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體版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我的女鬼大老婆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txt全集下载

第四十八章 瞎子点灯

    风,越来越大。

    闪电,却渐渐地难觅踪影了。

    夜,又是黑得吓人。

    我们本以为已经下了先前那座怪山,后来却发现依然还在山上,只是没在原地打转而已了。

    想起今天晚上的遭遇,我们三人都卯足了劲要冲下山去,但是他妈的没了手电光,根本就看不见路啊。

    而且山上的路又不像公路那么平坦,全是坡坡坎坎的,更何况许多地方还是大树环绕,杂草丛生,小碎石更是遍地都是,稍不注意就会绊个狗吃屎。

    先前本来是王队长和陈文娟扶着我跑,后来就变成我和王队长拉着陈文娟跑。

    “王队长,我们跑了半天,怎么还是在山上啊?”陈文娟不比我和王队长,她的体质要弱些,跑了一阵后,就渐渐地跑不动了;当她发现我们还一直在山上奔跑的时候,她就提出了心中的质疑,脚步也不由得停了下来。

    “是啊,我也觉得奇怪。”王队长叹了一口气,跟着停步不前。

    “小倩,快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我决定找小倩问个究竟,不过小倩总是在关键时刻闪我情绪,她nnd她又不鸟我了啊!

    看来在危难时刻,人还是真的只有靠自己啊!

    “王队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江军又犯间歇性精神病了。”陈文娟带着哭腔,六神无主地说道。

    m的,老子不就叫了一声小倩么,居然把老子当间歇性精神病了!她若不是我昔日的女神,我真想画个如花强干她。

    “我没病,别乱说!”我很是火冒三丈地说道。

    “行了,别吵了,咱们都还没有吃晚饭啊,保持体力。”王队长一声吆喝,打消了我不少火气,我想想他说的很是在理,因此也不再和陈文娟争吵了。

    此时,风慢慢地变小了,雨点却渐渐地从天空落了下来。

    “完了,看这天估计是要下大雨了,咱们得赶紧下山去钻进车子里去,要不然一会儿全淋成落汤鸡了。”王队长说着又迈动了脚步。

    “可是我们好象迷路了,找不到下山的路了啊。”我道出了很现实的问题。

    “如果这天上有星星就好了。”陈文娟很是黯然伤神。

    我琢磨着她是想让北斗七星帮她指路。

    “王队长,你那手表不是一个卫星定位加呼叫装置么?赶紧请求救援啊!”到了关键时刻,还是我急中生智啊。

    我本以为王队长会夸我聪明,想问题周全,没想到他却说道,“我那块手表也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我记得下午的时候还在我手上。”

    尼码,听到这句话,老子的心又凉了半截。

    “实在没有办法,我在前面探路,你和小陈在后面跟着,我不信一直往下走会找不到出路。”王队长很不服气地说道。

    我和陈文娟都觉得很是在理,因为再高的山,它都分了山顶,山腰,山脚这三个部位的,只要你一直往下走,难道还走不到山脚去?

    不过探路这种事情,还是应该由我们这些年轻人去做的。

    当下,我自告奋勇地冲在了王队长的前面。

    王队长见我态度坚决,也不好再作推辞。

    雨渐渐地大了起来。

    我顺着一条看似羊肠小道的路往山脚打探。

    就当我们三人都以为要被大雨淋成落汤鸡的时候,我忽然又在这条羊肠小道的正前方发现了一点光亮。

    “那里好象有人家了!”陈文娟也看见了那光亮,忍不住欣喜地叫道。

    “我看见了,估计还是鬼火,咱们赶紧换条道走。”我摸索着就想掉头,陈文娟却弄死不干了,“那要真是住家户怎么办?你不是在探路吗,赶紧过去看看!”

    “凭什么我去,你去,你是警察!”我感觉自己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哪还来那么多大男子英雄主义啊。

    “你——你到底还是不是男人啊?”陈文娟又跟我争了起来。

    王队长却听不下去了,“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我都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我也跟你去。”陈文娟说着就跟在了王队长后面。

    我显然不想被他们两人给扔在这半道上,于是又屁颠屁颠地跟在了他们后面。

    就在我们靠近那亮光的同时,豆大的雨点开始倾泻下来。

    我们渐渐发现,那个火光是从一间茅草屋子的小窗户中发出来的。

    看来,这里还真有人家居住。

    我悬着的心这才慢慢地放了下来。

    山里的雨,一旦来临,就下得很大。

    我们急急忙忙地冲到了这间茅草屋的屋檐下面。

    还没来得及抹一下脸上的雨水珠子,陈文娟就急切地跑去敲门,可却怎么也敲不响,因为那门也是茅草做的。

    我就觉得很是搞笑,于是大声笑着问道,“有人吗,请问屋里有人吗?”

    “谁呀?——”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从茅草屋里传了出来。

    “过路的,借地方避避雨。”王队长用温和的声音大声说道。

    他的话音落定,一个老妇人就提着一盏马灯打开了茅草门。

    我看着她手里提着的那玩意儿,心里就琢磨道:难道她屋里还没装上电灯,还在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老古董?

    “大娘,我们是过路的,在山上迷了路,能借你这地儿暂时避避雨吗?”

    陈文娟望着面前那个头发花白,看上去足有六七十岁的老妇人问道。

    “进来吧,看你们的样子也不像是坏人。”老妇人嘴上虽这么说,但我却没见她看我们一眼。

    不过我却仔细地盯着她的脸看,那似乎也是一张饱经风霜的老脸,只是她的脸看上去特别苍白,而且我一直没有从正面看到她的眼睛。

    “我们当然不是坏人,我们是警察。”陈文娟拍着自己的制服对老妇人说道。

    老妇人却并不多言。

    她提着马灯,转过身子,步履蹒跚地往茅草屋里走了几步。

    终于有了一丝温暖的气息!

    我们三人都感到一丝欣喜。

    “坐吧,屋子简陋,也没什么像样的东西,别笑话。”我们三人只迈了几步路,就走进了这间不足十来平米的小屋子,老妇人将我们领到一张已经脱了油漆的方形木桌前,用嘶哑的声音对我们说道。

    此时外面已经下起了倾盆大雨,而这茅草屋居然一点儿也不漏雨,也不知是哪位能工巧匠建的,实在建得神奇啊。

    “大娘,有饭和水没有,我们还没有吃晚饭勒,你能不能给我们弄点儿?我们会给你钱的。”陈文娟毫不客气地在一张长条凳上坐下,然后又问那老太婆要吃的。

    别说,折腾了这大半夜了,我的肚子也饿了。

    “有,不过都是冷的,只要你们不怕吃坏肚子,我这就去给你们拿;也不是一些山珍海味,不用给我拿钱的,我一个老婆子,在这山上住着,钱也用不出去的。”老妇人将手上的马灯放在了那张木桌上,这时我才发现她居然一直眯着眼睛。

    难道她有白内障?或是眼睛瞎了?如果真是这样,她为什么要点一盏马灯呢?这他妈不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吗?

    我虽然心里这样想着,却没有问出来,毕竟她在这个关键时刻收留了我们,已经是给了我们很大一个恩惠了。

    “没事儿,你先拿出来吧,我们看看是什么东西。”

    正所谓饥不择食啊,我估计陈文娟是饿得发慌了,因此现在一点儿也不挑剔。

    “好,你们在这里等着,天黑得很,别乱走动。”老妇人说着,就向与这个茅草屋相连的另一间小屋走去。

    “那老太婆好象是个瞎子。”陈文娟把嘴凑到王队长耳边,尽管她说得很小声,但还是被我听到了。

    “是啊,有点儿怪,我也注意到了,她一直闭着眼睛,瞎子干嘛晚上还点灯呢?”王队长也道出了心中的疑惑。

    趁他们说话这个当头,我摸了摸自己的怀里,我得看看风大师给我的那两本秘籍有没有被雨给淋湿了,我得把它们保存好啊,小倩说那两本书上的东西可厉害着勒。

    不过当我把全身摸了个遍,我却只摸到了那把折扇,就连那用红线穿着的七个古铜板都不见了。

    擦,难道是刚才跑路的时候跑丢了?

    “江军,你在摸什么?看你这么老实,没想到你还这么喜欢自摸啊?”

    陈文娟见到我的怪异举动,又是一番冷嘲热讽。

    “你又不让我摸,我当然只有自摸了;你若是可怜我,让我摸一下怎么样?”我真不知上辈子造了什么孽,怎么会把她这个让我又爱又恨的八婆给遇到了呢。妈的,若不是王队长也在这里,我真他妈的就想把她给非礼了。

    “有种你摸我一个试试!”陈文娟一拍桌子,又恢复了她的泼辣本性。

    “来来来,都吃点东西吧。”正当我们剑拨弩张的时候,老妇人端着一果篮子东西出来了。

    “你们两个别闹了,安静点儿,别把大娘吓着了。”王队长轻轻地敲了敲桌子,分别瞪了我和陈文娟一眼,我们这才安静了下来。

    不过,当我们看到老妇人那果蓝里装的东西时,我们三个人差点把心脏病吓出来.......

    ...

    ...
Back to Top
自动
滚屏
速:-