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六章 怪异的水饺味

    “栓子哥,二毛最近这半个月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他现在读初中了吗?”听到二毛那天夜里叫出的那些话,我感到此事也是格外的蹊跷,莫非二毛是被哪个冤死鬼给缠上了?

    “最近这一个月我也没见他有什么怪异的举动啊!他妈生他的时候难产死掉了,这些年来我就又当爹又当妈的,对他的照料也还算细心;二毛这学期在我们队上读小学六年级,每天晚上都是回家住的,要下学期才读初中。”

    栓子的一席话,总算解释清楚了二毛的母亲一直不在现场的原因。

    综合小倩给我的提示,还有就是二毛那天夜里喊出的那些话,我又有了这样一个猜测:二毛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才得了这个怪病的,而那个不干净的东西又跟某个冤死鬼有关!因此要想治好二毛的病,首先就得弄清楚二毛到底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就目前所获得的有价值的信息来看:烤馍,农夫山泉,水饺这三种东西有很大的嫌疑,而农夫山泉只是一钟矿泉水,它的销量一直都很好,按理说不应该出现滞销过期的状况,即使偶尔有一两瓶放得太久,人喝了的话也不可能出现二毛这么大的反应,所以现在嫌疑最大的就是那家蛋糕店的烤馍和面馆的水饺了!

    “江兄弟,我家老祖宗还有没有告诉你怎么救我家二毛啊?”王长树见我听了他们的话后直摇头,又焦急地跑过来问情况。

    “有啊,你家老祖宗说了,要想治好二毛的病,就必须先找到二毛当天吃的那几种食物!”我骗说道。

    “你又在用迷信思想蛊惑人心了!”陈文娟听了我的话之后,显然觉得我的话是根本就不可采信的,老子也懒得去跟她讲我与千年女鬼小倩的故事,反正爱听不听,爱信不信吧!

    “虽然这话听起来确实有些迷信,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也许从这里下手还是一个突破口!”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刻,王队长就站出来力挺我一把,我特么的是多么的激动和感动啊!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陈文娟问。

    “栓子,你带我们去南洋镇上,把你和二毛当天经过的地方再指一遍给我们看看,重点是那个蛋糕店,还有面馆。”王队长道。

    “爹——”栓子将询问的目光投向王长树。

    “江兄弟,你看呢?”王长树又将目光投向我。

    擦,封建思想已经在他的心里根深蒂固了啊看来!

    我特么还是王队长的一个司机勒,这还真有点儿喧宾夺主的感觉,不仅弄得王队长下不了台,也弄得老子很是尴尬啊。

    “我也正是这个意思。”我将目光投向王队长,发现王队长只是还盯着床上的二毛出神;我不由得暗自庆幸:还好王队长心胸开阔啊,要不然我这个司机立马就可以卷铺盖走人了。

    “那好,事不宜迟,咱们赶紧动身吧。”王队长一声命令,我抬腿就往楼下走。

    “江兄弟,快去快回啊,咱家二毛还等着你救命勒!”王长树追出屋子可怜巴巴地跟我乞求道。

    “恩,王大叔,你就放心吧,我们一定会找到救二毛的办法的!到时候你一定要杀只鸡慰劳慰劳我们哦!”

    “别说杀一只鸡,就是十只我也杀!”王长树红着脸跟我回道,我估计他听了这话多少还是有些尴尬的。

    很快,栓子换了一件衣服,跟着我们一起上了王队长的现代汽车。

    大概四十五分钟之后,我将汽车开到了南洋镇上。

    这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文化的小镇,由于它处在江北通往南江的交通要塞上,因此自改革开放以来,这个小镇发展迅速,如今已快赶上某些县城的规模了,一直有“南洋县”的小道别称。

    我开着车首先去了长途汽车站外的一家蛋糕店,据栓子讲,他和二毛当天一下了汽车,就在那个“彩虹蛋糕店”里买了四个烤馍。

    在蛋糕店外面,我将汽车停下。王队长他们跟着从车上走了下来。

    这是一间大概四五十平米的蛋糕店,里面大多卖的是生日蛋糕和他们自制的饼干。

    其时大概是十一点多的光景吧,快吃午饭了,蛋糕店里除了一名懒散的服务人员,并没有什么顾客。

    那个服务人员是一个年轻的女孩,看上去二十多岁的光景,穿一件半绿半褐的工作服。

    见我们走进店里,她慌忙从柜台里站了起来,喜盈盈地对我们叫道,“欢迎光临,请问几位需要点什么?”

    我看了一下别在她胸前的工作牌,上面写了她的名字:周巧巧。

    “你们店里没烤馍卖吗?”我将店内所卖物品环视一圈之后,发现并没有栓子所说的那种烤馍。

    “哦,不好意思,那个东西都是现烤现卖的,当天卖完了也就不卖了;你们如果想买,明天早点儿来吧?”周巧巧微笑着对我说道。

    看来来得真是不巧啊。

    “那东西既然那么好卖,你们每天怎么不多烤点来卖呢?”王队长问。

    “这生意时好时坏的,也不是由我们所决定的;现在天气热了,那个烤多了卖不完第二天就会变味,因此我们情愿少卖点儿也不愿意卖过期的产品。”

    听周巧巧这么一说,我忽然感到这烤馍的嫌疑也就降低了,我又把栓子拉到一边,轻声问道,“你确定你们那天是在这家蛋糕店买的烤馍吗?”

    “当然,这车站附近就这么一家蛋糕店,我绝对不会记错的!”栓子拍着胸口跟我说道。

    “那天你们是不是看着他们现场烤的?”我又问。

    “确实是现场烤的啊!我看到做馍师傅和的面粉然后把做好的馍放进烤箱的!当时买那四个烤馍我们还排了近十分钟的队勒!他们店的烤馍生意确实比较好。”栓子又道。

    “咱们还是去另外一个地方看看吧?”王队长也觉得这家蛋糕店的嫌疑不是太大,于是又让换了一个地方。

    之后,我们又去了栓子买水的副食店,甚至连当初他们去卖猪仔的那个市场都去看过了,我们连二毛是不是在市场里染上了瘟疫或是流感这种情形都想到了,可根据综合情况分析,又将这些统统排除掉了。

    最后,我们去了那家俞记面馆,也就是当天栓子和二毛吃水饺那个地方。

    经过了先前那几个地方的折腾,我们都有些精疲力尽的了,我们都希望可以在最后这个可疑的地方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如果在这里再找不到些眉目的话,我特么可能就得想想小倩是不是在耍我的了。

    俞记面馆座落在南洋镇的一条新修的叫做和平巷的狭窄街道上,这里靠近南洋初级中学校的后大门,不知是因为挨着学校的缘故,还是因为这家店的东西特别好吃的缘故,都已经十二点五十多分了,到这个二十多平米的小店来吃东西的客人都还是络绎不绝的。

    “哟,这家店的生意怎么这么好?”我们几人站在已经爆满的面馆外面,望着忙得晕头转向的店老板夫妇,陈文娟冷不丁的问了这么一句话。

    “这家店有三年的历史了,最开始的时候根本没有这么火暴,差点还关门了,后来也不知什么缘故,每天来这里吃饭的人都把这里挤得满满的。”栓子说道。

    “你怎么了解得这么清楚啊?你又不常到这镇上来?”我望着一脸憨厚的栓子问道。

    “这个初级中学是三年前建的,那时我还在这里当建筑工,当时俞胖子就把这个面馆开起了,那时他卖的面和水饺都很便宜,不过我们几十个工人都没人愿意在他店里吃,因为味道特别难吃。”栓子解释道。

    “后来他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学了手艺,味道一下就变好了,因此来他店里吃饭的客人也就增多了?”陈文娟问。

    后面929字看正版的兄弟们一会儿再来看啊,收了费的不会再收费了,只需重新进入就可以了,此举也是为了打击盗版的无奈之举啊....................

    陈文娟顺手拿起放在桌上的一部手机,(就是没收的我的手机的一部)迅速拨下了我刚才说的那个号码,然后把免提键打开。

    “你拨的号码是空号”。这个声音又在沉闷的审讯室里响起。

    “哼哼,撒谎都不会,你还有什么好说的?”陈文娟乜斜着眼睛瞟了我一眼,眼里竟是鄙夷的神情。

    “那是她的手机卫士把陌生号码拦截了!你们不信,她等一会儿就会给你们打回来。”尼玛,差点把这一茬给忘记了,要不然老子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几个警察听我这么一说,相视一笑,王队长淡淡说道:“好吧,那我们就等几分钟,看看她会不会给你打过来。”

    哦,听他这么一说,我的心情稍稍平静了一些,那是用的我的手机打的勒,她看到了肯定会马上打过来的。

    不过,等了五分钟,她还是没有打过来。

    “麻烦你们再用另外一部手机试试。”我的额头开始冒汗,心里祈求道:尼玛啊,一定要给老子打过来啊,不然老子就死翘翘了。

    陈文娟本来不想甩我,倒是王队长,似乎通情达理一些,耐心更好一些,于是又用我的另外一部手机拨了一遍那个号码。

    又等了十分钟,两部电话还是静悄悄地躺在审讯台上,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尼玛,难道那婆娘昨天晚上失踪了?或者还在床上睡懒觉?

    “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要说?”陈文娟板着脸问。

    “有!你们可以查我的通话记录,从6月16日10点25分到12点30分之间的通话记录,一定可以查到我跟这个号码的通话记录。”我仍然不放弃一点点的希望。

    尼玛啊,那天她至少给我打了两次电话,我又回拨了她两三次电话,这个通讯记录总是抹不掉的吧?

    “我看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刘副,用电脑帮他查一下吧。”陈文娟道。

    “把你的手机号,手机密码报一下。”刘警官对我说道。

    我迅速报出了手机号和密码。

    一两分钟后,审讯桌上的手机响起了短信达到的铃音,估计那是移动公司发过来的查询通话详单的验证码。

    刘警官拿起手机看了一下,然后迅速在电脑上敲了几下。

    “你的意思就是说6月16日10点25分到12点30分之间,你用这个号码给她的那个号码打过电话?”刘sir用一副怪异的表情看着我,迟疑地问道。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