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五十章 神秘的忠告

    听到我那吓破了胆似的声音,陈文娟慌忙提起马灯,往她前面一照,一口大黑棺材便清晰地在我们三人面前显现了出来!

    “啊——”陈文娟跟着一声尖叫,精神几欲崩溃,手中的马灯随之“啪”地一声跌落在地,仅有的一丝光亮顷刻间荡然无存。

    我们陷入了一片更加恐怖的黑暗之中。

    “别怕,有我在!”一直站在陈文娟身后的王队长赶紧捡起地上已经熄灭的马灯,拉起陈文娟就往外面的小屋走。

    我更是跑得比兔子还快,但也仅限于跑到外面有张桌子那个小屋,因为茅草屋外面还下着瓢泼大雨勒,我就是想冲出这里也得有被大雨和黑夜亲吻的勇气啊。

    “我们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啊!今天竟遇到这些破事!”暗夜里,陈文娟又呜呜地哭了起来。

    也难怪,一个女孩子,一大晚上的先是看到了鬼火,现在又撞见了棺材,就算有再强大的内心,也经不起这么猛烈的冲撞啊。

    “江军,赶紧过来,咱们三人围在一起。”王队长以为我不在他们身边,直召唤我跟他们俩围在一起;事实上,早在他们出了放棺材那间小屋之后,我就粘在了陈文娟身边。我心里琢磨着:这么如花似玉地一个大美人,老子都还没跟她睡上一觉勒,可不能让她先怎么地怎么地了。

    “王队长,我在!”我抓住陈文娟的胳膊,心惊胆颤地说道。

    可能我这样陈文娟更感到有安全感些,因此她也没有表示抗拒和反感。

    “这里非常邪门,已经不能待了,咱们得想办法赶紧离开这里!”王队长道。

    “可是——外面还下着大雨啊!”我很是担忧地说道。

    “我不管,我现在就要出去,哪怕淋成落汤鸡我也要离开这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和蛮力,陈文娟挣脱我和王队长拉她的手,冲到茅草屋边,将茅草门一拉,就想往大雨中冲去。

    我们只感到一阵强有力的劲风袭来,扫得我们差点栽倒在地。

    比起小屋里的恐怖,外面的大雨似乎更是算不上什么,陈文娟拉开茅草门,抬腿就想往大雨中冲去,忽然一道明亮的闪电,伴随着一声刺耳的惊雷,轰然一声砸在她的脚前。

    陈文娟的内心世界彻底崩溃,身子跟着就往地下倒去。

    我站在她身后也就两三米远的地方,这道闪电呈现的时间可能有三四秒钟,因此我看见陈文娟往地下倒就跑去扶她,还别说,这y的身子前突后翘的,抱在怀里还真是舒服至极,不过当时我也是快吓破了狗胆,哪里有心思享受这个尤物带来的心灵刺激啊。

    “卖得儿母陈,还是先别走吧;其实那屋里也就一口棺材,也没什么好吓人的,再说了,你做刑警的,难道还没见过死人吗?”我将陈文娟从地上扶起,跟着就往方桌跟前拖,王队长则赶紧冲到门边将茅草门栓上,因为如果不关上门的话,外面的雨和着大风,就会飘到这个屋里来,令本就生了一丝寒意的我们更加雪上加霜。

    “都怪你,谁让你开那么慢的车,你要早把车开到了南洋镇,咱们今天晚上也不会遇到这些事了!”陈文娟一面有气无力地拍打着我的身子,一面娇嗔地嘤嘤哭泣。

    “是是是,都怪我,我简直不是人!”见她哭得伤心,我也不想再跟她作对,于是装着很*的样子骂起了自己。

    “怪了,那老大娘明明是走进了那间屋子的,她怎么不在屋子里面呢?”王队长栓上门后,走到方桌前自言自语地说道。

    “她——她——会不会在棺材里面啊?”我战战兢兢地问道。

    “难道她把棺材当床睡?”黑暗中,王队长又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有——有可能,她好象电视中的活死人,睡棺材!”我道出了心中的疑惑。

    虽然老子很少看书,一向孤陋寡闻,但是“活死人”“丧尸”这些名词还是听说过的,结合现在的实际,我很快就将那老太婆与这个东西联系了起来。

    “活死人就是传说中的僵尸,僵尸是要咬人的,可那老大娘并没有咬我们啊!我在想,她是不是有特殊的癖好,喜欢在棺材里睡觉呢?”王队长想问题就是全面啊,他居然能往这方面想。

    我估计老太婆先前让我们千万别进她的睡屋,也就是怕我们见到她的这个特殊癖好而惊恐吧?

    “求你们别说这个了,我都快崩溃了!”若陈文娟不说话,我和王队长都会忘了还有个人一直在哭勒。

    “王队长,你刚才是不是把马灯拿出来了,赶紧用打火机点上啊!”在黑暗里说话本身就让人感到恐惧,而在这个黑暗而诡异的小屋里说话,更是让人胆战心惊,我想起王队长爱抽烟,他身上肯定是有打火机的,于是慌忙催促他把早已熄灭的马灯点上。

    “也对呀,我先前怎么忘了这一茬呢?还好先前从那里屋跑出来的时候留了一个心眼,要不然现在还得跑进去找马灯勒。”王队长边说边摸打火机,在打火石不断地撞出火花的情形下,漫天的没来由的恐惧才在我和陈文娟心中渐渐地分散开来。

    也算是老天给我们留了一条活路吧,经过王队长的不懈努力,打火机终于打燃了;马灯虽然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盛行的产物,但是王队长也是过来之人了,因此点马灯对他来说也是一件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

    马灯点燃了,屋内又有了光亮;虽然它的灯光依旧微弱,昏暗,但它却在这里给我们带来了无限的温暖。

    不过就在光明重现的瞬间,我们的心情马上又跌落到了低谷,因为我们三人马上都惊异地发现,先前那个老妇人竟不知在什么时候,忽然又站在了现在这间草屋里。

    还好她一直背对着我们,要不然我现在马上钻桌子下面去了。

    nnd,小倩不在我身上,我他妈啥底气都没了啊!

    “早就跟你们说过,千万别进那屋子,可你们就是不听。”

    老夫人背对着我们,又用苍老而嘶哑地声音说道。

    “老大娘,你究竟是人是鬼?”王队长毕竟是老刑警了,心理素质过硬,面对此情此景,他依然表现得十分镇定,不得不令我刮目相看啊。

    “这个很重要吗?你们只要知道我不会害你们就可以了!”老妇人微微叹了一口气,然后走到靠小窗那个角落跟前,慢慢地弯下腰来。

    我们三人见她确实没有害我们之心,这才缓缓地舒了一口气,不过我们此时都手拉手抱成了一团。

    我见那老妇人弯下腰之后,居然在地上牵一根红线,那根红线一直从我们现在这个茅草屋的角落蔓延到了她那间小屋的地面之上。

    “她,她这是在干什么?”陈文娟像是在问我,又像是在问王队长。

    “我——我也不知道啊!”此刻,老子确实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啊!

    这老太婆神出鬼没地就不说了,还他妈竟干这些怪异的事,简直让人匪夷所思啊!

    其实别说是我,就连王队长的脑海里也写满了十万个为什么啊。

    不过,我们似乎都没有勇气问那老太婆究竟是在干什么。

    “我再次告戒你们,接下来的几个时辰内,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踏过这条红线,否则,任何人也救不了你们——哎,我现在能为你们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你们好至为之吧!”屋子里死一样的沉寂之后,老妇人又开口说话了,这次,她说出的话更让我们感到诡异莫测。

    “你是说直到天亮,我们都不能踏过这条红线,也就是不能出这个茅草屋吗?”我看着地上拉得直直的红线,很是惊奇地问了一句。

    “不错!”老妇人对着我们点了点头,喃喃又道,“我要走了,这是我为你们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在走之前,江军,我还是要对你说声谢谢。”

    什么?对我说声谢谢?!

    卧槽,这个老妇人居然叫出了我的名字!

    这他妈太不可思议了吧?!老子这是在演神话剧吗?

    “老奶奶,你认识我吗,你谢我什么?”

    此刻不仅是我,就连王队长和陈文娟也大感诧异啊。

    本以为老太婆会再跟我说些什么,没想到她却一句话也不说,径直又朝那间黑屋子走进去了。

    “记住我的话,无论发生什么事情,千万别迈过那条红线!”幽幽的声音从里屋响了几秒之后,四处又恢复了死一般的沉静。

    “江军,你认识那老太婆?”陈文娟抓住我的手问道。

    “认识才怪!”

    “不认识她谢你干什么,她怎么又会知道你的名字?不会又是你在搞什么鬼吧?”

    “我会搞什么鬼啊?拜托,咱们三人现在同是天涯沦落人!”我真不知陈文娟是怎么想的,心中那个郁闷啊!

    “如果你真不认识她的话,那这件事情就怪异得很了!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刑警,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今天晚上这么怪的事情。”王队长松开我和陈文娟的手,一屁股坐到板凳上,掏出一根烟来,就在他准备摸打火机点烟的时候,桌上的马灯忽然没有任何征兆地熄灭了。

    “坏了,马灯是不是没油了!”王队长赶紧点打火机,却怎么也打不燃了......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