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九章 种种推测

    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拿出怀中的折扇,乞求小倩的帮忙。

    “小倩,快出来,本公子有正事要问你!”

    “公子,大白天的,你能不能让我好好地睡个觉?再说了,现在这个时辰,正是一天中太阳最强的时候,我哪敢出来?你别谋杀我啊!”

    未见其影,只闻其身。

    听得出来,小倩此刻的心情很不happy啊。

    “哎——我这也不是没有办法吗?我的姑奶奶啊,赶紧给我算算,我的心上人跑到哪里去了?”我很是焦急地问道。

    “公子——i’msorry,我算不到。”沉吟片刻之后,小倩说出了这句我最不想听到的话。

    “擦,你这也算不到,那也不告诉我,我很严肃地告诉你,本公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公子,这件事不是鬼干的,我确实是算不出来啊!——你先自己想想办法吧,我再去补补觉。”

    根本就不给我耍脾气的机会,小倩说完这句话之后又不甩我了。

    我勒个去,我是不是太善良了?我感觉小倩从来没有听过我的话啊!

    特么的这真是“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啊!看来老子以后要崛起了!

    正当我一番悲催的仰天长叹时,我忽然发现就在我刚才停车那地儿不足三米远的一棵大树下,居然还挂着一个摄相头,擦,难道这个小区还有先进的视频监控?

    谢天谢地啊,总算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在小区里面找了两三遍,确实没找到陈文娟和汽车后,我赶紧跑到小区的门卫室去查视频。

    其时门卫室只有一个穿保安制服的老大爷坐在一张凉椅上听收音机。

    “大叔,你一直在这里值班吗?”我尽量用微笑的语气跟他打招呼。

    “不是我一直在这里值班,难道还是你?”老大爷黑着脸对我说道。

    擦,别人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这老东西也太不给我面子了!

    “问你个事儿成吗?”虽然我想问候一下他的老祖宗,但是看他一把年纪了,我又忍了,仍然笑着对他说道。

    “没空,我马上出去巡逻了!”

    老头儿虽然这么说,我却见他一直坐在椅子上不起来。

    擦,这特么是什么情况啊?

    “大叔,就耽误你一分钟时间可以不?”我将他这间不足十平米的门卫室迅速地用眼睛扫了一遍,发现进门左手边的一张木桌上放了一台破旧的显示屏,桌下是一台电脑主机,据我的经验判断,那肯定就是监控用的电脑!不过那显示屏并没有对着进来的门,我看不到上面的内容。

    “没空——你这个年轻人,一点儿礼貌不懂!你问别人事情连烟都不发?”老头儿依然黑着脸瞟了我一眼。

    这下我算是听出来了,他y的不给我好脸色,原来是嫌我没给他发烟啊!

    我勒个橡皮擦啊!

    为了搜集到有价值的信息,为了看一下视频监控,我只好忍痛去外面超市买了一包红河烟进来,一整包都递到他的手上,那老家伙这才笑逐言开起来。

    “小伙子,思想觉悟还挺高的!”老家伙拿着那包红河,嘴都笑得合不上了。

    “应该的,应该的。”我赔着笑回道,这特么要不是陈文娟的钱,弄死我我都不会给他买这烟的。

    “有什么问题你尽管问我。”老头拿了我的烟,后面的话自然就温和了起来。

    “近十分钟内,有汽车从小区内出去没有?”我走到电脑显示屏跟前,皱着眉问老头道。

    老头见我进了屋子,也不好意思再说我什么,笑着回道,“没有,我一直坐在这里听收音机,这个点上都在睡午觉,没有车进来,更没有车出去。”

    “那你们这个小区还有后门吗?”我紧跟着追问道,同时又摸出自己的手机给陈文娟打电话,她的手机依然是关机。

    “没有,这个小区就那么三幢楼,本身面积就不大,只有这一个门。”老头乐呵呵地吐着烟圈回道。

    我听了此话心中波谰又起伏不定,这小区又没有后门,陈文娟又没有开出去,难道她们还遁地了不成?陈文娟可不是桂永珍老前辈啊,她和王队长的车不会凭空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吧?

    “大叔,小区是不是有监控啊,我看看行不?”我指着那破电脑的显示屏对老头说道。

    “是有。”老头说着看了看手上的老式机械表,又道,“现在看还可以,一会儿经理来了就不能看了,物业公司有规定,视频监控除了公安局和物业经理,其余人都不能看!”

    擦,看来那包烟很有效果啊。

    我赶紧在电脑跟前鼓捣了起来。

    首先,我找到刚才我停车那个地点的视频监控图,然后移动鼠标,轻点键盘,将时间轴往后面拉了十来分钟,再仔细地看了起来。

    不得不说,那电脑虽然很破,但是反应速度还是挺快的,而且摄相头监控出来投到显示器上的画面也很清晰。

    本书磨铁首发,作者花亦有泪,喜欢本书的请到磨铁来支持一下,一个章节3000+字,一角五分钱,真心不贵的。下面文字看正版的兄弟姐妹请稍后再看,网站不会重复收费的,此无奈之举实为打击盗版,请朋友们谅解一下。

    今天她穿了一件蓝白色的短袖t恤,一条浅灰色的半身牛仔裤,头发也精心梳理了一番,眉毛似乎还刻意画了一下,样子看起来更加妩媚迷人。哦,不过,怎么没有穿睡衣呢?我觉得她还是穿睡衣的样子更加风s迷人啊。

    “东西在茶几上,你称一下吧。”她将门轻轻关上,指着茶几上那酷似香肠的东西说道。

    “恩”她轻声回道。

    “这是你自己装的吗?”近乎相似的问题又以近似的语气问了一遍,我都不知道我怎么那么罗嗦。

    也难怪啊,大热天的,居然装香肠,她都不怕搞臭了,那不是浪费钱么。

    我虽然不是一个博学多才的人,但起码的常识我还是知道的,在我们西南方,人们装香肠都是在十一,二月左右,她怎么就选择在这个季节呢?

    我用手摸了一下那香肠,还是湿湿的,而且,走近了,居然闻到,一股说不出的怪怪的味道。擦,这是猪肉“真要寄啊?你不怕臭吗?臭了我们不负责哦。”我一本正经地说道。

    “恩,寄吧,臭了不找你。”她斩钉截铁地答道。

    哦,尼玛,感情她今天找我真的只是为了寄这点儿香肠啊,看来完全是老子自作多情啊,哎,想多了,想到这里,我的耳根子就有点发红了。

    得到她明确肯定的答复之后,我开始像模像样地忙了起来。

    首先,找了一个塑料袋将茶几上的香肠装了起来,然后用随身包里的迷你式电子称称了一下,18公斤,36元人民币,随后将那些香肠装进了我带来的纸箱子里,麻利地缠上胶带,一切ok就绪。

    接下来,就是开始填派送单了。

    “收件人地址呢?”我起身,盯着她的眼睛问,本想这样,她会再送我一些秋天的菠菜,没想到她却不拿正眼瞧我一下,尼玛啊,难道是昨天把她的心伤透了?真是失败啊!

    “等一下,我马上给你拿。”说完,她转身,从里屋里拿出一张身份证。

    “你就照身份证上面的地址写吧。”

    我拿起身份证,看了一下身份证上面的照片,这不是摆放在她床头柜上的那男人吗?原来他叫张建国啊,这么说来,他们就不是两兄妹了。

    “是你填信息还是我帮你填呢?”我也没去八卦地打探他们两者是什么关系,直接进入了寄包裹的正题。

    “我不会填,就你帮我填吧。”她诚恳说道。

    “哦”。我本来就是一个内向腼腆的人,加上平时话又不多,即使遇到比较心动的人,都不知道如何搭讪。因此,她让我帮她填,我就老实巴交地填信息。

    我在地址栏里填道:西川省南江市经开区河边镇向阳村5组14号。

    写到这里,我又抬头望了她一眼,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你这个地址好像我们公司到不了啊,估计只能到河边镇上。现在只有邮政的网点比较大,可以覆盖到村上去。”

    “哦,这个村就在镇子里的,我已经上网查了,那里有你们快递公司的点。”她虔诚地说道。 “施主,且请留步。”那道士挡在我的跟前,不肯罢休,看来他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了。

    “你不是说算得不好大可扬长而去么?”我有些气愤,这话可是他说的,总不能反悔吧。

    “施主误会了,贫道不是向你要钱来着。施主最近时运不济,命途多变,而贫道又法力微浅,无法出手相助,贫道就送你一样东西吧。”那老道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红包之类的东西。

    难道给我封红包?以前听别人说算命先生给人算命,遇到那种命运特别差的人不但不收钱,反而还要给对方一个红包,尼玛啊,难道老子的命运差到要他给我封红包的地步了?

    就是保佑老子诸事顺利吗?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