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五章 两个挖坟人

    两人正唧唧歪歪的说着什么,忽然一道黑影,划破夜幕,从胡同巷子的另一端冲了过来。

    当那黑影闪到面包车的近光灯前时,我才发现那家伙是我在面馆见到的那个三十多岁的服务员。

    “爹——”冲到门口,那男子就急急对俞胖子道了一声。

    原来他就是俞胖子的儿子——俞老大。

    天国有句古话“有其父必有其子”,草,看他那吨位,还真是这句话的真实写照啊。

    我先前怎么就没有把他们的关系看出来呢?

    莫非,下午想玷污我心上人那乌龟王八蛋就是这死肥猪?一想到此,我就想让风大师帮我在陆判官那里搞支神笔回来,老子好画个如花强干他。

    真不知躲在我斜对面的陈文娟见到那家伙现在是个什么心情,我估计她还是很冲动的,因为我恍惚中见到站在她身后的王队长把她的一只手死死地抓住了。

    “你怎么才回来?”俞胖子问。

    面包车打着前光灯,停在一旁,一直没有熄火,像是在跟漫天的黑夜热情地交谈。

    我站着离他们七八米远的地方,听他们的讲话也还勉强听得清楚。

    “下午本来可以弄一口袋新鲜土豆的,结果中途遇到点变故,出去避了避风头。”俞老大谨慎地望了望四周,又道,“先进屋去说吧。”

    “行,我先把火熄了——”俞胖子说着就往车边走。

    “别熄火了,我进屋去把工具拿上,咱们马上去九龙山搞货——冰箱里已经没有存货了,今天晚上再不弄点回来,咱们的灾难可能就要来了!”俞老大一边说,一边推那扇木门。

    这时先前那个中年妇女放下那包东西后,又从屋里露了半个脑袋出来向四周乱瞟,俞老大则很快从那小屋里面拿了一把铁铲和铁镐放到了面包车的后排座上。

    “你们两个快去快回,我先把面皮擀上,一会儿你们回来了我们三个一起包明天的饺子。”那中年妇女又对两人吆喝了一声。

    看来,他们就是一家人啊!

    俞胖子和俞老大很快上了面包车,轰然一脚油门声响后,那面包车便像离弦之箭一样,向着胡同的另一个口子冲去了。

    面包车走后,那中年妇女才吱呀一声将木门关上。

    王队长和陈文娟很快从暗夜中走了出来,直走到我近前的时候,我才发现陈文娟的脸比这夜色都要黑,仿佛要杀人了一样;看来刚才要不是王队长把她拦着,我估计她又要冲上去拿枪射人了。

    “小江,你怎么也来了?赶紧出去开车跟上他们,快!”可能是老子身上的男人味太浓,也可能是夜色并不是很黑,我从暗处站出来的时候,王队长居然一眼就认出了我。

    “王队长,他们是跑去挖土豆的,我们还跟去干嘛?”我很是**地问了一句,我还边走边想:刚才直接把那两头肥猪抓起来严刑审问不就一了百了,干嘛这么多此一举啊?

    “现在又不是土豆成熟的季节,他们去挖什么土豆啊?一定是在搞什么鬼,赶紧跟上他们再看看情况。”王队长一边跑一边说,陈文娟也迅速地跟在他后面。

    经王队长这么一提醒,我也觉得此事非常蹊跷,我记得中午吃饭时我看他们的菜单上也没有个土豆饺子啊,这一大夜的他们跑去山上挖土豆干什么呢?

    这个土豆一定不是我们吃的那个马铃薯!一定是某种事物的代名词。

    “快,去九龙山!”坐上副驾驶台后,王队长就迅速对我发布了命令。

    “我——我不认识去九龙山的路啊!”我发动了汽车,打开导航仪,输入“九龙山”三个字,导航系统却搜不到这地方的任何信息,我不得不尴尬地说了一句。

    “栓子知道路,我马上给他打电话,先去明园小区——”

    没想到,王队长刚说完这句话,栓子就打电话给他了,原来他带饭回到明园小区,却找不到我们三个人了。

    我赶紧麻溜地将汽车开到明园小区,在小区门口将栓子接上了。

    “栓子兄弟,你知道去九龙山的路吗?”王队长狼吞虎咽地啃了一口白面馒头,急急问道。

    “知道。”栓子神情淡然地回道。

    “好,你说怎么开。”王队长道。

    “这么晚了,你们去那里干什么?”虽然栓子很是讶异,但他还是很快给我指明了方向。

    其实,九龙山就在南洋镇的近郊,从南洋的东街出来,再沿着一条单车道的泊油马路一直向西开大概两公里的路子就到了。

    “有什么好奇怪的吗?”陈文娟端着一盒杂酱面,坐在后排座上又问了一句。

    “那九龙山是一座棺山啊!南洋镇上或是附近的人死了都往那上面埋,那里都快变成公墓了。”

    栓子这话一出口,我就听到陈文娟猛烈地咳嗽了一声,王队长好象也没吃什么东西了;我的心情更是久久不能平静,这特么的竟遇到些什么事啊,昨天晚上才搞了个大黑山惊魂一夜游,没想到现在又来一个九龙山激情之旅。

    “小江,怎么把车停下了?继续往前开!”王队长见我猛烈地踩了一脚刹车,很是不解地问了一句。

    “这——用不着再去了吧?”我下车撒了一泡差点被吓出来的尿,重新坐到驾驶台上,很是痛苦地对王队长回道。

    “去,一定要去!这两人这么晚去那山上,肯定不正常!”王队长的态度很是坚决。

    “江军,你傻愣着干什么,赶紧开车,再不开车我一枪嘣了你。”随着这句十分带有杀伤力的命令,我就感觉后脑勺冰凉冰凉的。

    擦,陈文娟这婆娘真不会拿枪顶着我的脑袋吧,我特么太寒心了!

    我别无选择地发动了汽车。妈的,王队长这次怎么又不下她的枪呢?

    我提着胆子又心惊胆颤地开了两分钟车子。

    “快到九龙山了——”栓子看着前方的道路对我们叫道。

    “赶紧靠边停车,把车灯关掉,小陈和小江,你们留在车上;栓子兄弟,跟我一起去前面看看。”王队长估计是怕陈文娟见到那两死胖子,又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因此特意让我留下来陪陈文娟一起在车里等他们。

    “不行,我也要去。”陈文娟直接下了汽车就往前走,根本就不给王队长说话的机会。

    没奈何,王队长赶紧跟了上去。

    我一个人留在车上肯定是特别苦逼和悲催的,所以我也跟在了他们后面。

    我们四人沿着柏油路走了四五分钟,渐渐地就发现一辆面包车停在了路边上。

    王队长给我们打了一个停的手势,然后他悄悄溜到面包车后面,确定里面没人了才招呼我们过去。

    此时,也到了夜空的繁星上班的时候了,它们都从天幕中钻了出来,站到了各自的岗位上;所以尽管没有了车灯,我们也算是隐约地看得见路了。

    “车里没人,轮胎还是热的,他们一定上山不久,赶紧追上去。”王队长摸了一把车胎,小声对我们说道。

    我本不想上山,但是又不好意思说,只能对着那面包车的屁股狠狠地踹了一脚,以此宣泄心中的怨气。

    刺奥草,看这面包车的身影,怎么好象昨天司机张开的那辆啊?

    “快走!”栓子见我还看着汽车出神,就招呼了我一声。

    “王队长,这山黑压压的,看着就感到压力山大,咱们去哪里找那两个混球啊?”我跑到王队长身边问道。

    “他们身上有股潲水油的味道,我能闻到他们去了哪里。”栓子在汽车的驾驶台边拿鼻子嗅了一下,就跑上来轻声跟我们说道。

    刺奥草,听他这话,难道他的鼻子比那狗鼻子还灵?

    “我相信你,带路。”王队长轻声回道,同时让开自己的身子,让栓子走在前面。

    我们上山的这条路可能是条小路,道路一直都比较狭窄。

    栓子上去之后,我就跟在了他屁股后面,而陈文娟则一声不吭地走到了我和王队长中间。

    我们小心翼翼地爬了大概二十多分钟的山路,快到半山腰的时候,栓子忽然回过头轻声对我们说到,“应该就在前面了!”

    我将眼神投向陈文娟和王队长,王队长对我们点了点头,小声道,“都慢点儿,我也听到声响了。”

    因为已经到了半山,脚下的路也渐渐地宽敞了起来,而我们周围的坟墓,自然也就多了起来。

    这种情景又把带回到了一天前的大黑山,我心里琢磨着:这山上该不会有鬼吧?可千万别再给我搞个百鬼阵出来了,现在老子身上可是一分钱的冥币都没有啊!

    随着脚下步子的移动,耳边那沙沙的声响也是越来越清晰了,我甚至还听到了人的说话之声——

    “爹,刚才你开车的时候我怎么感觉面包车的尾箱里有响动?”

    “我也听到了,估计是该死的老鼠钻进去了。”

    听得这声音,我们迅速将目光往我们的东南方扫射。

    在星星的帮助下,我们发现在我们东南方大概十来米远处,两个黑影正挥舞着手中的家伙在一包坟堆前挖土。

    王队长和栓子赶紧找了个就近的坟堆趴了下来。

    见我和陈文娟还傻站在一旁,王队长赶紧跟我们挥了挥手势。

    我回过神,壮着胆子趴到了王队长身边,陈文娟亦很不情愿地趴了下来。

    靠着身下那凉幽幽的土地,我感觉后背就是一阵发凉,但愿我们身下这死鬼到地府投胎去了,可千万别出来搞事啊。

    “爹,你确定这坟里有土豆吗?可别成了灰了。”俞老大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错不了,我早打听好了,昨天下午才埋上来的——”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