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四章 给二毛看病

    “大叔,我——我不会看病啊!”虽然我也有一颗善良而仁慈的心,我也想把二毛治好,我更想让山羊胡这老家伙给我杀鸡吃,但是特么的我确实不会看病啊!

    “会的,你一定会的!老祖宗说你能救我们家二毛,你一定可以救我们家二毛。”王长树说着说着,眼泪又快掉出来了。

    nnd,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守着我哭肯定是一件很不吉利的事啊!可我又能说些什么呢?

    “江军,人家老祖宗都托梦来了,而且咱们也到这里来了,你就上楼去走个过场吧——确实不行的话,死马当活马医,明白我的意思吗?”王队长见我左右为难,于是将我拉到一边,小声劝说道。

    “如果我治不好,他们会不会找我麻烦啊?”我又道出了自己心中的担忧。

    “这个我早就帮你给他们说了啊,治不好肯定不能怪你,有我在这里给你压阵,你怕什么?——这样,我再帮你跟他们说说。”王队长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扶起跪在地上的王长树道,“老哥,你孙子的病,小江可以帮着瞧瞧,不过若是治不好,你们也不要怪罪他。”

    “我们肯定不会怪他啊,这不早就说好了的吗?你们要是不相信我,我可以发毒誓!”王长树信誓旦旦地说道。

    “我们相信你,你就别下毒誓了!”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

    “谢谢——”王长树眼含热泪,拉着我的手就往楼上走。

    王队长和陈文娟跟在我们后面。

    上了二楼,王长树将我领进一间十来平米的卧室内。

    这间卧室的墙壁不知是没有粉刷还是被粉刷成了灰色的,看起来很是灰暗;地上也没有扑地砖,全是水泥打成的。王长树的孙子二毛躺在一架罩了蚊帐的双人床上,那张床看起来也就一米五宽的样子。

    屋子东面的角落里还放了一辆捷安特的自行车,另外就是一张古朴的书桌,书桌上还有一盏台灯,一些书本。

    尽管是白天,屋子里还开了电灯,但我仍然感觉这间屋子的光线十分昏暗,可能是因为这间屋子的窗户不朝阳的缘故吧。

    我怀着忐忑的心走到二毛的床前,见这个依然是一脸稚气的少年大热天的盖着一床厚厚的棉被,脸色不但不发红,反而已经发青;他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看上去就像已经死去了多时一样。

    擦,这王老二该不会让老子给一具尸体看病吧?老子可不是神仙会起死回生之术啊!

    “这——这——这么热的天他怎么盖这么厚啊?他的脸怎么这么青?”我吱唔着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我们也不想给他盖这么厚啊,可是他全身一直都很冰冷,实在没有办法了,我们才把冬天的棉被盖在他身上的。”王长树回道。

    尼玛,全身冰凉?会不会真是早死了啊?

    听得此话,王队长慌忙走到床边将两根手指横在二毛鼻子跟前一探,然后又将耳朵贴到他胸口一听,沉声而道,“还有一点儿气,不过气息很弱。”

    “他的脸是去了南洋的第二天早上开始发青的,当时我们就急着往医院送,哪里料道送了几个医院还是没治好;不过先前他的呼吸倒是还有力,只是到了这几天,呼吸就越来越微弱了。”先前跑下楼来那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婆站到床边跟我们解释道,看样子她应该就是王长树的老婆子。

    我们说话的这个当头,柱子他们一家人也围到了二毛的卧室外面看热闹;陈文娟,王队长,我则跟着二毛的爹栓子,和王长树两夫妻站在这间小屋之内。

    “看二毛的脸色,他好象是中了毒啊!有银针没有?”王队长毕竟是老刑警了,检查尸体也有十到二十年了,他似乎一眼就看出了些端倪。

    “有,我这就去给你拿!”原来王长树这些年身体不太好,全身毛病多,经常吆喝全身酸痛,他老婆子就到镇上买了一套银针回来给他扎针灸。

    很快,王长树就取来了银针,递到了王队长手里。

    我见王队长动作娴熟地将银针往二毛的耳根上,手上等几个重要部位一扎,然后拿到眼前一看,惊异地叫道,“居然没有中毒的迹象!”

    我看着那根并没有发黑的银针,问王长树道,“你们送到医院打ct没有啊?医生说二毛是什么病没有?”

    “ct,彩超,b吵,胃镜全照了,根本就查不出什么病,连所有的医生都没有办法了,这不才带回屋里来了么。”王长树垂头丧气地说道。

    擦,这些都检查遍了都查不到病情,难道是撞到鬼了?

    正当老子疑惑不解时,我忽然感觉有一双眼睛在东面的墙角虎视耽耽地盯着我们,可当我抬头仔细一看时,那双眼睛又不见了踪迹。

    莫非,这屋里还真闹鬼了?

    nnd,要是那本捉鬼秘籍或是七星铜钱剑还在我身上,说不定老子还可以大显神通一番勒,只是这两样法宝,如今都不见了踪迹啊!倘若这屋子真闹了鬼,我不是还束手无策?这让那桂老前辈钦点来救人的我情何以堪啊?

    “江兄弟,这该怎么办啊?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我孙子啊!”王长树见我们三人都沉默不言了,他又眼巴巴地将希望投到了我身上。

    “好——让我想想。”我琢磨这事肯定另有玄机,何不找小倩这y的问问是什么情况呢?

    “你还真能想到办法?”陈文娟冷不丁地从我背后冒出这么一句话,差点把正聚精会神想问题的我的尿经给闪了,擦,这婆娘,说话就不能温柔点儿?

    就在我们说话的这个当头,王队长又掀开棉被,将二毛的全身上下都仔细地检查了一番,也没有发现什么特殊情况,到了此时,他也感到有点儿黔驴技穷了。

    “喂,江军,你哑巴了,我在问你话勒。”陈文娟见我半天没有鸟她,感觉掉了面子,很是不爽地用她的手靠了一下我的胳膊。

    “能,当然能想到办法!”我心想这婆娘不是一直瞧不起我吗,我这次一定要做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来,好让她y的刮目相看一番,到时候她指不定还能以身相许勒,戛戛。

    “江兄弟,那请你赶紧帮我们二毛看看吧——”王长树听说我能想到办法,又迫不及待地催促了一番。

    “好,我马上想办法,不过,我现在有点尿急,我要先上个厕所。”因为要问小倩问题,我又不好在这么多人面前自言自语的,况且老子现在还不知道小倩到底有没有回到我的折扇里面啊,我得先去个人少的地方看看情况再说。

    “我带你去!”栓子急急说道。

    “你不用带我去,你告诉我在哪里就好了。”我对栓子说道。

    “额,就在三楼的楼梯中间。”栓子尴尬地回道。

    “好。”我点点头,也不顾众人是什么反映,径直朝三楼的楼梯间冲去。

    一进了厕所,我就把折扇拿了出来,谢天谢地,小倩总算是回到了折扇上面。

    “小倩,姑奶奶,赶紧出来一下。”我急急叫道。

    “主人,不是跟你说了吗,你不能在男厕所里叫我现身的。”小倩又通过隔空传音的方式对我说道。

    “哎呀,你就是想献身我也摸不到你的身体啊,我就是想叫你出来问几个问题。”俗话说救人如救火呀,既然答应了王长树要救他孙子,老子就得赶紧想想办法啊。

    “你又耍无赖,我才不出来!不过,你有什么问题就尽管问吧,我都听着勒。”

    擦,特么的又不现身,又是老子一个人自言自语,这特么也太不给老子面子了!

    “哎——从今以后,你还是不要叫我主人了吧!”

    “为什么呢?”小倩疑惑地问道。

    “因为我特么的说什么你都不听我的啊!”我有些生气地说道。

    “那好吧,那以后我就叫你公子吧?”

    擦,我原本以为说了这话小倩就会立马现身的,没想到她却这么说,老子瞬间碉堡了。

    “行了行了,不扯了,我问你正事儿吧,那个二毛是怎么回事啊,你赶紧给我算算。”

    “公子,我早算到了一切前因后果,不过我只能告诉你的是,二毛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惹祸上身了,你若是想救二毛的话,必须先找到那种不干净的东西。”小倩这y的改口还改得真快啊,真是一只说一不二的鬼啊,看来以后老子得小心点了,要不然她一生气了说要切我的弟弟,那还得了?

    “你既然已经算得了一切的前因后果,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怎么弄就可以了?非得要我拔一层皮出来啊?”我很不爽地问道。

    “这是天意,也是你的命理所决定的,公子,请你体谅我的苦衷啊——对了,风大师送你的那两本秘籍还有七星铜钱剑我也给你找回来了,这次或许你可以用上了——”

    擦,小倩这么说,莫非那二毛是被鬼给缠上了?nnd,风大师既然留着小倩来帮我,可又不帮我干正事,难道这一切也是上天故意安排的?不会再学唐三藏一样搞个九九八十一难来考验老子吧?擦,若真是那样,老子就悲催了啊!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