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七章 坟墓边的脚印

    看到墓碑上那一行关于死者生卒年的小字,我忍不住手贱地掰起指头一算,卧槽,这个桂永珍老大妈居然活了一百七十八岁!

    真乃世间第一奇闻也!

    据我所知,近两百年来,在我大中华活得最长久之人,乃是潜居于陕北青化寺道佛双修的吴云青大师啊!百度百科显示,吴云青大师生于公元一八三八年六月五日,卒于公元一九九八年九月二十四日,活了整整一百六十岁!万万没想到这个桂永珍老大妈,居然比他还多活了十八年啊!

    可是为什么我就不知道呢?广大的网民朋友也不知道呢?万能的百度百科也不知道呢?

    擦,该不会是刻碑师将“九”字刻成了“八”字吧?死者应该是生于一九二五年的吧?如果真是刻碑师把数字刻错了的话,那此事也就不足为奇了!

    “江军,赶紧下山给我们开车,你愣在这里干什么?”陈文娟一直走在我们三个人中间,走了一阵她见我没跟在她屁股后面,而是站在那几个烧纸的人后面看着墓碑发神,于是她又走回来催促我赶紧下山。

    我当时不知是一时好奇,还是头脑发热,竟丝毫不顾陈文娟的催促,反而拍了拍跪在地上一年轻小伙的后背,很是白痴地问了一句,“那个,朋友,你是这墓主的后人吗?这个墓碑上面的字,是不是有一个刻错了?”

    “哪个字刻错了?”年轻小伙回过头来,我见他戴副眼镜,本来很斯文的脸,此刻就像要吃了我一般。

    跟着,另外五个男男女女也回过头来,一脸愤然地看着我。

    “快走,别多管闲事!”陈文娟见那几个男女老少甚是愤然,害怕生了是非,慌忙来拉我衣角。

    不过此时,我还是有些死脑筋,我并没有理会陈文娟,反而指着墓碑上那个“八”字对几人说道,“你们看,这个‘八’字是不是刻错了,应该是个‘九’字吧?”

    “怎么会刻错?我家老祖宗就是一八二五年生的,她活了整整一百七十八岁!”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头,看上去六七十岁的年纪,听我说墓碑刻错了,两个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若不是他旁边另外一个中年人拉住他,我估计他就要给我两个大耳巴刮子了。

    陈文娟先前本来是一个劲儿地要拉我走的,不过当她听说墓主居然活了一百七十八岁的时候,她竟也不由得停下脚步,往墓碑上多看了几眼;王队长似乎也听得了风声,他也过来看热闹了。

    “什么——活了一百七十八岁?这么长的寿命!当时你们怎么不给老奶奶申请吉尼斯世界记录啊?”我又异常惊奇地问那个穿土布黑衣的老头子道。

    “啥?记你死世界记录?就是人死了还去登个记?有钱拿没有啊?”老头子阴阳怪气地问道。

    “额——这个——好象有,又好象没有。”当我听到“记你死”那三个字的时候,我瞬间石化了,这特么没文化,多可怕啊!居然可以把“吉尼斯”念成“记你死”,不得不说,他的想象力实在是太丰富了!

    “没钱那你让我登记个啥啊!这不是瞎扯淡嘛!”老头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我特么也懒得跟他解释,正当老子准备转身离开不跟他一般见识的时候,老头又问他旁边的一个中年人道,“柱子,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爹,现在是公元2010年的6月26日早上七点十八分。”那个看上去有四十多岁的叫柱子的中年人回道。

    “公元2010年6月26日,正是庚寅年农历五月十五,宜祭祀,出火,开光——”老头一边喃喃自语,一边连连点头,继而又道,“还有两分钟就七点二十了,赶紧放炮,准备起铲子破土!”老头一声命令,跟着就拾起放在坟头的一把扬铲,同时亮出了自己手腕上的一块老式手表。

    “爹,咱们不等二叔他们一起来了再动手么?”柱子有些吃惊地问。

    “不管他了,老祖宗昨天晚上给我投梦说了,必须在早上七点二十分准时破土,方可保住她的不腐之身。”老头紧盯着手表说道。

    “爷爷,咱家老祖宗都死了七八年了,棺材都可能烂成渣了,她的肉身怎么可能还没*呢?再说了,她那话还是在梦里对你说的勒,怎么可以当真啊?”先前瞪我那个年轻眼镜男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泥土,很不信服地说道。

    “住嘴!你这个小兔子崽子,在咱老祖宗面前怎么能说这话?你就不怕天打五雷轰?!我告诉你,她不仅在昨天晚上的梦里对我说了这话,还在七年之前她临死的时候对我说过这话!”老头子又气又急,差点没挥起铲子拍到那眼镜小子的脑袋上。

    小眼镜听了这话,登时吓得沉默不语。

    “爹,老祖宗真的是活神仙吗?她还能算到她死了七年以后的事情?如果她真那么神的话,为什么她不保佑咱家现在富起来呢?”柱子旁边的一个中年妇女跟着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同样疑惑不解。

    听了这几个人的话,我算是听出点眉目来了,他们一大早来到这里,又是点香又是烧纸的,原来是给墓主迁坟;不过让我感到颇为好奇的就是,老头还说什么七点二十动土就可以保住墓主的不腐之身,难道现在这坟里的人尸体都还没有*?这可都死了七八年了啊!虽然我也听说过一直沉睡在地下的千年之尸辛追在出土时,外形完整,颜色新鲜,肌肤柔软而富有弹性,甚至在往她的体内注入防腐剂的时候,她的血管还会突起,但那毕竟也是世间罕有的例子啊!我想泱泱华夏五千年,也只出现过这么一具充满了神秘色彩的千年湿尸吧?

    “春花,你在老祖宗面前怎么能说这些俗话呢?——柱子,管好你的媳妇!”那老头听得中年妇人之话,又是一脸的不悦。

    “爹,我知道了。”柱子低着头回了一声,中年妇人春花赶紧闭口不言。

    “爷爷,七点十九分了!快点鞭炮吧,不然老祖宗就怪罪咱们了!”一个扎马尾的年轻女子说道,听她的口气,应该就是那老头的孙女。

    “柱子,点炮!”老头拿着手表,神情依然严肃。

    中年男子柱子听得命令,赶紧点燃了放在坟边的鞭炮。

    王队长和陈文娟似乎对他们的事情都不怎么感兴趣,两人提上腿又往山脚走去;我为了看看那墓里的尸体到底有没有*了,于是跑到王队长面前骗说道,“王队长,我发现了一件怪异的事情——”

    “什么事情?”王队长有些愕然。

    我害怕那几个人听见我的话,于是将嘴凑到王队长耳朵跟前,小声说道,“昨天晚上不是下了雨吗?”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王队长觉得我有些大惊小怪。

    “如果一个人从下过雨之后的地上走过,会留下什么?”我故作神秘地问道。

    “脚印!”王队长不愧是老刑警啊,居然一下子就能想到这个。

    “是脚印!我刚才仔细看了,有一个脚印,沿着我们来的方向,一直延伸到了那坟墓的边缘。”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王队长惊得目瞪口呆。

    其实,坟边那些脚印都是那一家老小几口人的。而我们来时路上的脚印,当然是我们三个人的,我这么说,无非是想让王队长留下来陪我看看稀奇而已。

    “我的意思就是,那个脚印是从坟墓里走出来的!”我又神秘兮兮地骗说道。

    王队长听我这么一解释,更是惊得合不上嘴巴,他马上就折回到那坟墓边去看个究竟。

    此时,那一家人也放完了鞭炮,其中几个男人更是拿起了扬铲开始挖土了。

    “江军,快说,你究竟对王队长说了什么?”陈文娟见王队长蹲在地上,却不下山了,于是走到我面前不分青红皂白就揪住我的耳朵,又恢复了她那小辣椒一样泼辣的性格。

    “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脚印!一个从坟里走出来的脚印!”为了不受暂时的皮肉之苦,我又对陈文娟撒了一个弥天大谎。

    陈文娟听了显然也是被震住了,她赶紧跑去坟墓周围的路上看个究竟。

    “王队长,江军说的是不是真的?”陈文娟问蹲在地上看着一个脚印出神的王队长道。

    看着他们那么专注的样子,我心里偷笑道:真的才怪!

    不料王队长的一句话,却让我直接碉堡了:“真的!这个脚印的确走到坟墓边就消失了!”

    “会不会是那些人的脚印?”陈文娟眼指正在挖坟的那几人问。

    “不会!他们全部是大脚,这应该是一个小脚女人的脚印,她穿的鞋也不像是我们在商场能够买到的。”王队长正然说道。

    “小脚?——你是说这个女人的脚很小?”陈文娟问。

    “我的意思是,这个女人是裹过脚的,并不是指小女生的脚或是女人的脚小。”

    “裹过脚?”陈文娟惊得目瞪口呆,“现在还有哪个女人裹脚啊!”

    “对,怪就怪在这里了!只有古时的女人才裹脚啊!”王队长的这句话,又让老子的心紧张了起来,尼玛啊,老子不过随便一说,怎么竟真的钻出这么一个诡异的脚印啊?

    正思索之际,我的眼睛又不由自主地瞟到了那块墓碑之上。

    对了,这个墓主不是生于清朝的吗?她们那时可是要裹脚的啊!擦,难道是她昨天晚上从坟墓里钻出来了?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