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一章 锁定嫌疑人

    “王队长,难道你已经知道了凶手是谁?——快告诉我,我要宰了他!”

    此刻陈文娟的情绪,是分外的激动。

    “虽然还不知道他是谁,但是我肯定他就是这个小区的人——小陈,你先别急,我一定会把他抓出来,还你一个公道的!”

    从后视镜的折射中,我看到了王队长脸上异常严肃的表情。

    我相信他说的是真的,他一定会将凶手抓出来的!

    车子刚刚停下,王队长又有些迫不及待了,“左边的车门外可能还有些重要线索,小陈,你先从你那边下车,让我也从那边出去。”

    “好!”陈文娟一声回应,身子跟着就往车门边移动;不过当她移动到门边的时候,她又犹豫了一下;这时我发现她脸上陡然就起了一丝丝的红晕,她应该是看到座位下那块被血染上了颜色的坐垫而感到十分尴尬吧?

    王队长见此,慌忙将目光射向窗外,我则猛然直视前方,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栓子倒是老早就下了汽车,并没有看到这一幕情景。

    片刻之后,陈文娟还是埋着头下了汽车,我也害怕破坏了左手边那块犯罪现场,跟着从副驾驶跳下了汽车。

    “我让你给我买的东西买到没有?”

    一下了汽车后,陈文娟就将我拉到一边轻声问道。

    “买到了。”我小声回道。

    “我要换裤子,你赶紧帮我找个地方!”陈文娟以命令的口气对我说道。

    我看了看四周,发现好象并没有厕所之类的隐秘场所,于是摇头感到十分为难。

    “要不去门卫室吧,那门卫室地方小,只有个天窗,把门一关,任何人都看不见。”望着离我们不远的门卫室,我建议她道。

    “你就不能帮我找个厕所吗,我还想方便一下!”陈文娟又嘀咕道。

    “那只能去敲人家住户的门了!”我很是难为情地说道。

    “瞧你这点出息!——你赶紧帮我想想办法,好不好?”陈文娟忽然拉住我的手,轻轻拽了几下,像是在对我撒娇。

    我勒个去,她怎么会给我发这么大一个福利啊?

    这让我大喜过望,于是我只好下贱地说道,“那我先去帮你问问,看看这附近哪有厕所。”

    “那你快去。”陈文娟温柔地对我点了点头。

    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可我们相别的时间连三个小时都没有啊,这让我很是大跌眼镜!

    在陈文娟温柔的“糖衣炮弹”的袭击下,我屁颠屁颠地跑到门卫室去找吴老头帮忙了。

    “吴大叔,你们这附近有厕所没有?”

    我跑进门卫室的时候,吴老头正整了整自己的衣冠,准备出门巡逻。

    “有,在物业办公室,你要上厕所吗?走吧,我带你去——对了,那姑娘怎么样了,没什么事吧?”吴老头试探性地问道。

    “没事!是她要上厕所。”我听说物业办公室有厕所,也就替陈文娟高兴了起来。

    “没事就好!”吴老头舒了一口气,继续道,“刚才快吓死我了,她要真在这小区里出了事,我估计我这把老骨头也脱不了关系。”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啊?”我有些不解地问。

    “当然有关系啊,那姑娘出事那会儿我应该在小区里面巡逻的!——哎,幸亏没事,不说这个了!”吴老头摇了摇头,领着我往一排低矮的木板房走去。

    陈文娟似乎一直注视着我的动静,我走出门卫室的时候她就将殷切的目光投向了我这边,我赶紧对她挥了挥手。

    很快,陈文娟就从她的行李箱里拿了一条外裤,冲我和吴老头这边飞跑了过来。

    “你给我买的东西在哪?”陈文娟赶上我,轻声问道。

    “在身上勒。”我从裤包中摸出那个面包,偷偷地塞到陈文娟手上。

    说话的这个当头,吴老头就将我们领到了一间木板房门外。

    房门已然破旧,门上黄色的油漆已快要不见踪迹。

    我不经意地一抬头,就望见了“物业经理办”这五个字。

    “林经理——”吴老头站在门口,对正坐在一张褐色的办公桌后面,埋着头,提着笔,写着什么的一个中年胖子叫了一声。

    “老吴,有什么事吗?”中年胖子抬头望了我们一眼,很快又把头埋下了。

    就在他抬头的刹那,我发现他还戴了副近视眼镜。

    “我侄女来看我,忽然有些不方便,想上个厕所,可不可以借你这里面的厕所用一下啊?”吴老头一面说,一面对我们眨了眨眼睛,我们都是会意,默默地配合着他说出这个善意的谎言。

    “哦,去吧——”那个林经理淡淡地回了一句,再也没有抬头瞧我们一眼,看起来就像他很忙的样子。

    “去吧,厕所就在那个门,我们平时上厕所也在那里面——”吴老头指着进门左手边的一间小门对陈文娟说道。

    陈文娟点了点头,跟着就走进了厕所里面。

    吴老头则走到办公室桌前,摸出我先前买给他那包红河,抽出一支,双手递到那中年胖子跟前,微笑着道,“林经理,辛苦了,你抽支烟。”

    “哦——放桌上吧,我一会儿抽,现在要写个报告,还有点儿忙。”林胖子不冷不热地回道。

    “好——好——”吴老头自觉没趣,将烟放下后又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我则默默地站在门口,将这林经理的办公室细细打量了一番。

    这间办公室也就十来平米的样子,里面除了一张办公桌,一台饮水机,一个文件柜,一张长形的木制座椅,便再无他物,可谓条件简陋啊。

    陈文娟很快从林胖子办公桌斜对面的厕所里出来了,她轻声跟埋头疾书的林胖子说了一句,“谢谢啊,林经理。”

    “哦——不用客气。”林胖子依然不看陈文娟一眼,好象真的很忙的样子啊。

    吴老头跟着又道了一声谢,我们这才离开了物业办公室。

    “吴大叔,今天不是星期六吗,你们物业办的难道不放假?”我疑惑地问道。

    “哦,他们都是单休,星期天才放假的。”吴老头回了一句,又对我们道,“我要去巡逻了,有什么事,你们到时候再来叫我。”

    我和陈文娟跟着点了点头,并向他道了声谢,然后又朝我们停车的地方走去。

    其实林经理的那个办公室离我们停车的地方也就不到一百米远的距离,我跟陈文娟走过去的时候,王队长正看着地面的两个脚印出神。

    这时我忽然想起,昨夜大黑山上下了一场暴雨,南洋镇这边显然也或多或少地下了一点雨,因此人踩在被雨水浸透了的土质地面时,都会留下一个或深或浅的脚印。

    “王队长,发现什么情况没有?”我站在汽车旁边,轻声问王队长道。

    “发现几个相同尺码的脚印,踩地较深,根据我的经验,此人的身高应该在一米七以上,穿42码的皮鞋,他应该是个胖子!”王队长分析道。

    “有可能!我感觉他手上特别有力,他将头套罩在我头上之后就将我的脑袋按在座位上了,我却没有一点儿力气反抗。”陈文娟颇是义愤填膺地说道。

    “你一推开车门他就用头套将你的整个脑袋蒙住了吗?”王队长问。

    “对!”陈文娟道。

    “这么说来,那个头套一定很大!而且凶手的技术也很熟练,看来他不止做过这一次。”王队长又分析道。

    “肯定!”我赞同性地点了点头。

    “凶手在下手之前,一定是偷偷地蹲在这个树丛后面的。”王队长走到距汽车尾部大概十来米远的一个近一米多高的矮树丛前对我们描摹道。

    我走到那个矮树丛前,将周边的环境一打量,蓦然发现顺着那树丛后面一整排的绿化带过去不远,就是刚才我们借用厕所的林胖子的办公室。

    “可是我很奇怪的事,这个树丛四周并没有一个脚印。”王队长又道。

    “也许——凶手不是蹲在树丛后面,而是从那边穿过这片绿化带,偷偷地跑到汽车侧面去的。”我眼指不远处的那一排木版房对王队长说道。

    “很有可能!这一片绿化带都没有摄相头,凶手很有可能就是从这附近穿过去到达汽车跟前的!”陈文娟将她换过的裤子放到汽车上后,又跟在了我们后面,她仔细地看了看四周后,对我们说道。

    “从汽车移动的位置来看,凶手对小区四处的环境了如指掌,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一定知道地下停车库的摄相头已经坏了!”王队长断然说道。

    “这么说来,这个凶手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吴老头,或者就是那个物业办公室的林经理!”我兴奋而又谨慎地叫了起来,因为这里离物业经理的办公室不是很远,所以我的声音也不敢叫得太大声,我还是担心打草惊蛇啊。

    “如果只有那个吴老头和你说的那个林经理知道地下车库的摄相头坏了的话,凶手极有可能就是他们两人中的一个!不过,也不排除小区内另外的人知道着事啊,尤其是经常停车在地下车库的那些车主。”王队长道。

    “不!一定是他,是那个林经理!——王队长,你不是说凶手是一个胖子吗?那个林经理就是一个胖子!而且你们看,从这个绿化带过去,恰好就是那林胖子的办公室,他从那里穿过绿化带到汽车跟前做案,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啊!怪不得刚才他都不看咱们美丽的陈大警官一下,原来是他做贼心虚啊!”我一脸兴奋地说道。

    “如果他真是一个胖子的话,这事**不离十,就是他干的了!”王队长赞同性地点了点头。

    陈文娟听得此话,忽然脸色大变,转眼之间,我竟见她从裤兜里掏出一把小巧的七七手枪,哗啦一下子弹上膛,黑着脸就朝那物业办公室走去!

    我的那个苍天呀,又要山摇地动了啊......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