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飘飘欲仙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八章 设计阴谋】

    今天是个周末,我正准备睡午觉,颜菲却突然闯了进来,让我吓了一跳,急忙掩上了门,“大白天的,让别人看见怎么办?”

    “呵,公寓里的人都回家了,哪有人啊?”颜菲今天又穿上了白色短裙,上身一件粉色紧身T恤。她走进来坐在了床上,把两条腿搭在了我平时坐的椅子上,露出一截雪白的大腿。

    “你……不会是又想要了吧?”我知道这个学姐需索无度、浪性十足,每回不被干得爬不起来,决不喊停。

    “喂,你看上去不愿意啊,是不是昨天跟哪个玩得很疯狂?”颜菲忍不住叫了起来,非常不高兴,“我一个学姐让你白玩,你该高兴才是。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倒好象受了委屈似的!”

    “呵呵……没有……没有……”

    我只得干笑,因为昨晚和左雪两个做得异常激烈,达到好几次**,我将她们操得爽得晕过去好几回,最后软得站不起来,所以今天我也没什么精神。可现在颜菲又急不可待地跑来,实在是有点勉强!

    我的身体向来强壮,而且又注意锻炼,但天天这么疯狂,我也不知道身体会不会吃不消。虽然这段时间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好象还精神了些,所以在床上也就不太克制自己。

    颜菲以手作枕,半躺在床上,一副很惬意的样子。看了我一会儿才开口:“周末两天,安琪要回家,不能来吧?所以……呵,我帮她把两天的份量一次做足,免得你自己打手枪!”我苦笑,心想就算没有安琪,还有席雅啊,就算席雅也不在,现在还有左雪和凌雨那对超猛的研究生学姐啊,我用得着打手枪么?

    不过这些话我可不敢跟颜菲说,她虽然不是我的正式女朋友,但心眼却是小得很,对着我有极强的占有欲,我倒是有些喜欢她这样。虽然她是别人的女人,但学姐的浪骚,真的能让我体会到真正的**快乐!

    “喂,你还在愣什么!难道要我自己上来么?”这个学姐简直就是妖精转世,我欲火顿时冒了上来,胯间已是怒举。深深吸了一口气,扑到她身上,滚在了一起。

    看到这种情况,颜菲显得很满意,握着**的手开始套弄起来……

    其实,自从被安琪的男朋友在公车上强奸发生了关系后,颜菲也很后悔,心里直怪自己,竟然让才见面的学弟强奸了身体,而且后来自己还主动倒贴,一想起来就觉得郁闷。虽然,和他**时产生的空前快感,在现在想来是那么回味无穷,但是总认为自己吃了大亏,并且对不起男朋友,颜菲几次都对自己说做过这次就不做了~~颜菲虽然表面上很放荡,但实际上内心深处,还是一个保守的女孩子,只是性格上比较大大咧咧的,什么怪话都敢说,看上去放得很开而已。

    然而颜菲发现,几天过后,自己的欲火又周期性的上涨了。找男朋友做了几回,觉得他变得更弱了,更不能满足自己,这样忍了几天,她实在是忍不住了,今天在确定我的室友们都走了以后,便偷偷地溜了出来。

    胯下熟悉的快感不断传来,我微喘着享受着,过了一会儿,终于难以自禁,把颜菲推到了床上,扯去她身上的衣服,很快两人就裸裎相见,我把颜菲的双腿夹在了腰间,充分勃起的**已顶在了她的私处。两人都是迫不及待,相互对挺,“滋”的一声,**插入了早已湿滑的**中。

    “啊……”颜菲美得双目一翻,发出满足的声音。箭在弦上,我也不再犹豫了,奋力一顶插到了她**的尽头,然后开始快速**,发泄无尽的**。

    屋内顿时响起颜菲的淫叫声:“哎呀……啊……好深哪……好棒啊……哦……哦……美死我了……哦……太……美了……好……舒服……啊……啊……我要……泄了……泄了……”说完,阴精猛然泄出。受到灼热的冲击,我只是身体微抖了一下,继续有力冲刺着。

    颜菲很快又进入了状态,美得无以复加,两腿一伸勾住了我的腰,屁股上下挺送着,配合他的**。

    “啊……我……你的**好粗……好大……啊……顶到了……顶到花心了……啊……好老公……亲老公……不要顶那里了……不要啊……啊…好棒啊…啊……弄死人了……啊……哎呀……哎呀……又要来了……啊……来了……来了……”下身猛地一挺,大量**从我们**的缝隙中飞洒了出来,溅得到处都是。

    连泄两次的颜菲,显得有些娇弱无力,很难得到满足的她,在安琪男友面前却是那么容易**。看着她**后迷醉的双目,嫣红的脸颊,却仍旧吃力地把丰臀撞向自己,我顿时兴奋起来,只觉得意气奋发,当下把她的两条腿扛在肩上,全身都几乎压了上去,**也已冲开花心顶到子宫里,**完全没入**。

    颜菲两眼翻白,几乎晕了过去,穴儿口像喷泉般津津的飞溅着爱汁。

    “啊……我死了……我要死了……好飘飘……你真是我的亲老公……哦……好舒服啊……啊……爽死了……啊……来了……来了……啊……啊……怎么这样……没有停……啊……还在**……嗯……嗯……来了……又来一次……天啊……”**持续不断接踵而来,一股股阴精狂喷而出。

    颜菲极为满足,浑身无力地倒在床上,勾着我的两条腿也软了下来。正在**的我见状停了下来。好一会儿,颜菲恢复了生气,感受到我的**依然坚硬,“飘飘,你真是好强,你是我见过最强的男人!”没有男人不喜欢听这句话的,我也是一样,脸上虽没露出什么,心里却很高兴。

    “老公啊,你的大名是不是叫李飘飘?”颜菲突然问了一个和眼前没有关系的问题,见我点头,笑了起来,“李飘飘!呵呵,这个名字真适合你,你果然是让人飘飘欲仙啊!”

    我得意地笑了笑。这时,颜菲又提了一个让他吃惊的要求:“飘飘老公,我要小便,你快抱我去厕所!”

    “你……你说什么……”我吃了一惊,心想正插在她穴里,她居然提出了这种要求?“抱我去小便啊!人家被你弄得那么惨,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了。”颜菲一副委屈的样子。

    不由分说,她两腿又缠在了我腰上,双手抱住了我的脖子。我无法,又想反正公寓里不会有人,便答应了。

    我住的是高级公寓楼,四室三厅的大套间里当然配有豪华洗手间,本来从我房间到厕所并没有几步,但现在有个妖精似的颜菲粘在身上就不一样了。

    她说是小便,其实是体验这种刺激的**,**里还插着我硬挺的**,每走一步都会重重的戳在花心深处,又不敢大声喊出来,只是“哼”“哼”地轻声乱叫。

    我的体会就不一样了,既紧张又兴奋,每走过一间房间门,虽然明知道里面没有人,我的心也要跳跳,担心里面突然走出人来。

    走了两分钟才到了厕所,颜菲已是娇喘息息,浑身发烫,**滴滴答答顺着二人交合处,流到地板上。

    我**良久,又加上了这种新的刺激,也是处在了即将爆发的边缘,见到了,就要把她放下来,颜菲却叫道:“不要不要,地上有水,不许放我下来!”见到我无计可施的苦恼样子,笑了一下,脸上微带着红晕,“你就这样把我转过来,给我把尿!”

    “什么!”我再次石化,两眼像看怪物一样看着颜菲。颜菲被我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大声道:“快点了,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对,就是这样,**也不要离开我……”

    这样的姿势虽然有些难度,但还是完成了,她肥滚滚的圆臀被我的两手托着,两条腿分开了很大的角度,而**里却还插着**,一滴滴淫液拉着丝慢慢流到地上。

    我维持这个姿势很累,不能把她的腿抬得太高,还要努力往前挺出去。然而,给我的感官刺激却很大,学姐正滴水的乌黑的阴毛,红肿的肉缝,以及那羞人的姿势,令我几乎抓狂,也不管她是不是要小便,腰杆一挺一送抽送起来。虽然活动范围很小,刺得也不深,但却被**夹得很紧,耳边颜菲的娇吟声也越来越大,加重了我的快感。

    被我这样抱着,颜菲自己也觉得很羞耻,但她就是要把这种刺激当作**时的调味品。由于姿势的原因,**不能深插,**只能在**内的三四寸摩擦,而那里是她除花心之外的另一个敏感点,只不过磨蹭了几下,她就淫叫连连,双颊娇艳欲滴,**正对的地面已形成了一个颇具规模的小水滩。

    “啊……”终于,在发出一声惊心动魄的娇吟后,她达到了**的顶峰,穴心内激烈的收缩,大量的阴精飞泻而出。

    我只觉**阵阵发麻,快感强烈。突然,我看到一幅奇景,颜菲**的同时,一道微带黄色的液体,从她**口上方射出,划出弧形的轨迹落在了地上。

    看着因**而失禁的女孩,两股热流一起从下体喷发的奇景,我再也忍不住,虎吼一声,大量的jīng液沛然而出,击打在花心处,让怀中的颜菲不禁打了个哆嗦。

    终于,两人都结束了**。颜菲软缩在我怀里,仰头痴迷地看着我,看着这个给她带来如此快乐的学弟,心里很是复杂。但她很快又恢复了本性,用指甲刮挠着他手臂上的肌肤,嘴里笑道:“飘飘老公,想不到你的体力也好强。抱了我这么长时间,你不累么?”

    我有苦自知,**释放的时候,全身的力气也好象一起被释放,胳膊早就酸麻了,“如果你还不下来,我可要把你扔到地上了!”

    “不要,我要你抱我回庆上去!”颜菲对我撒着娇,一点没有学姐的样子,没办法,我只得又将她抱回床上。

    回到床上后,颜菲无力地软趴在我身上,脸上泛着**后的嫣红,鼻尖还微带着几粒细细的汗珠,半闭着双眼,似乎睡着了,口中时而发出一些呢喃之声。

    我看着她,突然生出了爱怜之心,因为睡着的颜菲很是清纯,一副乖乖女的模样,我心中一动,就去吻去她鼻上的汗珠。

    可甫一接触,颜菲浑身一震,笑吟吟地睁开眼睛看着我。我被她这样盯着,自己第一次有了强奸犯的感觉,顿感手足无措。颜菲只是想看看我窘迫的样子。盯了我一会儿,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飘飘,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不知道你答不答应?”颜菲突然说道。

    我想了想,道:“多半不是好事,否则你这个丫头干嘛要和我商量?”

    “看不出你还挺会推理的!不过,这次不一样,绝对是好事!”看到我露出怀疑的脸色,颜菲一笑道:“如果有一个绝色美女向你投怀送抱,你高不高兴呢?”

    “绝色美女,你说你自己么?”我笑了起来,颜菲倒是担当得起这四个字。

    “什么啊,我说的那个绝色美女,可比我漂亮多了,不过别人不一定愿意呢!我是说,如果有这种可能,你会怎么样呢?”颜菲问我。

    “开玩笑吧……人家都不愿意的!”我抓住了她的语病!

    “不愿意有什么啊?难道我和你最开始我是愿意的么?”学姐恨恨地瞪着我,大概又想起了在公车上被我强奸的时候。

    我只得苦笑,“难道你也叫我去强奸她啊?”我心想要是人家报警,那我不得去吃牢饭啊。

    颜菲却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我不会叫你强奸她的,就算强奸了,她也不会报警的。”看着我一脸迷惑的样子,她又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会叫的狗往往是不咬人的。”

    “……什么意思?”我不解地问。

    “呵呵,我的意思就是说,真正淫荡的女孩是不会让你看出来的,她们会把自己伪装得很好。和这些人比起来,我这种让人一看就知道很淫荡的女孩,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

    我似乎吃惊得说不出话来,反复推敲着颜菲的言语,而更我他震惊的还在后面。

    “我们学校就有这样一个哦,要不是我无意中发现她的秘密,现在还蒙在鼓里呢。飘飘老公,你想不想知道她是谁呢?”

    “是谁啊?”我才来学校没多久,连人都认不全,当然不知道学姐说的是谁了。

    “呵呵,我,你很着急啊!是不是很想和她做啊?”面对她的嘲笑,我脸上微微一热。

    “飘飘老公,你第一次和我出去,就敢在公车上强奸人家。看来‘会叫的狗不咬人’也同样适用你呀!”颜菲看着我笑。

    我顿时无地自容,颜菲说得并非没有道理,我也弄不清自己当时胆子为什么这么大。颜菲也适可而止,不再捉弄我,把嘴贴在我耳边,轻轻地说了几个字。

    我脸色一变,叫道:“不可能,怎么可能是她?”我完全不相信她的话。

    我的反应早在颜菲的预料中,一点也不觉得奇怪,说道:“我刚知道时,也和你一样不敢相信!但实情就是如此,信不信由你。”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惊讶地问。

    “呵,这个可不能告诉你了,我答应过她的。”颜菲又道,“反正是我亲眼所见,你爱信不信!”

    “……”我还是不敢相信,印象中,那个学姐有着现代人少有的温柔腼腆,行为举止斯文矜持,衣着也是中规中举、文雅得体,而且据说学习也很好,几乎年年拿奖学金……是一个几乎集古人和现代人优点的高贵气质的美丽女孩。这样的一个女孩会是那样的人?

    “怎么会?她连说话都会脸红害羞,怎么会是你说的那样?”我看了一眼颜菲,从外形上看,虽然学姐也算是漂亮女孩,也许并不输给那个女孩多少,但若论气质风度,真的只有“绝色美女”四个字才配得上她说的那个学姐了。

    “这你就不懂了,也许以前的她,的确是你看到的那样,有着很强的道德操守观念。但是,越是这样的女孩,处境就越危险,一旦她们高高在上的道德防线被攻破,带来的崩溃就会是灾难性的。”说到这儿,颜菲停了下来,问道:“我,我说的话你能不能理解?”

    我想了想才道:“你是不是想说‘破罐子破摔’,自暴自弃的意思?”

    “呵呵,差不多了,我就是想说这个道理。”

    我一阵默然,不知道那个学姐到底发生了什么,才变成这样,只是为她深深惋惜。

    “我,我说了这么多,你到底想还是不想啊?”颜菲再次问起这个。

    “这个…”我一时不知怎么说。要说不想,那是假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那个学姐是全校所有男生的梦中情人,当之无愧的校花榜首,当然也做过我的性幻想对象,但也仅仅是幻想而已,因为她实在太完美。而且说句不客气的话,即使她真如颜菲说的那样,也不可能轮到我,学校里那么多男生,哪个不比我这个新生强?就算她再淫再荡,也绝不会找上自己的。

    颜菲轻轻走下床,穿起了衣服,过了会儿,开口道:“飘飘老公,你发现没有,你好象变得越来越厉害了,我都应付不了你了。尤其是刚才,我几乎以为自己已经被你干死了!”

    听了她的话,我干笑问道:“所以你才想再找个人,为你分担分担?”颜菲笑道:“飘飘老公,别愁眉苦脸了,我会有办法的,呵呵,你就等着上那个学姐吧!”

    我听了本想阻止她,但另一个念头让我放弃了。那么美丽的学姐,要是正常情况,自己永远不可能有机会的,但现在机会已来到,难道要错过么?她那薄薄的衣服下,是否也有着和外貌同样美丽的身体?

    那可是整个大学蝉连三届的校花啊,而我的正牌女朋友安琪,才只是经济学系新生一年级系花而已。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