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六章 尸变

    漫天的夜像一张宽大的网,无形地罩在我们身上。

    山上的温度陡然降低了许多。

    王队长拿着手机,打开视频,悄悄地往我们前面的一个坟头爬了过去,最后将镜头对准了俞胖子两父子挖坟的方向。

    我则往陈文娟身边靠得更近了一些,可能她也是有点害怕,因此看了我一眼之后,她并没有说什么。

    俞胖子两父子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家伙,一边继续交谈。

    从他们先前的谈话中,我才恍然了解到他们所说的“土豆”就是坟中的死人,这两个家伙这一大夜的跑到山上来挖死人干什么?难道是弄死人肉来做饺子馅?

    一想到这里,我差点没把早上在栓子家里啃的那半个窝窝头给吐出来。

    “中午那会儿我让你跟的那几个警察到哪里去了?”俞胖子冷不然问的这句话,令原本有些分心的我一下子又全神贯注了起来。

    “我一直跟着他们去了明园小区,本来可以搞一个鲜嫩的土豆,没想到在车库里遇到了一件怪事——”

    “你瞄上那个女警察了?——我只是让你跟踪他们,没让你对她下手啊!他们不是有四个人吗,那几个人又去哪里了?”俞胖子有些激动地问。

    “那几个人下车之后我才动的手——本来我打算把他们的车开到地下车库,再把那土豆的皮给拨了,没想到车库里忽然冒出一个蓬头垢面的大舌鬼出来,吓得我差点儿把命都丢了——爹,你说是不是咱们缺德事干得太多了?那些冤鬼找上门来了?”

    听到这里,我也听明白了,这家伙上句话里说出的那个“土豆”肯定就是我们的陈文娟童鞋,听他的意思还有先前他们说的“货不够了”的话,我估计他是想将陈童鞋给杀了,做成他们需要的货源;只是因为在他杀她之前,垂涎了一下陈童鞋的美色,想把她先j再杀,结果等他把陈童鞋的裤子脱到一半的时候,他就见到了站在汽车外面的那个蓬头垢面的厉鬼,所以他还没来得及下手就落荒而逃了——这恰好也解释了我和王队长见到陈童鞋时,为什么她会是那么不堪入目的一个造型。

    本以为陈文娟听了这话又会情绪激动,没想到她却一动不动地趴在原地,像是没听见一般。

    卧槽,她的心理素质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大了。

    “怕什么!咱们不是有弘海大师给的镇鬼符吗?难道那鬼不怕那玩意儿?——你怕是见到人了吧?”俞胖子不以为然地继续说道。

    “哎,也可能就是我眼睛看花了——不过,久走夜路终遇鬼,说不定哪天哪个冤死鬼就找上门来了勒?爹,咱们不做这个不行吗?反正现在咱们也挣了几十万的钱了,带上这些钱咱们远走高飞吧?”俞老大挥着铲子铲了一阵土,大概是铲得累了,将穿在外面的衬衣脱下来往脸上擦。

    “哎,我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可我们走得再远,也走不出那弘大师的视线啊!况且他早跟我说了,要想保命,只有一辈子卖这死人肉的饺子!”俞胖子也停下手中的活计喘了一口气。

    此话一出,简直是震惊四野啊!

    没想到这王八羔子竟真卖的是人肉饺子,怪不得我吃起来就感到不对劲啊!——但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去吃,而且没一个人察觉呢?

    “爹,那弘大师真有那么神吗?”俞老大又问。

    “如果三年前他不告诉咱们卖人肉水饺这个秘密,咱们的生意能有现在这么火暴吗,咱们能有现在这么多钱吗?”停了一阵,俞胖子又拿起了手中的家伙,卖力地挖起土来。

    我们四人依然静静地趴在坟堆上注视着两人的一举一动。

    时间一分一秒地走着,两人的挖坟工程渐渐也有了很大的进展。

    “棺材出来了!”俞老大叫了一声。

    “赶紧撒纸钱,如果这死鬼还没有去阎王爷那里报道,也不会找咱们的麻烦。”俞胖子大声说道。

    “爹,纸钱还在车上啊,我忘了拿上来了!我现在下山去拿吧?”

    “算了,别拿了,这世上可能根本就没鬼,继续挖,挖出来了咱们还得回去跟你娘一起包饺子,不然明天没卖的了,抓紧时间!”俞胖子一吆喝,两人更加卖力了。

    很快,我们就看不见两人的身影了,因为这两个家伙已经跳到放棺材那下面去了。

    于是我们四人慢慢地又向前的坟包移动了一些。

    也不知哪里钻出来的野猫,忽然没来由的在这片竖了七八块石碑的墓地阴阳怪气地叫了一声。

    我顿时感到有些毛骨悚然,不自觉地就捉住了陈文娟的手,陈文娟虽然转过头来瞪了我一眼,不过她也没表示抗拒,看来她现在还是有点儿心虚。

    俞胖子两父子的声音又清晰地响了起来。

    “大娃子,你还磨蹭个啥,赶紧撬棺材啊!”

    “爹,也不知咋的,我眼皮子跳得厉害,心也渗得慌啊——要不我还是回车上拿纸钱撒了再来撬吧?”

    “你肯定是被下午那事堵得慌了,没事儿,直接撬,赶紧!”俞胖子说着就拿着一把锤子似的东西“哐哐哐”地敲了起来。

    我不知道到了这个时刻王队长为什么还不抓他们,见他还拿着手机在录着像,而且离俞胖子他们也特别的近,我也不好多嘴。

    很快,又一种“咚咚咚”的闷响声和着那“哐哐哐”地响声此起彼浮。

    “开了!”俞老大叫了一声,跟着又问,“这么热的天,尸体该不会臭了吧?”

    “哪能,要是臭了那味儿早闻出来了,快开!”俞胖子一边说一边猛力地推棺材盖子。

    夜色依然深沉,这片坟地周围渐渐地又起了一丝丝的白雾。

    尽管我们几人都起了阵阵寒意,但都还静静地偷听着俞胖子两父子的讲话。

    “呀,怎么穿的是一件红衣,看来是个女人,女人的肉嫩,包出来的饺子更好卖!明天的收入又有小两千了!”俞胖子兴奋地叫道。

    “喵——呜——”

    就在四野陷入一片短暂的沉静之后,先前的那只野猫又悲凄地叫了一声,随后它竟像是一个婴儿似地哭叫了起来。

    “妈的,哪里来的野猫子,听着这声音都是晦气!”俞胖子骂骂咧咧地吐了一口唾沫,俞老大则惊恐地东张西望着。

    我的心一下子也猛烈地跳动了起来。

    “王队长,快走吧,野猫叫了不吉利!”

    我忽然听到趴在我和陈文娟前面不足一米远的栓子的声音,听起来他十分惊慌。

    “别急,再等等。”王队长看了看他后面的陈文娟,见她情绪波动不是很大,这才安然地盯着前方的墓地。

    “爹,好像有婴儿在哭,这声音实在太恐怖了,咱们还是赶紧走吧?”俞老大忽然从墓室中央爬了上来,看他的样子,好象是准备拔腿闪人了啊。

    “妈勒个巴子的,你个怂包,又不是第一次做这事了,你还怕个啥?赶紧下来,做事情千万别半途而废了!”俞胖子又在下面大声地骂了一句。

    “喵——呜——呜——”又是一声长长的嘶鸣在四野响起,紧接着,一道黑影像闪电一样从我们前面不远处“嗖”地一下就跳进了那墓穴里面。

    “妈的个死猫子,给老子滚!”伴随着俞胖子这一声大喊,又是一声悲戚的猫叫之声响起。

    看来,俞胖子要么是用手打到那猫了,要么就是用东西砸到那猫了。

    俞老大见只是一只猫在发叫,似乎又改变了逃跑的主意,跟着又跳到了墓穴之中。

    “王队长,差不多了,赶紧抓这两个混蛋吧?”忍耐了良久,陈文娟终于沉不住气了。

    “手铐还在车上,咱们现在把他们抓了也不方便,等他们回去包饺子了,到时候人赃俱获再抓!”王队长小声安慰性地说道。

    不料,陈文娟已经急不可耐地站了起来,提着她那把小手枪就往墓前冲去了。

    我和王队长担心她出事,赶紧也跟着冲了上去。

    “爹——爹——”

    不料,我们还没有冲到那刚被刨开的坟边,我就听到俞老大惊恐万状地大叫了起来。

    “你——你——你后面!”

    “我后面怎么了?”

    随着两人一问一答之声,我们三人也冲到了那墓边。

    陈文娟还没将手枪举起,我就吓得“啊”地两声大叫,跟着陈文娟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看来她和墓里的人都见到了某种惊惧的东西。

    我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怪事,在好奇心的强烈趋势下,我竟鬼使神差地跑到那挖开的土堆上往下一看——

    卧槽,只见一个穿着红衣服,蓬头垢面的东西忽然直着上半身,竟从棺材里坐了起来。

    此时的俞胖子两父子完全是吓瘫在地上了,竟动也不动一下,嘴里只是嗷嗷地叫个不停。

    “尸变了,尸变了,快跑啊!”栓子从我们后面跟来,见到这副情景,吓得他拔腿就往山下开跑。

    王队长则壮着胆子掏出手枪,瞄准棺材中那尸体,厉声叫道——“别动,抬起头来——”

    我怕那玩意儿到时候又像昨夜的那个大粽子一样追着我不放,于是我赶紧跑到王队长后面,抱住他的大腿,惊恐而好奇地看着墓穴中的一幕。

    只见那那女尸慢慢地抬起头来,一双闪着红光的眼睛就像寒光一样,阴森森地向我们射来......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