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八章 消失的陈大警官

    “王队长,还是我开车送你去派出所吧,让栓子哥跟陈警官一起留在这里。”我听王队长要我跟陈文娟一起留下,我特么的是一百个不情愿啊!这婆娘虽然长得漂亮,但是却光欺负我,时不时地动嘴骂我讽刺我挖苦我也就不说了,特么的还经常动手揪我耳朵踹我屁股啊,我看我这辈子是无福消受她y的了!

    “还是让栓子跟我一起吧,毕竟这一带他熟悉——栓子,派出所离这里远吗?”也不知道王队长是怎么想的,他居然铁了心要我跟陈文娟待在一起。

    nnd,这究竟是福还是祸啊?

    “离这里不远,走路十分钟就到了。”栓子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那好,小江,先开车,离开店里人的视线,再找个地方把车停起来,咱们分头行事。”

    王队长一声命令,我随即发动了汽车。

    两分钟后,汽车驶离了和平巷,王队长和栓子在一个分叉路口下了车;我则把汽车停在了一个小区里面,当我准备拔掉车载充电器,拿起自己的手机的时候,我居然发现我的那两本秘籍悄悄地躺在了副驾驶的真皮座椅下。

    擦,这特么究竟是我先前不小心落在车上的,还是小倩给我带回来藏在这里的啊?

    “江军,想什么呢?赶紧出来!”

    我正看着那两本书发神,陈文娟忽然走到驾驶室外面对我大声地吆喝了一句。

    “凶什么凶,我又不是你男人,我凭什么听你的?”我直接把电动玻璃窗按了起来,根本不鸟她;不过话说,刚才汽车熄火的时候我特么把空调关了啊,这六月底的天,待在关了玻璃窗的汽车里真是特么的活受罪啊!

    “凭什么?就凭拳头!”不容我分说,陈文娟一把拉开车门,揪着我的耳朵就往汽车外面拽。

    “老婆打老公了!”我捂着耳朵踮起脚跟着就往外迈。

    “你再给我说一句!”陈文鹃边说边用右手拧我的耳朵,就像以前拧黑白电视机频道一样。

    还好这y的手下还算是留了点情,只从“六频道”拧到了“八频道”,她若是从“零频道”拧到“十二频道”的话,老子今天晚上就只有自己的烤耳朵了。

    “我不说了,不说了!”我立即软蛋地哭着脸直求饶。

    “江军,你给我说说,刚才王队长让你跟我一起的时候,你还不乐意是不是?”陈文娟咬牙问道,那样子简直刁蛮至极。

    “我当然乐意,我做梦都想和你在一起!我刚才那么说只是不想让王队长走路去办事啊!”我狡辩道。

    “你会有这么好心?”陈文娟推了我一把,总算将她的纤纤玉手从我的耳朵上拿下来了。

    “我是这个世界最善良,最好心的人了,只是你从来没有发现而已!”我轻轻地揉了揉自己的耳朵,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道。

    阿弥陀佛,谢天谢地,这娘们总算是又放了老子一马了啊!

    “别那么多废话了,咱们赶紧去做王队长交代的事情吧?”陈文娟抬腿就走。

    还好我先前把汽车停在了树荫之下,要不然被她折磨这么久,我早被太阳烤成乳猪了。

    我将汽车的车玻璃和车门关好之后,按了一下遥控器,跟在了陈文娟屁股后面。

    本书磨铁首发,作者花亦有泪。看正版的兄弟先不要看下面的内容,一会儿我会改回来的,收了钱的部分不会重新收费的...

    “喂,你到底来不来取包裹,不来取我走了。”最后,看看时间,马上就11点20了,老子实在忍不住了,又给那y的打了一个电话过去,本以为她掉在电梯里了,电话会打不通,没想到居然一打就通了,最可气的还是下面这一段话,简直让老子杀人的心都有了,她说“不好意思啊,帅锅,家里有急事,本来我都已经乘电梯到一楼了,结果又因为那件事耽误了,麻烦你给我送上楼来一下。”

    我热,竟然把这种胎神给遇到了!

    “对不起,我们不送货上楼,你有事就明天再取吧。”说完,老子终于火山爆发了,愤怒地挂掉了电话。看着她那个破包裹,如果楼下没有监控,如果不是在大厅广众之下,老子真恨不得踩上它m的几脚。

    就在我愤怒地转身,准备离去的一刹那,电话再次响起,尼玛呀,又是上海总部打过来的。

    “江军先生吗?”还是那个甜甜的声音,不过此刻,老子心里竟是心酸。

    “是的。”我答,心里有一种难言的隐伤。

    “我是0051号客户代表,客户又打电话到我这里来投诉你了。”她说话的语气开始有一点委婉了。

    我的心里凉幽幽的。

    “是吗——真巧。”的确啊,投诉组几百号人,那女的又打到她那里去了,真是无巧不成书啊。

    “闲话我就不跟你多说了,现在客户打电话过来,要求你把包裹给她送上楼去,能不能麻烦您给她送上去一下呢?”终究是搞服务的啊,任何时候都处变不惊,话还是说得这么中肯不难听。

    “可是——我们这里小偷多,如果我给她送上楼去,我车上的货丢了怎么办?”我说的是实话啊,才没几天,一个申通的快递员,也是迫于无奈,送一个快件给楼上一个刁蛮的客户,结果等他下楼来的时候,整个连车带货全让小偷给端了,虽然报了案,可这都过了几天了,这事还没有一点进展啊。前车之鉴啊,老子再不能步他的后尘了。

    “那你能不能想想办法呢?你请楼下的人帮你照看一下车子吧;是这样的,这位客户比较特殊,所以麻烦您务必给她送上楼去一下,拜托您了。”虽然不是糖衣炮弹,但是这话说得,老子就跟吃了蜂蜜似的,心马上就有点儿动摇了。

    “她到底是什么特殊情况啊?先前说好了下楼来取的,怎么又不来了,我都已经等了她将近半个小时了。“我开始像一个小怨妇,诉说着自己悲惨的遭遇,妄想从她那里得到一丁点儿的同情。

    “她说她是一个孕妇。我们公司的规定,你是知道的,如果有孕妇要求上门服务,是必须无条件服从的;否则,如果一旦遭到投诉,您就会被处以200元/次的罚款的。今天她已经两次给我们打来投诉电话了——”

    哎哟尼玛,电话里的女森最终说出了这句并不是空穴来风,并不是危言耸听的话。

    这让老子情何以堪啊!

    “那好吧!”事已至此,我怎么能够再僵持下去了呢?这年月啊,可以跟任何人过不去,就是不能跟钱过不去啊!在人格与尊严,人格与金钱面前,我放弃了人格,放弃了尊严,最终还是选择了金钱啊。

    挂了电话,我将车子骑到不远处的自行车寄放处,很不情愿地掏出一元人民币,心情沮丧地往花样年华楼上走去。

    “下神将军哪里去?”穿白衣那家伙见我走来,笑容满面的跟我打了一个招呼。

    尼玛,“下神江军”,这个称谓有点特别啊,百家姓里有“下神”这个复姓吗?老子这是头一次听说啊。

    “兄台,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姓下神,只姓‘江’,单名一个‘军’字。”我估摸着那家伙是认错人了,因此客气地跟他讲道。

    “将军说笑了。难道将军不认识我们了?”穿白衣那家伙依然笑态可憨的说道,不过这一句刚说完,他又把他那长长的红舌头伸了出来,差点把老子心脏病吓出来。

    我满脸讶异地看着这两个家伙,然后摇摇头,表示压根就不认识他们。尼玛,看着他们那副长相,真要认识他们,恐怕都要倒几辈子的大霉啊。

    “我是谢必安啊!”穿白衣那家伙说。

    “我是范无救。”穿黑衣那家伙说。

    尼玛,这两个名字,老子压根就没听说过啊!

    我还是很无奈地摇摇头。

    那两个家伙相互对视了一眼。

    “靠,黑白无常你都没有听说过?”穿黑衣那家伙忍不住爆了粗口。

    “黑白无常!”哦,尼玛,难道我到了阴朝地府了?妈呀,我还没有活够呀,连老婆都还没有娶啊,怎么这么快就到了阴间了啊!

    “两位大哥,我的阳寿应该还没有尽啊,你们千万别来抓我啊。”我哭丧着脸对黑白无常说道。

    “将军,我们不是来抓您的。”白无常对我还比较恭谨啊。

    “去办点差事,碰巧路过这里而已。”黑无常冷冷说道。这厮,老是板着一副脸,让人看了就不寒而栗。

    “那就好,那就好,两位慢走,不送,不送哈。”我赶紧埋头往前跑,头也不赶回啊。

    “下神将军今天有点怪异啊。”背后,白无常说道。

    “阳间待久了,久未谋面,见到我们,难免会吃惊的。”背后,黑无常说道。

    尼玛,这是哪跟哪啊,难道老子真到阴间了。

    不行,得赶紧回去啊!回阳间啊,老子还没有活够勒。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