拉着席雅的手,我们几乎是被人群推着向前走的。我的天啊,捷运总站也没有这样拥挤啊。

    我的个头在男人里面算是高的了,看到四周黑压压一片人头简直像海洋一样,我就觉得烦躁,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骑机车呢!但后悔已经晚了,我和席雅无伦如何是肯定挤不出去的,只有上车了。

    席雅的身材很高挑,所以在人群中,她也很显眼。而且她还有着那样一张天使般美丽清纯的脸。这就更加吸人注目了,不过由于人群的拥挤,我生怕和席雅挤散了,就努力把她搂在怀里推着她向前面走,席雅不知道是羞的还是被挤的,脸上全是红晕,连精致的鼻头上都有一层汗水。

    席雅戴着一副装饰性墨镜,头发在脑后扎成一束,手臂上挽着一件黑色的风衣。穿着一件黑色亮丝的紧身无袖衫和一条黑色的低腰紧身长裤。她的身材,老实说真的也很性感!细长的脖颈、宽肩、细腰,还有挺翘圆润的臀部和一双线条优美的长腿。有点魔鬼身材的意思!虽然穿得简简单单,清清爽爽,但极具诱惑。

    尽管有人遮住我的视线,但我还是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席雅的身材曲线。那肩、那腰、那臀、那腿,都是那样的性感美艳。尤其是那臀部线条,绝对是我所见过的美女当中排前位的,浑圆、挺翘,从纤细的腰肢下,诱人地展开圆滑的线条,然后在下部又急剧收紧,毫无拖沓之处,两团圆肉随着风姿绰约的步伐有节奏地耸动,看得出这是一对结实而很有弹性地臀部,惹得我浮想联翩……

    车来了,我帮席雅披上了风衣,遮住了周身诱人的线条。然后我们随着人流挤上了车。

    我们学校并不是这条新捷运线的终点站,而只是一个很大的中转站,捷运上面虽然早就有人,但车厢里还是有些空荡荡的,谁知道一下子就被我们这个站上来的人站满。因此车厢变得很挤,我和席雅一直被挤到了车厢的最里端,靠着车窗。车厢里人挤人,这个站上的乘客上来后就几乎没有空地了。我和席雅只得被紧紧地挤在了车厢的一角。

    不过这时我倒没什么别的想法,虽然上次我在大巴里强奸过席雅,但那毕竟是天色较暗,捷运里可是灯火通明的。我只是和席雅老老实实地被人群挤压在车厢一角。

    “真的是很挤啊!”我对席雅说,不过车厢里太嘈杂了,她显然没有听清楚我在说什么,我从后面搂着她大声问:“要不要转过来?”

    席雅是背向着我的,我看到她脖子都红了,显然想到了上次在车里被我强奸的事,“不了。”她轻声地说。坚持不转过身子,我只好从背后压住了她。被后面的人一挤,这下席雅就算是想转过来,也动不了啰。

    想到还得呆在这沙丁鱼罐头似的捷运里大半个小时。我真的就非常郁闷。想和席雅说话,她又背对着我实在不方便,而且车厢里一片吵闹声,真不知道开次新专线有什么值得大家欢天喜地的……

    这时我留心到席雅的黑色风衣后面是有开衩的,穷极无聊之下我慢慢撩开风衣,手伸了进去。最先碰到的就是那令人神往的臀部,席雅的身体抖了一下,似乎想挣扎,但是徒劳。我压迫得很有力,感觉到她的肌肉绷得很紧。

    我用自己的身体有力地挤着席雅,一只手在她屁股上肆意地抚摸。我可以感受到席雅的裤子看似简单,其实绝对不是一般的品牌。面料十分考究,很有弹性,使得裤子可以紧紧贴在身体上,另外又十分滑爽,这样,抚摸屁股的感觉则无比舒坦。

    我感叹这个席雅的臀部绝对是极品!其手感是以前所有女人不能带给我的,结实而又不失女性臀部的弹性。形状更是美得让人兴奋。

    席雅面对车窗,身子被我紧紧压在车箱壁。她戴着墨镜,所以看不到她上的表情。我也不知道她是羞是恼,我只看到她非常精致的脸,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她都是无可挑剔的漂亮。

    我的用一条腿试图伸进席雅的两腿之间,开始她紧紧并拢双腿不让我得逞。我强行用力将膝盖顶了进去,最后席雅不得不让我的一条腿嵌入了她的两腿间。

    我这下可以用手伸到她屁股下端,继而摸到了她的阴部。席雅扭动屁股,试图挣脱我的抚摸,但根本不起作用。她那条十分合身的紧身裤使得我的手可以很好的感受那臀沟的深度和那柔嫩的感觉。我的手来回地在席雅的臀沟和阴部一带抚摸。

    不知道是处于公众场合被如此抚摸的不习惯或者羞辱,还是真的有了兴奋的反应,我明显地感受到席雅的臀部肌肉在不断地抽动。

    于是,我试探着把几个手指从席雅阴部抽回时,深深地滑入了她的臀沟深处,那臀沟很深,屁股非常肉感。尽管隔着内裤和紧身裤,我还是很熟练地找到了肛门部位。我的手指不轻不重地在这个要害撩到了几下。席雅的屁股微微颤动了一下。

    我继续往她另一个真正的要害——阴部,继续抚摸。这时的抚摸已经不像刚才了。如果说刚才的抚摸只是突发奇想,那么现在的抚摸则完全是在精心地挑起她的**了。她的身体线条简直是太过诱人了。

    席雅的双腿被我的一条腿分开,使得她的阴部完全处在随时可以被侵袭的状态。我的手指隔着席雅的紧身裤和内裤,撩拨着她的阴部。我发觉,席雅对我的抚摸有了反应,哪怕是臀部肌肉微小的一点颤动,我都会感觉到,我明白,她也激动了!

    我开始下一步动作,我把自己的胯部紧贴住席雅的屁股。早已硬挺的**贴在了她屁股上,那种感觉令我的**不由自主地颤动了一下。

    我的双手继续在两边抚摸她的臀部。席雅又开始挣扎,并试图回头,我的身体挤得她完全贴在车厢壁上。扭动身体已经变得不可能。我把她的风衣稍稍撩起,使得她臀部部分完全可以不被风衣盖到。

    我的手可以感受到我正在抚摸一个无与伦比的臀部。肌肉紧绷但又极富弹性,那浑圆的线条更是无可比拟的完美。我可以感到自己的**顶在一个非常突出的浑圆物体上。可见其臀部线条的高翘。

    席雅紧贴着车厢壁,使得我没有办法摸到她的胸部,并且那样的动作在车厢里也太过显眼。干脆,我的手现在直奔主题了。席雅穿的是低腰的长裤,我的右手从席雅的腹部和车厢壁之间摸到了小腹部,摸到了皮带。

    席雅似乎觉察到了我的行为目的,她死死地身体压住我的手,不让我有余地可以继续动作。但是,车厢摇晃地幅度虽然不大,可还是让我的手乘摇晃的间隙迅速拉开了裤子的拉链。

    席雅的继续试图挣扎,但还是徒劳。我的**直挺挺地顶在席雅的臀部,我发觉席雅的臀部绷紧着,但弹性仍出奇的好。席雅的扭动变成了对我**的厮摩。

    席雅似乎意识到我不仅仅是在对她性骚扰了,解开皮带,要做什么?席雅的手摸过来,想拉开我的两只手,但我的双手十分的有力,席雅纤弱的十指根本奈何不了我。

    我的手不费多大的力就解开了席雅的皮带,并且飞快地解开了裤子搭扣。随后的动作再次让席雅吃了一惊,我没有把手伸进席雅的裤子,而是艰难的回到了席雅的腰际,扯住席雅那几乎挂在髋骨的裤腰往下拉了!

    这可是在车上啊,捷运车厢啊!席雅的手拉住裤腰不让我往下扯。

    尽管席雅的裤子很紧,尽管她拼命地拉住,但我还是得逞了。我用一只手有力地抓到了她两只手,然后腾空另一只手死命地把她的裤子往下拉。

    我趁这个机会瞄了席雅的臀部位置一眼。我的手已经把席雅的黑色紧身裤拉了下来!席雅的裤子本来就是低腰的。只要裤带被解开,稍稍一拉就可以露出白白的臀部,而且现在已经被拉到了臀部下面了。我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条很细巧的白色内裤,比这个更让我的眼睛出血的是席雅那突出圆翘的白嫩的屁股!

    我的下体立马胀得直立起来,我用手感知出席雅穿了一条低腰的T字内裤。那小巧的内裤在屁股的地方只是一根细细的带子而已,它已经紧紧地勒进了她的臀沟里。我的手指伸进裤腰里,拉下了内裤。我立刻感觉到这是一条质地十分高级的内裤,凭我的经验,这条内裤得价格起码在五千元以上。

    我的双手感受着那美妙的臀部,真是极品啊!滑爽无比的皮肤和绝美的形状!席雅的双手被我一只手牢牢地抓住,尽管还在试图挣扎,但我有力的左手令她无法挣脱。我的右手下伸到了席雅的臀部底下,很快就摸到了她的私处。

    我飞快地拉开自己地牛仔裤拉链,摸出早已硬挺的**贴在了席雅的屁股上。那种美妙的感觉,简直让我飞了起来。席雅的臀沟简直深不可测,我的**深深地嵌入那充满弹性的温柔峡谷。

    席雅好像放弃了反抗的努力,我忽然想到了一个奇怪的念头。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捷运色狼!但我知道我是在强奸这个曾经被我强奸过的美女,相同的是,那次也是在车上……我的心跳骤然加速,我也觉得这么做不好,但还是这么不讲理地做了,而席雅大概也认命了,所以放弃了反抗……

    我用手伸进自己下体和席雅的贴合部位帮忙,我把自己的**重新往下压了压,正好让直挺的阳物卡在席雅的两腿开叉处中间,我惊喜地发现席雅的阴部早已经滚烫!不但湿了,而且正在源源不断地渗出液体!

    席雅的双腿微微抖动了一下,这个很细小的动作还是让我捕捉到了。我的**很直接的感受到了少女大腿根部肌肤的娇嫩。席雅热乎乎的液体不断的涌出。我的**一会儿就被全部裹湿了。我可以明显感觉到她在用大腿夹自己的**,这使我兴奋异常,**的硬挺度增加了,也更粗了。

    车又过了一站,我感到有些来不及了,我要实施刚才那个想法了。我把自己得已经涂满席雅淫液的**重新慢慢地嵌入了那深深的臀沟。然后,我非常熟练地找到了我的目标——席雅的肛门,我丝毫没有给席雅准备的机会和考虑的时间,狠劲地插了进去。

    由于我凑得离席雅很近,所以清楚地听到了席雅“噢——!”的一声叫了出来。但是这声叫在嘈杂的车厢里别人是无法察觉的。我也明显地感受到席雅肛门口急剧地收缩了几下,显然她也丝毫没有准备我会对她这个地方突如其来的侵犯。

    我利用了席雅淫液的润滑作用挺进了她肛门里,不过我很清楚,她的肛门肯定没有被开发过,所以涂了淫液我也进入得很辛苦,想到上次在车上破了席雅**的处,这次又是在车上破了她肛门的处,我就觉得非常兴奋!

    可我完全地进入后,察觉到席雅的肛门紧得超出了我的想象,而且刚刚进去时的反应非常激烈,看来肛交让她吃了很大的苦头,她一定非常的痛。

    我开始小幅度的****。我感到席雅的直肠壁紧紧地包容着我。并且在一开始那阵因为突然的惊惶导致的胡乱抽搐之后,开始以一种平静和从容的方式有节奏的收缩和放松。这种有规律的律动明显是带有某种目的的。我很清楚,那种运动是在逼迫我很快可以shè精。因此我又奇怪起来,这个席雅的肛交技术很有天赋啊。要不是她如此紧迫的肛门,我都以为她是个肛交老手了。

    这个美女身上让人感觉迷惑的地方太多了。不过这会儿我不愿意多想了。我现在要完成这次侵犯才是首要的,就是说,既然席雅已经被逼得只能接受我的侵犯而在用动作催促我快点完事,那么我也要配合才是。

    四周密集的人群,我也不敢干得太久,席雅的直肠收缩的刺激,让我迅速shè精的强度,而我也不想控制了。我的双手抚摸的她屁股的两瓣圆肉,感受着席雅臀部那弹性的肌肉和娇嫩的肌肤,果然这个部位不是光好看而已,感觉竟也是美妙无比啊!这么想着,**上的承受的刺激达到了极限,我准备shè精了。

    我可以感受到自己滚烫的jīng液一股接一股有力地冲出了自己的身体,注入席雅柔软的身体里。席雅的身体很快就有了反应,那种有节奏的收缩变得更快,更有力。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在加快我shè精的速度和加强力度。我迎合着,拼命把体内可以射出的全部jīng液热烈的喷涌而出。足足持续将近三十秒的shè精,使我痛快非常,而席雅的肛门和直肠似乎还在律动,还在榨取……

    我爽够了,我慢慢抽出自己的**,**上还有残存的jīng液,整个**都是湿乎乎的,我恶作剧地用手把住**在席雅柔嫩的臀沟里上下来回擦拭着,捎带作事后的回味,席雅的臀沟因为粘液的作用,十分的幼滑。最后,还觉得没有擦干净,接着又在席雅的臀部最突出的圆峰上擦了几下,这才小心收回**,拉好裤子拉链。

    我在整理好自己的裤子之后,觉得这次强奸活动虽然告一段落,但整个事情远未结束,我显然不会甘心,寻思要找时间在床上彻底地体验一下席雅的妖媚才行。这个妖精一般美丽的席雅,上次在车上匆忙给她破处,这次又匆忙地和她肛交,虽然时间短暂,但我也觉得这真是个尤物,不可轻易放过。正想着这些,突然,席雅的手往后伸过来,用一个手指准确地勾到我的手指,然后猛力在我手上掐了一把。这个动作如此的细小,除了我,车厢里谁都没有发觉。我是聪明人,我知道这是席雅在向我渲泄她的气愤,不过我刚才强奸她肛门时,肯定不但比这痛得多,而且还流了血,我还有什么好和席雅计较的呢?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