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六章 奇异之墓

    只听一声闷响,王队长手中的那根木棍便在惯力的驱使下,穿过大粽子张起的嘴巴,一直刺穿了他的后颈!

    擦,没想到王队长这么有才啊!

    我对他的敬仰之情又如黄河一样泛滥了!

    不过,那大粽子似乎根本就感觉不到疼啊!他娘的,我忘了他是没有知觉的啊!老子还差点高兴得欢呼起来勒!

    “江军,快跑!”

    王队长见那大粽子两手一摆,便硬生生地把他手上的木棍弄断了,于是他果断地把我往旁边一推,又飞起一脚向那大粽子的脑袋踢去!

    那大粽子可不是吃素的啊,货真价实的僵尸,王队长那一脚踢在他脑袋上,尽管把他眼眶里的蛆虫都踢飞了,但他也只是脑袋稍稍地歪了一下,然后又伸着双手向往队长发起进攻了。

    “江军,快去把那根红线拔出来,缠在他身上!”陈文娟眼见王队长有难,她在一旁也是看得焦急,情急之下,她就叫我去拔红线,而她自己则四下寻找可以用来袭击大粽子的武器。

    “红线根本就拔不动啊!”

    一是我胆子小不敢进那小黑屋,二是王队长刚才就去拔过了,确实连他都拔不动啊,我又能奈它如何?因此陈文娟让我去小黑屋拔红线的时候,我一口就回绝了。

    再说,我特么现在碰到那红线也要冒火不说,还要被弹到门外边去啊!但是话又说回来了,我从茅草屋出来的时候碰到那红线根本没什么事情啊!如果我也学大粽子从没有红线的地方进入那个茅草屋,再从红线那里迈出去的话,我是不是同样没事呢?那样的话,我们不就可以以红线为依托,在茅草屋周围跟那大粽子绕来绕去了?

    想到这里,我就指着茅草屋侧面那个大洞对王队长大叫道,“王队长,快从那个洞钻进去,等大粽子跑进茅草屋的时候,你再跳到红线外面,这样就可以累死他y的了!”

    王队长听了没有吱声,直接就向那个洞口跑去了,看来他完全觉得我说的话很是在理吧!

    此时的风已然变小。

    王队长这一跑,那大粽子又嗅着他的气味而去了,不过当大粽子一蹦一跳的经过我身边的时候,他竟犹豫了片刻,然后又猛然对我发动攻击了!

    擦,这是特么的什么情况啊?!

    我本来又摒住了呼吸准备再次瞒天过海的,哪里料道这次风铃声没有响,那大粽子居然也向我张口了!

    刺奥草,老子忽然想到,我特么有祖传的狐臭啊!难怪这家伙追到我身边就不追王队长了,原来是老子身上的味道太浓了!

    再也来不及细想了,我开始朝茅草屋侧墙那个大洞冲去。

    王队长和陈文娟在一旁看着大粽子对我紧追不放,似乎感到很是不可思议。

    虽然那大粽子追得我心慌,但是总算还好,那道红线对他还是很管作用的!而且我从茅草屋里面跨出那红线依然是没事的,没想到先前所有“歌德巴赫”似的猜想都是正确的啊!我真是佩服自己的先见之明啊!

    不过话说,我就这么一直围着这个茅草屋跑来跑去,我也是挺累的啊,而且我一晚上没吃饭了啊,再这么跑下去老子不跑虚脱才怪啊!不行了,这样做坚决不行了!必须得想一个一劳永逸的办法啊!

    每当那大粽子碰到红线嗤嗤地冒着火花时,我就又想到一个问题——僵尸是不是也怕火呢?答案是肯定的!因为僵尸不过是一具尸体而已,而尸体是可以被火给烧化成灰的啊!可是我们现在去哪里找火呢?

    一想到这里,我忽然又想到了王队长身上还有个打火机啊!

    我如果将那打火机扔到大粽子张起来的血盆大口里,然后再让王队长一枪打爆那打火机的话,那会是什么后果呢?

    哈哈哈,后果当然是那大粽子的嘴巴被炸飞啊!

    一想到这个好主意,我就立即问王队长要起了打火机。

    王队长先前还不明白我意,不过当我将手指向他的枪和那大粽子的嘴巴时,他立刻明白了过来。

    天,一点一点地亮了一些。

    根据电影和小说中的故事情节来看,僵尸也是怕光的!为什么此时大钟那死鬼还紧追着老子不放呢?我估计是天还没有足够亮的缘故吧!或者说他已经没有了眼珠子,根本就不怕见到光的缘故吧,不过,我已经想好了对付它的办法啊!

    在围着茅草屋跑了第一百零一圈后,王队长跑着步子将打火机塞到了我手上,他同时从后腰掏出了他的手枪;我们准备好一切,并由我再次将大粽子引进茅草屋以后,我猛然鼓起很大的勇气重新站定,直见到那大粽子又一次的张开血盆大口之后,我才将打火机讯猛地向它的嘴巴里掷去,身子紧跟着蹲在地上;王队长则迅速抓住机会,在距那大粽子两米远的地方,嘭然一枪放出,打在那打火机之上,只听“轰”地一声碎响,那大粽子的嘴里竟同时冒出了火花和白烟。

    陈文娟见到这个架势,提起桌上的马灯,拧开装油的盖子,猛然又向那大粽子冒火的嘴巴掷去;那马灯里残余的煤油遇到火花之后,迅猛地燃了起来,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那马灯又在大粽子的脸上炸开了,这样一来,大钟那死鬼的尸脸就炸得面目全非了!

    我见那死尸整个头部都着了火,且越来越大,竟将他脸上的尸油都烧得吱吱作响了,心想这y的这下总算over了吧?不过闻到那股怪味,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就想到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它送到十八层地狱去,于是我又捡起地上早被撕碎的茅草往大粽子的身上扔去。

    很快,那大粽子全身便着了火!

    风铃声再次响起,而那大粽子的鼻子却被烧坏了,因此他现在根本就嗅不到我们任何气息,也无法向我们任何一个人发动进攻;我见他像木头一样站在原地,任凭那大火焚烧,看来它也是气数全尽了啊!

    失去了控制的大粽子很快倒在了地上,并引燃了地上的茅草。

    我们三人赶紧跳出了茅草屋子。

    望着那燃得正旺的大粽子,王队长竟有些黯然伤神。

    我知道他还在为大钟的事感到自责和难过。

    “那个——那个老太婆还在里面!”为了转移王队长的注意力,将他从悲伤的情绪之中拉拖出来,我又将话题扯到了那个诡异的老太婆身上。

    我本以为那老太婆还睡在小黑屋的大棺材里面,不料王队长却道,“那老太婆和大黑棺材早就不见了!”

    擦,棺材都不见了?难道它还会不翼而飞?

    “不见了?难道那老太婆还真是一个老巫婆?”经历了这一夜的折腾,陈文娟似乎也成熟了许多,说起“老巫婆”这三个字来时,她的语气格外凝重,我在想,她是不是已经接受了这个世界还有另外一些神秘东西存在的事实?

    “别说了,这里邪门得很,这座山都邪门得很!——既然咱们都已经出来了,而且天也马上亮了,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王队长对我和陈文娟催促道。

    就在我们谈话之时,一个鬼魅的黑影从那着了火的茅草屋后面跑出,直向着我们先前来时的一条小路跑去了。

    看他那背影,又像是先前那老和尚,又像是另外一个人。

    “果然是有人用摄魂铃在控制大钟的尸体!”王队长见到那个黑影后,赶紧提腿就追。

    我和陈文娟对那混蛋也是深恶痛绝,于是我们也跟着追了上去。

    本来我们与那黑影的距离也没有多远,不过因为他跑得太快,而且我们又一晚上没吃东西,很快我们又不见了他的踪影!

    这时,东方已经大白!

    下山的道路虽然九拐十八弯,但究竟哪些是上山的道路,哪些是下山的道路,我们还是分辨得清楚的。

    “怪不得我们昨天晚上走迷了路,原来这山上这么多条小路!”看着那些纵横交错的小路,王队长不由得感叹道。

    “怪了,这座山上连户人家也没有,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路啊?”陈文娟看着地上那些蜿蜒盘杂的小路,异常惊讶的说道。

    “怎么会没有人家呢,这地上不是到处都有人家吗?”我指着四处林立的墓碑,诙谐地说道。

    没想到,经历了昨天晚上那惊险的一幕,我的胆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看到那么多的墓碑,现在居然一点儿也不感到心惊胆颤了。

    “别说了,赶紧快离开这里。”王队长害怕事情再次生变,又一次地催促我们离开这里。

    我和陈文娟肯定是不愿在这里多待一分钟的,他这一吆喝,我们自是抬腿就走。

    大概走了十来分钟,我们依然没有走到山脚,估计是在半山腰快到山脚的时候吧,我们忽然发现了五六个男男女女跪在一座坟前烧纸点香。

    看那坟墓也不像是新埋的,而且现在也不是扫墓的时候,为什么这么一大早那几个人却在那坟头上磕头烧香呢?

    本来我们三人都不想再管闲事的,不过下山的路好象必须要从那个坟前经过,于是没奈何啊,我们又只有向走那几个人跟前走去;当我就要从匍匐在地的那几个人跟前走过时,我特么恍然瞟到那墓碑上竟然刻着这样几个大字——“桂永珍之墓”。

    其实,这几个字本来也没让我有多吃惊的,最多也只是第二次见到它而已嘛,不过让老子感到非常吃惊的是旁边那几个字啊——“生于一八二五年八月二十日,卒于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六日”......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