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十章 屈辱的性骚扰】

    这顿漫长的午餐终于结束了,颜菲摆脱了计筱竹,一个人回到寝室。悄然在床上坐了一会,突然抑制不住伤心,趴在枕头上哭了起来……

    我也不好过。在食堂时,我看见颜菲和计筱竹路过时,颜菲悄悄向我使了个眼色,我顿时明白了她此行的目的。想着以学姐的聪明和泼辣,肯定会把事情办得很顺利,就安心地回去等好消息去了。

    时间一点一滴慢慢过去了,颜菲一直没来找我,令我坐卧不安。心里也是患得患失,既期待又担心。越是心焦,时间仿佛过得就越慢。太阳已西坠,又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我却没了那个心情,一个人留在房内静静地发呆。

    而就在这时,等待已久的敲门终于响起了,在门外的,是颜菲如花般的妩媚笑容……室友们都去吃饭了,我连忙把她让进房间里,关上了门。“什么!她……她是被你强迫的?”我非常吃惊,刚听到好消息时的兴奋一扫而空。

    “当然了,要不是我拿捏着她的七寸,她有那么容易乖乖就范么?那么漂亮的女生,怎么会愿意让你上呢?学校里那么多男生,有的是比你强的呢。”颜菲一连串说道。

    “不行,这事绝对不行!”我摇头拒绝。本来我心里就摇摆不定,那么漂亮的学姐,就算她是心甘情愿,我也会觉得很亏心,而听了颜菲的话,更让我吓了一跳。怎么可以!开什么玩笑!难道我是传说中的强奸惯犯?

    颜菲微微一笑,“如果你不愿意,我就去告诉安琪,说你在公车上强奸我。”

    温柔的声音,听在我耳里,却不啻惊雷,“你……”

    “你说,安琪是会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我……”我一时说不出话,脸都变白了。

    “呵呵……”见到我害怕恐惧的表情,颜菲笑了起来。和计筱竹提醒自己的一样,小飘飘虽然有时候胆子很大,但绝对不是一个暴力拥护者,那天要不是自己在公车上默许他,只要瞪他一眼,估计就把他吓跑了……所以说,这个小家伙还是很容易对付的。

    “小飘飘,我不是跟你说了么,计筱竹很放荡的。第一次她可能不愿意,这点我承认,但不愿意的理由无非是你是安琪的男朋友而已,她当然拉不下脸。只要你让她尝到甜头,让她体会到别的男生不能让她享受的快乐,我敢担保,以后就是你不逼她,她也会主动来的!呵呵,那时,你就可以安心地当校花姐姐的秘密情人了。”

    在威之以胁和诱之以利两种手段结合之下,我很快就招架不住了。仔细想想,颜菲的话也似乎很有道理。

    “不过,我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吗?我比所有人都强吗?”我有点不敢相信地部道。

    “呵呵,这你就别担心了,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你的能力了!计筱竹那样的女人,别人对付不了,但你嘛,那简直可以说是手到擒来、游刃有余。”颜菲的脸上笑得很开心。

    在颜菲的授意下,我在晚上悄悄地来到了女生公寓,躲过门卫从厕所翻了进去,颜菲将我放进了一间豪华的单间套房中,这是也不知道她从哪借来的研究生公寓,我心惊胆战地坐在床上,昏黄的灯光下,映照着的是我紧张、兴奋、而又有些无奈的脸,我偶尔也会瞟一下左侧,因为那里坐着一个非常“不开眼”的人,颜菲学姐到现在还不离开,也许她根本就不打算离开。

    我猜得不错,颜菲本来就是不打算离开。如此好戏怎能错过?她想方设法的拉计筱竹来,就是为了现在。她一点也不在意我屡屡投去的不满目光。我们两个人各有各的心事,都紧张地期待着……

    计筱竹终于来了。在我们等得即将崩溃信心的时候,她来了。

    “这个家伙,太会利用人的心理了!”颜菲恨恨地想着。当她抬头看到计筱竹的装扮,不禁一呆。

    计筱竹只穿着一件无袖的半透明纱衣,紧紧地将曼妙身形藏在其中,而且还隐约可以看见胸前的两点嫩红,原来她并没有戴乳罩,还有一双晶莹的小腿露在在外面,赤着的小巧可爱的小脚放在粉色的印着史努比的拖鞋里。

    头发有些湿漉漉的,有几缕搭在脸上,还带着水珠,像是刚洗过澡的样子,身体似乎因紧张而轻轻发抖,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脸上带着三分薄怒、三分羞涩、三分可怜。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看见白臂膊,就想起全**,然后就想起生殖器,想起**……”

    性感而又清纯,这是她的第一印象。而计筱竹看见自己在这里,竟然一点也没显出惊讶,就像没看见一样,这反而让自己变得很惊讶。颜菲不得不佩服校花的镇定,因为这是她事先没有告诉计筱竹的。

    “我来了。”计筱竹咬着下唇,几乎要咬出血,闭上了美目,“你们想怎样就怎样好了。”压制着愤怒,充满了无奈,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无法摆脱自己的悲惨命运。

    我已经不会说话了。好美丽的学姐啊,她的每一个神情举止,她的一颦一笑,无不令我心驰神摇,即便是现在的愤怒也显得气质优雅,我几乎都忘记了自己是来做什么的了。

    颜菲也被深深吸引了,呆呆地看了半天才恢复。眼前的这个女孩真的和白天的计筱竹是同一人么?她那嗔怒羞赧的表情真是装出来的么?若非事先知情,她肯定也会上当。她真是太佩服这个女孩的演技了。

    而更让她奇怪的是,计筱竹的那种楚楚可怜的神情,一点也没有激起她的同情心,恰恰相反,她只想把这个女孩压在身下,好好地欺负一番。这种想法让她自己也很惊讶,自己身为女人都会这样,那我肯定更会有这种感觉了。

    “你还站着干什么?还不把衣服脱了?”颜菲冷冷地说着。

    计筱竹浑身一震,脸上泛起了红云,但还是很顺从地解着衣服。随着一阵窸嗦的脱衣之声,她的身上已是不着寸缕,**裸地站在了我面前,人早已羞得抬不起头。

    我的呼吸为之一窒,大脑好象一片空白。

    雪白的脖颈,如削的肩膀,而在那之下,是一对丰满硕大的**,中间一点嫩红,好象蓓蕾一样,傲然挺立着。纤细的腰身,平坦光滑的小腹,鸿沟私处的茸茸细草整齐有秩地排列着,还有那浑圆挺秀的大腿……

    我生平从未见过如此美景,即使是颜菲也没有这么完美的身体,我不由看得呆住了。颜菲嫉妒的盯着计筱竹的胸部,那里至少有E了,而自己不过才是C。又转头看见我灼灼的目光,更是恼怒。

    “别站着了,去跪到床上!”她又命令着。不想再面对那丰满得异常的胸了,让自己很自卑。计筱竹依旧没有违抗,顺从地上了床,跪趴在那里,可眼眶里却流下了委屈的泪水。

    “装得还真像!”颜菲想着,又瞪了一眼还在发呆的我,道:“还等什么!”

    我这才醒过来,目光仍留在计筱竹身上,虽然已看不见她的美丽**,但腰臀的曲线却明显地勾勒了出来,在纤纤细腰的衬托下,更显得丰满圆翘,粉嫩的私处也是若隐若现,增添无穷遐想。心动之下,我忍不住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

    “唔……”计筱竹浑身打了个颤栗,摆动着屁股,试图躲避那只侵犯的手。

    可惜,这样的动作非但不能改变什么,反而激起了我的无边欲火,胯间迅速起了反应,很快就顶起了一个帐篷。

    不知怎么,越是看到计筱竹露出种种可怜凄楚的模样,颜菲心里的一股暴戾之气就越发增长,连她自己也说不清,只恨不得把这个女孩踩在脚下,恨不得自己也长出一根**把她痛奸一番。

    其实她并不知道,这正是计筱竹想要达到的。看似不经意的一道眼神、一个声音、一记轻微的肢体动作,都会让人的心理产生微妙的变化,而且往往当事人自己都会觉得莫名其妙。计筱竹已将这种本领深深掌握,几乎从未失败过,眼前的颜菲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而我的由于比较单纯,并没有象颜菲那样产生虐待欲,只是不可抑制地激起了前所未有的**。

    “啪!”一声脆响。计筱竹的粉臀上顿时浮现出五个清晰的手指印。

    “**,装什么清纯!我还不了解你!”颜菲大声道,用力将计筱竹紧夹的大腿分开,然后又一手按住她的背压了下去,另一只手则捞住她的腰腿提了起来,摆了一个屁股高翘阴部大张的羞耻姿势。计筱竹羞得把脸埋在枕头里,白玉般的身子瑟瑟发抖。

    我终于看到了校花学姐那神秘的少女**,娇好的形状,像两片美丽花瓣一样,粉红娇嫩的肉唇微微裂开,隐约可见嫣红的膣道,正悄悄地向外吐着露珠……

    很美,只有上天才造得出这样的圣物。无师自通地,我吻了上去,品尝着绝色的甘露。

    “啊!”计筱竹轻叫一声,“不……不要……”想要把腿夹起来。可是,这样做的结果是将我的脸牢牢夹住了。突然,她的身子无力地软了下去。原来,在颜菲的指示下,我含住了她敏感的**,正用力吸吮着。

    “嗯……嗯……”计筱竹很费力地克制着不发出大的声音。

    我生下来到现在,从没体会过这么美妙绝伦的感受。耳边听到的是动人的娇吟,脸上摩擦的是丰满而又很有弹性的臀肉,鼻子闻到的是醉人的芬芳,嘴里则含舐着**的穴肉。这所有的一切,即使是安琪也不曾带给过我。计筱竹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身上变得滚烫,颤抖得越来越厉害。根据我的经验,我知道她快不行了,也加大了口上的力道。

    “呀……”计筱竹终于叫了出来,身子一阵阵地扭动,似乎想要脱离我的嘴巴。她伏在枕上的头突然仰了起来,“啊……啊……”身体一阵剧烈的抽动,穴口夸张地一张一合,股股阴精喷洒了出来。

    我此时已是欲火冲天,顾不得擦去喷在脸上的**,解开腰带脱去了裤子,蛰伏良久的**登时一跃而出,击在了计筱竹的屁股上,打得她的臀肉微颤了几下。

    “唔……”计筱竹又是一声轻吟。在即将插入前,我生出了一些犹豫、一丝理智,自己真的要强奸这个纯洁高雅的校花学姐么?真的要再次犯下强奸的罪行么?在我的认识里,计筱竹真的是纯洁高贵的,是所有男生的梦中情人。

    但这丝犹豫理智只是一瞬间的事,随即被涌起的欲焰淹没。我紫红的巨大**在唇片上来回磨蹭了几下,沾了些**,停了片刻后,我腰部用力一挺,大半根**插了进去。

    甫一进去,我就感到强烈的快感沿着背脊传入了大脑,只觉得校花学姐的**里层峦叠嶂,充满了许多褶皱,那种致命的快乐几乎让我立刻射了出来。

    计筱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安琪男朋友的那个东西和她的黑人朋友差不多大,但硬度却要胜过不少,而那火烫的温度更是无与伦比,给她带来了石破天惊的快感,**顿时源源不绝、滚滚淌出。

    我逐渐适应了下来,双手捧住她圆滚滚的雪白大屁股,开始**起来。现在的我已不像刚开始那样,只知道一味猛冲,多次**后我了解到了不少的技巧。此时,我用的是九浅一深的法子,十下中只有一两下撞击计筱竹的花心,其余的都让**在两三寸的地方刮磨。

    我知道许多女人**内的两三寸处,是个异常敏感的触点,因此计筱竹受到的快感冲击并没有减少。不过耸动了几下,就“啊”“啊”大叫起来,圆臀乱挺,**更是泛滥直下。

    见到她突然转变,我微感奇怪,又想起颜菲先前说过的话,必须让这个学姐享受到巨大**,才能彻底得到她,便更加卖力地**着。

    “唧唧”的插穴声不断响起,**随着**的一抽一插,有的顺流而下,有的四处溅射。

    计筱竹抵着枕头,双手死死抓着床单,娇喘不止,硕大饱满的**如小兔般跳跃晃动。突然,她尖叫了几声,细腰不停地乱扭,接着,穴内阴精狂泄,又一次到了**。

    我将**紧紧顶着她的花心,感受着阴精冲击的快感。随着不断喷发,她的花心也一下下狠咬在**上,**壁紧紧箍着棒身,那种快感实在是蚀骨**。

    不等她恢复,我又挺动起来。这是颜菲学姐嘱咐过的,不能让计筱竹从快感中恢复理智,要让她一次又一次颠覆在肉欲中不能自拔。想起颜菲,我向旁边看了一下,半天没动静,这似乎不符合她的性格。

    颜菲坐在床的另一边,身上已脱得一丝不挂,一手揉搓着胸部,另一只手在阴部不断搅动着,口中呻吟不断。片刻之后,她大声呻吟了几下,加快了搅动,小腹一阵剧烈收缩,达到了**。她双手支撑着床,喘气休息了一会儿,又抬头观看还在战的两人。

    计筱竹似乎不堪我的冲击,上半身趴在了床上,屁股却依然高举承受着**的挞伐,从后望去更显得臀部肥圆丰满,淫荡之极,数十下**后,两腿突然向后乱蹬,又来了一次**。

    看到平时高高在上的校花,正被一个新生学弟用兽奸的方式**着,颜菲只觉得心里一阵痛快。计筱竹那颤动的雪白大腿,不停地出入在娇艳花房的粗大**,似欲折断的不盈一握的纤纤细腰,还有那飞溅在空中的粘稠液体,这些都给她带来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你不是很高贵么?我就要看着你被这个小小年纪的学弟奸淫,看着你在他胯下被干得**!颜菲也知道这是她的黑暗情绪作怪,她千方百计想设计计筱竹也是为此。看着计筱竹一次次爽得阴精狂泄,自己的精神获得了极大满足,比亲身得到**还要爽快数倍。

    看着看着,她的暴虐心又浮了上来,目标则是**口上方,那因**而翕动不已的可爱菊花。伸手摸了摸我和计筱竹的交合处,又顺着来到了计筱竹的肛门处,抚摸了几下,伸出中指狠狠插了进去。

    “呀……”计筱竹大叫着,浑身打了个激灵。颜菲毫不理会,又把食指插了进去,狠狠地在里面搅动着,偶尔还用她长长的指甲刮一刮。

    受到了双重刺激,计筱竹猛地撑起了身子,嘴里忘乎所以地喊叫,声音高亢入云,**一阵颤动,又一股阴精泄了出来。等**结束后,计筱竹又无力地趴在了床上,一直高翘的肥滚圆臀也软了下去。

    颜菲却不因此而放过她,“**,起来!”两指勾住她的肠壁,使劲往起提。计筱竹吃痛,只好又把圆滚滚的大屁股抬了起来。

    我有些奇怪颜菲的举动,但也没有太多理会,**传来的一阵又一阵快感实在是太强烈,让我不敢分心。我很奇怪计筱竹这个校花学姐,她的身体实在是太敏感了,平均数十下就会达到**;而且,她体内究竟存了多少水?每次泄身都象山洪一样,似乎永远不会流干。我逐渐发现,真正让男人心动的就是这样的女人,她们满足自己的同时,也满足了男人,包括生理和心理。

    这个校花学姐和颜菲是不一样的。颜菲的骚媚体现在外在的神态举止上,让人一看就知道是荡女;而计筱竹却是天生媚骨,平时看不出来,可一旦到了床上就骚浪百倍。一个外露一个内在,孰优孰劣不言而喻。

    **良久的**渐渐有了爆发的迹象,快感的积累已达到了顶点。我不再留余地,拼起剩余的力量,狂顶着女孩。“啪啪”之声霎时大作,女孩肥白的屁股不停撞击在我的小腹,激起一个又一个美妙的臀浪,虚弱的她已发不出什么声音,连些许的反抗都作不到。

    “啊!”我突然低声一叫,**顶穿花心挤进了子宫里,滚烫的的jīng液终于狂射而出——

    计筱竹翻起一个白眼,晕了过去,趴在床上。可这没影响到她身体的反应,意识虽然昏迷了,下体依旧抽搐、痉挛着,释放出大量的**。直到流完最后一滴阴精,她才彻底安静下来。

    我极度满足后,便是极度的疲劳,趴在了计筱竹的裸背上休息着,胯部紧紧顶着她肥美的圆臀上,**依然插在**里没有拔出来。

    “呵呵,爽么?小飘飘。”颜菲的笑声响在耳边。

    “唉,爽是爽了,但是强奸了学姐……”恢复理智,我又开始后悔。

    “呵呵,我,你怎么到现在还不明白啊?”

    “明白什么?”我只觉得昏昏欲睡,勉力睁开了眼睛。

    “强奸这个东西,如果实在无法拒绝,那就只有闭上眼睛去享受了。”

    “哦。”我缓缓点点头,然后睡着了。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