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六十二章 熊抬棺

    “老祖宗的棺材到底怎么了,你把话说清楚啊?!”山羊胡王长树(王老二)摇着栓子的胳膊,竟是一脸的焦急。

    陈文娟和王队长惊闻此声,也从一楼客厅里跑了出来。

    “老祖宗的棺材不见了!”栓子说完这话,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啥——不见了?这大白天的它还自己遁了土不成?”王长树一脸的讶异。

    别说是他,就连我们都感到好奇。

    我偷偷地让小倩告诉我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小倩却只说让我继续往下听。

    “不是遁土了,而是被——被熊瞎子给抬走了!”

    栓子此语一出,又是震惊四野啊!

    “熊瞎子?咱们这老屋山都十几年不见熊瞎子了,怎么又钻出熊瞎子来了?”王长树显然还不相信此话。

    这个时候,柱子和王老头他们一大家子也急急从老屋山上下来了。

    “怪了,今天这事邪门了!”王老头一走到王长树的屋前,就黑着脸说了这句话,当他见到一身警服的王队长时,仿佛见到救星一般,上前紧紧抓住他的手,激动地说道,“王老弟,快,快去看看,熊瞎子把咱们老祖宗的棺材给抬走了!”

    起初,栓子说他们老祖宗的棺材被熊瞎子给抬走了,我们都还不太相信;不过王老头说出这话了,我们也是深信不疑的了,只是我们心中似乎都有一个疑问,那就是这所谓的熊瞎子是怎么把死人的棺材给抬走了的呢?它是学人那样抬的吗?

    “王老哥,别急,有什么话好好说。”王队长拍着王老头的肩膀安慰道。

    “大哥,这熊瞎子又没有手,它怎么就能把老祖宗的棺材给抬走了呢?”山羊胡王长树紧跟着问道。

    “别提了,我们刚上到半山,离老祖宗那新坟还有半里地的时候,忽然从林子里蹿出四只熊瞎子出来,当时我们以为它们要出来吃人,都吓得使劲地往山下跑;可我们跑了一阵,发现它们并没有追来,我就觉得这事儿有点奇怪,于是就让跑得快的柱子和栓子两兄弟回去看个究竟,结果你猜他们看到了啥?”王老头的话声情并茂,听得我们都是一惊一乍的。

    “看到了啥,你赶紧说呀?——栓子,你快说!”老二王长树此刻那是心急如焚啊!老祖宗的棺材要被熊瞎子弄跑了,那还得了?若是因这事得罪了老祖宗,那他的孙子还能有救?

    “爹,我看到那四只熊瞎子竟学人一样,抬着老祖宗的棺材就往林子里钻了!”栓子战战兢兢地从地上爬起来,张大嘴巴说道。

    “啥?学人一样?扛着大木棍,把棺材抬着走的?”王长树的眼睛瞪得老大,我们同样是惊异万分啊。

    “不是,它们根本就没用木棍,而是直接站起身,用它们的手——不,是用它们的爪子直接抬的棺材!”柱子抢着说道。

    “这熊玩意儿还成了精了?就是四个人直接用手抬那棺材都不方便啊,它们还能学着人样抬着棺材跑得风快(像风一样快)?”王长树又问。

    “二爷爷,那四只熊确实是那么抬着棺材跑的,我后来也跑去看了!”王老头的孙子,也就是先前瞪我那个眼镜小青年也说道。

    听了这几人的描述,我们也就相信王家老祖宗的棺材是被熊瞎子给抬走了。

    “哎呀——完了,那几只熊瞎子是不是把咱们老祖宗的棺材抬到它们的洞里去了,它们是不是想把老祖宗的尸体从棺材里挖出来吃了啊?”王长树哭着脸,在他家小洋楼外大声叫嚷道,看起来竟有些精神失调。

    “那老祖宗不是要怪罪我们了?天啦,这是造的什么孽啊,咱们老王家看来要大难临头了啊!”老二王长树这么一吆喝,老大王老头也跟着起哄。

    “两位老哥,你们都别急,据我所知,这熊瞎子虽然厉害,可它们是从来不吃死人的。”王队长安慰道。

    “你们看到那四只熊瞎子往哪里去了没?”陈文娟盯着柱子和栓子两人问道。

    “我们远远地跟了一阵,后来又从林子里钻了两只熊瞎子出来,我们一见它们是朝我们这个方向奔来的,以为是它们发现了我们,于是我们就跑下山来了,哪还知道它们跑到哪里去了啊!”柱子回道。

    “王队长,你快想想办法,帮我们找找老祖宗的棺材,如果因为这事老祖宗怪罪下来,我们老王家可能就有大祸了!”王长树拉着王队长的手急切地请求道。

    “老哥,别急——你们家有猎狗没有?”王队长拍着王长树的肩,镇定地问道。

    “猎狗没有,土狗到是有一两条,都关在后院里。”王长树回道。

    “土狗也可以,这熊瞎子的味儿大,狗的鼻子很灵,带上这两条狗应该能找到那几只熊的踪迹。”王队长道。

    “那——那咱们就赶紧上山去找吧?”王长树急急问道。

    “好,选几个跑得快的,身体壮的男人跟我走吧,其他女同志就别去了。”王队长瞟了眼前的一干人,对王老头和王长树两兄弟说道。

    “那行,柱子,栓子,小强(小眼镜),你们带上扁担和菜刀,牵上咱家的大黄和小花(两条土狗),跟着王队长一起去,——江兄弟,麻烦你也去一下吧?”王长树把殷切的目光投向我。

    我本来想问问小倩我要不要答应的,不过在这么多人面前,我又不好自言自语,小倩也没有给我来个友情提示,我更不好意思说no,于是只好强作欢颜地点头表示同意。

    “老二啊,咱们也跟着一起去吧?”王老头显然有些不放心。

    “我们当然也要去!”王长树道。

    “你们还是别去了,若真有熊追来了,你们的腿脚也不麻利啊!我虽然有枪,可在那熊玩意儿面前,也只是摆事了。”王队长听说那两个老家伙也要上山,就劝他们不要跟去。

    “是啊,爹,二叔,你们还是不要去了,有我们几个人去就够了!”柱子也劝说道。

    王长树望了王老头一眼,喃喃而道,“那咱们两兄弟就不去了?”

    “他们说得也是在理,我刚才下山的时候崴了脚,走路也不方便了,我们就在山下等着他们吧。”王老头回道。

    王长树跟着点了点头。

    栓子这时跑到后院去牵狗去了,王长树则赶紧从他家小洋楼里拿了两把菜刀,两把弯刀,两根扁担出来。

    “王队长,你用这个——”王长树将一把明晃晃的菜刀递到王队长跟前。

    “哦——这个我用不上,我还是习惯用枪,放心吧,我没事的!”见到那把菜刀,王队长尴尬地笑了笑,然后推给柱子用了。

    “江兄弟,你来上一把?”王长树又将另一把菜刀递到我的眼前,我想我也是去凑凑热闹的,犯不上拿那么大的玩意儿,于是指着手里的长扁担道,“我还是用这个吧?”

    “那好,这个给你!”王长树将一根一米多长的扁担递到我的手上。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陈文娟又对王队长道,“王队长,我也跟你们去。”

    “小陈,你还是别去了,你都饿了一晚上了,早饭马上就做好了,你还是先把早饭吃了在这里等我们吧。”陈文娟是江北市公安局的,王队长可不想让她在去南江市的中途中有什么闪失。

    “是啊陈姑娘,我们家老婆子马上就要把早饭做好了,你还是在我们家里等王队长和江兄弟他们吧。”王长树知道此事有一定风险,一个姑娘家的去做这事,肯定不太妥当,于是也来劝说。

    “那好吧,你们快去快回!”陈文娟撇了撇嘴,也不好再说什么。

    我拿着扁担,跟着王队长他们几人,就此往老屋山走去。

    栓子拉着大黄,提着一把菜刀,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柱子拉着小花,也提着一把菜刀,跟那个小眼镜强子走在队伍的中间。

    我先前本来是走在王队长前面的,后来因为我想问小倩问题,于是故意撒了一泡尿,走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小倩,你说我们能找到那老前辈的棺材吗?”我拿出折扇,边走边问小倩道。

    “找不到。”没想到,小倩回答得很是干脆。

    “擦,竟然找不到,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啊,害得老子白跑一趟啊!”我很是不爽地小声叫道。

    “我也是刚刚才算出来的,主人,实在不好意思啊!”小倩又道。

    “你现在告诉我了不怕泄露天机?”我疑惑地问道。

    “这件事情不会改变你们这里任何一个人的命理,因此我说出来上天也不会怪罪我的。”小倩解释道。

    “擦,那我现在可以回去了?我已经一天一夜没吃饭了,现在正饿得慌勒!”我又问小倩。

    “当然可以。”

    小倩的话刚说完,走在我前面大概十米远的王队长忽然回过头来对我大声说道,“江军,你在跟谁说话啊?赶紧跟上来啊!别掉队了!”

    “我没跟谁说话勒!”我寻思着要不要告诉王队长小倩跟我说的事实,也就在此时,大黄和小花忽然汪汪的狂叫了起来。

    我寻声望去,只见前方二十米多远的树林处,一个穿灰色道袍的道士忽然出现在了我们眼前,此刻他正坐在一块大石之上,手持拂尘,闭目养神一般。

    擦,这个道士怎么这么眼熟啊?

    “施主,不要再往前走了,贫道到此,是特意来告诉你们一件事情的。”当栓子牵着大黄正准备从那道士身边经过的时候,那道士忽然睁眼开口说话了......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