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三章 找到真凶

    “小江,你停车那前方是片什么区域?监控探头照不到吗?”王队长那深邃的思想,从他那如炬的目光中,一点一点地闪现出来,他的每一句问话,都有可能对案件的侦破带来突破性的进展。m.乐文移动网

    “也是一片绿化带,离那里七八十米的地方,就是地下停车库;如果地下停车库入口的探头没有坏的话,正好可以监视到那一片区域。”我将自己先前看到的情景对王队长讲道。

    “停车库的入口有一个探头?!里面也应该还有探头吧?”王队长将目光转向吴老头。

    “恩,对,里面还有两个探头,可能哪里线路出问题了,地下停车库的三个探头全坏了。”吴老头坐到一张木椅上,神情已然没有了先前那么拘谨。

    “三个探头怎么会同时坏了?坏了多久了,难道你们的物业一直没有修吗?”陈文娟的声音异常刚硬,从她那乌云密布的脸上,我知道她现在还很窝火,凶手一刻没有抓到,她心中的怨气就一刻也不会消散。

    “早在两三个月前就坏了,业主跟我们反映了许多次,我们也找上面反映了;可是我们那林经理说车库里光线昏暗,而且业主基本上也没将车停在那里面,没有必要再浪费钱修那玩意儿了。”吴老头起身往门卫室外边望了望,小心翼翼地回道。

    这个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的时候了,太阳已经没有了午时的那么毒辣,人们也纷纷从空调屋里走出来,或是散步,或是买菜准备晚饭了。

    明园小区的大门口,进进出出的人也渐渐地多了起来。

    “凶手现在到底还在这小区里面没有啊?”我将目光投向王队长。

    折腾了半天,却没有折腾点名堂出来,我有点耐不住性子了。

    “先不管这个,咱们转变一下思路——凶手既然是在这一片探头照不到的区域作案的,那么他一定也是在这片区域出现或失踪的;我们姑且不去想他在作案后是怎么逃跑的,就想他是怎么出现的吧?”王队长将探询的目光投向我和陈文娟,我立即茅塞顿开地说道,“这是个好主意啊!——从凶手准备了头套这一点来看,他要么是早踩好了点准备对另一个人下手,要么就是一直尾随咱们而来。”

    “分析得很好!”王队长赞赏似地对我点了点头,又对我们分析道,“凶手下手的时间拿捏得非常准确,说明他一直在暗中观察我们!”

    “而我们停车那里,最适合凶手隐藏的地方就是汽车后面不远和紧挨着汽车侧面的那一片绿化带,汽车侧面一直到车库前那一片绿化带处于我们的视野之前,那里面的树丛也不是很密,凶手如果一直藏在那里面的话,很容易被我们和路过的人发觉,所以凶手一定是隐藏在我们汽车后面的那片绿化带,或是从那里过来的。”在我和王队长热烈情绪的带动下,陈文娟的思维也活跃了起来。

    看到她迅速地从阴影之中走出来,我又改变了对她的一些看法。

    “不错,地上的脚印也证实了凶手是从汽车后面过来的!——因为他两只脚的脚尖和车头的方向是一致的。”王队长肯定地点了点头。

    我们说话的这个当头,一辆墨绿色邮政快递车开了进来,吴老头就跑出去帮一些业主收包裹去了。

    “我们汽车后面除了那片绿化带,不就是那排物业办公的木板房了吗——这不又回到了先前讨论的林胖子那里了?”陈文娟嘟了嘟嘴,似乎在暗地里责备王队长跟我们兜了一个大圈子。

    “是啊!不过那可是一排的木板房啊,除了在那里办公的林经理,难道就没有别人了吗?刚才路过那里的时候,我可看见那排木板房还有四五道门啊!”王队长又提出了非常重要的一点。

    “对啊!凶手说不定就是事先藏在那排木板房的其中的一扇门里,见我走了之后就穿过绿化带来对陈警官下了毒手!”我感觉自己正一点一点地走向事情的真相,说话也就渐渐地激动了起来。

    “很有可能!”王队长见吴老头抱着几个包裹进来了,又对他问道,“吴老哥,你们物业办公室旁边那几扇门,都有人住吗?”

    “那里没人住,不过倒是那个俞胖子租了两间房子,放了两台大冰柜在里面。”吴老头将包裹一一放下后,又坐到椅子上对我们说道。

    “俞胖子?!”

    听到这三个字,我们三人都惊异地叫了起来。

    “你说的是哪个俞胖子啊?”我想起栓子在谈起俞氏面馆的那个老板时,就管那人叫俞胖子,莫非这吴老头说的也就是他?!

    “这南洋镇除了南洋中学后大门旁边那个俞面馆的店老板,还有谁能叫俞胖子啊?他这几年不知道他走了什么狗屎运,卖个水饺都买了几套房子了。”国人大都有一种仇富的心态,尤其是见到那些爆发户,心情更是不能平静,因此吴老头对那个俞胖子是很有看法的。

    “原来是他!”王队长沉声一阵感叹,像是舒了一口长气。

    “他是不是发现我们要监视他了,所以对陈警官下了毒手?”我从电脑跟前站了起来,颇是义愤填膺地说道。

    看了一下午的监控,眼睛都看得生疼了,现在案件终于有了突破性的进展,我也兴奋了起来。

    “该死的俞胖子!”一想到可能就是那个俞胖子在车上非礼了自己,陈文娟攥着拳头,情绪又上下波动不定。

    “吴老哥,那个俞胖子今天中午回过小区吗?”王队长问。

    “他没有来过,不过他的儿子俞大娃好象回来了一次;他是骑电瓶车回来的,进门的时候还戴了一顶帽子,我恍惚中瞟到那人是他。”吴老头想了一阵,仔细地回忆道。

    “赶紧看监控!”听到这个消息,王队长的眼睛又闪烁了起来。

    我赶紧坐下来调监控,果然,就在我们汽车开进小区不到两分钟后,一个戴着黑色棒球帽,骑着红色电瓶车的男子就进了小区,而他和那电瓶车最后出现在监控画面上的区域,正是与物业办公室所在的那排木板房相对的,说明他就是朝着那排木板房而去的。

    “再看看那辆红色电动车是什么时候从那里出来的!”王队长道。

    “十三点三十二分!——奇怪,那人怎么先从进门口的方向走到那排木板房跟前,然后才又骑着电瓶车离开小区的呢?在这之前,我根本就没有见他从画面中出来过啊?”我感觉这事儿还有点怪异。

    “这也不难解释,他从木板房跟前那片绿化带摸到了我们汽车后面,等我们都走了之后,他又摸到汽车的左后门将小陈打晕了,然后他就迅速将车开到了地下车库;当他在地下室的汽车上想对小陈图谋不轨的时候,可能遇到了什么突发状况,于是就在小江四处去寻找汽车和小陈的时候,他就从门口这边折回到了先前他停车那里。”王队长将事件的经过给我们还原了出来,我们都醒悟似地点了点头。

    “不过他为什么不从我们停车那个区域的监控盲点地带回到他停电瓶车那里呢?”陈文娟又是疑惑地问了一句。

    “因为他从地下车库出来那阵,也就是差不多十三点三十分的样子,我正在我们停车那个地点四处搜寻你和汽车的下落啊!你没见我是十三点二十八分走到那附近去的吗?他一定是怕被我撞见,所以从门口那边绕了一圈,走到了他停电动车那里。”

    “对,小江分析得完全正确!看来,这个凶手应该就是这个俞大娃了!”王队长兴奋地叫道。

    “那咱们还在等什么,现在就去把他抓起来!”陈文娟急不可待地说道。

    “光从监控器上看到的这些还定不了他的罪,还得找到他的作案工具,还有就是要提取现场的脚印跟他的脚相比对!——这样,小江,你和栓子赶紧去面馆外面监视那个俞大娃的动向,我和小陈留下来取证。”王队长又对我和陈文娟吩咐道。

    我使劲地点了点头。

    出门卫室的时候,王队长又对吴老头交代了一句,那就是今天发生的事情不要跟小区内的任何人提起,吴老头害怕惹麻烦,自是满口答应了。

    遵照王队长的指示,我先将汽车开到另外一个小区停了下来,然后再和栓子步行到和平巷去监视那个俞大娃的动向,可是当我们还没有走到面馆门口的时候,远远就发现面馆已经关门了。

    草,难道俞大娃畏罪潜逃了?

    不过当我们找隔壁的副食店问了一下情况才了解到,这家俞氏面馆每天上午十一点到下午三点才营业,其余时间一概关门。

    “江兄弟,咱们都出来快一天了,你到底找到救二毛的办法了没有啊?再这样拖下去,二毛恐怕就不行了啊!——你能不能快点回去啊,我爹都打电话催了我好几次了。”眼见着事情没有进展,栓子焦急万千。

    “快了,明天就会有结果了!”我撒了个谎,以作缓兵之计。

    栓子将信将疑,又问,“咱们什么时候回去啊?”

    “今天晚上我就要找治二毛病的方法,可能不会回去了;栓子哥,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二毛的病治好的。”想到在阴间还有个老不死的给我做“卧底”,我的心渐渐宽松了起来,当下又这样安慰栓子道。

    栓子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我迅速将所看到的,打听到的情况通过电话报告给了王队长。

    这时候夜色悄然拉开了帷幕,而又一场罪恶与恐怖也开始悄悄地向我们袭来了......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