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七十章 寻找真相

    “也不知怎么搞的,我们走到派出所的时候,我才发现我揣在包里的那两个水饺不见了。”栓子摸着脑袋,红着脸又说道,“我估计是摸钱买水的时候摸掉了。”

    “啊——这个也能摸掉?”

    听得栓子之话,我惊得是瞠目结舌啊。

    尼玛的,两个用餐巾纸包着的水饺,又不是两个硬币,怎么可能被摸掉呢?难道当初他竟一点儿也没有察觉?

    我实在感到有些匪夷所思啊。

    地下停车场离门卫室不是很远,我们说话的这个当头,守门的那个姓吴的老头就将我们带了下去。

    刚下一个水泥地的斜坡,走到进口的刹那,一股强烈的冷空气就迎面扑来,我立即感到手上都起了些鸡皮子疙瘩。

    “这下面还真凉快啊!在里面睡觉肯定舒服。”触碰到下面阴凉潮湿的空气,我不禁这样感叹道。

    “舒服个啥呀,这下面潮湿昏暗不说,还有许多长脚蚊。”吴老头回道。

    停车场的面积不是很大,里面的光线确实比较昏暗,可能也是这个原因,二三十个停车位,竟都没有停满。

    我仔细地看了几眼零星地停放着车库里的那几辆老得掉牙的汽车,努力地寻找着王队长那辆现代轿车的踪影。

    “在那儿!”

    王队长的一声惊叫,打断了我的所有思绪。

    顺着王队长手指的方向,我看见一辆黑色的汽车,正幽静地躺在地下停车场西面的一个阴暗角落里。

    我们几人慌忙走了过去,我定睛一看,果然就是王队长那辆南江牌照的现代轿车。

    吴老头对地下室昏暗的环境比较了解,因此他下来的时候,就事先带了一个手电进来。

    我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电筒,将手电光往汽车身上照去。

    车么和窗户都是关着的。

    我担心陈文娟出什么事情,迫不及待就跑去拉车门,还好车门并没有锁上,使劲一拉就开了。

    王队长本来想叫我别先拉车门的,因为这件事情非常怪异,他还想检查一下现场,寻找一些蛛丝马迹,结果他的话还是慢了半拍,等他说出那句“别忙开”的时候,我已经把后排座的车门打开了!

    当我看到后排座的情景时,我特么彻底地震惊了!

    只见陈文娟一动不动地躺在后排座上,她新换的一件白色短袖t恤被拔开了一半,露出了半截小肚子出来;而她下半身的黑色长裤,也被褪去了一半,露出了光溜溜的一点黑,那黑色中似乎又带了一点儿红,她的两条腿都蜷缩在后排座上,她躺着的地方似乎都被一些黑红色的液体浸湿了!

    “哎呀我的妈呀!”吴老头从我背后见到这副情景,慌忙捂着眼睛闪到了一边。

    我则赶紧关掉了手电,脑袋里嗡嗡响作一片,也不知陈文娟此刻是死是活。

    “看什么看,赶紧从那边去帮忙把她裤子穿上!”王队长将正因发神而不知所措的我往后一拉,紧跟着探进半个身子往陈文娟的鼻子上一摸,又大声叫道,“还有气,栓子赶紧打120联系医院,江军,到车门那边去帮忙穿裤子!”

    听得王队长这声命令,我和栓子都赶紧行动了起来。

    吴老头则接过我还给他的手电,傻站在一旁直发抖。

    “小陈,快醒醒,醒醒!”王队长以讯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陈文娟的上衣穿好后,就试着将她叫醒。

    虽然陈文娟平日里老是对我吆五喝六的,但我却从没对她怀恨在心,见到眼前这个凄惨的景象,我只想快点帮她穿上裤子,好保住她的贞洁啊!在做这完这一切之后,我脑袋里又不住地在思索:难道我离开她两分钟以后,也就是视频显示的左后车门打开的刹那,她就遇到色狼了?那条色狼是不是在那一刹那把陈文娟打晕了,然后将车开到了地下车库来,准备对卖得儿母陈实行不轨;不过当他脱掉陈大警官的裤子时,遭遇了非常尴尬的一幕,于是赶紧逃跑了呢?

    nnd,幸亏我们的陈大警官来那事了,不然一朵鲜花又被猪给拱了啊!

    “小江,赶紧去前面开车!”王队长一边对我发布命令,一边像个慈父一样,抱住陈文娟不停地叫唤她的名字。

    “王队长,栓子哥刚才不是打了120了吗?”我嘴上说着,脚却不由得往下迈,跟着往驾驶台走去。

    “120来了那是什么时候了!赶紧开车送南洋医院,镇上的医院不行的话咱们再往江北或是南江市医院转。”王队长急急说道。

    “那咱们不查是谁把她弄成现在这样的了吗?”我忍不住又多了一句嘴。

    “先救人要紧,快开车!”王队长一声命令,栓子跟着钻进了副驾驶,我则迅速发动了汽车。

    在吴老头紧张地注目礼之后,我将汽车开出了地下停车场。

    也就在这时,我忽然听到后排座断断续续地传来了陈文娟的声音,“王队长,我——我没事,不用去医院。”

    “小陈,你醒了!”

    随后,我又听到王队长传来的兴奋的声音。

    听到这个消息,我猛然踩了一脚刹车,脑袋跟着往后扭,“陈警官,你醒了?”

    “我——我没事了。”

    我见陈文娟从王队长的怀中挣脱开来,迅速地整了整自己的衣冠,然后又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脸上的神色还有些难堪。

    “小陈,是不是脑袋还在疼,咱们还是赶紧去医院吧?”虽然陈文娟醒了,但王队长依然是一脸的焦急。

    “不疼了!——我不去医院,我一定要把打我那个王八蛋找出来!”陈文娟的声音渐渐地严厉了起来,看来她的精神状况正在一点点好转。

    “陈警官,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将车靠在小内的一棵大树下停住。

    “就在你走两三分钟后,就有人敲汽车的车门,我以为是你回来了,当时想也没想,就推开了车门,结果一个黑头套迎面向我套来,跟着就有人将我的脑袋按在车座位上,对着我的后脑勺使劲就是一棒——”陈文娟依然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很是痛苦地回忆道。

    此时车内的气氛异常活跃。

    我将汽车空调又调低了一些。

    “在你被套上黑头套之前,你看见打你那人的长相没有?”王队长问。

    “没有。”陈文娟撅着嘴摇了摇头。

    “汽车开进这个小区的时间不是很长,我们也是第一次进这个小区,凶手为什么会有黑色的头套呢?”我感到很是疑惑不解。

    “很有可能是凶手事先在这个小区里进行了踩点,准备对其他人下手的,没想到却遇到了陈警官,因此才对陈警官下了毒手。”

    栓子虽然看上去憨头憨脑的,不过他想问题却比我想得周到,我倒是有些佩服他。

    “不错,这有很大的可能!——小陈,你的伤真的没问题吗?要不咱们还是先去医院检查一下再说吧?”王队长很是担忧地问道。

    “就是后脑勺被敲晕了一下,真的没事——不过——”

    陈文娟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又微微返起了红晕,我从车内后视镜里看得很是清楚,我估摸着她是想说,“不过,我现在很想上厕所”;可能考虑到小区内没有公厕,她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吧?

    “不过什么?”王队长紧跟着追问,陈文娟却没有回答,而是直接对我说道,“江军,先把汽车停到你最先停放那个位置,那里是不是有摄相头啊?”

    “是啊!”听得她的命令,我赶紧发动了汽车。

    现在她是伤员,我丝毫也不敢跟她斗嘴,更不敢跟她对着干。

    “陈警官,我记得我走的时候你的车玻璃都是全关完了的,而且你也知道,汽车外面是根本看不到里面的,那个打你的人他怎么就知道你坐在汽车里面呢?”我握着方向盘,很是不解地问道。

    “这只能说明一点,在我们进小区,或者是小江你下车去帮小陈买东西的时候,凶手就已经潜伏在了附近,他肯定是一直都在注视车内外的动静。”王队长分析道。

    “很有可能啊,不过——当他敲了车门以后,你去给他开门时候,你的脸应该是对着左后排那扇车窗的,你至少会在晃眼之间看到他的大致长相啊!”我紧跟着又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我根本就没有看到有人在外面站着啊!我当时以为是你跟我搞恶作剧,于是想也没想就把门推开了!”陈文娟解释道。

    “凶手不是站在外面的,难道是趴在车外的?”王队长紧跟着问道。

    “对!凶手肯定是先蹲在地上的!我刚才看了小区的监控录象,发现汽车停靠的左下方区域正是监控的死角。”我将汽车在先前的位置停下后,跟着回头补充道。

    “左下方区域照不到,那么左上方呢?你看到这两边的门开过没有?”王队长问。

    “看到了,我就是先看到后车门打开了,紧跟着副驾驶的门也打开了一下,随后不到十秒时间,汽车就移出了监控画面。”我将自己已经看过的监控录象一一说给他们听。

    “凶手带有头套,说明他是有备而来,他的头像和身影都没有出现在监控画面中,说明他对这里面的环境了如指掌——”王队长顿了顿,又道,“如此看来,凶手很有可能就是——”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